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剑出武陵 > 第十五章 六道天主
 
听到徐庆芝提起苏婆婆这个名字,李通微像是吃了一惊,“你怎会知道此人姓名?”

徐庆芝便将当日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遍,隐去了李道坚的部分,只说自己也是偶然间走到了那京郊。

“那妖妇其实是当代一个邪教的马前卒,专以此邪说蛊惑你们这些明悟之人,他日若见,我必然将她斩于剑下。”李通微颔首道,“且说那安阳朝国君代代短命,凡夫俗子间隐隐有安阳王室德不配位的说话传出,其实不然,实则为当年高祖飞升之时,初入圣人境,真气不足以助其飞升,为求超脱,汲取了后人的血脉之力,这就使得安阳王室后裔天生血脉有亏,能活过五十已是国运龙脉护持,上苍庇佑了。”

说到这儿,李通微叹了口气,“也正因为如此,安阳的历任皇帝都想方设法的求长生,以摆脱血脉里的诅咒,灵帝在位时,一群知晓了天外记忆的人以方士之名来到京城,先是在城中以道符治病救人,治愈后分文不取,摆足了高人的姿态,而后于大旱之时登坛作法,求来了一场甘霖。”李通微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些粗浅的道法神通罢了,但城中百姓却将他们奉为神明。”

李通微说的这件事徐庆芝也是从长辈口中听到过,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京郊依然有那几个方士的庙宇供桌,香火不断,据说也是极为灵验,原来这背后却另有隐情。

“久而久之,这些人的名声便传到了皇宫大内,灵帝当时正卧病在床,听闻京城来了几个活神仙,急邀入宫,这正随了那些个妖人的意。”李通微似是极为恼怒,“入宫之后,那几人以秘法假意为灵帝治病,实则将他剩余不多的寿元尽数提前催发出来,而灵帝只当是受了大神通,感激之下更是言听计从,那些妖人便趁机进了谗言。”

说到这里,远处悠悠的传来乌鸦嘶哑的鸣叫,林间山风大作,呜咽如鬼哭。

“那几人说安阳诸帝之所以短命,乃是皇宫大内的龙气没能留于禁中,四溢入了民间,这才导致寿元不足。那灵帝也是糊涂,为了自己的性命,视百姓为草芥,以万民为猪羊,为了修那哭墙,民力透支之下,死伤何以万计,且试问苍生何辜!”李通微的声音越说越大。

讲到苍生何辜之时,须发戟张,原本温润的道法真气在一瞬间变得暴烈无比,哪还有今日初见时嬉皮笑脸的猥琐模样。

既可悬壶济万民,也可伏魔天地间,这便是补天道当代观主冲夷道人的绝世神威。

“只可笑那灵帝,建完哭墙后便落了个拔剑自刎的下场,好祭鬼怪曰灵,这个谥号倒是极为合适。”李通微冷笑。

“可如此这般,那些个方士妖人又有何图谋呢?”徐庆芝大惑不解,如此大费周折,不为金银不为官爵,究竟了是为了什么呢。

“那些人的目的便是让这天下大乱,伏尸百万,白骨遍野,他们才能大肆修炼鬼道,祭炼尸傀,”李通微双拳紧握,“天子一怒,血流漂杵,所以他们才演了这么一出好戏,最后也确实随了他们心思,而这些人其实都是隶属于一个叫六道天主的邪教门下。”

“我当年马踏江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这个名号竟从未听过,”徐庆芝细想江湖上诸多宗派,对这个名字却是极为陌生。

“这是自然,这个门派行踪诡秘,或隐于庙堂,或潜于宗门,或藏于市井,大肆吸纳信徒,助那六道天主修炼超脱成圣之法。”李通微将这江湖隐秘娓娓道来。

“这六道天主说起来,其实是我补天道的一位长辈,当年天外之人惨遭腰斩后,祖师爷以你脖上的镇妖符截住血雨,无暇顾及圣人残躯,便让自己的师弟灵谷道人赵凌远看护,可谁知此人不知受了什么蛊惑,竟趁祖师爷不备,偷偷斩下那残躯的一根拇指远遁千里炼化,而后经手不住对那天外世界的艳羡,醉心于成圣之法,自此堕入鬼修邪道。”李通微无奈道,“祖师爷只手补天后,真气有亏,怕自己离世后天下无人可治赵凌远,便设下假死之计,那赵凌远听闻祖师爷死讯,硬闯补天道,被祖师爷一指击溃神魂,当场斩灭肉身,可那鬼修之法狡兔三窟,竟还是逃了一缕精血。”

“赵凌远肉身被毁后,自号六道天主,以天外世界和异法邪说蛊惑民众,加之此人炼化了圣人手指,对明悟之人有着天然的感应与吸引,因而无数与你类似的人加入邪教,而他也借信徒之力重塑法身,我补天道在他们的轮番侵扰下,传承近乎断绝,为了阻止他们,我师父和诸位师伯,以寿元为封印,将那残躯镇压在了临仙湖之下,而这也是我为何对你们这些明悟之人深恶痛绝的原因。”

为护佑天地,不愿那天柱倾覆的末世景象再现,补天一脉以近乎惨烈的方式执行着自己的使命,以生命表达了对这片天地热诚的挚爱。

月下乘风起,伏魔天地间。一剑揽江河,只身补青天。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肃穆的道士,虽说其貌不扬,初次见面时甚至觉得有些猥琐,但此人有如此的大宏愿、大毅力,在徐庆芝眼中便如同这天地间的脊梁一般。

千万年间,人世间经历过无数次劫难,可总有如补天道一般的人出现,以凡人之躯护佑这泱泱众生,既然无神明庇佑,便由我们这般的修道者逆天而行,为苍生倒阴阳,为万世开太平,虽九死其尤未悔。

“他们死后,我一个人站在湖边,以补天道统起誓,将以性命看护那残躯,”李通微从怀中取出一枚六角青铜令,“这些年,我找到了五个志同道合之人,每隔五年,轮番守护在那湖边,这青铜令共有六角,我们六人取自身一缕神魂附于一角,可随时感应对方所在,算算日子,这应该是孔雀镇守的最后一年,明年便是道爷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