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表姑娘的桃花劫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发生意外
 
  按照韩煜的建议,在接下来的的日子里,梅若彤几乎把所有的闲余时间都用在了陪伴梁文君这件事情上,有时候甚至是看着梁文君睡下了,她才回寒月殿里去。

  梁皇后自然是发现了异常,私下里便对窦嬷嬷说:

  “本宫一直以为颍河是个清冷的性子,怎么这次回来后竟是和以往不同了,总是见她跟在文君身边,以至于本宫这几天见她的次数也多了许多。”

  因为梁皇后在韩煜的照看下身体越来越好,窦嬷嬷是从心眼里喜欢梅若彤和韩煜的,闻言便笑道:

  “若说是为了攀附,县主可有的是机会,二皇子和三皇子可都等着呢,但是县主却偏偏选了韩大夫,所以老奴觉得,县主也许就是和梁姑娘越发说得来罢了。”

  小女孩们的友谊总是那样的奇妙,也许分享了彼此的一个小秘密后,就忽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梁皇后也是过来人,想了想也就没再多说。其实就算梅若彤有所图,只要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梁皇后也是愿意成全她的。

  一切都被细心的韩煜给说中了,随着陪伴梁文君的时候曾多,梅若彤心里的担忧也越来越重。

  梁文君是真的病了,而且已经十分严重,很多时候,厚厚的脂粉也遮不住她眼圈周围的暗青色,可她偏偏不再像以往那样多愁善感了,脸上时常的都带着笑。

  梅若彤觉得十分愧疚,她真的想不出梁文君是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变化的,明明那次在后巷的厢房里见过李彦白之后,梁文君的心境是明显转好了的。

  梅若彤于是就去找韩煜,希望他能给梁文君的汤药里加些安神的药物。

  在梅若彤的意识里,抑郁症病人首先需要的就是休息好,即使没有现代社会里那些专门用来治疗这种病的药物,好的睡眠起码可以让梁文君的病情不再加速恶化。

  韩煜听了却只是苦笑,低声对梅若彤说:

  “没有用的,药量已经很大了,再加的话,出问题的就不仅仅是梁姑娘的精神了。”

  梅若彤便又难过起来,这种事情她不可能拿去向梁皇后求助,即使说了梁皇后也不可能听得明白,说不定还会怀疑梅若彤是在诋毁梁文君的名声。

  这个时代还没有精神病人的说法,疯子这个词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贬义词,家里有一个这样的人,一家人都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若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可系铃的李彦白还在千里之外、生死未知呢。

  梅若彤无奈,干脆就厚着脸皮纠缠梁文君,最终还是搬进临章殿的偏殿里和梁文君住在了一起。

  几乎每一顿饭,每一个夜晚,梅若彤都在仔细而不留痕迹地照顾着梁文君,尽量劝着她多吃一口,夜晚的时候陪着她说些宽心的话,直到看着梁文君睡着,梅若彤才能松上一口气。

  京中不断传来坏消息,西边和北境的鞑子多次进犯,守边的将士节节败退,损失惨重。直到安国公贾峻带着两个弟弟贾羽、贾诀率兵出击,才终于止住了鞑子进击的势头。

  又过了几天,就传来了贾家军击退鞑子,大获全胜的好消息。

  宣德帝声势浩大地封赏了安国公府,更将德妃晋为了皇贵妃。

  贾家一时门庭若市,和前一段时间的消沉相比,更显风头无二,连一直不敢出门的端亲王妃贾筱雯也开始重新立了起来。

  梅若彤和韩煜、青竹都道李彦白是了西北的,所以听到这些消息时,三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一直都没有李彦白的丝毫消息,他就像是前几年那样,很快就从洛邑人茶余饭后的闲谈中淡去了所有的踪迹。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十月初的时候,梁皇后的身孕已经有七个月了,而地势较高的西洛山开始有了冬天的迹象。

  宣德帝本来是时常派何胜或者梁家人来行宫探望梁皇后的,送来一车车的东西和几句问候。

  可从德妃被封为皇贵妃之后,何胜就没再来过,现在距离他最后一次来问候梁皇后的身体,已经过去了十几天。

  梁皇后依然不着急回宫,至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任何异常的。

  可梁文君的焦虑情绪却明显严重了,虽然她越发的温和爱笑,外人更加看不出异常,可每天陪伴观察她的梅若彤却都看在了眼里。

  梅若彤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梁文君,同时在心里盼望着李彦白赶紧平安归来。她已经想好了,只要李彦白回来,她立刻就把梁文君的病情给李彦白讲清楚,无论如何都要求他帮帮梁文君。

  李彦白是梁文君唯一的药,也是救命的药。

  每次想到这一点,梅若彤都心酸不已,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如果自己不出现在这个世上,是不是李彦白和梁文君就会多那么一份可能。

  韩煜因为梅若彤的这种自责而担忧不已,甚至开始反对梅若彤再和梁文君待在一起,劝她找个理由回洛邑去。

  梅若彤知道韩煜是怕她受梁文君的影响,可她不可能这个时候离开,尤其是在知道梁文君的病情之后。

  就在这个时候,李斓曦和林庭芳却出了意外。

  李斓曦和林庭芳一起出去玩,居然半是威胁半是躲避地甩开了跟随的侍卫,等再被找到的时候,李斓曦没有大碍,林庭芳却受了伤。

  起因是李斓曦想去后山的河里抓鱼,因为天气已经颇为寒冷,再加上地势陡峭,梁皇后便不允许她去。

  李斓曦心心念念了几天,便背地里和林庭芳商量好之后甩开了跟随的侍卫们。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巧的是两个人在抓鱼的时候,李斓曦不小心跌进了河水里,林庭芳忙去救她,结果李斓曦倒是被林庭芳推到岸上去了,林庭芳却被河水给冲走了。

  等李斓曦的哭声引来了侍卫,几个侍卫又花费了好半天功夫找到下游的深潭边时,哪里还有林庭芳的身影。

  梁皇后很是生气,可李斓曦也被冷水冻得很快发起烧来,她便不忍心再责备女儿,只能吩咐驻守的禁军首领樊纲即刻率人出去寻找林庭芳。

  梅若彤着急得手直发抖,林庭芳是跟着她一起出来的,若是出了意外,她是没法和老太太以及大老爷交待的。

  韩煜和梁文君都忙安慰梅若彤不要着急,青竹却等不得,廖勇正好这两天回了洛邑不在行宫,她便一个人出了行宫去寻找林庭芳。

  天已经黑了下来,大着肚子的梁皇后依然等在临章殿的正殿里,梅若彤和梁文君也忐忑不安地陪坐在一旁。

  两个宫女抬着给梁皇后浴足的药汤进来,韩煜跟在后面,很是担忧地打量了一眼面色微白的梅若彤。

  梁皇后叹了口气,由窦嬷嬷搀扶着回后殿去了,韩煜便陪着梅若彤和梁文君一直坐到了天亮。

  一夜的时间里,去寻找林庭芳的禁军也派人来回了几次话,可没有一次是梅若彤所期待的好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