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24章 不用打欠条
 
  正当众人以为荀攸会暴跳起来......

  却没想、他只是瞅瞅张抗,复又若无其事的坐好,顺便给大家斟上一杯酒。

  “既然张中郎说某懂个屁,既然张中郎说某坏你中兴之计......如此,便请教张中郎——某那里不懂?某坏你甚么中兴之计?”

  “想得美......我的计划又怎会说出来呢?”张抗心下暗暗想着,恍然间,他觉得那里不对?

  啊呀?莫不是上了黄门荀的当?

  说肯定是不能说的,连张辽于禁等人也不了解自己的计划。

  但刚刚夸下海口,不说清楚,怕连蔡邕也因此瞧不起自己了。

  “你岂不明白?董贼连帝后这等孤儿寡妇也不放过,他顾虑什么?无非就是担心太后有外戚、担心大将军有余党。只须给他找到借口,将军后人危矣!某不如此,将军后人又岂能妥当离开京城?”

  张抗稍微停顿,想想又继续说道:“某张氏什么都不多,就钱多。大将军虽富余,某不至于动觊觎之心。非如此、将军后人走不远矣!”

  这是人吃人的世道。

  何进后人敢携巨资出走,恐怕走不出洛阳百里范围便给劫杀一空。

  至于历史对大将军何进风评如何?

  那关他什么事?他只知道,没大将军,就没现在的张抗......

  “张中郎所言极是,老夫深感认同。”

  蔡邕频频点头。

  此事一说就明。眼下将军后人失势,携带巨资非明智之举。

  “至于中兴之计......那是你们文官的责任。某只负责带好军队,如此、而已!”

  张抗一板一眼,把中兴大计拋回给荀攸。

  你大才可比公卿,中兴大业自然该由你们来绸缪。

  荀攸心知此人是不会透露所谋,也不纠结,长身对蔡邕说道:“某刚想起,王司徒有约。告辞。”

  也不瞅张抗等,施施然步出大厅......

  “此人无礼。将军,某去把他抓回来?”于禁大怒,向张抗请示。

  张抗摇头,“不用。他不装会死的......”

  此乃文人通病,如此方显他们视权势如草芥也罢。

  三月初。

  又出了一桩大事。

  典军校尉曹操意诛董卓失败,只身逃出洛阳,不知去向。

  时张抗在北邙山,闻此消息,拍手称快!

  “果然还是给他找到机会溜了。”

  似曹袁这等枭雄,想离开洛阳,自然要搏个美誉再走。

  先是袁绍在宴会力抗董卓,天下人为之侧目。

  再有曹操、冒死刺杀董卓失败,仓皇出走帝都。如此、天下群英莫不称赞、两人实乃当世豪杰也!

  张抗只能呵呵......

  此事还得从袁绍暗中密书给王允说起。

  时袁绍在辖地私募府兵,欲借董卓之恶谋王允为他正名。

  书中说道:“绍今集兵练卒,欲扫清王室,未敢轻动。公若有心,当乘间图之。如有驱使,即当奉命。”

  只须王允点头,他集兵练卒也就有充分的理由。

  袁绍短时间既如此出息,曹操看在眼里,心里怎可能没一点想法。

  正好王允以过生日的名义聚集群臣,商议诛董大计。曹操干脆挺身,一力承担起诛董大任。

  此时曹操这一路狂奔,历史上著名的典故大概、或者已经发生了吧?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枭雄就是枭雄啊!

  竟然族灭其父之挚友全家,换成是他,一家男女老少,绝对下不了手。

  只可惜了谋士陈宫。

  此人也算有才之士,与曹操失之交臂,最终落得命丧曹操之手。

  张抗只是想着,也没动把陈宫纳入囊中的想法。

  陈宫肯弃官跟随曹操,自然是看重曹操世家门阀背景。自己草根一个,纵是截住陈宫,人家也不一定肯跟随。

  何况、此事发生在那他又不知道。

  张抗打开系统:《社稷山河图》。

  上面倒是有整个三国时期的华夏地图,但这种如漫画般的地图,能看懂就不错了。想即刻间找到标准的、精确到米的位置、张抗觉得,自己还是省点精力好。

  “哥哥,文姬姐姐喊你回去打麻将。”

  张抗正想着,蹇家妹妹蹇倩从木屋里跳出来,冲到他旁边拉着他就走。

  “有琼哥在,你们不是巧合够一桌?”

  张抗随着她往屋里走。

  “我姐姐说,我们姐妹一桌不好玩......”

  蹇倩嘟起小嘴巴。

  幸好姐姐说可以跟她轮着玩,不然她可惨啰!

  蔡文姬等女孩子来后,张抗找匠人用象牙按后世的款雕刻出几副麻将,供她们作乐。

  山中无聊,一到晚上黑漆漆一片。除了呆着昏暗的木屋里,什么节目都没有......

  麻将这玩意、张抗教她们玩的又是能吃能碰推倒就糊的玩法,一教便会。玩开了,她们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没想时间一长,她们先是嫌蔡文姬的奴婢没钱,换淳于琼上场。

  再玩玩、自然开始嫌弃蹇倩姐妹一起不够刺激,只要张抗在,非拉他上场不可。

  最主要的是:

  她们的钱都是从张抗那里赢出来的,赢得多了,大家终于不用打欠条......

  ......

  三月中询,曹操与父亲商量,备说前事,欲散家资,招募义兵。

  其父曹嵩眼珠子一转,说道:“资少恐不成事。此间有孝廉卫弘,疏财仗义,其家巨富。若得相助,事可图矣。”

  他也难啊!

  儿子想募聚私兵,这可是分分钟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事。

  但不帮显然不行。

  曹操已年过三十,还遭董卓缉拿。如果再不有所作为,曹操完矣!曹家亦完矣。

  但要散尽家财也不合实际,毕竟家里几百人口等着吃饭......

  于是父子里宴请陈留县孝廉卫弘。

  席间,曹操籍着酒意,慷慨陈词,“今汉室无主,董卓专权,欺君害民,天下切齿。操欲力扶社稷,恨力不足。公乃忠义之士,敢求相助!”

  事急也!

  曹操只能赤果果一声:我是曹操,打钱!

  卫弘无奈,说道:“吾有此心久矣,恨未遇英雄。既孟德有大志,某愿将家资相助。”

  曹氏称霸陈留,非他可抗拒。

  再则个、素闻曹家之子曹孟德英雄了得,就当投资也罢!

  曹操大喜,于是先发矫诏,驰报各道。后招集义兵,竖起招兵白旗一面,上书“忠义”二字。

  不数日间,应募之士,如雨骈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