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剑出武陵 > 第十七章 欲界魔罗
 
正当徐庆芝与李通微二人交谈甚欢之时,却听山下传来一阵唢呐声,声音高亢而悠扬,铿锵中带着些许凄婉,隐隐约约还伴有阵阵哭声。两人伸着脖子向下张望,只见山下走上来一队白衣服的人,手里撒着纸钱,队伍里的人各个披麻戴孝,像是相互较劲一般,一个赛着一个的大嗓门嚎哭着。

李通微见了两眼放光,摸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福生无量天尊,若是有人离世,贫道我倒是可以去做个法事。”边说着边整理衣服,极力想扮出一幅得道高人的样子。

徐庆芝沉默了一下,“这极有可能是我爹给你找的送丧队伍。”

李通微一时语塞,二人面面相觑,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远远的只见老陈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咳咳咳,世子,这是王爷让我从附近镇子上找的队伍,对了,那道人呢?”一边说话,一边东张西望的找着晋王口中麻布青衣的年轻道士,直到和李通微四目对视。

“诈。。诈尸了,”说完这话,老陈翻了个白眼,当即晕了过去。眼见老陈昏倒在地,孝子贤孙的队伍哭的更大声了。

当老陈悠悠醒转之时,已经是躺在王府自己的房间里了,徐汾阳正站在一旁关切的看着自己。“王爷,那道人。。”话未说完,李通微探头探脑的从晋王身后转了出来,眼看老成一口气接不上来又要昏过去,世子殿下亲自动手狠狠按在老陈的人中,这才救了回来。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我可不是死人,方才只不过是用了一道龟息的法人罢了,”李通微不知从哪里摸了一柄拂尘拿在手里,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当真是仙风道骨,一派得道高人的样子。

“你且安心休养,府里的时期,交给别的管家去忙便是了,”见他安然无事,徐汾阳也是稍稍放下心来。

三人从房里出来,徐汾阳一人在前,徐庆芝与李通微跟在后面偷偷说着悄悄话,刚走到湖心岛岸边,管家急匆匆的走到晋王身边,小声道,“王爷,高将军来了。”

这管家口中的高将军,本命高继思,乃是徐汾阳六位义子里排名第三,此人简拔于微末,受命于行伍,自十四岁追随徐汾阳,至今已经十二个年头了,骁勇善战,每战先登,手中一杆五虎断魂枪,镔铁铸就,枪长丈二,半步炼神的修为于沙场横行无忌,被徐汾阳评为安阳诸将陷阵第一。

“高三哥来了?”徐庆芝笑道,“三哥与我最好,我知道他必然是第一个来的,父亲,那孩儿这便去与他叙旧。”

说完便带着李思微去往会客厅,一路上看着园中盛景,在九曲十八弯的亭台楼阁里绕了半晌仍没看到尽头。

“奶奶的,你这王府到底是有多大?这得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才能建得这般气派。”李通微虽说见多识广,但平日里要么与那市井之人插科打诨,要么便是在荒郊野外降妖伏魔,哪里见过这般瑰丽的王府。

“这有何难,改日带你去我晋阳封底的老宅看看,那才叫极土木之盛,陛下御笔北国第一园。”徐庆芝见他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自以为不露痕迹的炫耀。

“福生无量天尊,还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李通微暗暗打定主意,得多敲这大户几笔银子才是,权当是劫富济了贫。

走了许久终于到了前院会客厅,刚一进门,便看见一白面书生模样的男子迎了上来,眼见此人面如傅粉,唇若涂朱,腰细膀宽,端得是一翩翩美少年。

“高三哥,”徐庆芝每次见到这个比女人还漂亮三分的义兄都十分欢喜,二人年纪相仿,十余岁时便一起玩耍,如今也认识近十年了。

“义父传了将令讲你半个月后便要出征北蛮了”高继思笑道“听说庆芝你三年未曾跨上战马,那勾栏倒是没少去,此番出征在即,可还握得住钢枪?”

徐庆芝也笑道“陛下钦点,无论如何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说着对高继思介绍道,”这位便是三年前赐我道符救我一命的那个云游道人,不过我今日才知道,我中的那一箭。”

李通微生怕他把自己射出那一箭的事儿说出来,赶忙打断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姓李,名通微,号冲夷,补天道当代观主。”

“见过道长”,一听此人便是世子的救命恩人,高继思忙不迭地施了一礼。

三人各找了椅子坐下,丫鬟们早已备好了茶和点心。徐庆芝抿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高三哥。上次进宫面圣时,陛下说那拓跋崇明上了降表,实则是因为其内部纷争四起,只好借我安阳之手平叛,你常年随父亲镇守塞北,可知内情?”

高继思略一沉吟“不错,据探子回报,这北蛮草原上原本皆以自然神及佛教为信仰,但这些年不知为何兴起了一个叫六欲教的邪宗,信仰欲界之上的魔罗神,以不入轮回,超脱三界为教义,大肆吸纳信徒,教主自称六道天主,佛门称之为佛敌。大批信众举家迁移至六欲教山门,甚至有北蛮王庭的几个王爷也入了那邪教,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听闻六道天主之名,徐庆芝与李通微对视一眼,心里各自有了算计。

一心寻得那人下落的李通微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似是在思考,“这六道天主可曾现身?”

“外人只见过一次,这北蛮近些年天灾不断,前年更是百年一遇的大旱,牛羊没了草料,牧民没了口粮,那六欲教门人四处布施。收买人心,就连那北蛮王庭那时候也是对他们感恩戴德。后来那天主现身求雨,一场甘霖让牧民们对他敬若神明,六欲教义曾言,凡入我门下,皆可享金银富贵,牛羊遍野,死后不入地狱,径上天堂,而生者将与教主一同飞升。”高继思叹了口气。“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受到蛊惑的民众们悍不畏死,北蛮王庭后院失火被打的节节败退,这才有了降表一事。”

徐庆芝思忖片刻,“父亲交出虎符后,北蛮边境如今是何人镇守?”

“当年义父封金挂印,只身返京,军中留了楚存孝暂代总督十七万边军。”高继思笑道,“有他坐镇,那北蛮可谓是苦不堪言。”

徐庆芝微微眯起眼睛,此人乃徐汾阳义子之首,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这楚存孝文武皆状元,十五从军征,如今已是而立之年,随晋王府王旗踏遍四方诸夷,乃是安阳有史以来,三十岁前受封从三品云麾将军第二人,至于这第一人,便是“襁褓即四品,出阵徐骠骑”的小王爷徐庆芝,也正因为如此,楚存孝对徐庆芝一直不甚亲近。

安阳,北蛮,天主,以及临仙湖底的圣人,这次凛冬北蛮之行,倒是热闹非凡。

惊雷乍起,空中云雾翻滚,如龙腾虎跃。这些年徐庆芝无数次想过重回沙场,他甚至能回想起北地八月即飞雪的百草倾折。半个月后的出征,不仅仅是安阳北蛮间的博弈,更是自己与六道天主的第一次交锋,念及此处,少年心中的热血,炽热而滚烫。

便以我徐庆芝之手,镇妖荡魔,饮马燕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