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好运来
 
  这一次李凡决定带着鲲一起拜月。

  上次他自己来青兕的太素界探路,觉得还算挺安全的,毕竟五子峰这些尊天魔世界,大概率是已经被前辈大佬们清过一波的场子了,就算真的还有一两具神兽,也就和那只巨虎类似是元婴一级的,李凡自己就能收拾掉了。

  如今他修养了两个月,虽然还没把心情刷到两千以上,但充能算的是上下波动,再拖个把月也没必要,这一趟就直接过去波动一下,差不多可以再抽一把了。

  另外飞剑也到手了,李凡又觉得自己已经无敌了,于是决定带鲲一起修炼一波。

  这货整天卖萌也不是个事嘛。正好那边兕群洗澡的河挺宽的,应该够鲲喝个饱了。

  当天晚上做好准备,李凡趁着鲲还在研究那个磨一时没注意,悄悄绕后,用乾坤袖一兜就把它逮住了。接着出门往尊天魔像前入定,对月一拜,便来到了太素界。

  从地上的痕迹看就是上次李凡布阵修行的地方,果然尊天魔法坛摆起来以后,相当于往来两界的坐标被选定了。

  李凡用神识观望,沿着河道扫了一遍就找到了那群青兕,他也不含糊,直接穷奇道体飞扑过去,一个偷袭就叼了头幼犊回来,二话不说飞回来往鲲面前一扔。

  “吃!”

  鲲都傻了。

  “这个好,动物蛋白比植物蛋白高级你懂呗。还有最近你别去找茯苓了,她现在道心不稳,小心把你和豆腐一起炖了。”

  李凡帮鲲把牛犊撕开,然后自己又飞去捕猎。

  这一次他挑了三头离群较远的,先从天而降,偷袭飞扑咬死一头,接着用穷奇道体厮杀,一巴掌打断兕牛的脖子打死第二头。然后就地一滚,化回人形,拿剩下一头当靶子,字面上的隔山打‘牛’,来练习掌法。

  这两个月他炸山已经炸得手熟,劈风遮月掌收发自如,这部功法论起杀人的效率,自然不能和玄天剑法相比,但打打这种皮糙肉厚的怪兽,反而可以控制掌力,用掌风和内劲伤其五脏。

  这些兕牛虽然也是稀有的灵兽,不过在李凡眼里,不过是替代了筑基期小龙虾(雷猴)的更高级金丹期小龙虾罢了。小龙虾自然逃不过被刷刷刷的命运,剩下那头兕牛走都走不掉,就遭李凡上蹿下跳得,在腰上腿间窜来窜去的,连轰了十七八掌,挣扎着逃了几步,就口喷鲜血暴毙。

  撕开兕牛皮之后,李凡仔细研究了用掌功打内伤的效果。兕牛的内脏肌肉确实结实,这种类似冲击波造成的伤害也没有严重的撕裂伤,心肌中了乱掌被打爆,导致内出血是死因之一,不过他着实轰了好几掌才把这牛震死,换了剑气如果能破防,应该一下就成功了。

  当然掌法也有优势,除了可以无视坚皮打内伤,比如他上来一掌朝着牛头打的,直接用掌力沿着脊椎传过去打了个脑震荡,就大幅降低了反应速度。不过他本想试着控制掌力,不要打烂内脏的,结果还是没控制到完美,看来还是得再杀几头。

  变成穷奇狼吞虎咽得啃了三头牛,李凡飞回去看看鲲吃的怎么样了。结果你敢信,这货居然在生火……

  鲲就用嘴叼了笔画赤煞符,然后和地上的苔藓杂草掺和在一起,往牛犊身旁堆。你还别说,鲲用鳍拍了拍,还真把赤煞符点起来了!它还在那呼呼呼得吹风呢……

  李凡就无语,“你这都和谁学的……而且怎么嘴这么叼了?之前在南海吃海鲜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矫情啊?”

  鲲翻了他一眼。

  ‘鲲表示海鲜生吃好吃。’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哈……

  “……这玩意皮厚,你这么整不熟。”李凡看鲲吹了一会儿简直焦躁,干脆自己上手,撕了片牛肉,又从火堆里摄了团符咒招来的赤煞灵炎,以掌力驾驭火焰包裹着牛肉烧烤。

  一开始不太熟练,很容易就烤焦了,不过鲲烧焦的也吞了两块以示鼓励。于是李凡练了几把,也很快就找到了窍门,烤的外酥里嫩,芳香四溢,鲲就很开心得拍着尾巴,转来转去的敞开吃了。

  不过这么一片一片喂太慢了,干脆他就布置了一个地火阵来烧烤,一边掐着御火诀控制火势,一边用掌力把热浪透皮打到牛肉里头,把牛犊给烤熟了。

  鲲表示甚为满意。

  李凡也是一边烧烤一边吃,把牛犊吃完了才反应过来这趟是来干嘛的,一时就很无语,想不到拜月修炼,居然还开发出一门火工厨艺掌法……唉,就当是修炼掌功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烤一烤确实好吃……

  于是这次李凡就没咋修行归虚真元,就和鲲野餐烧烤了,一头没吃过瘾,他又去抢了两头,又嘲笑了一番领头巨兕“傻了吧爷会飞!”,接着和鲲两个把两头兕牛烤了吃完,这才回太极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回来以后感觉鲲好像是长了那么一丢丢……恩,可以再观察一下,要是吃烤肉能加速鲲的超进化,就再到天工峰预定个烤炉……

  总之这么一阵折腾,充能点数满了,抽奖!

  ‘抽奖完成,奖品传送中’

  ‘道衣,已送达。’

  恩?道衣?又是道衣?新装扮新皮肤?

  李凡抖了抖从虚空中抽出来的衣服,和仙衣阁的紫绶仙衣是类似的款式,紫得发黑,像件大斗篷,袖口和下摆挺宽大的,但往身上一批倒是正合适,而且周身阴云缠绕,紫雾弥漫,穿上就仿佛自带光影效果把周身面目都遮蔽了。

  这道衣的材质也比较奇怪,丝绸般顺滑,冰冰凉凉的。衬里倒是没看到什么血字经文。莫非是模仿人皮道衣的复刻品?那是不是有点重复了?

  ‘归虚道衣,基于《归虚化书》的法则,以及对隐身符,罗教道衣,不知面,云隐豹的扫描复刻,制作而成的道具。’

  ‘目前已解锁的归虚道衣功效有,

  其一,被动,大幅降低心情波动的几率,

  其二,被动,大幅减少被神识探查发现的几率。

  其三,主动,道衣破损时,可消耗一定归虚真元进行修补。

  其四,主动,可以自主激活迷雾和隐身效果。隐身效果和持续时间基于宿主的修为境界和对应符咒的熟练度。此效果消耗归虚真元。

  其五,被动,减少神光攻击造成的神识伤害。每次抵抗伤害会消耗一定归虚真元。

  其六,被动,道衣免疫基于煞气能量构成的法术伤害。

  其七,被动,在遭到可能致死的物理攻击时,将宿主随机传送,激活迷雾隐身,并在原地产生一定数量的分身。

  产生的分身境界外观与宿主本体相同,分身只能使用基于归虚真元的技能,遭到致死攻击或归虚真元耗尽时消失。

  分身数量最小为一,取决于宿主道体变化的化身数量,可以自主操纵的分身数量基于宿主神识分神上限。如分身的数量超过宿主的分神控制上限,则分身自动对周围的敌方目标发动反击。

  当前分身数量一,操作上限五。

  其八,此功能尚未解锁,请宿主继续探索,解锁新功能。

  其九,此功能尚未解锁,请宿主继续探索,解锁新功能。

  宿主境界提升后可升级装备,升级和解锁新功能。’

  卧,卧槽!金色传说!

  居然欧了一把!!抽到了SSR???

  冷,冷,冷静冷静冷静……

  李凡倒抽着冷气,想不到这系统的奖池里,原来也是有正儿八经的装备的啊!还尼玛带词条的呢!而且看这介绍,分明是随着他自己的修为可以不断更新升级的。不过,如果系统的奖励物品,都可以根据他已有的物品和技能,进行解析并复刻……

  “系统,你这奖池里,有没有飞剑?”

  ‘有’

  我擦类!无敌有没有!这还学个毛算数,铸个毛剑啊!刷点数啊!刷抽奖搞金色传说极品飞剑啊!亏他以前还以为系统给一堆盘子勺子的,是功能性为主,抽着玩的,想不到之前是他脸太非手太黑了啊!

  好了好了,这能刷刷刷换装备就无敌了,无敌了有没有!

  还没等李凡穿上系统道衣乐呵一会儿,居然又收到符信拜庄,有人给他来送宝!

  “稽首了,贫道天枢,在七星观修行,前次望舒真人在本观定制的法宝已经制备好了,特来送达。”

  这个骑鹤来拜会的,是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一把大白胡子的老仙人,同玉衡子一样,是黑白格子相间的道袍道冠打扮。

  “墨竹山弟子李清月,见过天枢真人。想不到劳真人您亲自送来,寒舍简陋,我这就沏茶……”这海蜇头可真够有面子的,搅动这么多大修士为它奔波,李凡赶紧见礼。

  天枢真人摆摆手,“有心了,李道友不必客气,贫道正要去雷泽,是顺路带过来的。你看,便是这玄冥定海珠了。”

  他从袖子里一摸,左手中指拇指间,夹出个明光四溢,明显已经炼成某种法宝的黑珍珠来。

  “咦?”李凡见那珍珠倒也立刻记得了,他确实曾把莫岛主给的黑珍珠作为稀有材料,一并给了望舒仙子的,但是……“不是海蜇头吗?”

  “海蜇头?哦,你说那海月蛎镜是吧,望舒仙子嘱咐我做个给弟子防身的宝物,要有金丹期的效用,不过那蛎镜连内丹都尚未结成,拿来做金丹期法宝的基材可不够的。

  倒是这枚黑珍珠,大概是已经元婴化形的贝母所产,正好可以拿来炼制……”

  这天枢真人明显也是个好为人师的,摸着胡子同李凡讲解了一番,把右手掐诀,手里黑珍珠往李凡居所边的池塘一抛。

  那黑珍珠落到池塘上,光芒闪耀,底下水气蒸腾盘旋,仿佛凭空成了一道漩涡,便被水气裹起来,形成一个中空的水球,里头光芒四射,外头流水飞旋,居然瞬间把整个池塘都包裹成一个浮空的大水球了。

  天枢真人解释道,“这定海珠法宝虽然只能驾驭玄冥灵炁形成结界,也不能算入品的级别,但贫道是按照元婴级的规格炼制,若是你在海中遇险,找到一处灵脉供应灵炁,那别说是金丹期,就算平常元婴期的修士和海兽,也难以把这结界打破了,用来防身,应当够了吧?”

  “够了够了,多谢真人!”李凡一副喜出望外,眉开眼笑的样子。

  天枢真人见他开心不似作伪,于是也点点头,“此宝只要有水源就能发挥出十成功效,你去雷泽肯定也能用得到的。”

  去个屁的雷泽,不刷个百八十把带词条的飞剑出来他不出山了好吗!

  而且说真的,九品金丹飞剑换个不入品的元婴级定海珠,撑死了只能算市值上不亏。

  李凡还能笑得出来,是因为刚才系统又说话了。

  ‘扫描定海珠,解析完成。归虚道衣,功能解锁。’

  ‘其八,主动技,制造一个泡状空间,偏转一切技能,空间的半径和持续时间取决于宿主的修为境界和归虚化书的修炼度,激活此效果消耗归虚真元。’

  好嘛,原来还是任务探索进度解锁的技能呢。海蜇头总算死的不冤,能完成这个任务,激活真空家乡那个泡泡技能,就赚到家了好吗!这下在羔羊面前都能保命了呀!

  李凡按照天枢子传授的法诀,把定海珠收回手里,乐得合不拢嘴。

  反倒是天枢真人在旁边看着,仿佛自己忽悠了新人的飞剑,内心有愧似的,又给了一副雷泽的地图给李凡,说是什么七星观修士历次在雷泽历险,积攒下来的水文灵脉图,上头标记探明了许多灵脉气穴,探不清的地方也标注着有大妖怪盘踞,倒是和新手攻略似的。

  地图情报倒是好东西,于是李凡也笑纳了。

  这样昨天才拿回四把飞剑,得了两个法宝一壶神丹,今天又得了归虚道衣和定海珠两件,李凡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走狗屎运了。却想不到这奇遇还没完。

  李凡都还没来得及亲自实验一下这些衣服法宝的功效,临入夜的黄昏时分,他正和玄天剑意一起研究归虚道衣,突然又听到静室外头有人敲门。

  李凡正要开门,突然意识到不对,因为他分明布置了结界法阵,天枢子这样来拜访的,都是要先发符信的。怎么会有人直接敲门呢?难道是深山老林的撞鬼了?剑意去看看!

  ‘玄天剑意道,撞鬼就撞鬼呗,撞见了鬼比你更害怕好不好……不用看,是有人元神出窍来拜访你,把灯火都熄了开门就是。你又没灾没病的,不敢舍夺你的。’

  舍夺么,一次掉一点心情,那倒确实是没啥可怕的。

  于是李凡耸耸肩挥手熄灭烛火,打开了门。

  一阵阴风卷进来,角落里果然出现个若影若线的人影。那身型李凡看着挺眼熟,而且对方似乎还戴者某种假面,于是他立刻反应过来,稍一回忆就分辨出来。

  来的是‘小红’,五色战队那个,李凡和他也没接触过很长时间,唯一印象是这个红色的喜欢抢东西吃。为啥……哦,他大概是镇守此峰的。

  “原来是真人亲自到访,清月迁居贵宝地,本该先上门拜会请了许可才是,劳您大驾真是有愧……”

  那人影摆摆手,

  “不必,墨山不搞这些虚的,襄子峰也难得有新人来住,我们五人眼下不在山中,来日再登门造访,以贺乔迁之喜。我这次出神过来,是有其他事要指点你。”

  “是,真人请指教。”墨山显然是自己以后的主线任务剧情地,李凡自然要和这几个可能是未来师兄的搞好关系。

  于是小红点头道,“听说你替山主猎羊肉,助观主镇血主,一年就有今日的境界,确实是造化难得的道种,若你能拜入墨山门下,当可光耀我派门楣。

  这五子峰许多上的尊天魔像,你可以自选看中的修行,若是有疑难不解的,可以去五峰峰顶寻石室,我等都各留过自己专精的变化之法在石壁之上,供新入弟子参习演练。

  以你的天资悟性,参悟当不是难事。”

  居然是特地来传法的!墨山太照顾新人了吧!假如不是知道你们喜欢同门相食,李凡都要感动落泪了!

  “多谢真人指点!”

  “旁的也无需多说,望舒的性子不大会调教弟子,但若你能参透我等的五门入门变化,应该也能突破到元婴境了。对了,若是最近你要去雷泽的,可以先去练习腹子峰石室上的变化,当能祝你一臂之力。”

  小红说完,很潇洒得化作一阵清风而去,把李凡一脸纠结得留在原地。

  “多谢真人指点……可我真没想去雷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