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修仙从江湖混起 > 第六章 我就站在你面前
 
  脚步声临近,江三和木离神色凝重,紧盯门口。

  青林一如既往的平静,他已从来人气息中辨认出了她是谁。

  “砰”

  屋门直接被推开,江三慌忙把金项圈塞进怀中,木离握住剑柄,已然站在地面,严阵以待。

  青林伸手拦住了他们,轻声道:“没事的。”

  门口处,落日余晖照耀在一个窈窕身影上,她身着颜色艳丽的裙子,不似寻常良家装扮,容貌并不惊艳,木离不识得她。

  江三却极其错愕道:“晴姐?”

  晴姐显然没想到江三家里除了他,还有两个外人,本就不轻松的神色,显得更加凝重。

  当她看见身背竹剑,腰胯木刀的熟悉少年时,又从心底升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愉悦。

  “你怎么会来这里?”

  晴姐和江三的关系很铁,记得她刚被拐卖进飘香院时,年纪还不大,老是让人欺负,跑堂的江三看不过去,时常为她出头,却总被人揍的鼻青脸肿。

  江三又好耍钱,经常输的身无分文,时常找晴姐'接济',有时甚至不打招呼,直接偷摸进人家房内'借银子',因此常被晴姐奚落,江三也是嘴硬之人,谁也不服谁,两人经常嘴皮子打架,相互不让,关系却极其要好。

  天都快黑了,晴姐特意赶了好几里山路,来这偏僻山坳下,肯定是有事。

  屋子内几人都看出来了,晴姐的神情很凝重。

  “江三,你惹大事了。”

  顾不得有外人在场,时间紧迫,晴姐把来意一股脑吐露出。

  “王鑫的传家宝丢了,飘香院被他闹了个天翻地覆,与他侍寝的几个姐妹被他当场杀了。

  有人告密说,除了被杀的几个姐妹,只有你一人端酒进入过这间屋子。

  王鑫已派人去通知镇上甲士,骑尉洪赤羽要亲手来拿你,你得快些离开这,再晚可来不及了。”

  江三目瞪口呆,酒意瞬间醒了一半。

  这消息对他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这事儿明明办的那么隐蔽,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王鑫那个杂碎,不就是一个金项圈么,他王家家大业大,为了一点黄白之物居然杀了那么多人,把飘香院搅得天翻地覆,简直丧心病狂!

  见江三神情有异,晴姐有些恨铁不成钢,恼道:“你呀你,平时不务正业,总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这回倒好,居然偷到那要命的阎罗身上,你也不用脑子想想,有命拿,哪有命花啊…”

  晴姐恨不得把江三按在地上揍一顿,但随即叹了口气,从袖中摸出一个香囊,这里面是她沦落风尘这些年,积攒的大部分积蓄。

  “拿着这个,快点滚出青阳镇,越远越好,以后别再回来了。”

  将香囊塞进江三手里,晴姐背过身,眼角已微微泛红。

  “我走了,你怎么办?”江三急了,事情不该这样的。

  “东西是你拿的,又不是我,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你休要磨叽,快点儿走。”

  青林这时走向前,目光透过屋门,看向远处山林之间,轻轻摇了摇头:“晚了。”

  桌上的酒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微微颤动,刚开始还微不可察,随着时间流逝,那股颤动感越来越剧烈,随即'咔嚓'一声,掉落在地。

  除了青林,其余人脸色大变,是有什么东西正往这里而来,竟让得这片土地轻轻颤动。

  随着夕阳最后一丝余晖落下,一匹高头大马裹挟奔雷之势,从密林中疾驰而出。

  紧接着,两匹,三匹,四匹…

  当那几十匹载着轻盔轻甲,腰佩长刀的甲士整齐有序出现在前面,把茅草屋围了个水泄不通时,江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苦涩:

  “洪赤羽…”

  甲士中为首一人骑乘一匹枣红大马,腰间并无佩刀,马鞍桥上挂着一杆红缨枪,整个人看起来颇为不凡。

  屋子内,晴姐头晕目眩,感觉天已经塌下来了。

  江三有些恍惚,刚还在把酒言欢,一转眼,就遭遇这般局面,他无论如何都有些想不通。

  木离神秘肃穆,严阵以待。

  只有青林,依旧平静如水。

  “江三,给我出来!”

  洪赤羽开口,这时日落西山,屋子内有些昏暗,他并不能看清里面状况。

  “糟了糟了,他娘的,怎么办怎么办…”

  江三用手狂抓头皮,要是让洪赤羽抓住,交给王鑫,依那个王八蛋的暴虐性子,他肯定生不如死。

  “对了,高手!”

  江三突然抓住青林臂膀,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央求道:“高手,救救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也定当回报。”

  青林示意他安心,道:“没事的。”

  “你确定应付得过来?”

  江三对此抱有一丝怀疑,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对方这么多人,就算青林是中三品的高手,可以护着自己不受伤害,可万一打急眼了,哪还有功夫顾及他们呀。

  “应该行吧,谁让我是高手呢。”

  说实话,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特别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江三都快哭了,哪还有闲心逸志与人说笑。

  但看青林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应该是有把握的。

  他咬咬牙,心中恶狠狠道:事到如今,已经无可挽回,死就死吧!人死棍儿朝天,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三,把王鑫的家传宝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儿,不然落到王鑫手里,你也知道后果。”

  洪赤羽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这山坳回荡。

  “他娘的!喊什么喊!

  小爷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你能拿我怎么滴!”

  江三叉着腰,点指洪赤羽,气宇轩昂。

  他是真豁出去了,横竖是个死,不如挺起胸膛硬气一回。

  江三站在屋门口,距洪赤羽十步之遥,这般强硬的回答倒让对方有些意想不到。

  洪赤羽看了看前方吊儿郎当的江三,对方只是飘香院一个跑堂,是个小痞子,居然胆大包天敢去动王鑫的东西,此刻在他面前,不乖乖就范也就罢了,还敢露出这般强硬姿态,他哪来的底气?

  谁借给他的胆子?

  “找死!”

  洪赤羽再不言语,策马向前,提起红缨枪直挑江三胸膛。

  “高手,救我!”

  江三抱头转身钻入屋内,口中大声呼救。

  噌!

  一柄竹剑横空而来,挡住那势不可挡的枪锋。

  洪赤羽全身大震,坐下枣红马被这股巨力震得高高扬起马蹄,眼看就要人仰马翻。

  洪赤羽经验十分老道,拼命将马头按了下去,马儿一连退了四五步,这才把这股力卸去。

  洪赤羽心中惊骇,脸色阴沉,右臂又麻又痛,虎口已震裂,丝丝鲜血从手掌滴落在地。

  目光死死盯着前方。

  一个腰挎木刀,手握竹剑的少年,静静伫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