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 715.冲!都可以冲!随便冲!
 
  “仙盟大人们吩咐的事情,小修我已经做完了。”

  东土和北境接壤地带的某个小国中,乘坐驺吾车而来的老江,正在此地和桃符院的冷面监察会面。

  顺便做个任务简报。

  他以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到:

  “逐风原群妖已退,接下来会有啸风子嗣收拢妖物,让混乱的逐风原重归统一,六大妖城那边,也已有协议达成。

  当年啸风妖圣麾下那些通情达理的妖帅们很好说话的,我把仙盟的意思传达了一下,它们就纷纷表示愿意约束麾下群妖,不参与到人妖之争中。

  呐,谁说妖怪们不讲理?”

  江老板撇了撇嘴,说:

  “我看这明明很讲理的嘛。”

  “是吗?其他同道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冷面监察笑了笑,也不深究老江话中的抱怨,他轻声说:

  “人族国度这边也已谈妥,过些时日,等逐风原妖庭建起,便会派使者前去,与新任妖族大王讨论这边境划分之事。

  这事就由我桃符院出面。

  此番是麻烦江道友了,我家院主看人眼光果然不错,江道友真乃是奇人,事情办得相当妥帖。”

  “那是。”

  江老板哈哈一笑,受了这份恭维,又和冷面监察聊了几句,本该告辞离开,却还磨磨蹭蹭的不肯走。

  让正欲处理一些桃符院事务的监察大人,也得陪在这里和他扯闲篇。

  就此磨蹭了一刻钟,那位冷面监察终于受不了了。

  他问到:

  “江道友这是准备留在我这吃顿饭不成?北境事情既已结束,不早日回去墨霜山中,主持你宗门大事吗?”

  “不急,好不容易溜出来了,自然要多耍几天。”

  江老板摆了摆手,颇有些嬉皮笑脸的说:

  “再说了,以往难得见桃符院众道友,本修也有些很是好奇的天下秘辛,想要询问则个呢。”

  “那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那监察语气古怪的笑了笑,说:

  “我桃符院在苦木境中名声可不算好,不论正邪修士,都少有愿意和我等打交道的。江道友行事果真不拘小节,你想问什么呀?”

  “我有很多很多事想问,比如,你们桃符院和南荒凄煌谷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江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问到:

  “那鬼修阴符老儿在星谷,还有西海所做之事,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又在其中参与了多少?”

  “这个...”

  冷面监察犹豫了一下,说:

  “乃是上层人物之间的交集,亦是不能说的。但若事情闹大,自然一碗水端平,不会偏袒。”

  “好!监管果然是明白人,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江老板笑了笑,从宽大袖中取出几枚玉简,递给眼前监察,说:

  “看监察大人如此刚正不阿,那这些密事玉简本修就可以放心的交给你了。这北境之事啊,背后可也有些幕后黑手呢。

  小修不才,才找到了凄煌谷直接参与其中的证据,认证物证具在此,监察拿回去给你桃符院高层瞧一瞧,看一看,议一议。

  我倒是很期待桃符院对此事做出的判决。

  一定要公正一些哦。”

  冷面监察的头疼了起来。

  他看着眼前的玉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北境人妖之争背后有凄煌谷参与,这事他早就知道了,甚至已经汇报给了蝉衣仙尊,但院主的意思是敲山震虎,意思意思就行。

  毕竟现在这个烂摊子下,再要大动干戈,属实不智。

  但听眼前江夏修士的意思,他是要桃符院把这事揭露出来,并不打算息事宁人。至于这玉简中的内容,其实并不重要。

  江夏此人行事颇有谋略,他敢把这东西拿出来,就证明他有把握把这黑锅牢牢的背在凄煌谷头上。

  “此物有些烫手,我知道的。”

  老江将手中玉简,塞进了迟疑的监察手里,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但监察也说,事情闹大了就不会偏袒谁,这话我是信的,那我就等着桃符院秉公处理此事了。若是左等右等等不来,那我心中烦闷之下,就要自己动手了。

  我也不瞒监察你。

  凄煌谷五次三番针对我墨霜山,他阴符老儿搞搞阴谋也就算了,在西海还明目张胆,以势压人,差点打杀了我宗老掌门。

  真是威风煞气的很,颇有些苦木境中‘无人能治’的味道。

  但,我就不信这个邪。”

  “你又要搞出些什么事啊?”

  听到江夏这话,监察大人顿时一阵头疼,他说:

  “暂且忍耐,西海罪渊之事你是知道的。

  这苦木境一片祥和之下,却已到存亡之秋,暗波涌动,就连最善卜算的徐夫子,也说不好哪一天就有不忍之事。

  好人,恶人,在这样的事前,执拗区分别意义已经不大了。

  他也逃不得。

  真有大事发生,还指望那人上前镇压一二。”

  “呵,又是这套说辞。”

  江夏这下不客气了,冷笑着说:

  “就因为世界末日了,所以老鼠杂碎都得继续活着,就因为它们也能给救亡图存添一份力?我问你,五百年前西海荡魔,先贤入罪渊时可是说好有阴符公同行的。

  他能逃第一次,为何就不能逃第二次?

  无耻逃兵,还在五百年里搞风搞雨,弄得事情糜烂,还要你桃符院出面给他们擦屁股。都是惯得毛病!

  人家拿住了你们的软肋。

  人家知道,你们需要他,所以有恃无恐。

  但我墨霜山人硬气一些,我们是把善恶摆在生死之前的,说通俗点,我们这些墨家人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

  和那样的腌臜货一起在末日之时自救,想想都让我恶心。”

  江老板给自己叼了根烟,点燃之后,在烟气升腾中,他对眼前冷面监察说:

  “阴符公跳的太欢了,他家灵宝还有两个组件在我墨霜山中,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那老银币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所以,我们也不打算放过他。

  北境这事,我给你们办好了,办的妥帖的很,没人挑的出毛病。

  所以凄煌谷的事,桃符院也得给我办好。如果你们压不住那老头,我就自己来,你们也不要随便插手,这是我们两个宗门之间的私怨。”

  “你...”

  这话说的太直白了,就差刀架着脖子,明晃晃的告诉你这就是胁迫。

  其中阴冷刻薄,让冷面监察面色低沉。

  他要说话,却看到老江伸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又拉起手腕上怪异的大块腕表看了看时间,他仰起头,笑着对眼前监察说:

  “呐,今天给监察看个好东西,也给蝉衣仙尊看看那些他一直在期待的东西。看完之后,监察对某些事情,可能就会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

  对我刚才宣称的那些狂妄之事,能不能做到这些疑问,心里也会有个明确的答案。

  哦,对了。

  回去汇报的时候,记得加上这一条:墨霜山修士江夏,在事发时,一直和桃符院监察待在一起。这是我的‘不在场证明’。

  今晚不管这苦木境发生什么事,都和我与墨霜山一点关系都没有。”

  ---

  老江这边低头看表的同时,千里之外,近北境与东土边缘,万兽宗所在的灵山山脉巍峨耸立,在这近夜色到来的时分,整个宗门似乎都热闹了起来。

  几名刚刚完成今日修行的万兽宗弟子们,正带着自己的战兽,准备前去兽栏。他们表情兴奋,跃跃欲试,嘴中说的都是北境近些时日的混乱。

  说什么逐风原将遇大乱,正好趁着机会杀过去,再给自家寻到几头上好资质的妖物。

  还有说宗门高层已有话发出来,之后对北境妖物的态度可能要更强硬一些,来展示万兽宗的力量。

  什么样的宗主就会有什么样的宗门。

  掌门的行事风格会极大的影响到麾下弟子们的心性,就比如墨霜山一团和气,再比如万兽宗野心勃勃。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是仙盟三十三宗正统,还是上流大宗,门下弟子各个都是人中龙凤,骄横一点怎么啦?再说,这份骄横是对妖物们说的。

  在人族修士这边,万兽宗的名气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坏。

  有抵御妖族于东土之外这金字招牌在,大小修士谈起万兽宗时,也得竖起个大拇指不是?

  “咦,那东西是什么?那边那道光你们看到没?”

  这几个弟子正靠近兽栏,却瞥到不远处山谷边缘,有一道白色的光划过,年轻人心性好奇,便跑过去看个热闹。

  没准是什么天降奇宝呢。

  结果跑过去一看,发现在眼前坠落似的大坑里,正有个怪异的玩意在“舒展着”身体,就像个侏儒大小,全身上下都是银灰色金属所做。

  没有下半身,有个尖锥一样的东西插在地上,上方四根机械臂缓缓打开,其过程透露出一股精密的美感,像极了花朵绽放。

  “咦,这东西看起来挺好玩。”

  一个弟子伸出手,想要触摸看看。

  但在触摸到金属花朵的边缘时,就有一道怪异嗡鸣响起,在能量壁快速延展中,被启动的军事级量子传送道标锋锐的能量如刀一样,把那个手欠的家伙的手腕齐刷刷的切掉。

  “啊”

  他惨叫一声,捂着喷血的手腕不断后退。

  其他几人也纷纷抄起武器,但眼前已经被完全开启的量子道标中,就像是蓝光交织的帷幕,正在“编织”出怪异之物。

  尼娅操纵着庞大蛮横的机械机体,朝着手中巨大狰狞的切割锯,在地动山摇中,迈着自己的四只机械腿哐哐哐的从传送道标中走了出来。

  这个不需要的机械体那点缀着牛头战甲一样的脑袋上,红色的大光斑唰的一下汇聚在眼前几个目瞪口呆的万兽宗弟子身上。

  “傻孩子,快跑啊。”

  战争猎犬小战团的百夫长用发生器,说出怪异的苦木境语言。

  像是警告,更像是讥讽。

  下一瞬,她抬起了手中被激活的,高速运转的切割锯。

  在她身后快速扩大的量子道标中,好战机械们鱼贯而出,只是一瞬,就组成了一支星际远征的金属洪流。

  “啊!!!”

  凄惨的尖叫在占据了一整座山脉的万兽宗外门的山中响起,代表着一场来自阿尔法世界的“征服”启幕。

  在并不远的山中,牛憨憨活动了一下肩膀,身上的法宝铠甲发出碰撞的响声,他把手中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又把自己那夸张的鬼面扣在脸上,活动着手指,将身旁的龙骨大斧扛起。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一帮人。

  秃顶的三宝长老手中已握住灵幡,紫红葫芦悬在肩上,今日所穿的一身白袍样式古怪些,但那是来自家乡的“特色”。

  除了他之外,还有之前那十几个被憨憨打服的散修们。

  这会都穿着世界树财团麾下“赎罪者”的经典黑色装束,在他们身侧,还有前来督战的赎罪者首领,女雷神朱诺和她的战士们。

  “今天,我们的世界会自由!”

  憨憨对自己那些同胞们说:

  “不只是我们的,还有其他被压榨奴役的世界。你们不需要给恶人当狗,也能做到这件事。”

  “走,跟我来,给我们的故乡解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