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12章 抄家校尉
 
  淳于琼稍加快脚步,走到蹇家姐妹前把身上那包裹放下。

  “我给你带点吃的来......”

  “谁要你带来......唉!”蹇楚脸色泛红,唉声叹气。

  淳于校尉对自己一片拳拳之心,她那能不明白。

  这样子下去,受他恩惠越多,日子长了如何是好?

  淳于琼也不搭话,只在一旁搓着双手呵呵着。

  倒是蹇倩一声欢呼,即刻上来打开大大的包裹,把里面的物品哗啦倒到竹亭上。

  两姐妹逃得匆匆忙忙,身上却是半文钱也没带。

  而蔡家本来清苦,平时粗茶淡饭,也就勉勉强强维持不挨饿那样子。

  既然有个糊涂姐夫出手相助,她当然开心。

  至于姊姊与淳于校尉最后能不能走到一块,又不关她的事......

  “张上军,借步说话呗?”

  蔡文姬瞅着眼前意外显得温馨的局面,也不忍插手,干脆腾出机会给她们。

  蹇家姐妹、说起来也就两个小孩子矣!

  家里忽遭灭门之变,两姐妹孤孤零零,此时有人肯呵护她们,也算难得。

  “日前,父亲大人按上军所教,已着人给卫氏去信......”

  蔡文姬语气淡然,似是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她只见过未来夫君一面也罢,还是悄悄瞄上一眼,都是父母之命而已。

  “风水先生撒谎,可骗你十年八年。我的话,一年可见分晓。文姬小姐大可放心。”

  张抗心想一年之后那卫仲道大概已死翘翘,

  他们卫家作不作反、又关蔡家什么事呢?

  “如应上军所言,蔡家上下必感激不尽。文姬一小女子,只希望父亲大人平平安安,足矣!”

  蔡文姬神情略略落寞。

  她再有想法又如何?女孩子家,终身大事却是永远做不得主。

  “我今天就是为你父亲而来。大将军已安排好,请你父亲出任侍郎官。以蔡大家的能力,日后前程不可限量,你就放心好了。”

  “谢谢上军。蔡家自当铭记在心,绝不辜负上军便是。”

  蔡文姬盈盈侧身行礼。

  虽说父亲大人出任、是顺应大将军的之意。但张上军为她家尽心奔波,她自然瞧在心里。

  “你又不是官,以后别喊我上军上军的行不行。某姓张,名抗。字一鸣。他们都喊我一鸣哈......”

  张抗悄然指指淳于琼。

  这话不能让淳于琼听到。

  他与张辽现在喊他三弟,怕要喊一辈子。

  “不喊上军......嗯嗯!文姬今日听得街坊传言,为你新起了一个称呼,想不想知道?”

  蔡文姬神情一变,眼珠子乱转,强忍笑意。

  她似乎是想到什么......

  “哦?有这种事?说来听听!”张抗好奇心大起。

  自己真成名人了不成?

  “听说上午你又为大将军立下一功。街坊们都说,你不是上军校尉,你是抄家校尉。哈!”

  蔡文姬轻掩嘴巴,嘻嘻哈哈的样子。洁白小脸竟泛起一片绯红,煞是好看。

  一时间,张抗瞧得痴了。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影响,对蔡文姬这等擅长文学、音乐、书法的才女,在他心目中,实在不亚于后世清华北大培养出来的文艺气质女生。

  更何况、她是那么的美丽。

  这种知性的美,对编剧出身的张抗来说,杀伤力无限扩张,一颦一笑间,张抗如受亿万点攻击,直接秒杀!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张抗情不自禁,半句诗脱口而出。

  源自《洛神赋》!

  此诗、大概可称大华夏上下五千年、形容女子之美最绝诗句。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孩吗?”

  蔡文姬如复读机般、喃喃重复着......

  绝美的文字,对她来说,杀伤力不下于她的美貌对之张抗。

  “嗯!我觉得有,我面前就有一个......”

  张抗厚起脸皮。不对、他是不忍撒谎,欺骗蔡文姬。

  在他心里,眼前穿着一身素白长裙的蔡文姬之美、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洛神他又没见到,但蔡文姬可是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少来,我可不是烟花女子......”

  蔡文姬一想起此人风评,顿时板起小脸。

  莫不是混迹欢场多了,出口便是油腔滑调......

  “哎呀!”张抗心里“咯噔”一跳。

  自己意外又躺着中枪了。

  原身斑斑劣迹,他那洗得清。

  “呃!这诗出自那里?我怎么没听闻?还有,那天你作的《短歌行》又是出自那里?我竟闻所未闻?”

  蔡文姬很快不再深揪张抗的劣迹,倒是好奇这两首诗的出处来。

  不吹不黑,这年头,诗歌的杀伤力绝不容小觑。

  想想就知道——

  一般普罗大众,能写出自己名字就不错了。

  能识字、可作文章的,自然只有世家子弟。从概率上,基数太小,能作出诗词的学子已不多。能作出绝世好诗的、不是没有,但这等人物,一举一动世人皆知,其作品又怎会没人知道呢。

  偏偏眼前这巨商之子,竟能连续吟出两首她闻所未闻的绝世好诗?

  难道?

  不会是他作的吧?

  蔡文姬不由自主考虑到其中的可能性。

  张氏富甲洛阳,张抗自然有条件从小接受名师教导......

  “啊?《短歌行》乃是大才为大将军所著。至于刚刚那句、我忘了从那里听来了,只是一时有感,脱口而出。”

  张抗想想,觉得还是不要把这些诗据为己有好。

  否则一传出去,虽然是可以解释自己从小受名师教导,但他一武官挤入文人行例,必然引来洛阳无数不不服气的翩翩才子上门挑衅。

  而这些所谓的才子后面,是大汉帝国深受其害、尾大甩不掉的庞然世家......

  这年头,惹什么也不要惹文人,绝对没错!

  “哦?果真如此?文姬虽愚蠢,但也知道,如果是歌颂大将军所作,《短歌行》恐怕早已风闻全国......”

  蔡文姬若无其事的瞪着张抗,“除非、此诗本是某人一时不忿所作,其中窝藏异心,却不敢面世也罢?”

  “哈!文姬姑娘想多了......”

  张抗脑瓜子快速转动,天啦噜!麻烦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