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剑出武陵 > 第四章 庄周梦蝶
 
用时两个时辰,徐公子的龟鹤延年图终于是画完了,已经快睡着的刘道坚赶忙走到画前,只见此画意在笔先,以形写神,气韵生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刚才画画时一幅猥琐的样子,着实有些影响观感,这画一定可以称得上是名家之作。

“好啊,画的真好,”刘道坚一半赞叹一半马屁,鼓掌道,“形神兼备,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不愧是闻名京城的晋王世子。”

徐庆芝听着很是受用,一脸骄傲的摆摆手,“先别忙着夸,快看看有没有什么你想找的线索。”

刘道坚细细端详,倘若晋王世子无师自通,那么这幅龟鹤延年图就必然藏有另一个世界想要传达的讯息,徐汾阳也凑过来仔细端详,三人细细研究了很久,也还是一无所获。“在下愚钝,实在是看不出什么门道,莫非还有什么我们忽略了的线索。”刘道坚万万没想到梦里那人托付的居然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小王爷。

已是夜半子时,三人定下明早再行商议,刘道坚起身告辞,下人带他出府。见他走远,徐庆芝道“此人所言倒不像是子虚乌有。”徐汾阳点点头,“不知道为何,他描述梦境的时候,为父居然也有一丝熟悉感,可能还是得从梦境入手才是。”晋王心忧徐庆芝的旧伤,一心想弄清楚事情原委,当年那一箭实在是过于蹊跷。

在丫鬟们的服侍下,徐庆芝洗漱完,吹熄了蜡烛,安心就寝,只待明日从长计议。

“你怎么会在这儿?”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好像有人对着自己的耳朵在说话,可谁会在大半夜出现在自己枕边,徐庆芝猛然睁眼,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而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丹田内空空荡荡,一丝难以名状的惊恐涌上心头,但多年的沙场征伐给了他足够的定力,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尽力去观察周围的一切,他明白首先要做的是找到声音的来源。可周围实在是太黑了,也太静了,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而刚才那人在说了一句话以后便再也没有发声。竭力想要坐起来的他浑身肌肉都绷紧了,青筋毕露,喉咙里发出骇人的低吼,但他的四肢就好像被人牢牢按住了一般纹丝不动。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终于亮了起来,几抹微弱的烛光轻轻晃动,好像随时都要熄灭,徐庆芝这才四下打量,看见自己正躺在一张铁床之上,四肢都被不知材质的锁牢牢缚住,浑身被剥的精光,仅盖有一条蚕丝被。而不远处正站着两个人,身着黑衣,宽大的黑袍连着斗篷,看不出身材和脸型,两个人在门口窃窃私语了半晌后扭头看向他。徐庆芝赶紧闭上眼睛,在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不想暴露自己醒过来的事实。

两人的脚步声传了进来,奇怪的是,这二人的步伐以及脚掌落地的声音都完全一致,若不是刚才亲眼所见是两个人,单纯以声音判断,完全是一个人在行走,徐庆芝不及细想,微微眯起眼睛想看见外界的情况,同时竭尽全力想积攒一些元气以防万一。那两人走到床边,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开始小声嘀咕,突然,两人同时弯下腰,将脸凑到徐庆芝面前,同时喊道“你醒了!”

这个声音和刚才的声音完全不同,徐庆芝闭着眼睛,并不答话,就这么沉默了半晌,只听其中一人说“我就说他没醒,”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另一人似是有些着急“我明明看见他睁眼了。”这个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尖利中带着一丝怪异,好似很久没说话了一般,吐字并不清晰。女人说着就要去翻动徐庆芝的眼皮。“你别动他,弄出问题我们不好向大人交代。”那个男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赶紧制止了这个行为。

后面也没听清他们在嘟囔什么,徐庆芝感到自己丹田内有了一丝暖意,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去挣脱枷锁,正在思考何时发力脱困时。忽然感觉腹部一凉,似乎是有尖锐之物在他腹部游走。

“快跑!”突然有个声音仿佛是直接进入他的脑海一般,这是最开始叫醒他的那个声音,徐庆芝来不及多想,猛地睁眼,浑身发力,瞬间将枷锁绷断,如猛虎一般起身,护体罡气护住周身要害,两个黑袍人见他突然挣脱,似是吓傻了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徐庆芝见他二人手里紧握的匕首,来不及细想,罡气如飓风般在这小小的密室内汹涌,化掌为刀,斩向其中一人的脖子。那女人尖叫一声转身想跑,但另一个黑袍人纹丝不动的站着不动,不知为何,那女人竟走动不得,只是在原地发出凄惨的叫声。瞬息之间徐庆芝全力一掌劈到,可那女人竟不闪不避,而是突然伸出手摸向徐庆芝的眼睛,出手极快,电光火石间竟后发先至,手指在他眼上划过,徐庆芝暗叫一声不好,腰腹猛的发力,向后退去,但是双眼仍是一阵刺痛,竟然睁不开眼了。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徐庆芝不知道那两个人身在何处,慢慢后退至冰凉的墙边,将护体罡气全力释放护住全身,那两人并没有趁机发难,四周就这么静悄悄的。当前不知道对方动向,徐庆芝知道自己现在身上裹着蚕丝巾背靠墙的样子很是可笑,但是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突然有一只小手握住了他,徐庆芝下意识的聚气为刀一掌劈去,却听那人说“大哥哥是我,现在已经安全了。”

这便是刚才叫醒他让他快跑的声音,徐庆芝一愣,突然恍然大悟,这是今日街边偶遇的曹仓舒的声音。

“这是何处,你又为何在此?”徐庆芝心下极为疑惑。“那两个黑袍人又是谁”

“这里是太虚幻境,也就是平时说的梦中世界。”仓舒似是对这里极为熟悉。“我平日就住在这里,至于那两个黑袍人,是哥哥你引来的怪物。”

徐庆芝越听越糊涂,“你平时生活在梦境中是何意?那两个人我从没见过,怎会是我引来的怪物?”

“我爹是当今小庄观的观主,前些年晋王府领皇帝令,马踏江湖,我小庄观既不愿降伏,却也敌不过那千军万马,只好开启祖地中的秘境,全族逃去太虚幻境,外头只留了几个族人做些买卖,种些田地维持生计。”仓舒道,“就这样我家的地还被晋王府给抢了去,总有一天,我非把那个小王爷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徐庆芝听这话,赶紧岔开话题,“那你说说为何是我引来的怪物?”

“因为这是大哥哥你的梦魇呀”仓舒好像也很奇怪,“这两个应该是你平生最害怕的人才对呀,我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从幻境深处而来,然后你就出现了,不信你现在睁眼看看。”

徐庆芝闻言,将信将疑的睁开眼,却只见身前站着那两个黑袍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露出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而自己的身边竟然空无一人,那么刚才和自己对话的人到底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