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31章 祸根埋下矣
 
  迁移大军、以每天三五十里的速度缓慢推进。

  每日,来来往往的斥候不停穿梭,洛阳战况时时更新。

  虎牢关下,袁绍分拔王匡、乔瑁、袁遗、孙坚、孔融、张杨、陶谦、公孙瓒八路诸侯迎战。

  温侯吕布,初战便力挑河内郡太守王匡帐下,河内名将方悦。

  匡军大败,四散奔走。吕布东西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第二回合。

  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出马挺枪迎战,又被吕布一戟刺死。

  时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使铁锤飞马而出。

  吕布挥戟拍马来迎。

  战到十余合,一戟砍断武安国手腕,武安国弃锤于地而走。

  可惜一名超级战将,初涉战场便遇吕奉先,从此等如废人。幸得八路诸侯军兵齐出,救下武安国。

  吕布退去,战绩上再下一城。

  略做休息,吕布复又引兵搦战。

  诸侯公孙瓒怒火中烧,挥槊亲战吕布。不料战不数合,公孙瓒顿感不支,调头败走。

  吕布纵赤兔马赶来。那马日行千里,飞走如风。

  看看赶上,吕布举画戟望瓒后心便刺。

  眼瞅公孙瓒不得幸免,此时、一将从一旁穿出,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

  “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

  吕布见来将势急,更是恼此人无礼,径直舍了公孙瓒,拍马迎上。

  两人激情大战五十余合,居然不分胜负。

  此时关云长见三弟苦战,怕有闪失,把马一拍,舞起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出阵夹攻吕布。

  三匹马丁字儿厮杀,又战到三十合,竟战不倒吕布。

  这下刘备坐不住了。

  奔波半生就这两兄弟跟随,万一有个损失,这代价他承受不起啊!

  心里边想,刘备急急出阵,加入战团。

  说好的单挑呢?

  吕布心道也是日了狗。对着三人又坚持几回合,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回。

  三兄弟那里肯舍,拍马急追。八路诸侯趁机起兵,一齐掩杀过去。

  吕布军马望关上溃退,三兄弟随后急来,直把赶吕布进入虎牢关内。

  是役,吕布遭遇刘关张三将,独立难支,不得不退守虎牢关。

  斥候又报:

  诸侯孙坚回营,大斥袁绍之弟袁术私扣军粮,导致他惨败。

  两人在各诸侯面前大吵一通。

  最后袁术自知理亏,不得不找个临时工背锅,砍掉了事。

  黄昏,兖州地界,张抗一行扎营于一小山坡上,翻阅着今日的战报。

  等小兵收拾好今日借来的吃食,张抗指着战报叹息一声,“袁术末战既生异心,祸根埋下矣!”

  鲍信于禁淳于琼三人皆眼冒星星,瞪着张抗......

  哎呀!

  又给将军说中了,十六路诸侯果然靠不住。

  “此非战之罪,实是联军没真正权力主帅,各诸侯无畏惧之心,自然处处打起小算盘哈!”

  张抗得意洋洋说着。

  他可不是放马后炮,充其量也就是先知先觉,虽然在座三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那......”淳于琼抓了抓头发,“盟军不会就此散火吧?”

  张抗站起来徘徊两步,说道:“那倒不会。此战联军大捷,短期内不会自乱。而吕布既败,董贼阵营亦无硬战之力。虎牢关虽坚固,如无外军支援,纵是汉初张子房亲至也无计可施。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死守,坐等联军内乱。但我看,董贼是绝不肯死战的......”

  张抗有点犹豫的说着。

  都不知董卓是怎么想的,也许安逸的日子过多了,人也没什么斗志。

  按双方可动用的力量,如果董卓肯死守,盟军绝不讨好。

  每天双方拼老本、袁绍那边肯定会产生矛盾。

  谁愿意把自己的力量拼掉呢!

  次日,张抗大军拨营,再朝既定的目的地出发。

  他倒是不急,张辽已差人汇报,计划进行中,一切顺利。

  这代表着前路无忧,革别人老命已成功一大半。

  只须把队伍安全带到,新的生活就在眼前。

  又一个月过去,大军进入并州地界。从地图上看,他们一行几乎横跨了小半个大汉帝国。

  洛阳战役亦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好好的一步棋,让董卓越走越臭。

  先是听从女婿李儒的建议:迁都长安。

  李儒给出的理由倒没错。

  “洛阳东有成皋,西有崤函、渑池,背靠黄河,前临伊、雒二水,地理形势坚固易守。虽有这些天然的险要,但它的腹地太小,方圆不过数百里;田地贫瘠,而且容易四面受敌......”

  一听要四面受敌,董卓马上就同意他的主张。

  也不怪董卓担心。

  他只凭一军入主洛阳,大汉虽大,却再无一处是他可以依靠的。

  一旦陷入洛阳,给联军重重包围可不妙。

  他唯一没有考虑的就是:认真打,舍得拼老本,他手上的资源又不输于联军......

  死守洛阳,抱着打上几年的念头,说不定联军先把自己拖垮了。

  董卓引吕布星夜回洛阳,聚文武于朝堂,商议迁都。

  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董卓即日罢杨彪、黄琬、荀爽为庶民。临行再斩尚书周毖、城门校尉伍琼于都门。

  其后,董卓复听从李儒之策,洛阳富户尽抄家籍没入官。但凡袁绍等门下,杀其宗党、族灭其家,财富宝贝一应充没国库。

  一时间,洛阳如陷入人间地狱。

  洛阳富户极多。史载:董卓捉拿洛阳富户,共数千家,插旗头上大书“反臣逆党”,尽斩于城外,取其金赀。

  收到此信息,张抗只能替昔日一众酒肉兄弟默哀三分钟。

  非他不肯相救,实在是他跟这些酒肉兄弟并不熟。

  穿越过来,虽夺取原张氏其身,但也挽救张氏整个族群,也算对得起原身罢。

  洛阳迁移初始,李傕、郭汜尽驱洛阳民数百万口,奔赴长安。

  至于洛阳到底有没有怎么多人,谁知道呢!

  每百姓一队,安插军一队,互相拖押。死于沟壑田野者,不可胜数。

  让张抗惋惜的却是董卓临行,教手下于诸门放火,焚烧居民房屋,并放火烧宗庙宫府。

  当今世上、最繁华的都市便如此付之火海。

  董卓装载金珠缎匹好物数千余车,又劫上汉献帝、一众后妃等等,直望长安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