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修仙从江湖混起 > 第四十四章 治病
 
  第八日,乌篷船回到渭郡码头。

  小姑娘叶枝邀请几人去她家做客,经过大半月的朝夕相处,几人极为熟络。

  虽然江三有时话不着调,人还不正经,但那些不着调的话常引得小姑娘开怀大笑,青林就更好了,处处为别人着想,是个极好的大哥哥。

  青林也喜欢这个活泼开朗,又懂事孝顺的丫头,年纪轻轻,只身一人担起重任,殊为不易,也没拒绝,跟着小姑娘回了家。

  小姑娘自然很开心,在街上买了好些并不便宜的菜品,说要好好款待两人。

  当青林跟小姑娘踏入一座极为简陋的房屋时,有一妇人,背上用红丝巾绑着一个幼儿,正洗着衣服,不时用手擦着脸颊的汗水。

  “娘…”

  一声轻唤。

  妇人猛地抬头,看到是离家十余天的女儿,一下红了眼睛。

  本想斥责的话语到了嘴边,也硬生生塞了回去,哽咽道:“你这丫头,去那么远的地方渡客,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可担心死我了。”

  小姑娘有些忐忑,走到娘亲面前,替她擦去眼泪,弱弱道:“娘,我只是不想你那么累,我知道告诉你渡客去清廷城,你保准不让我去,所以才托别人转告你,就是想多赚些银子,治好爹爹的病。”

  看着如此乖巧懂事的女儿,妇人再不忍心,一把将她拥入怀内,哽咽道:“以后可不准这么任性了,那些银子我们不赚,万一你要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还怎么活?”

  妇人身后,尚不会走路,但已逐渐懵懂的幼童咧嘴一笑,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姐…姐姐…”

  小姑娘叶枝偷偷擦去眼角的泪痕,摸了摸弟弟的小脑袋,指着身后道:“娘,我带客人来啦,他们就是雇我船的客人,人可好啦。”

  妇人也拭去泪水,微笑着急忙招呼几人,去屋内坐。

  屋子里,狭小的空间内杂乱不堪,到处充斥一股子药味。

  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正躺在床上睡着。

  小姑娘低语道:“爹怎么样了?”

  妇人叹气一声:“还能怎么样,家里的积蓄都看病抓药用完了,也不见好转,郎中说,你爹这是常年渡船,日晒雨淋,积劳成疾,受风寒这一倒下,想要再站起来,可就难了…”

  小姑娘脸色黯然,拿出龙一给她的一小包银子,递给娘亲:“就算再难,也要把爹爹的病治好。

  以前爹是家里的顶梁柱,养活了我们一家,如今女儿长大了,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不能让爹爹被病痛折磨倒下。”

  妇人低声惊呼:“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这都是客人给的,娘你放心,女儿是不会去做那些坑蒙拐骗,来路不正的事。”

  妇人这才安心,自己这女儿,从小乖巧懂事,从不会说谎。

  青林看着那熟睡中已有老态的男子,忽道:“我能不能去看看你爹的病?”

  小姑娘有些惊疑:“当然可以了,不过,青大哥还会看病?”

  青林只是一笑,走过去用手搭住中年男子脉门,体内一缕气机涌入后者体内,探查他的身子。

  原来,叶枝他爹常年在江面受的风寒积劳成疾,这时病入骨髓,寻常药材很难治理好。

  青林微微闭目,小心翼翼的分出千万缕极微极细的气机到叶枝他爹体内,替他驱散骨子里的暗疾。

  但他爹的身子实在太弱,如即将枯朽的老树,一溃即散,青林不敢太冒进,以免伤害到他。

  一刻钟过后,青林轻轻呼气,站起身,脸有笑意。

  小姑娘见到爹爹的脸色变得红润,似乎精神了不少。

  这时,躺在床上的男子悠悠转醒,伸了个懒腰。

  然后呆立在原地。

  随即讶异道:“我怎么感觉年轻了许多,身体也舒服多了。”

  他试探着坐起身,迈开腿,居然可以行动,虽然有些踉跄,但那是卧床太久的缘故。

  没一会儿,就见他在屋子里来去自如,不时还蹦跶两下,把叶枝和她娘看的目瞪口呆。

  男子喃喃道:“我好像做了个梦,病就全好了,我现在不会还在做梦吧?”

  妇人喜极而泣,今天是她第二次掉泪,可她很幸福,不仅女儿安然无恙回了家,丈夫也大病痊愈,怎能不让她开心。

  小姑娘叶枝俩眼朦胧,她知这全是青林的功劳,小姑娘走到青林身边,呜咽道:“青大哥…”

  青林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你照顾了我们那么久,我做这么一点事,算的了什么。”

  妇人下厨,使出浑身解数,将自认为最美味的佳肴全都端上饭桌,男子也去地窖,拿了几坛他不舍得喝的好酒,给青林几人满满的倒上一大碗。

  女儿带回家的客人,可是他们家的贵人。

  酒桌上,叶枝一家人的热情和客气自不必说,男子更是千恩万谢。

  酒足饭饱后,青林谢绝了小姑娘他爹的好意挽留,与江三一起回青阳镇。

  小姑娘叶枝将他们送出老远,才红着眼跟他们告别,有些依依不舍。

  来到城外,江三在路边折了根狗尾巴草剔牙,看了看仍旧跟着他们混吃混喝,不曾离开的蓝淼,有些想不透,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为何偏要跟着他们不放?

  青林突然对江三道:“临走时,你把不少银子偷偷塞到桌子下,这是为何?”

  “被你发现了?”

  江三一笑,将牙缝中的肉丝挑出,道:“你也说了,叶枝那小丫头照顾我们几个大男人那么久,要是不做点什么,我良心难安,我江三虽说没大出息,但有恩必报还是懂的。”

  青林也一笑,心里却在想另一件事,前方那片荒山野岭中的古宅,善良的阴灵温夫人可还在那?

  想着要不要过去见她一面,告诉她清廷城知道的真相。

  那位叫魏正卿的读书人并没有负她,一切全是金家嫡长女的阴谋,杀她一家十八口也与那书生无关,全是金家暗下毒手。

  只是,不知当初那书生如今又想在何处?

  思来想去,还是想着先不去打扰为好,就让温夫人静静的在那修炼,早日到天魄境,到时为她寻到鬼魁盱淄,为她重塑身躯。

  解铃还须系铃人,到时陪她走一趟清廷城金家又如何。

  几人在山岭间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快到青阳镇的时候,蓝淼忍不住问青林:“你为何不御剑而行,那样明明可以更快的。”

  青林摇头:“第一次从家里出来,我想脚踏实地,走好自己的每一段路。”

  江三刚出完一整趟刀,有些气喘道:“小林子,你会御剑飞行?就是站在剑上,飞向万里高空,想去哪就去哪?”

  “是!”

  江三满脸崇拜,眼里几乎要冒星星,感叹道:“扶摇直上九万里,与青天同行,与白云相伴,该是何等意气?”

  青林有些迟疑:“我带你…上天试试?”

  江三费劲好大力气,才压住这股念头,笑道:“不了,总有一天,我要自已御刀向天,遨游万里,坐在别人身上看的风景,哪有自已看的风景好。”

  当三人站在青阳镇的街口,江三一阵感概,他娘的终于又回来了。

  几人来到客栈,进入房内,晴姐依旧躺在床上,木离则坐在一旁翻着青林临走时留给他的心得,看得很认真。

  见青林几人回来,两人都很欣喜。

  青林来到床边,拿出那颗丹药,小心喂晴姐吃了下去。

  她这些天,身不能动,手脚又痛又麻,简直生不如死。

  要不是木离在一旁悉心照料,她很难挺过这段时日。

  而且对青林去清廷城的行动,晴姐没抱太大的希望。

  她知道青林很厉害,可清廷城是什么地方?

  龍殷十大城池之一,鱼龙混杂,藏龙卧虎。

  到了清廷城,青林恐怕连城主府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见城主大人,再从那求得丹药,根本是无稽之谈。

  可就在昨日,木离从外面回来时忽然激动不已。

  他得知一个震惊龍殷的消息。

  一个背着竹剑,腰胯木刀的少年,在清廷城城主府连败四位上三品高手,一鸣惊人。

  木离和晴姐知道那肯定是青林,不由得喜极而泣,或许,这个神秘善良的少年,真能带回那颗药…

  晴姐把药吞下,身体内立刻涌起一股暖流,袭遍全身,青林用自身气机将她体丹药加已催化,能更快的治愈她的伤势。

  江三看到这一幕,笑的很欣慰。

  很快,晴姐颤颤巍巍站起身,抬了抬麻痒的手腕,感觉正在慢慢恢复,眼眶立马又红了。

  她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哽咽着对青林道:“我这条命,是公子给的,往后给公子做牛做马,以报大恩。”

  青林忙将之扶起,江三在一旁打趣道:“哎哎哎,少他娘的套近乎,小林子现在可是江湖的风云人物,多少人想跟在他身边做牛做马,哪轮得到你啊。”

  这时,木离发现跟着青林回来的,还有一个人,先前没在意,现在看清了那人的脸,当即一愣,随即失声道:

  “清水郡断水剑,蓝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