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1章 洛阳纨绔
 
  中平六年。

  四月初的天气,仍带着一丝湿冷。

  锦衣少年张抗此刻步履匆匆走在西大街上。

  街道人流如鲫。

  已近黄昏,民众或收市或赶回家,西市一带,显得一片混乱。

  时不时、狂风卷起遍布地上焦黄的苦楝树叶,呈现出异样肃杀景色。

  天入黑便进入宵禁,给巡逻抓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洛阳,这座当今世上最繁华的城市。

  张抗自然不陌生,他已来到这里一年多了。

  刚刚右校尉淳于琼差人密唤,大将军何进急召诸近臣商议。

  这等惊天大事,他自然不敢怠慢。

  算算时间、大将军所召何事他是心知肚明。

  “唉!”

  大汉之乱,也是时候爆发了。

  张抗微微叹息,不由自主加快脚步。

  他本洛阳巨商张冲之子、张抗,字子鸣,城中著名纨绔之一。

  只是,谁能想到?

  张抗已不是张抗。确切的说,他来自后世......

  身为后世中戏编剧专业的学生,事发当晚,他只是一如既往在熬夜改剧本!

  也就改到凌晨三时,不打雷不下雨。

  结果倒好,睡一觉就莫名奇妙成为中平年间的纨绔少年张抗?

  不管大家信不信,反正他是相信了。

  穿过西市,张抗进入南大街。

  前面不远就是将军府。

  临近,张抗下意识收起匆匆步伐,悠哉悠哉迈向府邸大门。

  此时将军府大门中开,那是大将军召集诸臣商议国事才启动的规格。

  “张校尉你来了?”

  门口处,何禄一见来人便喜笑颜开。

  “哈哈!路上有点事耽误了。大将军回来没有?”

  张抗跨上大门,手里一锭金子塞到何禄身上。

  将军府大门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卫,分别由何福何禄何寿三人带班。

  来得多了,张抗倒与他们混得挺熟。

  何禄不露声色接住,微微侧身让过。

  “大将军还在沐浴更衣。诸位大臣都在西议事大厅等着,你快进去吧!”

  “那我去了。回头咱们喝两杯......”

  张抗如闲庭信步,悠悠然进入将军府。

  不容易啊!

  他一外来入侵者。

  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介白丁混到校尉不说,还能常常进入当世最有权势的大将军府逛逛,与所谓的帝国上流人物谈笑风生。

  这全因为他那金主爹爹、洛阳巨商张冲。

  是岁张抗年方十六,其父走大将军何进的门路,为他捐下“骁骑校尉”一职,秩二千石。

  中平年间,朝廷买卖官位的、最疯狂当属十常侍,其后是大将军何进。

  张抗昂首迈入西议事大厅。

  厅中一众人等只是掠掠瞅他一眼,又复窃窃私语。

  此时大厅上已聚集数十名官员,或站或坐,人人脸色凝重,各找交好同僚互换信息。

  张抗懒得凑热闹,自找偏下一张矮桌坐好。

  泱泱数十人,都是帝国的精英。尤其是、张抗不露声色,目光追寻到他的目标人物:

  典军校尉曹操,司隶校尉袁绍。

  两大牛人啊!

  袁校尉一门四世三公。

  而曹操,其祖父曹腾,被认为是汉相曹参之后。

  侍奉过顺帝、冲帝、质帝和桓帝四位皇帝。而桓帝即位,更是多亏了中常侍曹腾。

  曹腾也因此被封为费亭侯,官拜大长秋。

  这等背景,难怪两官二代牛逼哄哄,眼高过顶。平时聚会,根本就不鸟他张抗。

  也是:以张抗的出身、洛阳巨商张冲之子。

  两大牛人以及其他帝国上位者,根本就当视而不见。

  张抗默默给自己斟上一杯热酒......

  只要一想两大牛人人日后的成就,他就浑身如遭针刺,坐立不安。

  如果想让这两大牛人死,在洛阳显然是最佳时机。

  张抗心头闪过一丝杀机,叫你们平时看不起我......

  他也难啊!

  想在这吃人的汉末让日子过得滋润,这两人等同罪魁祸首,绕不过去的。

  洛阳巨商张冲一脉,一家子老老少少近二百人口。

  大乱开始,首先遭殃的、便是这等巨商之家。

  虽然他对张氏一脉谈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但身为张氏嫡子,总不能眼睁睁瞅着张氏烟飞烟灭......

  “张校尉,可有消息?”

  此时,一人悄然坐到他旁边矮桌上,却是右校尉淳于琼。

  淳于琼走的路线乃灵帝一系,虽添为西园八校尉之末,实际上他与曹袁等人是平起平坐。

  只是他为人低调,不爱出头也罢。

  张抗自得以进出大将军府,首个特意交好的人就是他。

  历史上,此人最终为袁系一员,能力杠杠。可惜天妒其能,下场悲惨......

  “附耳过来。”

  张抗心里顿时乐开花。

  他不好主动爆料,但不等于他不想露一手。

  趁没人注意,张抗凑到淳于琼耳边轻轻说道:“陛下病危,恐怕熬不过今夜......”

  “啊呀?”

  淳于琼大吃一惊,顿时大呼出声,脸色如土。

  大靠山要倒,他怎能不慌!

  虽说族人托付朝中大臣、让他进入军中。但他是凭本事谋得中校尉一职,亦深得灵帝一系依重。

  这忽然间、倒给张抗这一猛料雷得外焦里嫩......

  “淳于兄勿慌,此消息还有待考证。”

  张抗面无表情,悄悄提醒他一句。

  淳于琼忽然一声惊呼,已引得不少疑惑的目光往两人身上扫。

  “肃静!无知小儿。军机重地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给人斥骂了?

  两人惊讶之极,一瞅却是黄门侍郎荀攸。

  “老匹夫......”

  淳于琼脸色赤红,忿忿一句,便待起身。

  他堂堂西园八校尉、之末,那也轮不到区区一黄门侍郎责骂。

  虽然文官怼天怼地很平常。

  “淳于兄冷静,咱是斯文人。给狗咬一口,难道你要咬回去?”

  张抗及时拉住淳于琼,张嘴就冒出一句。

  黄门侍郎荀攸——

  此人老谋深算,心思缜密,了不起的人物呢!

  张抗微微叹息!

  看样子、老匹夫似乎对他俩没什么好感。

  这不好吧!

  日后这家伙呆在曹操身边,而曹操几乎对他言听计从。

  随便搬弄两句就够自己喝一壶的。

  “斯文人?”

  大厅中倒有一大半是文官,猛一听张抗所言,先是一愣,继而哗然。

  两鲁莽武夫竟自称斯文人?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好!好!两小儿既然想跟本官玩玩,本官奉陪到底。”

  荀攸阴沉着脸,厉声斥喝。

  今日京城流言四起,风头火势。好心提点他们一句,没想、两小儿还跟他杠上了。

  张抗一惊,忽然醒悟过来。

  自己好像把大厅过半文官得罪了。

  天啦噜!

  祸从口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