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 716.让你领导来和我谈
 
  战争级量子道标释放十五分钟后,万兽宗外门最后一处兽栏被火力覆盖轰碎,宣告外门彻底沦陷。

  被从末日要塞八环以下抽调出的三十个小战团共同组成的“侦查先锋”,这会把整个夜色下的万兽宗山脉衬托的更“热闹”了。

  真的是很热的那种。

  这群为征服而来的混蛋用饱和轰炸战术,把连绵不断的四五座山都点燃了。那些怪异的火焰在焚烧,就像是黑夜中的火炬,照亮的数百里之外都清晰可见。

  在烈火燎原中,毁掉了万兽宗外山的机械生命们没有任何的停留,立刻就开始攻击已经激活护山大阵的宗门主体。

  万兽宗这个护山大阵很有意思。

  它是由那些战死或者老死的妖兽们的元神魂魄组成的,唤曰万灵大阵,寻常修士入此阵中,不但要和妖兽们的冤魂对抗,还要防备着隐于阵中的疯妖们的袭击。

  身为上流大宗,这护山大阵定然是品级极高的,可挡苦海肆虐。

  而且万兽宗也不是泥捏的。

  在机械生命刚开始入侵时,精锐弟子们就带着各自妖兽出山支援。

  血肉和机械战成一团,那些体修弟子们和自己的战兽配合得当,在低级机器人的阵地里来来回回,如入无人之境。

  钢铁很硬,但妖怪们的妖躯也不软。

  彼此对攻之下,一时间难分胜负。

  “第七次火力投射,目标前方异型能量防御!饱和式轰炸!”

  尼娅带着战争猎犬的突击机体们,刚刚将一小队来袭妖兽切成血浆,又向前锋战团发出指令,得益于她在外环最近一个多月积攒出的“名望”,这个命令立刻得到执行。

  几秒之后,从机械生命阵地后方冲天而起的各色炮火把整个黑夜照亮的犹若白昼,飞弹激光,热熔镭射的各色攻击从各个方位升腾,最后汇聚在万兽宗的护山大阵上。

  这一波饱和轰炸把机械生命们大炸逼的属性暴露无遗。

  但可惜。

  酷炫归酷炫,如此密集的火力打在护山阵法上,却如泥牛入海,毫无波澜。

  “火力观测报告!”

  尼娅在临时组建的战争网络喊了一句。

  立刻有副官金属送回精准的打击报告,效果让人非常失望:

  “七轮轰击后,敌方异型能量防御体系消耗不到10%,我们的火力强度完全无法破坏这些异化血肉人的防御!

  我们需要更大当量的爆炸物!”

  “能破坏才有鬼了。按照模糊比对实力,这些低级机械生命的火力投射,最多相当于存真修士的灵气攻击。

  除了爆破冲击之外,还不附带任何奇特魔法杀伤。

  怎么可能打破人家的护山大阵?”

  尼娅吐槽了一句,机体背后的武器舱开启,一轮急速精准的小飞弹攒射,将从眼前火焰中冲出的几个万兽宗外门弟子炸成齑粉。

  又公事公办的说:

  “各战团战损汇报!”

  这次副官金属没有立刻回答,在几秒的数据统计之后,它汇报到:

  “前锋侦查团战损超过17%。

  虽然很遗憾,但我不得不说,只靠低级机械生命组成的军队,确实没办法和这个代号‘苦木’世界里的异化生命对抗...”

  “轰”

  金属的汇报还未结束,连续数声巨响就在万兽宗的护山大阵之外暴起,引得很多前线指挥官将雷达索引投放到那个方向。

  万兽宗终于动真格了。

  三名长老带着他们的妖王战兽从内门冲了出来,这些寻道境的长老们各个身怀异术,他们的战兽清一水的都是妖王境的凶狠妖物。

  冲出来一瞬,就顶着机械生命的火力轰炸,轻轻松松的踏平了聚拢在护山大阵之外的机械生命组成的阵地。

  根本拦不住!

  完全就是在开无双。

  “战损调整,目前在21%,伤亡还在加剧。”

  副官金属调整了一下实时数据,对尼娅建议到:

  “战争局势已经明了,靠先锋侦查团,根本拿不下这个阵地。伤亡率和敌方信息收集已符合呼叫援助的标准。

  尼娅百夫长,我们的侦查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向后方发出申请了。

  让真正的战士们进入战场收尾吧。”

  “就等这句话呢。”

  尼娅发出恶意满满的笑声,她那牛角战盔样式的机械脑袋上,红色的大光斑锁定在那群正在发动反扑的万兽宗精锐弟子身上。

  得益于机械生命非常优秀的光学捕获,她甚至能看到那些弟子们脸上的狂热与战意。

  毫无疑问,摧毁这些机械怪物让他们感觉热血沸腾,而如此不堪一击的敌人,也让他们感觉胜利就在眼前。

  “虐菜虐的爽爆了,对吧?”

  “母狮”尼娅冷笑着。

  在自己被临时赋予的战争权限下,向各支战团所在方位下达指令,同一时间,超过二十个战争级量子传送道标被安置并激活。

  随着二十道冲天的量子光幕打开,已在阿尔法世界末日要塞第五环集结完毕的二十七个精锐战团,开始在光幕中进入战场。

  这些精锐战团,是附庸于十八大战团麾下的中级战团,每一个战团都被分配了两到三名将军级机械生命作为首领。

  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丰富的对外掠夺战争的经验。

  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最少毁灭过一个世界。

  在它们踏入战场的第三分钟,第八轮火力投射被激发,又是同样的场景在万兽宗的护山大阵上暴起。

  但这一次...

  “能量防御矩阵损耗度下降43%!再来一次火力投射,那个大龟壳就要被敲开了!”

  尼娅满意的听取着自己的副官的汇报。

  她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万兽宗,以及那三个被复数级将军们包围起来的万兽宗长老,她下达了新的指令:

  “战争猎犬战团,向我的方位集合!我们去战场中心,打劫这些血肉人的物资存放地,是时候,捞取真正的功勋了!

  动员不到5%的中层战力,就能毁灭大宗。

  我阿尔法世界,果然天下无敌啊!”

  ---

  “啧啧啧,那女长老都被炸成肉末了,真惨啊。”

  距离万兽宗近三十里之外的高空,坐在驺吾车上的老江假惺惺的做了个捂眼睛的动作,毫无真情的怜悯几句。

  他一边驾驶着驺吾车慢悠悠的悬空而行,往万兽宗靠近,一边语气平静的说:

  “呐,长久以来笼罩在我心头的疑惑,终于有了解答,目前看来,还是钢铁比较硬一点。拿自己的战兽去撞人家的热熔炮...

  啧啧,这是脑子正常的人能做出的事?

  看来万兽宗的驭兽大将们天天练肌肉,把脑子都快练没了。”

  “这些...这些机关人,是哪来的?”

  在驺吾车中,被老江载过来的冷面监察彻底破防,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比一百颗太阳加起来还要明亮的光芒涌动,砸在万兽宗的护山大阵上。

  他看着那护山大阵如蛋壳一样被在光中击碎。

  他看着那些黑色涂装的怪异机械,如不可阻挡的潮水涌上万兽宗内门中。

  他看着那些钢铁魔怪们所到之处,万物燃烧。

  眼前这一幕从未出现在传统修士们的想象中,哪怕是在他们最狂妄,最荒诞的梦境里,也未曾见过如此夸张的战争场景。

  这和他们经历过的所有战争模式都不一样,非要说的话,倒是和明理院在西海罪渊镇压魔物时的场景有点像。

  “它们是你召唤来的?”

  监察伸手扣住老江的左臂,他厉声呵斥道:

  “江夏!你身为苦木境修士,为何要做这吃里扒外之事!”

  “监察说话小心点。”

  老江笑眯眯的回了句,但眼中一丝笑意都没有,他毫不客气的把桃符院监察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拨开。

  语气温和的说:

  “这种没根据的话随便乱说可不好,万一被有心人听去,还要指责我墨霜山图谋不轨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老江和这些‘域外铁魔’们有关系?

  分明就是万兽宗运气不好,被人家盯上了。

  怎么,五百年前能有域外天魔入侵,五百年后,就不能有‘域外铁魔’入侵吗?或许是那群臭炼体的失心疯了,随便开了个未知星阵,结果引来了入侵。

  这个故事,不管从逻辑,还是从结果来看,都比监察你空口白牙的指责我们引发了这场入侵更有道理吧?”

  冷面监察看着万兽宗精心营造的山门洞府,在烈火煌煌中被重炮击碎,看着那些精锐弟子们被域外铁魔分割绞杀。

  那种冷酷的攻击毫无怜悯可言。

  不管挡在这群铁魔眼前的是修士,还是妖兽,在它们眼中都无甚区别。

  万兽宗花了三百年建立起来的基业,在一夜之间,就要焚烧成灰,夷为平地了!而今夜之后,仙盟三十三宗就要变成三十二宗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种不详的猜测让监察在颤栗中抽出了自己的法尺,如剑一样指向江夏。

  后者回头瞥了他一眼,陆吾威气若虎啸嘶鸣,一股完全不属于修神境修士应有的威压,沉重如山一般压在监察身上。

  “你还不够格听。”

  江老板这是彻底不装了,声音中再无丝毫尊重,他摊了摊手,在远方燃烧的夜空背景中,对身侧瑟瑟发抖的监察说:

  “让蝉衣仙尊来与本修说话,我知道,他一直‘看’着呢。”

  “那你想对我说什么?”

  旁边监察的语气骤然一变,从他口中传出苍老但不乏凛然的声音,他说:

  “江夏江梓恒!你今夜所做之事,比你家掌门墨君那点把戏可过分多了,你比他更有缘由被关进镇魔塔里。”

  “你们敢关,我就敢拆。”

  老江毫不客气的怼到:

  “来嘛,互相伤害,看看谁更疼!”

  车中气氛沉寂下来。

  一息之后,江老板主动开口说:

  “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的,仙尊,你是我修行路上遇到的第一个苦海,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尊重你。

  这苦木境之事已到这一步了,有些话不说不行了。

  你们是保守派,我是激进派,大家都是为了死中求活,无非是方法不同,有点冲突很正常,要合作也是可以的。

  但有些事我确实不吐不快。

  我加入墨霜山到现在也不到两年,但我确实从我的掌门,我的师父,我的前辈们那里学到了很多。

  我以我现在的身份自豪,先贤们做出了伟大的事,我们这些后辈也不能让他们失望。

  但他们拼了命才换来的五百年里,瞧瞧你们都做了些什么...西海龙宫、铁山、阴符公这样的杂碎不赶紧杀了,留着恶心人有意思吗?

  我也不浪费您的时间,我就直说了。

  墨霜山和凄煌谷,你们只能选一个,铁山今晚就要死!浮石道祖来了也救不了他!

  我说的!

  之后,要么把阴符公的人头给我拿来,要么我自己去取。还敢在血杀宫悬赏杀我,真是给那老不死的脸了!

  不杀了他,我心中实在不顺畅。

  心中有恨,如何能做救世之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