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22章 九月初一
 
  此时,董卓阵营,李儒站起双手一拱:

  “相国歇怒。事既未定,不可妄杀。”

  董卓忿忿收剑。

  袁绍嘿嘿冷笑一声,手提宝剑,辞别百官而出。

  张抗已知,袁绍这一去,既悬印东门,回冀州去了。

  自此山高皇帝远,倒是快活。

  董卓瞅着太傅袁隗道:“汝侄无礼,某是看汝之面,姑且恕之。某再问,废立之事若何?”

  “太尉所见是也。”袁隗无奈,随口便答。

  董卓非心慈之徒,既放了袁绍,自己便不再表态也罢。

  “如再敢有阻大议者,以军法从事!”

  董卓大喜,洋洋瞅着诸位公卿。

  群臣震恐,居然皆一起望向张抗这方......

  眼下要说京城还有一点实力的、非巨商之子张抗张中郎莫属。

  且不谈此人走了什么狗屎运,单就他得太后爱护才有今日,理应出来说句话了。

  董卓顿感疑惑,也顺着群臣目光一瞧,原来大家注目的、是张中郎。

  “张中郎,你可是有意见?”董卓遥指张抗,其阴沉沉的语气,让张抗哭笑不得。

  自己是躺着也中枪了。

  群臣居然心意一至要摆他上台......

  “哈!相国,下官是有点想法。”

  张抗不得不长身而起。

  “且说,某听着。”董卓与李儒交换一下眼神。

  京中力量,他们心知肚明。

  眼下就张抗一部,区区万人之军,他是倒无所谓。就怕夜长梦多,让太后继续为此人加码。

  可以说,此人妥妥就是太后一系,不可不防。

  “有人,才有天下。所谓天下,既天下人的天下。有天下人,才有我汉家社稷,才需要诸公卿去治理。既然相国认为陈留王仁智,更适合治理天下。那也无不妥矣!都是汉家后裔,谁为帝又如何。只要能治理这天下,让我汉家社稷长存,某没意见。”

  张抗洋洋一通似是似非之言,说得大厅一众公卿眼睛一眨一眨的。

  那么、张中郎到底想说什么呢?

  “哦?没意见就好?”

  董卓犹犹豫豫“哦”了一声,复又瞅瞅李儒,转身返回首座。

  “无耻小人!”

  众臣正疑惑间,又一人跳出来,手指张抗。

  原来却是黄门侍郎荀攸。

  董卓转头望向李儒,大是不解。

  “此人乃颍川荀氏,黄门侍郎荀攸。”李儒知道董卓想问什么,轻声解释一句。

  董卓既厉声问道:“汝待如何?”

  黄门侍郎荀攸双手抱拳,“张中郎乃两面三刀之徒,相国勿受他蛊惑了。”

  你大爷!

  张抗暗骂一声,看来自己是跟荀氏上辈子有仇。

  “相国,此乃诬蔑也。黄门荀素与下官不对路,相国明鉴。”

  “停!汝等私事,自己解决。今日乃商议废帝大计。如再喧哗,赶出朝宫。”

  董卓极不耐烦,猛一挥手。

  你们爱狗咬狗关他什么事?关此间所议什么事?

  荀攸忿忿坐下,不再吭声。

  他是为何太后感到不值。

  此人深受大将军、何太后看重。结果倒好,眨眼把太后卖了。

  虽然此人那一番似是似非之言有点道理,但有抵不过他出卖太后之过。

  荀攸以为、谁都可以不助太后,唯独此人不行。

  宴罢,文武百官默默鱼贯而出。

  张抗三人紧随其中,却人人仿若视而不见,瞅也不瞅三人一眼。

  真搞笑。

  张抗心里直骂。

  你们自己不出头,还怪我了?

  算了,这些帝国精英,想让他们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是不可能的。

  估计他们认为、自己应该与董卓一拼至死才对......

  人群中,蔡邕默默靠近张抗。

  “喂!刚才说的话、你什么意思?”

  蔡邕悄然问着。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张抗疑惑之极。

  难道他说得不够清楚明了?

  “不可理喻!正统、尊礼。才是我等济世之道,你弄混了。”

  蔡邕痛心疾首,淳淳教导他。

  “废长立幼,岂可随心所欲。如果人人如此无礼,天下崩矣!”

  “老头,圣人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岂可因礼而陷天下人于水火之中。你好好想想哈!”

  张抗不再理会蔡邕,挤入张辽、于禁中间,快速走出宫殿。

  聊什么聊?

  没见两旁刀斧手虎视眈眈?

  要是他们不小心,手里长兵挥过来,自己不死也得躺上几个月。

  九月初一。

  董卓请少帝升嘉德殿,大会文武。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董卓拔剑在手,对众臣道:“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下。今有策文一道,宜为宣读。”

  早守候一旁的李儒即刻上前,手捧策书宣道:

  “孝灵皇帝,早弃臣民。皇帝承嗣,海内侧望。而帝天资轻佻,威仪不恪,......陈留王协,圣德伟懋,规矩肃然;宜承洪业,为万世统。兹废皇帝为弘农王,皇太后还政,请奉陈留王为皇帝,应天顺人,以慰生灵之望。”

  张抗目不斜视,如听天音。

  果然吧!

  让皇太后还政才是主题。

  还能怎么办?都挡住董相作恶的路子......

  李儒读策毕,董卓叱喝左右扶少帝下殿,解其玺绶,面北长跪,称臣听命。

  帝后皆号哭,群臣无不悲惨。

  张抗目光略过群臣,落在末席曹操身上。

  袁绍兄弟离京,估计曹操也快要溜了罢?

  都是董卓惹的祸。

  凭区区一边军刺史,无非就是手里有兵,一举进京呼风唤雨。

  也让曹操袁绍之流,看到可崛起的希望——

  既然有兵就能乱来,那么他们这些世家豪门,回辖地一呼百应,轻轻松松也自成一方霸主。

  可以想象得出,袁绍他们、此刻是何等的归心似箭。

  “贼臣董卓,敢为欺天之谋,吾当以颈血溅之!”

  此时,殿下一人闪身而出,挥起手中象简,直击董卓。

  董卓轻松躲过,一瞅,原来是尚书丁管。董卓大怒,喝武士拿下,拉出即斩。

  随即陈留王登殿,受群臣朝贺。

  董卓复命人押扶何太后并弘农王、及王妃唐氏下永安宫闲住,封锁宫门。禁止群臣,擅入者斩。

  可怜汉少帝四月登基,至九月即被废。

  所立陈留王刘协,表字伯和,灵帝中子,史称汉献帝。时年九岁。改元初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