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火影之错位双子 > 038:奈落见术
 
  “这样的考核挺有意思,这十位幻术忍者看起来都不弱的样子。”

  雷影艾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看着看台上的十位上忍,眼睛里带着羡慕,

  “我们整个村子的幻术忍者拿出来数一数,都没有你这里一半多。木叶村还真是藏龙卧虎,不愧是最强的村子。”

  “最强称不上,只不过我们对于每一位忍者的成长都抱有极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村子为了让他们变强也付出了很多的资源,所以才会有如今他们的成才吧。”

  富岳也是在政坛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狐狸,自然不会掉进雷影艾那么拙劣的坑里,反过来将他的军,

  “说起来,云隐村的雷遁忍术才真是一绝,想当年三代雷影居然可以一个人干♂翻岩隐村的一万大军,将云隐村战败的颓势逆转回来,真是让人自愧不如……”

  “是啊是啊,”

  罗砂点头,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忍界哗然。不愧是传说中能和尾兽较量的男人,这就是云隐村秘术的力量?爱了爱了。”

  “……”

  雷影艾和大野木听他们这么说,脸上都不怎么好看:一个在这场战斗中丢了亲爹,一个在这场战斗中损失了战机和主力部队……倒是木叶和砂隐借此机会捞了一大笔好处,弥补了不少战损。

  “都过去十多年的旧事了,就不要再提了。”雷影艾哼了哼,“四代火影,我们还是好好看比赛吧。”

  “嗯……四代火影,你给我们讲讲这第一场考核到底是什么意思和流程吧,让我们也有一个心理准备,不至于看着一头雾水。”

  大野木敲了敲看台,指了指那些陷入幻术里不能动弹的忍者们,“幻术考核不考解幻术,那考的是什么?”

  “那好吧,我就给你们说一说这场考核的门道。在这一场,我们安排了十位擅长幻术的上忍联合发动奈落见之术。”

  富岳笑了笑,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所谓奈落见之术,本身只不过是C级忍术,却可以通过查克拉来扰乱敌人的五感,再现他最恐惧的情景,进而瓦解他的斗志。因为使用条件苛刻,消耗查克拉太多,所以,其实是一门不太适用于战斗的幻术,没多少忍者会使用。”

  “不过,经过我们村子的讨论,如果把这个幻术用在这里,由于同时满足了被施术者原地不动、施术者查克拉远远大于被施术者这两个前置条件,简直就是恰到好处。”

  “而且,奈落见之术不能用常规的解幻术办法去解。要么是利用更多的查克拉恢复自身查克拉的紊乱——你们也知道,幻术就是利用自己的查克拉扰乱对手的查克拉,短时间紊乱五感;要么是承受住痛苦带来的压力,幻术自然就解了。”

  “哦,所以说,这场考核看起来是破解幻术,实际上考验的却是这些孩子的心性,要他们面对他们最畏惧的场景,然后从其中脱离而出?”

  “毕竟,除了人柱力,恐怕也没有哪个下忍会有那么多查克拉。”

  雷影艾啧啧称奇,“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以前我从没想过这样的方法。”

  “是啊是啊,”

  罗砂点头,

  “要说以前还在战争年代的时候,其实心性和胆气才是忍者最重要的品质。天赋再好,没有合格的品性也只会成为队友的拖累。反而是那些勇敢无畏的忍者慢慢脱颖而出。”

  “嗯,战争年代的勇气才是最宝贵的财富,这一点可是太真实不过了。”

  雷影艾叹了口气,

  “想当年,金戈铁马,无数英豪,活到现在的又能有多少?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别说了,别提以前的战争年代的事了,”大野木哼了哼,“那也没什么好回忆的,我们也不希望战争再次到来的,对吧?”

  “的确如此,”

  富岳笑了笑,

  “我们经历过战争,明白它对世界、对我们的伤害有多深,所以厌恶战争……不过回忆一下也没什么,毕竟痛苦需要铭记,不然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土影大人,你就总是这么不愿意回忆过去,所以才会带着岩隐村经历三场忍界大战,承受了更多的痛苦。这一点要和别人学习,不要倚老卖老,自视甚高。”

  说实话,他的笑容不能算是笑,就是嘴唇的两角勾勒出诡异的曲线,再加上极其具有威慑力的眸子,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无愧有“笑面虎”、“凶眼富岳”这样的称号,就连见识过宇智波斑的大野木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在表情的凶狠程度上肯定是同出一脉。

  “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想曾经被宇智波斑支配的恐惧和木叶外面依旧热闹的螺旋丸温泉酒店,大野木虽然不爽富岳,可也不敢在这里耍威风,到底还是忍下了富岳的嘲讽,一个人承担了所有。

  “不过,就算想到了这样的办法我们也用不了,谁让我们云隐村都是大老粗,没人会这么高深的幻术呢。”

  雷影艾羡慕地看了一眼那几个正在发动幻术的忍者,

  “幻术这东西,还是太冷门了。和体术、忍术相比,想要凭借幻术修行到能够承担一村之影的程度,简直不可能。”

  “也就是像你们宇智波这样,天生就拥有可以释放幻术的写轮眼的血继家族,才能训练出来强大的幻术忍者……”

  大野木也是啧啧称奇,

  “还记得当时流传的话——‘不能直视宇智波的眼睛’、‘一对一,必逃之’之类的话。”

  “拥有血继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这些东西带来的痛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承担的。”

  富岳叹了口气,似乎回忆起来了过去,

  “总是受到针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整个家族都没了。”

  “嗯?”

  其他人都是老政治家了,一听就听出来富岳话里有话。

  “啊,我是说雾隐村,血雾里的惨案你们还记得吧?”富岳挑了挑眉,“所有的血继家族,都被杀了个一干二净。”

  “诶,那边好像有一个小家伙清醒过来了!”

  猿飞日斩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交谈,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场下,我爱罗睁着一对血红的眸子缓缓睁开了双眼,右手颤抖着扶住额头。

  “爱……恨……为什么是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