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越之农女赚钱忙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族老施压
 
  欧阳家

  欧阳飞刚进门,立刻有家仆迎上前来,恭敬的拱手道,“少爷,夫人在大厅里等你。”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欧阳飞迈步往大厅走去。

  大厅里,纳兰容若优雅的端坐在首位,欧阳静柔难得乖巧的坐在她的下首。

  “母亲。”欧阳飞作揖行礼。

  “飞儿,过来坐。”纳兰容若挥了挥手中的丝帕,示意欧阳飞落座。

  欧阳飞,走到一旁坐下,又接着道,“母亲,可是有什么事?”

  “飞儿,我今日听说,林芷清被封了县主,并且赐婚给了骆世子,此事可当真?”纳兰容若小心翼翼问道。

  “母亲,圣旨已下,她如今已是南宁县主,也是平南王府的准王妃了。”欧阳飞噙着笑容,坦然的回答道。

  纳兰容若闻言,眼神一阵游移,一双黛眉微微皱起,“飞儿,你不是对那林姑娘……”

  “母亲。”她的话还没说完,欧阳飞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请慎言,我对林芷清从来没有非分之想,是您误会了。”

  “她如今已是骆宇轩的准王妃,此事莫要再提了。”

  “哎,真是可惜了,我倒是挺喜欢那孩子的。”纳兰容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哥,林姐姐以后就是平南王府的王妃了,我们家和骆家,是不是又可以恢复如常。”欧阳静柔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自从欧阳飞把令牌还给了骆家,欧阳家频频被打压,好些铺子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这事,她娘私下和她提过。

  欧阳飞抬眼看向欧阳静柔,“此事,以后再议,如今京城局势不明,若是可以,我倒是不希望林芷清在这个时候进京。”



  今日他和郁卿书分析了京城的局势,裕亲王府如今也是频频被太师打压,朝中好多大臣开始动摇,原本支持太子的一些大臣,转而支持三皇子。

  林芷清在这个时候,被赐封为南宁县主,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今她有了封号,也如愿的被赐婚,他虽然真心为她高兴,却忍不住的开始担心。

  “飞儿。”纳兰容若轻唤了一声。

  欧阳飞神游太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却是没有听到。

  “飞儿,飞儿。”纳兰容若微微提高了声音又接连唤了两声。

  “啊,母亲,何事?”欧阳飞这才回过神来。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你是时候想想清楚欧阳家的立场了。”

  “你父亲这一辈子,一直以骆铮大将军马首是瞻,你之前和骆世子闹翻,如今,这正是一个机会。”纳兰容若意有所指的看向他。

  “母亲,孩儿心中有数,我定会撑起欧阳家。”欧阳飞神情严肃,语气慎重的开口说道。

  “那就好。”纳兰容若欣慰的点点头。

  “飞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议亲了,你心中可有中意的姑娘?”纳兰容若话锋一转,提起了欧阳飞的婚事。

  “母亲,孩儿都还未立业,谈何成家,此事不急,待日后再议。”欧阳飞赶紧扯了一个由头,婉转的拒绝道。

  “成家立业,成家立业,自是先成家,后立业。你若没有中意的姑娘,为娘就先帮你物色物色。”

  纳兰容若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自然不会给他给他拒绝的机会。

  “母亲,孩儿暂时还不想成婚,此事日后再议吧。”欧阳飞的态度很是坚决。

  “您不妨先替静柔相看一二,她这胡闹的性子,倒是真应该找个人管管。”

  “哥,你自己不想成婚,非要扯到我身上作甚,我还小呢,我要留在娘身边,好好伺候她,才不要那么早嫁人。”欧阳静柔不满的嘟起了嘴,大声的抗议道。

  “你都已经及第了,自然应该早早的相看,你的那些闺中密友,可都已经许了人家。”

  “我不嫁,要嫁你嫁。我就想留在娘身边好好孝敬娘亲。”欧阳静柔站起身,走到纳兰容若的身边,蹲下身,靠在她的膝盖上。

  纳兰容若暗自叹了口气,伸手扶着额头。

  她就这么一双宝贝儿女,奈何这两人都这般抗拒婚事,倒是让她为难了。

  “好了,都别说了,这事,就待日后再议吧。”纳兰容若无奈的妥协道。

  平南王府里,所有的骆家族老齐聚议事厅。

  骆宇轩和纪如沁端坐在首位,一众族老依次坐在下首。

  骆宇轩环视一周,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默默品茶,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纪如沁端庄的微笑着,也没有开口说话。

  一时之间,议事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众位族老,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都沉默不语,谁也不愿意先这个开口。

  骆宇轩微微勾起唇角,皮笑肉不笑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各位族老若是无事,我就先行一步,我还有很多军务要处理。”

  纪如沁心里一急,抬眼看向其中一位族老骆丰俊,暗暗使了个眼色。

  “世子。”骆丰俊立刻会意,抬眼看向骆宇轩道,“世子,虽说这次是皇上赐婚,可这位南宁县主不过是区区一介农女,她的身份实在难担主母头衔。还世子请三思。”

  骆宇轩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骆族老,您老若是不满这桩婚事,大可去找皇上分说一二。”

  “这...世子,这是您的婚事,我等怎可插手,此事还是由你亲自定夺,才最为妥当。”骆丰俊的面色微微一变。

  “你也知道这是我的婚事。”骆宇轩冷笑一声,又接着道,“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农女怎么了,我之前不也只是乡野村夫,我对这桩婚事挺满意的。”

  “世子,您贵为平南王府的世子,怎么与一名农女相提并论。她的身份实在配不上平南王府。”骆丰俊见骆宇轩丝毫不在意,似乎还颇为满意,说话的语气立刻一变,言语中尽是不屑。

  骆宇轩闻言沉下脸,抬起眼睑扫视众人,冷声道,“你们呢?都是这么想的?”

  “世子,这婚事是皇上亲赐,我个人没什么意见,想来这其中自有皇上的深意。”另一位族老骆丰祁适时的出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骆宇轩闻言,面色稍稍好转。

  “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世子可以同时迎娶秦家嫡女秦柔为侧妃。”

  骆丰祁的话音刚落,在座的各位族老纷纷附和。

  “是啊,世子,秦柔乃是秦太医的嫡女,此女知书达理,品貌上佳,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若是世子同时将她迎娶入府,日后也好帮助王妃打理王府的琐事。”

  “世子,岳老所言极是,您不妨考虑考虑。若是此女同时嫁入王府,我等也好放心。”

  “世子,岳老所言不无道理,多一位侧妃,也好尽快为王府开枝散叶。毕竟,王爷只有您一位嫡子。”

  骆宇轩眯起眼,阴鸷的盯着说话的这几人,先前这些人明明已经答应支持他,现在却不知为何,又向着纪如沁这边说话。

  看来纪如沁下了不小的血本,这才让这群见风使舵的老狐狸动摇了。

  “我的婚事乃皇上亲赐,正妃尚未入门,我又怎可纳侧妃,这不是打皇上的脸,暗示我不满这桩婚事,此事就此作罢,你们休要再提,尽快筹备婚礼吧。”骆宇轩心头火气,冷声说完,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这,他竟然就这么走了?”先前说话的骆丰俊恼怒的紧了紧拳头,心里暗道:骆宇轩,你也实在太狂妄了,竟然丝毫不给我面子。

  “王妃,此事你怎么看?”骆丰俊平复了一下心情,假模假样的询问纪如沁。

  纪如沁优雅的站起身,屈身行了一礼,“各位族老莫恼,轩儿还小,有些事没有族老们看得透彻,失礼之处,还望各位族老见谅,我在这里替他向各位族老赔个不是。”

  “王妃不必多礼。”众族老立刻站起身,异口同声道。

  “各位族老,眼下我们还是先筹备婚礼,至于秦柔姑娘的事,等南宁县主入府之后再议也不迟。”纪如沁面上一副恭顺有礼,明事理的做派,心里却是暗自偷笑。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之前支持骆宇轩的一些族老,明显动摇了,开始站在她这边。

  哼,骆宇轩,这可是你自己不会审时度势,白白给了我这个机会。希望日后,你不会为今天的这个决定而后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