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网王之我的小幸运细川雪也幸村精市 > 第 22 章
 
“生日快乐。”距离家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走在她身边的幸村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还递了一个包装着蓝色的礼物盒。

雪也咬着手指接过了礼物盒,“谢谢,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呀?”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由得甜了起来,都没忍住笑得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大概是,算出来的吧~”像个调皮的男孩子,幸村没有说自己为什么知道,而是继续迈步向前。

“哼,我知道,秋江说的!”也只有秋江总是致力于让幸村和她的距离更近一些了。

幸村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能够说答案是从社团申请表上看到的吗?

“明天,有空吗?我们去看烟火吧?”第一个惊喜还没让雪也缓过神,第二个惊喜纷沓至来。雪也从来都不会去拒绝幸村的要求的。

“好啊~那么明天见!”害怕是幸村的一个玩笑,雪也看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就心跳加速的和幸村摆手说了再见!

幸村失笑,“什么呀,都没和你说时间呢,毛毛躁躁的。”

一进家门就立刻奔向房间在床上兴奋打滚的雪也,整个人开心的飞起!兴奋了半晌,才想起了那个生日礼物。

拿起被包装的很好的盒子,轻手轻脚的拆开,打开后噗嗤笑了出来,“什么呀!这么嫌弃我的美术的嘛!”里面是一套猫咪书签,很是可爱,只不过这个书签正面是画的是各种形态的猫咪以及背面的画猫咪教程图。嘴里说着抱怨,手上却还是很诚实的小心的收进了抽屉里。

吃完生日蛋糕,坐在院子纳凉,看着爸爸不知道哪里弄得竹子放在院子里。

“爸爸,我都十六岁了!这个是儿童的节日呀!”对坐在她边上啃西瓜的细川宏仁,雪也笑着指了指竹子。

细川爸爸咽了一口西瓜,“在我心底,我们奈奈永远是个宝宝啊,奈奈可以写愿望上去哦!会实现的哦!”还是像哄孩子一样口气的爸爸让雪也不得不去拿了很多做好的纸签,一张张的写着。

“爸爸可以看看我们奈奈的愿望吗?”细川宏仁凑了过去。

雪也立刻盖住,然后扔了一些纸签给细川宏仁,“愿望不能被看到的!看到就不灵验了!等会我要自己挂到最上面,千万别偷看哦!偷看的话下个生日就不给爸爸吃蛋糕了!”

偶尔雪也也乐于去扮演一个幼稚的小孩子去弥补父母人生中缺失的那个傻兮兮的雪也的时间段。

“嗨嗨,爸爸不看,那么小奈奈也不能看爸爸的哦!”

“知道啦!”父女两个背对背做着,认真的写着各式的纸签。

晚上睡觉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幸村的邮件,说了明晚七点来接她。雪也捂着发烫的脸颊像个傻子一样抱着被子甜甜的入睡。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雪也拿好小包急急忙忙的从家里跑出来。因为还怕人过于拥挤,所以雪也没敢穿连衣裙,选择了便捷的短裤的短袖,看着穿着和很多少年一个穿的一样的七分裤和短袖的幸村,雪也觉得,幸村大概是她见过即使穿普通衣服也好看的不得了的一个男生。

“我也才到。吃过晚饭了吗?”手插在口袋幸村笑着问了一句。

“吃了哦,小葵怎么没有带过来?”雪也视线被一条街上的装饰竹枝给收了过去。

“小葵被妈妈带着去了,我一个人怕顾不了两个爱热闹的孩子。”走到了雪也的外侧,顺口调侃了一句。

雪也撅嘴,嗔了他一眼,没去接话,幸村也不尴尬,还是向目的地走去。

神奈川的七夕祭典没有那么隆重,也只是在附近的一条街,也不是很长,也就是庆祝一下,顺便让人在这个夏夜释放一下热气。但是该有的小吃和各种的玩的东西却一个不落。

这些对于玩过很多次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快乐的来源,更别说是难得参加的雪也了。大概幸村真的猜对了,两个小孩真的顾不过来,托了运动神经的发达,雪也像个小泥鳅一样这边一下,那边一下的,整个眼睛亮的厉害,对啥都好奇。

幸村也不烦,就跟着人一起。

“要吃吗?”指了指那边售卖的粘米点心,幸村询问了一下。

雪也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怕吃不完,我等会还想吃别的,这个吃完,我可能就没肚子吃了。”

幸村上前买了一个,让卖点心的大叔给切成两块,递了半边给她,“吃吧,尝一尝,这家还是很好吃的。”

雪也接过,道了一声谢谢,咬了一口,就幸福的眯上了眼睛,和北海道那边的口味有点差别,但是一样的好吃!

之后又买了一些果冻之类的食物,也还好不是很贪吃的人,都是买了一点点,两人分食倒也不算撑得很。

“你不去玩一下捞金鱼这些吗?”幸村每次带小葵出来,小葵都会去捞金鱼,虽然捞不到,但是却每次都乐不此彼。

雪也摇摇头,“我水平不行,而且捞到了也带不回去,家里有草莓呢,我怕草莓会去抓。不过,幸村,我可以去玩一下那个吗?”

顺着指尖望过去的,幸村想叹气,是给娃娃上色的摊子。他有点想起了之前她的那张水粉画。但还是纵容的点头,两个人坐到了一起,一人一个娃娃开始上色。也许是颜色只用平涂,所以一切还算顺利。只是当小姑娘眼睛亮亮的说可以交换的时候,幸村挑挑眉,看着她手里那个奇怪的色彩搭配的娃娃,还是和她做了交换,看着小姑娘兴高采烈地样子,只能告诫自己,不要看着这个娃娃画画,不然可能又会带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幸村看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带着小姑娘走到了湖边的,已经有不少的人坐在了湖边,这边是很好地看烟花地方。

八点半的时候,第一朵烟花升上了空中。雪也仰着头,茶色的眼睛晶亮,她视线里全是五颜六色的烟花光芒,耳边都是烟花的爆炸声,听不清周围所有人的声音,雪也转头看向幸村,他的视线看着空中的烟花,白玉般精致的侧脸可以看到他嘴角轻轻上扬,连眼睛都微微的眯了起来,可以发现他的心情很放松。

雪也鬼使神差的看着烟花开口,“幸村精市,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今年是喜欢的第七年了。”声音很轻很小,近乎呢喃。第七年了啊……

烟花还在继续,身边的人也没听到她的告白,雪也继续看烟花,瞪大的茶色眼睛却开始有眼泪聚集,将本来买了玩的面具盖在了脸上,眼泪没忍住的流了下来,因为有面具挡着,所以也肆无忌惮的。

等烟花全部燃放结束后,雪也还是带着面具。

幸村仿佛叹了口气,伸手抬起了她的面具,递了手帕给她。

她错愕的接过,“哭什么?是我做了什么让你难过的事情吗?”幸村的声音温温柔柔,像哄孩子一样。

雪也摇摇头,她觉得自己很矫情,你喜欢的人家的事情,人家也不知道,你在这边委屈个什么?擦了擦脸,没好意思将手帕还回去。

“烟花转瞬即逝,然后心里有点难过。毕竟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啊~”打着哈哈糊弄了一下。

“细川,我现在可能还不能给你个准确的答案,关东大会现在也才开始,所以我可能更多的时间都是放在网球上,虽然这么说很不知羞耻,但是,在等我一段时间好吗?”幸村手指抹过雪还红着的眼角。他不是个迟钝的人,也知道自己的现在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雪也退了一步,怔怔的看着幸村,“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也有点喜欢我是吗?”

幸村失笑,这个姑娘,总是抓不住重点。却还是点了点头。

面前的小姑娘却蹲了下来,紧紧地环抱着自己,吓得幸村赶忙弯腰询问是什么情况。就见小姑娘抬起头,脸颊上漂亮的酡红,眼睛亮的惊人,“我很高兴。谢谢,真的谢谢。”知晓你对我不是无动于衷,哪怕没有在一起却也让我像喝了酒一样的飘飘然,晕乎乎的。

白皙的,带着茧子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傻姑娘,起来吧。”

雪也将手放进这个干燥的大手中,感觉自己的手开始出汗,借着力站了起来。有点羞涩的不敢看人。

等到了雪也家门口的时候,幸村听到雪也声音小小的问了他一句。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看着眼前的人害羞的连视线都不敢和他对上,白瓷般脖颈上都布上了一层红,虽然不合礼数,却还是张开了双臂。看着小姑娘抱了一下他,瞬间即离。然后就像兔子一样的逃走了。

幸村突然就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等一段时间再正式的说出来,而不是现在就说出来,这么可爱的姑娘应该早早地放在心上疼才是。只是一想到后面的忙碌,和漫长的暑假,还是觉得不要太早的好,不然那会是她觉得受冷落,还是他受煎熬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小姑娘早早地就和他说了,今年的暑假要去北海道。这大概也是他推迟了确定关系的原因之一吧。

而雪也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将竹枝上的许愿笺拿下,看着上面写着,告诉他,我喜欢他。然后笑了一下,扔进了火里,感谢神明,让我的心想事成~

周一难得不晨训的的一个早上所以迟了点到的雪也,就接收到了来自同班同学们的热情祝贺,从她不再拒绝众人后,倒是可以和班级的同学很融洽的相处,再加上性格温和,别人询问问题也会很认真的解答,所以现在的关系还不错,至少对着同学真心实意的祝福,雪也是可以大大方方的笑着接受的!

回到了座位,看到幸村还没来,脸上却还是布上了浅浅的红色,空旷的桌肚里放着一个礼物盒,上面的贴着一张便签,署名是是田径部送的。

“什么呀,我都没想告诉你们来着,还送礼物。”话虽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却舒展开来,拆开后是一套习题。

“……”白感动了,甚至连刚刚的羞意都没有了,就算知道快要期末考那也不能这样子的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