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火影之错位双子 > 021:晓■虽迟但到
 
  土之国,岩隐村。

  “喝!”

  “轰!”

  伴随着少年的一声轻喝,剧烈的爆炸声回荡在群山之间,同他交手的三个忍者全都被掀飞了出去,狼狈地摔在地上,灰头土脸。

  “我说,你们也太弱了吧。”

  迪达拉乘坐着画风清奇的黏土大鸟从天而降,一只手拄着脸,一只手里把玩着黏土蜘蛛,脸上带着无奈的神情,

  “就这?去参加中忍考试真的不会给村子丢脸吗?这几个月还是好好修行一下吧。”

  “又不是所有人都像迪达拉师兄你这么变态啊,去年就成为上忍了!像你这样的天才又并不常见,至少村子里也只有你一个这么强而已……”

  13岁的黑土小萝莉从地上爬了起来,衣服上被爆炸迸射的石头划出了几道口子,隐隐约约露出来里面的小熊白背心,她气呼呼的脸上还蹭出了几道灰黑色的痕迹,

  “咳咳……之前不是说好了要留手的嘛?你根本没在让着我……”

  “我都只用了黏土蜘蛛,怎么没让着你?”迪达拉翻白眼,“难道要我和你比拼体术?摆脱,你怎么不让我干脆认输,嗯。”

  虽然艺术家今年已经15岁,这个岁数放在平民里已经进入结婚生子的坟墓,但只喜欢捏手办的他连情窦初开都没开,一点也不知道应该在交手的时候怜花惜玉。

  多亏富岳和水门的福,鼬没有因为屠杀全族而叛逃出村,也没有加入晓。

  蝴蝶的翅膀总是有连带作用。

  原本应该在12岁的时候被来自晓组织的鼬按在地上一顿摩擦的迪达拉逃过了一劫,虽然因此而并未能发明可以通过大眼瞪小眼破解三勾玉写轮眼幻术的侦查镜,但也因此保持了正常的心态,不至于一边喊着“宇智波”,一边叛逃出村,直接把大野木气到心肌梗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火影里每一个雄性黄毛都和一个宇智波有不解之缘。

  (鸣人——佐助;迪达拉——鼬,带土;水门——带土;四代雷影——佐助)

  可能这就是宇智波的劫数……他们的男人总是会招惹黄毛!

  “虽然你只用蜘蛛攻击……可是你用大鸟飞上天了,我的忍术根本打不到你!”

  “我们一直在被你轰炸,还手都做不到。”

  黑土蹦跶着在同龄人里绝对算是修长的玉腿,老绅士们看了肯定会相视而笑,而迪达拉却只是打了一个哈欠,想着自己的黏土小人。

  这也是他后来和蝎较劲的原因之一——原本大家志同道合,一起捏小人,虽然目的不同,但总算还有共同语言。但后来呢?他居然放弃了手办老婆们,迷上了别人的身体,开始玩人体艺……

  (蝎风评被害。)

  咳,这大概就是二点五次元和三次元之间永远的壁垒。

  瞬间璀璨和永恒不朽之间的矛盾完全没办法和这个比。

  “还不了手?那是你太弱了,嗯。”迪达拉摇了摇头,

  “我的战斗是一种艺术,所以我是不会像你们一样,在地上打得汗流浃背……我要在天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好一边吃西瓜一边和你们交手,嗯……”

  “唔,想吃西瓜了,嗯……”

  “你这家伙!”黑土快被他气哭了。

  “好了,黑土,别和迪达拉师兄吵架了……你也知道,他一向刀子嘴豆腐心。”

  凑过来打圆场的是赤土,看起来像黑土叔叔辈,但实际上比迪达拉还小一个月……他的长相继承了岩隐村一向的朴实无华且厚重,真是风沙磨人脸。

  所以迪达拉和黑土这样的高颜值果然是岩隐村的另类吧?

  把自己从石头里扣了出来,赤土摸着脑袋,嘿嘿傻笑着凑到两人之间,

  “那么,迪达拉师兄,你来分析一下我们的优势劣势吧。”

  “他明明是刀子嘴石头心。”黑土嘟嘴。

  “对对对,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可不是什么刀子嘴豆腐心的大好人,嗯……”迪达拉哼了哼,

  “我这些年做过的A级任务比你们做过的C级都多,杀过的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

  虽然他嘴上傲娇,但身体却很诚实,还是给这几个小不点当了战术分析员。

  “那边那个,爆遁忍者,叫佐佐木是吧?”

  迪达拉招了招手,刚刚被炸飞到最远处的那个忍者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木叶那边的中忍考试要求和岩隐村不一样,并不是单人作战,而是要以三人小队形式参加。

  迪达拉、赤土、黑土,他们三个都是大野木的弟子,但迪达拉有天赋有实力,从十一岁开始做恐怖袭击,是成名很久的忍者。而另外两个相比起他来,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由此,迪达拉自然不能舔着脸去装萌新参加联合中忍考试。

  所以,大野木又从村子里挑了一个优秀的少年,和黑土赤土组队,打算让他们作为岩隐村的种子队伍参赛。

  迪达拉则是将会作为指导上忍带队,保证他们的安全。

  选中的人就是佐佐木,名字帅气,相貌却格外有土之国特色的爆遁忍者。

  他们三个其实已经拥有了中忍、甚至特别上忍的实力,只不过完成的任务数量不够,暂时没有晋升。

  “第一点:你们的磨合不够,总是担心自己使用忍术的时候会伤到同伴,因此,战斗起来就畏首畏尾……”

  迪达拉指了指他们三个,“这一点需要你们自己解决,最好能够多开几场三人大乱斗,这是让你们最快熟悉起来的办法,嗯。”

  “不要担心受伤,又不会死……”迪达拉撇了撇嘴,“畏惧和胆怯会让你们战斗的艺术性下降,甚至导致你们在受伤之后失去理智。这是最不可取的,嗯。”

  “好,我们会进行大乱斗的……”赤土在小本本上记东西。

  “第二点:你们的战斗方式太单一,要像我一样灵活多变,至少要有对空能力,嗯。”

  迪达拉伸出两根手指,

  “四个村子的忍者一起竞技,肯定是各有手段……而你们……传统忍者匮乏的作战手段在你们身上展现地淋漓尽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直接打断,无礼至极。

  “呦,水门君,你可没说你看中的队友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

  “我可不想给一个奶娃娃当保姆。”

  迪达拉瞳孔猛地一缩。

  他居然完全没发现有人靠近了自己的地盘,要么是对方擅长隐藏,要么就是……比自己强,很多!

  “师兄,身后……”

  黑土一指迪达拉身后,“有人……”

  “你们,快跑,嗯。”

  迪达拉低声嘱咐了一句,猛地把手里的黏土炸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丢了出去。

  “起爆黏土·起爆弹!”

  迪达拉猛回身,双手结未印,

  “艺术就是爆炸,喝!”

  “轰!”

  黑土三人也不说什么“要死一起死”之类的话,扭头就跑。他们知道自己实力不济,留下来也是拖他后腿,还不如赶快跑回去找人来救迪达拉。

  “消灭了吗,嗯?”

  一片尘沙卷起,伴随着那道让迪达拉格外讨厌的声音,

  “哦?这样的程度的能力?”

  “我认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