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浑天记 > 第601章:混沌有青莲,心驰清澄念
 
大漠,陶岭。

此刻的三英寨依旧矗立在这陶岭之上,大门紧闭。

但在山下的霸波儿与水跃天眼中,陶岭之上却光秃秃的,且狂沙呼啸,尽显荒凉。

如此迥异的一幕,仿佛二女和洛羽根本就不在一个空间纬度!

三英寨,堂屋内。

洛羽正横躺在堂舍当中一毛皮铺就的软褥上。

他浑身煞气肆意缠绕,正面露痛苦与挣扎,眉头不停颤动,似在可怖的噩梦之中,那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合着,呢喃不清。

而在他身旁,那光头胖老儿正面带慈祥的笑容,探三指,轻按于洛羽静脉黑染的手腕上,闭目不言。

对面则跪坐着一位小嘴中正不断咀嚼粗饼的小女孩阿奴。

她右手按着腰后三把长刀中的锈刀之柄,左手握着已啃去半块的粗饼,不停上下端详着眼前的胖老儿。

小阿奴虽然年幼,却也知道这胖老儿是在给公子把脉。而在她的认知中,会把脉的那自然是医师,既然是医师那就一定能替公子治病。

可...这都快过去三张大饼的时间了,怎还没把完脉?难道这胖医师没本事,只是想骗饼吃?

想到这儿,她不忘开口警告,又威胁道:“医不好公子,可不给你吃饼。”

胖老儿也不睁眼,只微笑似高深莫测:“体饿,可以饼充饥;然心魔,却还需心药医呀~”

阿奴可不管这些,只听明白了个‘魔’字。

她顿时小嘴咬粗饼,右手抽刀虎虎刺出,左手同时握向腰后刀柄,奶凶奶凶的轻喝:“公子不是魔,是好人!”

长刀虽绣,然锋锐依旧乍现三分寒芒!

胖老儿猛然睁眼,望着正顶在自己大鼻头前的森寒刀尖,他顿时高人之态尽去,随之化作满脸堆笑,几近献媚道:“对对对!是好人,好人。”

见胖子惧怕,阿奴板着的脸,这才回归了淡漠之色:“快医。”

胖老儿闻之,囧脸道:“我也想啊!可小娃儿你在这儿,我也没法静心医你家公子呀?”

阿奴想了想,又望了望痛苦依旧的洛羽,觉得这胖老头说得好像也对!

遂收刀起身,是一手叉腰,一手握饼比划,极力作出一副很吓人的样子,警告道:“哼~医不好,饿你肚子。”

好嘛,在小阿奴看来,恐怕饿肚子已是这世间最残忍、最恐怖、最重的惩罚了。

见这小女娃一步三回头的离去,胖老儿莞尔一笑之际收了目光。

同时,他在自己周遭空间,只一挥手,便打出了一道无形的结界!

随即,重新看向了昏迷中如梦似噩的洛羽,满面慈祥,竟如弥勒般,探指成波,金纹似水,竟于洛羽上空洞开一道如镜般金色通透莲叶。

待莲叶开三尺,显露如水金波环散六尺余时。

遂望向洛羽,轻声而问:“小友苦守灵台,不若舍身坐莲波,可也?”

正在昏迷挣扎中,为心魔反噬之苦的洛羽,竟迷离下声声而出:“身舍...神出,岂非弃身...饲魔?”

胖老儿却语出如箴言,又若余音绕梁而诵曰:“善哉,善哉~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善与恶,黑与白,不过心之所念。静,心外无物惑;动,万象森罗演。

莲,出淤泥而不染;芽,破垢土而不污。既得神游天外,魔又何以惑身?”

霎那,正在谨守灵台方寸中不断挣扎抵抗的洛羽,恍惚间似明白了什么?

只见三息之后,洛羽印堂处剑印神芒乍现,顷刻一道微弱的元神,正在剑气罡风绞护下,撕开重重煞气,遁入三尺莲叶之上,显露而出洛羽虚幻的身影。

而此刻,他的本尊肉身,在失去了元神抵抗后,已是煞气浓郁数倍,尽为魔气所染!

元神虚弱的洛羽惊望着眼前一幕,已大惊失色,遂看向慈笑如弥勒佛般的胖老头。

这老者慈眉善目,顶不生发,光滑如镜,只从先前言行举止中,便可看出此人不是寻常之辈,反倒像一位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

自己之所以冒险放弃肉身,选择相信这胖老儿的话,元神冲出体外,到这莲叶金波上来,乃是因为眼前老者挥手间,这施展而出的荷莲金波中,竟然没有半点灵力的波动,更无丝毫邪气。

同时,自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金波虽然并非界力,却能给人一种极为纯净无暇的感觉,似乎被暖阳沐照,十分神奇。

再者,自己决定冒险元神出体,也是因为老者那句‘既得神游天外,魔又何以惑身?’。

也就是说,自己苦苦支撑许久,也不能阻挡而退散煞气,还不如冒险元神出体。若按老者所言之意,自己元神一旦神游体外,则煞气将失去攻击的目标,那这魔气反噬便会淡然无从。

可眼前,自己肉身外的煞气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见此,洛羽惊疑道:“前辈...这?”

不等盘坐莲叶金波上的洛羽元神多言,胖老儿已微微伸手宽慰,遂指向其肉身,幽幽道:“莫急,请看。”

此刻,煞气缠绕浓郁,尽全数遁入洛羽肉身之内!

可不过片刻,那些煞气似乎有了灵智一般,仿佛发现了这只是一副无魂无魄的皮囊、空躯壳,竟从洛羽肉身七窍处呼啸而出,向着正坐在荷叶状金波上的洛羽元神尖哮吞噬而来!

不等洛羽准备抵抗躲闪,却忽然发觉四周金波顿散之下。

竟环绕而起道道梵文金字壁垒,那些如魔影般的煞气,竟触之即焚,隐隐似有祥和的诵经之声悦耳传来...好不神奇!

而坐在当中的洛羽元神,则安如泰山,毫无半点不适。

一旁眯眼的胖老儿,依旧乐呵呵而笑,显得无比慈祥。

恍惚间,洛羽只觉眼前的老者,像极了行走人间的活佛,若是再身披一件袈裟,简直是一位得道高僧啊!

想到这儿,他试探的问道:“前辈,您可是...伽南修士?”

胖老儿先未回答,而是面带微笑,挥手轻扫金波,带起道道霞光涟漪。那无量梵文金环,便行轮转,一分上下六道金光之轮,竟将残余煞气尽数焚烧成空。

待做完这些,他向着荷叶金波上的洛羽,双手并十指立掌于胸前,宝相合目道:“善哉善哉,伽南也罢,修士也好,不过人间碌碌奔波皮囊尔。”

见这老前辈竟持释门合十礼,显然是伽南无疑了!

没想到自己在这大漠之中,竟然能遇见伽南修士。且此人随手之间,便化解了自己几日来苦苦抵抗的体内煞气!

最关键的是,此人施展的这荷叶金波中,没有丝毫灵力波动,虽然有些像强大的界力,但同样强大中给人的感觉又迥然不同,就像被大日普照一般,能进化世间一切阴暗罪恶,可见其修为高深莫测,令人难以想象!

见此,洛羽连忙双手握太极,成道门太极握之手礼,还谢道:“晚辈洛羽,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胖老儿笑面摆手:“相遇便是缘果,何来一个谢字?善哉,善哉。”

说着,他指向了洛羽的肉身,遗憾道:“汝心可渡,身却难复。小友肉身受伤颇重,已伤了先天之气,若不得造化机缘,恐难痊愈啊。”

洛羽自知自己为了对付那恶战,不得已落得自损先天,遂黯然点头:“晚辈知晓。不过今日能得前辈相助,去我体内煞气,在下已是感激不尽,又怎可奢求过多?”

而胖老儿却说道:“嗯~你体质强悍,倒是与上古无难妖体极为相似,倒也无性命之忧。若能炼化至阳之气的天地灵芝,或可痊愈如初。”

洛羽的元神此刻已回归了肉身,霎时一股虚弱与疲惫感猛然袭来,他强撑着身体坐起,问道:“既是天地灵芝...晚辈又岂能轻易寻得?”

只见胖老儿说道:“既是天地灵芝,自然有其灵性,非有缘之人不可遇。然此地荒凉,自无法寻得。我观小友乃有缘之人,该知天地万物相生相克,阴极而生阳烈之妙,不如北向而行,或见机缘造化。”

“向北?”闻得向北,加之眼前之人乃伽南修士,洛羽猛然间想起了自己此行的最终目的,不正是北行寻找那伽南尊者进入神罚大陆的上古星门,好回归神赐大陆吗?

想到这儿,他连忙询问道:“晚辈正欲向北!敢问前辈可知伽南尊者尚在否?那上古星门又在何处?”

此言一出,胖老儿竟微微一愣,随即笑颜,似成高深之态曰:“果然妙人!不求灵芝医身,却问人而求路在何方。岂非入得棋局,反念局外天?小友难道不知,路在脚下生万千大道,唯有一心可往成?天无极故有道,地厚德载万物,又岂能无道乎?若要观天外,还需知地厚尔。”

听得眼前前辈的晦涩之言,洛羽愣在了原地,心中忽有疑惑。

不过自己隐隐似乎也有所悟,这话中第一句不难理解,乃是指自己不关心自身伤势,却想着寻人,寻星门所在。

而后面的话,什么‘入得棋局,反念局外天?’云云......,难道这高人已看出了自己是外来者,同时暗省自己既然到了神罚大陆,就该行八方之路,了解此地,才能心坚而行,知道自己的心中倒地想要什么?想去做什么?

可,自己如今已流落到神罚大陆,大漠星门又被捣毁了,不去寻找另一处上古星门回归神赐,难道这要在此荒凉的放逐之地游山玩水,过个百八十年不成?

而就在此时,这胖老儿又复归笑眯眯的弥勒模样:“小友思绪万千,心可明否?”

对于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洛羽越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想了想,迟疑点头:“自然...。”

“不然。”胖老儿不等洛羽说完,便微微摇头否定。

洛羽暗道,我自己该做什么,该何去何从,难道还不知道?

遂,不解询问:“敢问前辈,何出此言?”

而胖老儿则拿起身旁一石盏,在地上来回摩擦,发出‘吱吱’刺耳之声,随口望了眼皱眉的洛羽,笑道:“心不静,故...不见明啊!”

洛羽望着那正在地面上,被来回摩擦的石盏,奇怪的问道:“前辈...这是在做什么?”

胖老儿亦望着自己手下不停摩擦的石盏,反问道:“小友来这儿之前,又在做什么?

洛羽自然不会直言,自己是神赐大陆而来云云。

遂,回答道:“晚辈...苦修炼气,提升境界,求那问道飞升成仙之路。”

胖老儿微微点头,显得异常平淡:“嗯~那我...正在磨盏成镜。”

“磨盏岂能成镜?”洛羽愕然以对。

可胖老儿却拿起了粗糙的石盏,示意观看道:“既然石盏不能磨成镜,那苦修炼气又岂能成仙?”

“这...”洛羽一时语塞。

这修士修仙,不都是苦修炼气吗?若不提升修为,又怎能问鼎大乘,成就那长生仙人?

处于对前辈的礼貌与感激,洛羽还是耐心的询问:“那请问前辈,又如何能成仙?”

胖老儿随手便丢弃了手中的石盏,似乎对洛羽谦逊的态度颇为满意,便乐呵呵的说道:“仙影无形,只知苦修炼气,趋于形式,却不知为何如此,这样浑噩不觉,如盲人过道,终见墙垒瓶颈,却永难见大道之光。”

闻得此言,洛羽也觉得...有些道理。

毕竟修士要是一直执着于炼气修炼提升修为,那必定会遇到境界的瓶颈,无法再获得突破。

见此他好奇的问道:“那如何能见大道呢?”

胖老儿随口便言:“从根本上修。”

“何又为根本?”洛羽复追问。

胖老儿亦笑答曰:“幻从心生,还从心灭,故,心为根本。如果连这都不明,那修途便如同闭紧双眼,蒙心而行,这样的修行又何来小友所说的清明?又何来成仙一说?岂非心中不明,徒劳无益?”

洛羽骤然听闻,犹如醍醐灌顶,点头暗赞。

是啊~山海修者万千如过江之鲫,往往皆以境界实力论道强弱高下,却忽视了心境的重要。

这修炼二字,修在前,炼在后。后者为表,为功法神通,为自身修为等等的表象;而前者的修字,才是一个心啊。若心不悟、不觉,不得提升,又何来悟道问仙之说?

岂不是这位前辈所言的盲人摸黑行路吗?

眼前这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胖老者,还真是位高深莫测的老前辈啊!

再者,此人先前顷刻间,便化解了自己体内全数煞气,可见境界超凡脱俗。此等千载难逢的讨教机会,自己又岂能错失?

想到这儿,洛羽连忙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微微拱手行礼:“晚辈愚钝,还请前辈不吝赐教,小子定洗耳恭听。”

胖老儿爽朗的大笑声响起。

不久,堂内便响起了胖老儿那如老僧念经般的和韵之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