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 680、油画的漏洞
 
  石棺内。

  空间狭小,呼吸不畅。

  身下的石板也非常坚硬,杜维觉得如果自己死了,一定要选择火花,而不是睡棺材。

  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没精力多想了。

  “我必须要控制玛帕之笔。”

  “马修既然能使用你,那我一样也能。”

  杜维心中发狠,死死握住玛帕之笔。

  信封和黑影,以及弗莱迪,包括潘尼怀斯,都在用它们的方法来帮助杜维,但却根本没什么作用。

  恶灵和魔灵,在面对这种鬼玩意的时候,根本毫无用武之地。

  魔神是玩概念的。

  而它们……

  只能说,杯水车薪。

  能杀死恶灵的只有恶灵,而能杀死魔神的,却不一定必须是魔神。

  “你放心,你对我的用处很大,我不会让你死!”

  杜维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锁定玛帕之笔,他感觉自己手中握着的是一个活物,一个有意识的存在。

  那存在极为邪恶。

  并且,一直在试图给他灌输一些信息。

  信息极为晦涩,不像是已知文明里的任何知识,或者语言能描绘出的。

  杜维也完全听不懂。

  他现在的状态,其实已经到极限了。

  身体在崩溃,还失去了一只眼睛,要不是强撑着弄死魔神的执念,以及无法苏醒的恶灵杜维传递的力量,他恐怕已经挂掉了。

  “信封,马修当时是怎么使用这玩意的?”

  杜维冲信封低吼。

  信封已经裂开了许多缝,可能下一秒就要完蛋。

  但它强撑着。

  【主人,马修用玛帕之笔制造我以后,就很少再动用了,而且信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信封只知道这只笔是从地狱之门里带出来的。】



  【对不起主人,信封帮不到您……】

  对信封而言,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杜维,如果杜维死了,那它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主人,信封实在是太无能了,黑影哥也比信封更忠诚,但信封无法接受,您会以这种方式,死在这种地方。】

  【信封的力量不值一提,但信封愿意以死亡为代价,为您再换取一丝机会。】

  这段文字以及模糊不堪。

  立马信封就燃烧了起来,照亮石棺内部。

  它想的很简单,它的力量虽然很弱小,但如果能在这时候起到一丝帮助,也值了。

  杜维仅剩的那只眼睛,里面血丝弥漫。

  他一把捏住信封,把那火焰硬生生的掐灭,就算手掌被灼伤也没有松开。

  语气更是冰冷到了极致:“你的愚蠢让我感觉可笑,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已经被逼到连你都要赴死的程度?”

  “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我不杀你,谁能让你死?”

  信封崩溃了:【主人,信封真的太感动了,您对信封的仁慈,简直就像是大海一样博爱,怪不的不管是过去未来,您的身边都有着信封和黑影跟随。】

  杜维一听这话。

  他顿时眼前一亮,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过去未来……”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他看向玛帕之笔,露出了一丝森冷的笑容:“我才是你的掌控者,在过去未来,你都是我手中的笔,由我来书写规则。”

  玛帕之笔震怒。

  杜维口中渗血,但他根本不在意,反而大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信,但这里是油画的鬼次元,我是这里的掌控者,我可以改变未来,改变过去。”

  “我还有幻象的能力。”

  “我还有无数的梦。”

  “连不凋零之花都被我给困死在梦里,你又能比的上它?”

  “我可以用尽一切手段,让你自己都相信我是你的主人!”

  说罢,杜维拿着这只笔,直接戳进了自己的左眼之中。

  鲜血喷涌……

  他的视线彻底陷入了黑暗。

  ……

  当杜维进入石棺以后。

  詹姆斯和提奎尔两人,便惊恐的发现,油画世界里的声音忽然静止了。

  就好像是演默剧。

  耳边什么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以及外界的声音,全都仿佛不存在一样。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石棺里的杜维身上。

  虽然不知道,杜维究竟要做什么,但如果连他都失败了的话,其他人更没有活命的机会。

  只是。

  唯一清楚的是。

  杜维的这个油画世界,绝对有着漏洞存在。

  否则的话,根本没法解释,为什么之前他们两人能不通过信封或者杜维,就进入了油画中,打开石棺。

  而这个漏洞非常致命。

  他们能进来,那魔神拉默一定也能。

  就在这时。

  忽然……

  诡异的声音静止现象仿佛被打破了。

  詹姆斯听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声音——咔。

  就好像是钟表的指针在转动。

  眨眼间。

  他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一旁的提奎尔也是一样。

  “fuck!”

  声音恢复了自由。

  詹姆斯抬头看去,只见在油画世界的学校,那始终下着的淋漓细语,以及漆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眼睛。

  正是魔神拉默。

  它竟然在试图从里世界进入油画的世界。

  喀喀喀……

  是某种东西在破碎的声音。

  詹姆斯直视魔神。

  他的双眼立马渗出鲜血。

  提奎尔更是双腿一屈,直接跪了下来,皮肤都在急速变白,他本来就是白人,但此时的肤色却像是一张纸一样。

  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是一种概念上的存在,它的力量展现,更类似于克苏鲁小说中的那些邪神。

  只是没有实体而已。

  而且,它们只存在于概念。

  当世人看到它们,要么被泯灭,要么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也就是被侵蚀掉。

  这反而和恶灵有着惊人的相似性。

  或者说,恶灵本就是魔神的某种延伸。

  只是,拉默的目标不是詹姆斯和提奎尔,它的巨大身影一出现,油画里的世界便泛起了浓浓白雾。

  白雾就像是油漆一样,所过之处全都被侵蚀。

  原本剔除掉环境,还算是正常的学校,此时就只剩下了诡异的白色。

  詹姆斯和提奎尔更是如同得了白化病的人,从头发到瞳孔和肤色,全都变的跟纸一样白。

  但,唯独那具石棺保持了原本的色彩。

  本就是魔神擘内的三石棺。

  它并不受到这种侵染。

  或许是概念不同的原因吧。

  但魔神拉默的巨大眼睛,其内的指针图案,却再次转动。

  詹姆斯和提奎尔立马失去了意识。

  他们两人就好像是邪教徒一般,迈着机械性的步伐,一步步走到石棺前,然后将其打开。

  里面躺着的,是浑身鲜血,肤色苍白,像是一具尸体的杜维。

  他手中握着玛帕之笔。

  胸前的口袋里则放着信封。

  黑影在他的身下,弗莱迪在他的梦中。

  至于潘尼怀斯,则化作气球,一根引线被拴在了玛帕之笔上。

  一瞬间。

  某种力量就想要让他们消失,取代其中的杜维。

  只要杜维消失,他就能离开这个世界。

  但魔神拉莫从古董钟表里跑出来,就是为了弄死杜维,虽然它的目的暂时未知,可绝对不可能让杜维活着离开。

  于是,它的力量便制止了这一切。

  并且,那侵入油画鬼次元的巨大阴影,也以一种近乎蛮横的姿态,硬生生的挤进了油画内。

  而且,它通过詹姆斯和提奎尔,直接钻进了石棺之中。

  杜维必须死。

  砰的一声。

  詹姆斯和提奎尔同时松开手,石棺的盖子重重落下。

  这是在同一时间完成的。

  只是,在石棺的最后一丝缝隙合拢的时候。

  石棺中的杜维忽然睁开眼,那是一片空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