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残妃有喜:傻子王爷又掉马了江月梨萧锦寒 > 第九百七十章 遇到野人
 
“少废话!”

萧锦寒的人举起手中的鞭子,那是他们自己特制的,粗看的话与正常的鞭子并无两样,可是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那鞭子在人身上鞭打时会出现许多细细小小的铁尖,扎进人的身体会带出人的血肉,犹如万针刺身,可是这并不会置人于死地,也就成了折磨人的刑具。

那人看了看鞭子,显然是已经吃够了它的苦头。眼中露出恐惧与痛苦的神色后,他的眼睛颤抖,闭嘴一使劲,血液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萧先生,他咬舌自尽了!”

萧锦寒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身后的人将尸体抬起来,将他扔进了大海里。

他们并不怕那人是诈死,经历了他们刚才那样的刑罚,就算是在华佗的药馆里也要用点功夫,更何况是扔进了海里。

将船上的货物搬上岸,江月梨筋疲力尽的坐在礁石上,水已经淹没了甲板,不能再上去搬东西了。

休息了一会,江月梨这才有空看看周围。

这里是一大片礁石滩,大片大片黑色的石头像绵延不断的路,一时间居然看不到尽头。

费力的爬上最高的一块礁石,江月梨想要看看周围的境况。

令她惊讶的是,从那块最高的礁石上她清楚地看到了一片森林。就在礁石滩的尽头,距离她们所在的位置不过几百米。

船只已经沉了下去,大家也已经饥肠辘辘了,江月梨咬咬牙:“大家带上东西,去看看前面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就算没有在自己的国家吃得好,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填饱肚子就已经很难得了。

大家费力的背上物品,将一些拿不上的东西做好隐藏处理后,这才出发来到森林。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走到了那片森林中去,正如江月梨所想,在这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中,有许多可以供以食用的野果,除了有些酸涩以外,倒也能填饱肚子。

大家都狼吞虎咽的将野果吞进肚子里,等到恢复了力气后才注意起周围。

与大多数的森林一样,这里到处都是树,四周静悄悄的,几乎没什么鸟,更别说像大陆上一样的走兽了。

“江小姐,你看这是什么?”

正当大家还在熟悉周围环境时,江月梨听到了使臣的叫声,循声走去,只见他站在一棵树下面一动不动,眼睛瞪大,神情十分紧张。

“是什么?”

江月梨好奇的走上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这里大概是才下过雨不久,土地十分松软,散发着泥腥味的地上,赫然有一串大大的脚印。

这个脚印的足弓脚趾与正常人无异,唯一不同的就是其大小。江月梨将自己的脚放进去,里面又大又宽,江月梨的两只脚怕是都没那一只大。

其他人也闻声赶来,对这个脚印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他们认为,这里有巨人的存在,正常人的话,是不可能出现这样大的脚印的。

江月梨向来不相信这样的说法,她皱眉弯下身子,将最高的那位使臣叫过来让他站在里面,她惊讶的发现,即使那位使臣身高已经快要一米九,一双脚也是如同小船一般,可是在这只脚印里,依然是小巫见大巫一般的存在。

难道,拥有着这双脚的人已经两米多了?按照现代的用脚计算身高的方法,江月梨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家伙,一定不会低于两米二。

在现代,这样的身高足以去做国家级的运动员了,可是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并不多见甚至还没有出现,倒也难怪他们会认为那是巨人。

周围的草丛中传来“哗啦啦”的声音,这在一直安静的森林中显得格外清晰,江月梨警惕的抬起头,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自己的眼前飞快的窜了出来。

即使江月梨有着强大的内心和不俗的见识,可是看到这一幕还是被吓了尖叫起来。周围的使臣们身体更是抖如筛糠,甚至有人还哭喊起来。

那黑影在距离江月梨他们大概六七处的地方呆着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群人吓到了。江月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这才看向了那个黑影。

与江月梨猜的差不多,那黑影个子非常高,不过他并没有站在那里,而是以一种弯腰驼背的方式蹲在那里,他浑身赤着,毛发像衣服一样长满了他的身体,只有一张脸上还算干净点,他睁着眼睛好奇的看向他们,仿佛在观察一群从未见过的怪物。

“大家冷静点,把武器拿出来保护好自己。”

应该是野人吧!江月梨初步做出了他的身份判断。

见那“野人”似乎并没有要攻击他们的意思,江月梨这才松了口气,她颤抖着声音吩咐使臣们,并且将怀里用来防身的匕首拿了出来。

就这样,他们与野人对峙良久,双方都没有要更进一步的动作。

“砰”的一声响,所有人的吸引力都被拉了过去,那是一个使臣过来的时候想找淡水所以随身携带的瓷壶发出的声音,他原本是着急拿来防身的,却不想紧张过度,那瓷壶落在地上发出了响声。

野人看到这一幕,似乎兴奋了起来,他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而且手也伸了出来,似乎是想要瓷壶。

还好,土地上面没有石头,瓷壶还是完好无损的,江月梨壮着胆子走上前拿起瓷壶向他扔去。

她的力气小,扔的时候还差一些才能扔到野人脚下,野人纵身一跃,正好接住了瓷壶。

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野人兴奋的将瓷壶翻来覆去的看,最后站立起身,身体不住的摇摆起来,虽然没有什么规律也没有丝毫美感,可是从他发出的声音和动作来看,他应该是在用这些动作来表达快乐。

“我们能走了吗?”

江月梨壮着胆子问道,虽然她知道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在对牛弹琴。

野人停止扭动,看了他们一眼后将瓷壶藏进了自己怀里,随即转身走进了草丛中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