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我在无限世界当花瓶 > 第136章 鬼蛊(1更)恭喜你获得了“农夫与蛇……
 
“叮——副倒计时准备——”

冰冷的男声唐宁的脑海中响起, 唐宁痛苦地捂住脸,像一位听到开学的学生,不过他的痛苦比这些学生多得多, 毕竟卡牌世界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但是再不想对,得对啊。

唐宁狠狠『揉』了一把自的脸, 想喊开心过来再吸一下, 看到站一旁的影子后,唐宁一下子改变了主意,他握住了影子的手, 希望从影子这里能吸到大佬的力量——

抽一个厉害的卡牌,可以让他一打十的那!

握完了影子,唐宁准备抽出手后, 影子却不肯松手,它似乎知道唐宁去卡牌世界了, 猩红『色』的双眸直直盯着唐宁。

唐宁柔声道:“把嫁衣给我。”

影子将红嫁衣递给了唐宁, 唐宁深吸一口气, 点击抽卡。

卡牌缓缓翻了个, 银『色』的边框, 白『色』的背景, 像是一片苍茫的雪地, 一位农夫将一只冻僵了的蛇捂怀中。

【恭喜你获得了“农夫与蛇牌”!】

【农夫与蛇设定1:你救起了一条冻僵的蛇,你决定用你的体温去温暖它】

【农夫与蛇设定2:它苏醒后会一口咬死你,但同样的, 它会咬死其他想攻击你的人】

银『色』边框, 这次是a卡诶。

唐宁还是第一次抽到s卡之外的卡牌,且这张牌听起来不是很好。

不过影子的手很黑,抽到这卡牌可以理解。

目之所及的东西如『潮』水般褪去, 取代之的是大巴车的内景,颠簸的车子让唐宁的视野发生了一阵颤动,沉闷的空气里都是皮革靠垫和燃油的味道,豌豆主牌起了作用,唐宁一瞬间就感到了反胃,他捂住嘴巴不让自吐出来。

勉强忍住了想吐的欲望,唐宁将手中的嫁衣放进他这个身体随身携带的背包后,他警惕地观察四周,这是一辆大巴车,车上加上唐宁总共坐着十个人,有一些人带着拍摄器材、医『药』箱等件。

除了开车的司机和一位异域风情打扮的人,其余八人都和唐宁一样不动声『色』地观望着周围。

唐宁坐的位置是第一排右边靠窗,他左侧坐的是一位轻的苗族人,对方的皮肤黑里透红,穿着蜡染的族服饰,那衣服的肩膀位置绣着雌『性』山羊的图案,刺绣的间缝边缘挂着苗银的流苏,流苏碰撞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车辆行驶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唐宁看到司机的身子突摇晃了一下,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那位司机可能摔方向盘上,唐宁看到对方的双手像是无法握稳方向盘,紧接一只手颤抖着刹车。

做完这一切,司机的手无力垂下,整个人瘫了驾驶座上。

“怎么了?!”后有人惊呼。

众人的注视下,一个黑黑的东西出现了司机的耳廓,那东西大概比一粒黄豆大一些,身形长扁,金属质感的黑『色』外壳上沾着一层薄薄的暗黄『色』粘『液』,它生了两根成尖锥形的短须,一边挥舞着触须一边从司机耳朵里爬了出来!

紧接着是第二只、第只密密麻麻的黑虫从里钻了出来,飞速朝四周溢散开来!

这是么东西?!唐宁的头皮一瞬间炸起!当他看到那虫子朝他这里爬来时,唐宁更是恨不得下车跑路。

正这时,坐唐宁旁边的那位青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银瓶,他打开瓶子,将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撒虫子上,那些虫子白『色』粉末中不停翻滚,有几只虫子侥幸四散逃逸,但很快又僵了地上。

唐宁注意到这个人的手上缠绕着布,从虎口缠到手腕,像是半个手套,让人很容易联想起打猎时的装扮。

不止是手,这个人的脖子上挂着狼牙项链,他的耳环是动牙齿,配上那张英俊的脸,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气质神秘又野『性』。

唐宁只看了这个人一下,对方就敏锐察觉到了他的打量,瞬间抬起眼,漆黑的眼睛让唐宁想起了某丛林中的猫科动。

这样的注视下,唐宁忽感到一阵战栗——

这是把他当成猎的眼神!

【叮——副加载完成】

【你是《寻踪》综艺的主持人,上周你为了录制节目去了一趟湘西,想探索湘西的各传闻,结果返程的路上,司机当着你的离奇死亡,这只是一个开始】

【多人局:寻踪】

【玩家人数:8】

【难度:b级】

【主线任务:生存!安全存活七天!】

他这次副的身份是主持人吗?那这位苗疆人又是么身份?

【他叫杜风,是当地导游,和你们一起回去帮忙做字幕,因为采访的很多人说的都是土。】系统解释道。

唐宁从杜风的脸上收回视线,打算继续观察地上的黑虫,杜风却仍旧直直盯着他,一点没有遮掩的欲望。

现代会很少会有人用这眼神去看另外一个人,唐宁被看得有点不自,他自都没察觉到自皱了一下眉。

杜风依直勾勾盯着唐宁。

“对不起。”蹩脚的普通从他口中说出,带着浓浓的口音:“你长得真好看。”

这是么意思?感觉他不喜欢被看所以道歉吗?

唐宁愣了一下,不知道自不浪费人鱼主牌的技能回应这个人。

他犹豫的时间,其他玩家围了上来,他们焦急地询问:“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虫子叫么?为么会出现他身上?”

虫子死了,密密麻麻的虫尸和司机的尸体让人感到不适,尤其是想到系统说的背景,司机只是一个开始,那么接下来等待着玩家的又会是么?

“这东西用我们的讲叫‘原蟞’,它常出现尸体里。”杜风慢吞吞道:“这个人死了很久,所以他的身体里长了原蟞。”

杜风不说还好,一说大家就更『迷』糊了。

死了很久的人还能开车?甚至还能开得稳稳当当?

“他既死了,为么能开车?”有人问。

“有一东西叫行尸,它不知道自死了,会做生前的事情,如果有人好好打理它,它不但可以一直‘活着’,身体不会生任何的虫子,看上去就和活人一样。”杜风解释道,他说得很慢,让人可以听懂他说么。

“那它为么突倒下了?”林蕴问。

“饿死了。”杜风无表情道,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样子竟有些可爱。

“它吃么?”林蕴继续问道。

杜风看向了林蕴,虽一句都没说,但“你好多”全部写了脸上。

唐宁对杜风投去了求知若渴的目光,杜风一下子开口解释道:“活的东西,人最好。”

“那他为么不吃车上的我们?”“他是么时候死的?”“变成行尸还有机会变回正常人吗?”“”

玩家们心中的困『惑』实太多,虽不是每个玩家都问,但总有两个人不断喊。

杜风冷漠道:“我普通不好,不想说。”

估计是被问烦了吧?

玩家们相觑,有人看向唐宁,他们刚刚听到杜风夸唐宁好看,显他们这群人中,这个npc对唐宁的好感度最高,最适合问的是唐宁。

唐宁很想知道问题的答案,不过他不想浪费卡牌的技能,于是唐宁『摸』出手机打字问道:“请问你能告诉我们吗?”

打完这行字后,唐宁将手机内容展示给杜风看,杜风的神情冷漠依旧,似乎任何人去问他他都会是这样的拒绝脸。

唐宁讪讪地收回手,感觉自可能是自作多情了。

“我不识字。”杜风忽开口。

唐宁愣了一下,他听到杜风缓缓道:“你可以直接和我说。”

那双黑眸专注着等待着他的回答,似乎只他问,杜风就一定会回答。

“他应该是嗓子不太舒服。”林蕴看了眼唐宁手机上的内容,他替唐宁解围道:“他对你说‘请问你能告诉我们吗’。”

杜风连看都没有看林蕴,他用那极具压迫感的狭长眼睛盯着唐宁,“是喉咙不舒服,还是讨厌我,不想和我说?”

唐宁自认为自不擅长说,但碰到一点都不懂得掩饰和委婉的杜风,唐宁突发现过去的自交技能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杜风一出来就消灭了那些虫子,杜风是不是卡牌里保护他的王子?就算不是,杜风看上去是很重的npc,还是不得罪了,如果杜风对他的好感度一路往下跌,唐宁觉得自的损失比一天的卡牌技能多得多。

“我没有讨厌你。”柔软的声线,带着真挚的感情。

这句一出来,寥寥几字就能让人欲罢不能,所有人顿时酥了耳根子,再配上唐宁杀伤力极大的外表,一时间大家都收获了视听盛宴,完全舍不得从唐宁身上移开视线。

直这句的杜风反应更是激烈,他肩饰上的流苏、腰链以及耳环都微微发颤,暴『露』了他无法维持平静的内心世界。

那微颤的睫羽后是不断放大的瞳孔。

唐宁能够感觉到杜风落他身上的目光变得更深沉到,那目光让唐宁心中隐隐不安,就此刻,唐宁的手机上弹出了一条消息。

庚溪:“小宁,你今天大概么时候到家?路上有没有晕车?不我去接你?”

【这是谁?】唐宁问系统。

【你的男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