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修仙从江湖混起 > 第七章 妖邪之说【新书求推荐收藏】
 
  “你是什么人!”

  一交手,洪赤羽震惊于前方少年的修为。

  绝对的中三品高手,两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同时有些纳闷儿…

  青阳镇隶属于平水郡,平水郡又是清廷城辖下十八郡之一,是个芝麻点儿大的小地方。

  王鑫凭借七品炼气境的实力,在青阳镇横行无阻,他自己八品入气境的修为,统领麾下甲士,也能震慑住青阳镇各方宵小。

  可眼前横空出世的少年,年纪轻轻,就已有这般深不可测的修为,打哪冒出来的?

  要不弄清他的身份来历,洪赤羽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我不想伤人,你回去告诉王鑫,世间因果轮回,善恶有报,明日清晨,我会取他性命。”

  青林语出惊人。

  除了木离,所有人都盯着那少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狂妄至极。

  这是所有甲士的同一想法。

  纵使这少年修为高深,一击击退了骑尉洪赤羽,使其吃了暗亏。

  但那王鑫贵为王家家主,自身修为不低,府内更有一二百奴仆,十数名好手。

  相传王家还隐藏着一个大人物,修为之高,就算拎到高手如云的清廷城,也能算个人物。

  这才是王家在青阳镇横行霸道,无所顾忌的根本。

  否则就凭王鑫七品炼气境的实力,还真使唤不动洪赤羽,让他言听计从。

  躲在屋门口的江三连连咋舌,他娘的,他要去杀王鑫,还让骑尉洪赤羽带话,让王鑫第二天洗干净脖子等着。

  乖乖,这小子看起来温良恭谦,实则狂妄的很呐,比自己喝醉酒那会儿还要狂。

  不过…我喜欢…

  晴姐望着前方少年,眉目中异彩连连,着实没想到,这手握竹剑的少年竟如此出彩。

  别人都觉得他说的话很狂,她却觉得,少年说的是真的,他有这个实力。

  他的眼睛…不会骗人。

  话说到如此地步,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

  这少年是厉害,可洪赤羽要是就这么灰溜溜走了,那还有何颜面在青阳镇统领这数十甲士?

  事到如今,只有合围把这少年拖住,趁机将江三抓着,拿回王家的家传宝,这事才算有个交代。

  他不信竹剑少年敢对他大开杀戒,世上无人敢在清廷十八郡屠杀驻守地方的甲士。

  因为他们隶属于清廷城城主府,城主府有个盖世无双的蜻蜓先生,世间第一流人物,鼎鼎大名的龍殷十三魁之一,号“棋魁”。

  棋魁蜻蜓先生之名,名震龍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清廷十八郡数千小镇近十万甲士,都是他麾下,听他号令。

  如若有人胆敢屠杀驻守地方的甲士,必会遭遇清廷城的怒火,那样的后果…没人承受得住。

  洪赤羽一声号令,十数名甲士同一时刻抽出腰间长刀,深冷的刀芒不停流转,平地里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这事与你无关,我只想拿江三,你识相些退到一旁,方才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这话绝对给足了青林脸面,只要是个聪明人,都会借坡下驴,置身事外。

  青林却摇了摇头:“他是我朋友。”

  “那你是铁了心要跟清廷城作对了?”

  洪赤羽故意把清廷城三字说得极重,想藉此对眼前少年施压,让他知难而退。

  “无意作对,只是我答应过护他周全。”

  “好,好,好!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列阵!

  将竹剑少年困住,分两人去后方,捉拿贼人江三!”

  趴在屋门口的江三此时正静静地望着那个少年,心中某个最柔暖的地方被深深触动了一下,嘴里喃喃自语:“朋友么…”

  木离见机不对,提剑纵身向前,与青林并肩而立。

  “小兄弟,我来助你。”

  “冲!”

  一声大喝,数十名甲士挥刀向前,马蹄声震得这片土地簌簌作响。

  青林轻吸了一口气。

  竹剑斜刺里指向天空,左手双指并拢掐一个剑诀,轻喝一声:“御!”

  霎时间,几十骑甲士手中战刀脱手而出,齐刷刷飞往上空。

  一马当先的洪赤羽,红缨枪同样失去控制,向上掠去,洪赤羽下意识握紧枪身,却依旧抵挡不住那道牵引力,手掌被擦拭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在场众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呆了,数十甲士大多不知所措,只有洪赤羽,死死地盯着掐剑诀的青林,失声道:“御剑术!”

  青林收了竹剑,手往下一挥,轻喝道:“赦!”

  数十把寒光闪闪的战刀夹带着红缨枪在半空绕了几圈,最后钉在各自主人面前,颤颤作响!

  暮色中,所有人都看着手握竹剑的少年,心中震撼,惊奇,恐惧皆有。

  青林将竹剑重新放回身后,对骑尉洪赤羽道:“我并不想与你们为难。”

  红缨枪还在身前兀自颤颤巍巍,洪赤羽深吸了口气,再没有之前的镇定。

  为什么不早说?

  你会这一手,你倒是早说啊!

  巨龙跟蝼蚁之间还有架可打么?

  王鑫那个王八蛋,这是把自己往死里坑啊!

  犹豫再三,最终苦涩开口:“多谢手下留情。”

  …

  洪赤羽带领甲士灰溜溜离开山坳,路上,甲士李威海问道:“骑尉大人,这事如此了事,王家那边…”

  洪赤羽摆摆手:“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掌控得了,那少年,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今天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你我早死了,这个烂摊子,就交还给王家好了,他那些好处,可使不得让我们弟兄去送死。”

  李威海咂了咂嘴:“那少年,有这么恐怖吗?”

  洪赤羽认真点了点头:“比你想的还要恐怖,要是我没猜错,那少年恐怕是上…算了,跟你说也没用,青阳镇出现了如此人物,此事不容小觑,你快马加鞭,速速向清廷城禀告,不然出了事情,我们可担待不起。”

  …

  茅屋前,江三俩眼放光,脑海里全是方才刀枪齐飞的场面,一路小跑到青林身边,学着青林刚刚的样子,一手指天,一手掐决,兴奋道:“兄弟,你那一手叫什么名堂,贼他娘帅!”

  青林一笑置之,此时天已昏暗,洪赤羽麾下数十甲士早已消失在林子内。

  青林远眺那连绵起伏的密林,突然皱了了眉。

  “你先前说,这林子里晚间会闹邪祟,专啃路人脑髓?”

  江三不明白青林为何突然有此问,他没好意思说先前是为了吓他,让他早点离开这,故意夸大其词在瞎掰。

  想了想,如实相告:“那其实是十年前的事儿,那会儿这林子里确实闹过妖邪,听别人说是一只成了精的花白老狸,擅迷惑心神,凡走夜路经过这片山林之人,无一列外,都成了它的腹中点心,死状极惨,第二天或者数天后被人发现时,必是开膛破肚,脑袋开瓢,五脏脑浆不翼而飞。

  那事儿当时闹得人心惶惶,青阳镇人尽皆知。

  后来据说被一名领着小女孩途径青阳镇的少年遇上,将之除去,所以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不然我哪敢一个人住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木离也在一旁点头附和:“确实如此。”

  青林眉头并未舒展,对几人道:“这地儿小,晴姐又是女子,与我们一起过夜有些不方便,不如把她送回青阳镇,找个落脚地,明日在再去王家府邸,可好?”

  江三本想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和晴姐一起过夜的男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们三个。

  但这话也就能和晴姐斗嘴时说说,这会儿有外人在场,这话说出口,晴姐很可能会撕烂他的嘴,只得和他们一起点头,表示赞同。

  …

  密林中,洪赤羽率领数十甲士缓缓前行,当先两骑点亮了火把,在前方引路。

  山坳距青阳镇不过七里余地,若是在平坦路上,这些轻甲骑兵不消半刻,就能到达。

  但密林树木丛生,根本没有道,原本以速度见长的轻骑兵反而没有人的双脚灵活,速度根本快不起来。

  洪赤羽此刻心事重重,还在揣测那少年的真实身份。

  绞尽脑汁想了又想,还是没能猜出那少年是何方神圣。

  按理说清廷城有名的人物他都听说过,但真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腰挎木刀,身背竹剑,年纪轻轻修为却出类拔萃的小小少年。

  “桀桀…桀…”

  正当他冥思苦想之际,一道诡异至极的怪笑在整片林子内回荡不止。

  “什么人!”

  刚发出一声大喝,就见一道白色身影如鬼魅,从前方一闪而过。

  与此同时,前方照明的两只火把突然熄灭,四周顿时陷入黑暗。

  凭借敏锐直觉和过人目力,洪赤羽看见一道白色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飘落在前方树冠。

  握紧了红缨枪,刚想喝令麾下甲士迎敌,就看见树冠上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望了下来。

  黑夜中,那双眼睛发着绿光,极其诡异。

  绝不是人类能有的眼睛。

  “妖邪!”

  洪赤羽念头刚生,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竟动弹不得,身子一头从马儿背上栽倒在地。

  心中大感不妙,想调动体内源气,冲破束缚,却发现除了一双眼珠能够转动,身子根本不听使唤,毫无所觉。

  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更让他胆战心惊的是,他麾下甲士无一幸免,全都“噗通”“噗通”栽落一地。

  “这下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