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我不在人间 > 1、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
锡城,虽只是苏省一座普通的一线城市,区域却比省城要繁华许多。近苏杭、魔都,风光无限。
人生,无论富有贫穷,无关强弱大小,对于这大千世界而言,实在是再短暂不过。佛曰:人生有八苦,这其中一条求不得,最令人神伤。一见钟情的后来总是陌路人,很多的错过,永远都难回头。
纪2025年9月,沈陌刚刚于武警中队退伍,一番含泪惜别难以避免,暂且不提。待业青年,无关人品才华,无关风月,到锡城他去的第一个地方却是网吧。
细雨如丝,倾泄于这座陌生的城市,烟雨迷蒙,久不沾衣,却又带着几丝凉意。时间已近中秋,农历八月十四。
陌生的十字路口,离小区并不远,却在老远的地方见到了醒目标示牌:网吧三楼。待红灯过,左转向灯横穿过人行道,整个人恍若游魂状。
“仙缘网吧”
抬头忽见这样别具一格的名字,少年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期许,“会不会真有什么仙缘呢?假,太假...”讪笑一声,电梯上了三楼。
“新会员充50送150。”清冷的少女音响起,惊扰了旅人的思绪。
倒是有些惊异了,现在还能看到黑色头发的女网管?原来,女孩儿的声音会有如此婉转动听,就像他听过树上的黄莺一样。以往见的除校服女学生外,都是非主流,亦或者英姿飒爽的短发女兵,即便路过了,他也只当是路人一场。不过这次,除了惊讶之外,可能也没别的表情了。但见她头也不抬,少年无奈地递上了身份证然后付过钱。这样也好,对于这类“问题少女”,他亦不愿有太多的交集。
手机收到的短信上有密码,所以成功的登录上了系统。沈陌一般不玩大众类游戏,一些比较小众的网游,总之就是,不提也罢。游戏账号还未输入进去,忽然间,熟悉的音乐前奏响起,伴随着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和声传来。
“咦?我好像还没开始放歌啊?”少年再次惊讶了。这是一首邻国泽野大佬非常有名的歌曲βios,译为“生命”,原本是作为某动漫背景音乐出现的。因为副歌足够的轰动激烈,以至于被网上称为“拔剑神曲”的东西。
沈陌忽然站起来,放眼向前望去。适逢少女起身,不经意间,可谓之“惊鸿一瞥”?这是一位清瘦的少女,并没有一丝的成熟性感,而是带着一种清纯淡雅的美。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初春微凉清风,黄莺儿,梨花了。晨曦迷梦,婉转沐春娇。”
少年看得呆了几秒,随即还是移开了目光。这样盯着人看确实相当无礼,或许还容易招来反感也未可知。
“唉...”旁边一声叹息传来,引得某人转身看去,同样是一位较为和善的年轻人。
“?”相视一笑间,他们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却又无可奈何。有一种情绪,卡在喉间,酝酿许久,却是令人愈加沉默。游戏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人都真的喜欢,有的不过只是因为孤单而已。
暮色渐浓,待想起回家时,天空的小雨竟还未停,甚至已经隐约变密了些许。一边懊恼着,这才想起今日出门并未带伞,当时只顾着小雨的浪漫了...虽说确实也有一番奇遇,但这样淋着雨回去终究是很让人无奈的。
“救命!”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呼救声,在寂静的雨夜中传出老远。沈陌当然有听见,“决不允许面对群众危难不勇为”这一项纪律他倒还记得,只是前面两年都没机会遇到过。没想这才刚刚出来一天,这种事情也让他遇上了,来不及多想脑袋一热就冲了过去。
小区屋后同样也有路灯,比起前面街道并未显得黯淡,但入眼除了花坛和树,并未看到任何物体。这场景,让匆忙赶到而一身湿透的某人烦闷不已,虽说并未想过要英雄救美传出佳话之类云云,但现在转了几圈人都找不到,莫不是有人大半夜的拿他寻开心?
正思索间,只听“嘭”地一声,旁边似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某人扭头一看。一身白裙的女子,安静地趴在积水的地上,鲜血混着雨水流了一地,整张脸已经看不出原形...很显然,她从楼上掉下来了,是否跳楼还未可知,但既然在现场,报个警这件事还是义不容辞的。
很多人都害怕警察,对于报警之类的事情忌讳莫深,110更是一个完全不敢触及的号码。但毕竟沈陌不同,一脸平静地说完大概经过,然后就在楼道边安静等了起来。
小区这栋大楼约24层左右,如果听声音像是在屋后,那应该不会超过10楼。然后,人能摔成这副模样,那肯定不会是1-3楼发生的事情。他守在楼下,只要没人逃出去,那即便是被杀,凶手也躲不开的。
时间才傍晚7时许,加上雨天城市没什么外场活动,出警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来了3位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一位比较年长一点,两个年轻的。
“同志您好,请问是您报警的吗?”中年警察伸出手来,一边看着这个年轻人。他真是冷静地出奇,旁边死了人,场景何其惨烈,连他都不忍心看下去,两个年轻警察更是差点晚饭都吐出来。而这个年轻男子,他居然悠哉地一直在这里等他们,而且面对警察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的情绪。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沈陌和善地与他握了握手,一边拿出身份证解释道:“刚刚从杭州那边,武警退伍回来,我叫沈陌,幸会~”
“哟!小伙子不错嘛,年纪轻轻的。我姓刘,就叫我一声刘叔吧。”这下中年警察也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完全没当外人看的样子,“这边什么情况,是自杀吗?”
“刚才听见有叫救命,不过目前没人从楼上下来,具体情况不清楚。”楼道里,沈陌拧开矿泉水瓶盖,用力的灌了一口,“现在查吗?”
“四年来锡城头一起疑似刑事案件,要是媒体知道,明天一定会是头条。”刘警官深吸一口气,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廉价烟,又示意了一下。
“我不抽,谢谢~没学过。”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某人也有些头大。虽然没有明说,但此时他是肯定不能离开的,至少在这边问题查完之前,“需要我帮忙吗?”
“这倒不用,咱们出警最多也就是解决一下民事纠纷,现在快淡出肥肉来了,好不容易才遇到一次,今天来的人不少。”中年警察得意地一笑。正说着,一大堆私家车陆续开进了小区里,门打开后,里面全都是便衣警察...
“三楼到十五楼,全部都查一遍,目前没人逃出去。”中年警察看了看楼上,雨夜中的高楼更像是一个巨大冰冷的怪兽,让人看不真切。
所谓人多力量大,意思就是...当几十人像做贼一样涌上去,不到半小时后全部一脸沉默地走下来。
“一楼住着物业,楼上全是空的,据说是因为开发商没给房产证的关系,住户全都被迁走了。”某年轻警察捂着脑袋,一副头疼的样子,对此也无话可说。城区整治,像这种没有房产证的黑户,被强制搬迁出去也很正常,不过这么多人过来就扑了个空,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喂,小伙子,你确定听见有人叫救命?”有人明显不乐意了,开始要找茬。
“同志,既然楼上没住人,房门都锁着,她是从哪里掉下来的?一楼窗台吗?”沈陌无奈地耸耸肩,被当做替罪羊可不好受,好心还办了坏事。不过还好,女子确实是高空坠落死亡的,如果是其它的死法,可能现在他应该在警局里喝茶,而不是在这里聊天。
“小伙子刚刚退伍回来,人不错,报完警也没走一直守着这里呢,注意一下言辞。”刘警官也出来打着圆场,“这样吧,小沈你留个电话,有事我们联系你。”
“好的,我就住这边526栋。”见查不出什么事情,虽然有些疑惑,沈陌也不好再说查什么,留了电话就打招呼离开了现场。警察们自然会联系120收走尸体,或许还要进一步侦查死者什么的,不过这已经跟某人没有关系了。
有人叫救命,现场却没人。楼上都是锁着的,不会有人上去,不然一楼监控室或者摄像头一定能看到,现在的天网系统可不是开玩笑。某人一边思索着,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首先自己确实没有听错,有人叫救命这点可以确认,排除自杀的可能。况且,自杀也不可能叫完救命,然后穿墙进哪个屋里从窗台上跳下来,牛顿可不允许它这样做。
“不对,好像忽略了一点。她只呼救了一声,我到场后却等了至少30秒才掉下来,落地的地点也不像是在墙边,晚上明明没有风。这中间至少40秒以上,她不在地面上,也不能出声...嘶——”一想到某个可怕的猜想,沈陌不禁感觉有些脊背发凉。之前临安那几起事故,可不像是人所为的,这次的事情或许也不简单,他给警察说疑似刑事案件,这不是给人添乱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