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温水煮三国 > 第42章 无妄之灾
 
  过得数月,青州多地,黄巾贼又起,聚众数十万,头目不等,分多路劫掠良民。

  时曹操镇守东郡,候得黄巾贼入兖州,击贼于寿阳。

  合该曹操时来运转,大胆收降黄巾贼,后以贼破贼,越打越顺。不过百余日,招安到降兵三十余万、男女百余万口。操择精锐者,号为“青州兵”,其余尽令归农。操自此威名日重。

  捷书报到长安,朝廷加封曹操为镇东将军。

  曹操自此扬眉吐气,令泰山太守应劭把远避瑯琊郡的曹嵩接回享福。

  当初因曹操刺杀董卓一事,累及其父曹嵩携老带小到处躲藏,如今终可衣锦还乡。

  其父曹嵩接了书信,便与弟曹德及一家老小四十余人,带随从家仆百余人,车百余辆,径望兖州而来。

  途经徐州,时太守陶谦,字恭祖,为人温厚纯笃。因曹操英名,常想结纳曹操。正无其由,曹操父亲经过,遂出境迎接,再拜致敬,大设筵宴,款待两日。

  曹嵩归心似箭,休息两天就想赶路。陶谦亲送出管辖区域,一时间鬼迷心窍,特差都尉张闿,将部兵五百护送。曹嵩率家小行到半途间,时夏末秋初,大雨骤至,只得投一古寺歇宿。

  曹嵩安顿家小,又因古寺狭小,命张闿将军马屯于走廊。众军衣装,都被雨打湿,同声嗟怨。

  张闿唤手下头目于静处商议道:“我们本是黄巾余党,勉强降顺陶谦,未有好处。如今曹家辎重车辆无数,你们欲得富贵不难,只就今夜三更,大家砍将入去,把曹嵩一家杀了,取了财物,同往山中落草。此计何如?”

  众属下皆齐声应允。

  出来混不就为了钱财嘛!

  以他们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得到陶谦提拨。

  是夜风雨未息,曹嵩正坐,忽闻四壁喊声大举。着其弟曹德提剑出看,刚露头就被搠死。曹嵩大惊失色,忙引一妾奔入方丈后,欲越墙而走。此时张闿等破门而入,一阵乱砍,曹家百余口尽被乱军所杀。

  独泰山太守应劭死命逃脱,不敢回去见曹操,只好投袁绍去了。

  应劭部下有逃命军士,逃脱后急报与曹操。曹操急火攻心,哭绝于地。幸得在场众将七手八脚把他掐救活。

  “陶谦纵兵杀吾父,此仇不共戴天!吾今悉起大军,洗荡徐州,方雪吾恨!”

  曹操醒后,即当众立下毒誓,尽起大军。

  留荀彧、程昱领军三万守鄄城、范县、东阿三县,其余尽杀奔徐州。

  复命夏侯惇、典韦为先锋,以军令下达,但得城池,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以雪父仇。

  这等行为,比昔日董卓更为残暴,其枭雄一面尽露无遗。

  当时有九江太守边让,与陶谦素来交厚。闻知徐州有难,又看不惯曹操暴行,自引兵五千来救。没想刚至半路,被夏侯惇截杀,全军覆没。

  时陈宫为东郡从事,亦与陶谦交厚。闻曹操起兵报仇,欲尽杀百姓,既星夜前来见曹操。

  昔日他因曹操嗜杀、尽屠曹父之友一家而与曹操分手,算是深知曹操为人,说尽图徐州可不是说说而已!

  曹操知是为陶谦作说客,欲待不见,又念其当日救命大恩,只得请入帐中相见。

  “今闻明公以大兵临徐州,报尊父之仇,所到欲尽杀百姓,某因此特来进言。陶谦乃仁人君子,非好利忘义之辈。尊父遇害,乃张闿之恶,非谦罪也。且州县之民,与明公何仇?杀之不祥。望三思......”

  没等陈宫畅所欲言,曹操即打断说道:“公昔弃我而去,今有何面目复来相见?陶谦杀吾一家,誓当摘胆剜心,以雪吾恨!公为陶谦游说,吾念当日之情,不与你计较。请罢!”

  陈宫辞出,叹道:“吾亦无面目见陶谦也!”遂驰马投陈留太守张邈而去。

  曹操见过陈宫,亦发残忍。大军所到之处,杀戮百姓,掘人坟墓。

  陶谦在徐州,闻曹操起军报仇,杀戮百姓,惊得仰天恸哭。

  这场无妄之灾,他是躺着中的枪,奈何。

  是日,曹操兵临城下。

  远望城外,操军如铺霜涌雪,中军竖起白旗二面,大书“报仇雪恨”四字。

  触目惊心!

  不一会,军马列成阵势,曹操纵马出阵,身穿缟素,扬鞭大骂。

  陶谦无奈出阵,策马于门旗下,欠身施礼曰:“谦本欲结好明公,故托张闿护送。不想贼心不改,致有此事。实不干陶谦之故。望明公察之。”

  曹操破口大骂,“老匹夫!敢杀吾父,尚敢乱言!谁可生擒老贼?”

  先锋夏侯惇闻言,应声而出。

  陶谦慌走入阵,等夏侯惇赶上来,陶谦部将曹豹挺枪跃马,前来迎敌。

  两马相交,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暴雨骤然急降。一时间两军皆乱,各自草草收兵。

  陶谦入城,唉声叹气,“曹兵势大难敌,吾当自缚往操营,任其剖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

  言未绝,帐下一人进前言道:“府君久镇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虽众,未能即破我城。某有一策,可解徐州之围。”

  众人视之,原来是糜竺,字子仲。

  此人家世富豪,为人仗义,广舍家财,济贫拔苦。后入陶谦治下,聘为别驾从事。

  陶谦大喜,急急问道:“子仲有何良策,速速教我。”

  糜竺不慌不忙,上前献计道:“某愿亲往北海郡,求孔融起兵救援。更须一人往青州田楷处求救:若二处军马齐来,操必退兵矣!”

  陶谦即刻从之,遂急书二封,问帐下谁人敢去青州求救。

  一人才身,应声愿往。

  众视之,乃广陵人,姓陈,名登,字元龙。

  陶谦即命两人速做准备,陈元龙前往青州,糜竺携书赴北海,自己率众守城,以备攻击。

  这日午时,张抗正与孔融蔡邕等屯围一起,准备试下他再三改进的火锅。

  北海郡前后,各有两处远古名山,泰山,崂山。

  这年头、两座山川地势范围,远非后世可比。无处不是原始地貌,野兽出没。

  从北邙山出世的禁卫军,凡捕猎到野兽,必给张抗备上一份。

  众多将领自然知道张抗好这一口,送得多了,家里到处都是山珍野味。

  此时、火锅里翻滚起一阵一阵香味,惹得众人口水直冒。

  正待开吃,下人匆匆进入,报徐州糜竺求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