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14章 吾料其必败也
 
  果然!这场大汉帝国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

  一大早,张让、段珪等十常侍便收到内幕消息。

  情急之下,一众常侍当堂筹备起十车金银财宝,天蒙蒙亮就运到车骑将军何苗府邸。

  何苗本是大将军何进之弟,一听张让等人的哭诉,他也奇怪了。

  张让几人、也就自家妹妹跟前几条狗而已!

  后宫中,眼下妹妹一家独大。

  可以预见,在未来几十年,这局面是不会改变的。

  张让等人只须紧抱自家妹妹的腿,便可保他们一世的荣华富贵。

  那么,自家妹妹也需要外廷何进的助力。一环扣一环,板倒何进、对他们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除非他们想作反!

  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退一万步,那怕自家哥哥倒台,军权也轮不到他们掌控。

  如此百害而无一利的事,他们干嘛要祸害大将军呢?

  自己那老哥头脑简单,别给那帮文官利用了才好。

  一想到这,何苗也坐不住,马上进宫找妹妹何太后。

  何进脾气暴躁,何苗也不想去触他的眉头。反正他最听妹妹的话,说服妹妹也就等于说服老哥......

  何太后一听也觉得不妥。

  她家三兄妹,虽学问差了,但也算久经庙堂考验。

  大哥要诛杀十常侍的理由、显然是有问题的。

  她家可以作恶,但要是给别有用心的人当枪使,她也不答应。

  没多久,大将军何进入宫,把来意道明。

  昨晚会议最后,他见想诛杀十常侍者众,那杀便杀吧!没必要为几条狗唧唧歪歪。

  何太后喝道:“中官统领禁省,是汉家故事。先帝新弃天下,你便欲诛杀旧臣,非重宗庙也。”

  她怎么可能同意呢!

  宦官又不是她家设立,她也习惯在宫中由他们服侍着。

  要是尽诛中宫宦官,首先日子不好过的就是她。

  何进本来也没多少定要诛杀宦官之心,遭妹妹何太后斥骂,顿时便打退堂鼓。

  回到家中,一众朝官正眼巴巴等着他回来。

  袁绍上前率先问道:“大事如何?”

  “太后不允,此事休再提罢。”何进闷闷不乐,白白进宫给妹妹骂了一顿。

  袁绍微微一顿,即刻进言道:

  “大将军可召四方英雄之士,勒兵来京,尽诛阉竖。此时事急,大将军可尽托外臣之意。不容太后不从。”

  何进大喜道:“此计大妙!”

  既可向妹妹解释、交待。又能尽诛宦官,何乐而不为。

  懵懵懂懂中,张抗忽然一惊。

  原来、自始至终都是袁绍在捣鬼。

  难怪自己一看到这段三国史,便觉得大将军何进妥妥就是一头猪。

  你说要杀几个宦官,直接召集御林军杀入抓人就是了。

  眼下十常侍能控制的力量,也就中宫里上千大小宦官,只须一支全副武装的百人队就完事。

  非要搞来搞去,最后居然还把自己也搞没命了。

  大概、何进唯一的理由就是——

  召集外援,勒兵来京,他就不用挨妹妹何太后责骂......

  何进倒是干脆,当堂便要发檄文至各镇,召赴京师。

  “此事万万不可!”

  忽一人冲上前,大家一瞅,却是主薄陈琳。

  何进皱起眉头。“理由?”

  “今大将军仗皇威,掌兵要,龙骧虎步,高下在心。若欲诛宦官,当速发雷霆,行权立断,则天人顺之。却反外檄大臣,临犯京阙。其时英雄聚会,各怀一心。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反生其乱矣。”

  陈琳痛心疾首。

  他完全想不明白,只是何太后不容许而已!

  大将军完全可以先斩后奏,都是一家人,难道何太后还会怨恨他吗?

  何进尴尬笑道:“此懦夫之见。你且安静,看我主宰。”

  唉!怎么自家主薄也不明白?

  自己此举、是不想给妹妹责怪好不好。

  值此大汉帝国最关键时刻——

  张抗瞅着眼前这一堆帝国精英,一再叹息!

  他还真想能力挽狂澜,挺身而出,打消何进这一愚蠢的作为。

  如此、说不定便可换来大汉帝国再延续存活百几十年。

  只是他也怕啊!

  先不说自己有没有能力改变何进的念头。

  万一何进真给他说服了,接下来,大汉帝国的走势就完全脱离了他的预判,对他来说恐怕更危险。

  值不值得?

  由何进掀起的战争、最终导致大华夏民不聊生,十室九空......

  很惨的!

  张抗心脏嘭嘭急跳,霎那间,他长身而起!

  尽人事,以安天命。

  起码、为了大汉亿万普罗大众,他努力过了。

  至于系统任务:《一方霸主》,大不了他找个地方作反行不行!

  却在此时......

  没等张抗出声,旁边一人鼓掌大笑道:“此事易如反掌,何必多议!”

  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典军校尉曹操。

  “宦官之祸,古今皆有。主不当则假之权宠,使至于此。欲治其罪,当除元恶。仅付一狱吏足矣,何必纷纷召外兵乎?如此事必宣露,吾、料其必败也。”

  哈哈!

  张抗一听便乐了。

  原来曹操那著名的神预测,现在就喜欢乱放。

  何进一听大怒道:“孟德亦怀私意?不必多言,某意已决。”

  当下不再理会一众廷臣,乃暗差使命,携密诏星夜往各镇去。

  那曹操一会瞅瞅袁绍,一会瞅瞅张抗,长叹一声退出议事大厅......

  张抗给他瞅得莫名奇妙的。

  “怪我啰?”

  难道是因为自己当时长身的样子给曹操瞧到?

  很明显,他肯定也看出自己想阻止何进,却在何进发脾气后退缩回来。

  要怪也应该怪袁绍好不好,主意是他出的。

  自己缩回来很正常。

  大将军连曹操的面子也不给,那就更不用考虑他一商人之子。

  至于他是校尉之首,对大将军来说,屁都不是。

  一场引爆大汉帝国根基的事件、莫名奇妙地,其起因就因为某大将军怕给妹妹责骂,而硬生生发生。

  如此儿戏,却又不可思议事件——

  张抗想不明白,为什么袁绍会出这种连小孩子都觉得没必要的主意呢?

  那怕大将军一时间奈何不了十常侍,那等等又如何。

  宫内宫外、都由大将军一脉控制,顺其自然也不见何进能有什么危险。

  那么——

  张抗一拍脑瓜子,瞬间想起一件事。

  肯定就是这缘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