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火影之错位双子 > 008:姉と妹
 
  “雏田,今天是你们发布毕业成绩和分组情况的日子吧。”

  十几盏蜡烛在烛台上跳动,将这间古朴的会客室照亮,因为光芒交错,甚至没有在地上落下影子。

  日向家主日向日足跪坐在榻榻米上,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小口抿着。

  这里是木叶村,日向族地。

  在已经实现全村通电的木叶村,也就只有日向家主和长老们这样的老古板拒绝使用电灯电冰箱微波炉和洗衣机了。

  他们总觉得那些随手一按就能开启关闭的东西一点也不符合日向家这样传承千年的大家族高贵优雅的气质,不如点亮烛火更加有味道,有意境。

  他们从来不会考虑这些改变会不会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在乎的是自己无可撼动的形象地位。

  正在上忍校一年级、并且在期末考试里拿到了第一名的日向花火坐在日向日足身边。

  她瞪着圆圆的眼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注视着另一侧的众人,神态动作和日向日足如出一辙,不过却显得憨态可掬,就像一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雏田偷偷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萌化了。

  花火发现姐姐居然不老实地瞟来瞟去,还对自己做出那样的表情,轻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另一边。

  在榻榻米的那头,泾渭分明地跪坐着两波人,一左一右。

  左边是日向宗家的长女,梳着紫色短发的日向雏田,低着头,看起来孤零零的;

  右边是四个日向分家的毕业生,日向秀树、日向天南、日向静安、日向琪,两男两女,都是那种看上去就平平无奇的日向族人。

  突然被父亲点了名,雏田猛地抬头,因为紧张,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点结结巴巴,

  “是……是的,父亲。”

  他们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父女,还不如君臣,甚至主仆那样更加让人信服。

  父亲对女儿没有慈爱之心,女儿对父亲只有尊重和畏惧。

  或许曾经在雏田小的时候,他们也像普通人家那样亲近,但随着雏田长大却没有让日足满意的忍者天赋,父女的感情也就慢慢被日足割舍了,只剩下恨铁不成钢和无比的失望。

  “你排多少名,指导上忍是谁?”

  日向日足把茶杯放在木桌上,扭头去看雏田,眼睛里带着失望,

  “不要总是这么唯唯诺诺,你是日向宗家的继承人……至少现在还是……”

  “所以,拿出你的底气和斗志,大声地回答我的问题。”

  “我……我排第十四名!”

  雏田双眼一闭,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地,用对她来说绝对算是喊的语气回答,

  “我的指导上忍是夕日红老师。”

  虽然用的是喊,但这声音不仅没有日向日足平时说话的时候大,还带着点瑟瑟发抖,像受惊了的兔子。

  “一百多个人只能排第十四名吗……算了,本来对你也不该有什么期盼……”

  日向日足叹了口气,“至于夕日红……她的确是很优秀的幻术忍者,但她可没办法教你怎么使用柔拳和白眼。以后做完任务回家之后,记得去家族训练馆里做训练。”

  “是。”

  雏田点头。

  “大声点,你没吃饭吗!”

  日向日足皱眉。

  “是!”

  雏田闭眼睛喊。

  “一点大小姐的样子都没有……还好花火足够优秀,不然真是后继无人。”

  日向日足叹了口气,不在理会雏田,把目光转向几个分家毕业生。

  雏田看他不再刁难自己,也是偷偷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看向花火,正捉到一对滴溜溜的大眼睛。

  姐妹对视一眼,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视线瞬间分开。

  『妹妹真可爱……』

  雏田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就算以后妹妹成为家主,我会被刻上笼中鸟,我也……不会后悔的。』

  『妹妹就是应该娇养的。』

  『可是绿油油的好丑,鸣人君会不会因为笼中鸟的术式那么丑而讨厌我?』

  『啊啊啊,好烦躁,有点不开心……』

  那边的花火心里也在哼哼,

  『笨蛋姐姐,既然没有忍者天赋就不要逞能去做忍者啊,就算做一个普通人也比现在这样辛苦了好几年之后被放弃强啊。』

  『那样我们也不会被父亲禁止在私下里交流了,』

  『真是笨蛋,笨死了。』

  『最讨厌笨蛋姐姐了。』

  “今天你们从忍者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忍者,很好。”

  日向日足看着四个分家毕业生,没有去问他们的成绩,也没问他们的指导忍者,只是淡淡地说着话。

  毕竟,他们之中又没有宁次那样的天才,不用费那么大劲地问来问去。

  “我们日向家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尚武家族,我们用白眼和柔拳站在了忍者世界的巅峰。你们一定要好好利用这种力量,然后守护宗家,守护木叶。”

  “或许你们在忍者学校总是被传授什么火之意志,但……你们要记住,首先是日向,然后才能是木叶,不要主次颠倒。”

  “日向是木叶的日向,你们是日向的忍者。”

  “明白!”

  分家毕业生齐齐回答。当然,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谁也管不到。

  “好了,各自回去吧,雏田你留下。”

  日向日足挥了挥手,四个分家毕业生整齐划一地行礼,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我听说,你又和那个叛忍的儿子混在一起?”

  日足的语气变得格外严肃,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让你如此即使违背我的意愿也要去和他接触……但我不允许。”

  『谁又在偷偷打小报告,肯定是秀树……』

  “为什么?”

  雏田磨了磨牙,然后抬起头,注视着她一向不敢顶撞的父亲,

  “我已经不是宗家继承人了,难道喜欢谁还不能自己做决定吗?”

  “当然不是不能自己做决定。”

  日足的表情略微和缓了一些,

  “油女志乃、奈良鹿丸、甚至宇智波佐助……有这么多既优秀又有身份的同班忍者,你为什么一定要靠近那个叛忍的儿子?”

  “他的父亲是叛忍,他又不是!”

  雏田握拳头,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看他?那又不是他的错,更不是他能决定的!”

  “而且,喜欢谁这件事怎么可能是看对方的身份决定的,是用心啊!”

  “你要是回答我问题的时候也这么有勇气就好了。”日足冷笑,“喜欢?喜欢能算得了什么……既然享受身为日向宗家长女的优待,你就要肩负起对应的责任。”

  “既然你们分组后不在一起,就是没有缘分,以后不许再去找他,留在队伍里好好做任务。”

  “如果再被我听说你和他厮混,就不是口头教育这么简单了。”

  说完,日向日足拂袖而去,留在呆呆地跪坐在那里的雏田。

  花火站起身,跟着父亲小跑出去,路过雏田身边的时候还朝她身上丢了一个纸团,

  “哼哼,小哭包,”

  “姐姐什么的就是麻烦。”

  花火傲娇地撇了撇嘴,然后跑出去了。

  雏田捡起纸团,只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

  【果然是笨蛋姐姐,这就没办法了?不许哭,也别急,等我成为家主,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就算他不喜欢你,我也给你把他绑过来。】

  雏田看着看着这几个匆匆忙忙写出来的字,终于还是破涕为笑了。

  “妹妹……”

  “最可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