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表姑娘的桃花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故人
 
  林庭芳喝完药不久便出了一身的汗,临近午时的时候终于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到梅若彤和青竹、小小都守在床前,林庭芳的眼泪簌簌而落,拉着梅若彤的手说:

  “表姐,我以为我会死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梅若彤含着泪把林庭芳搂在怀里安慰了一阵,才又让小小去叫韩煜过来。

  韩煜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给林庭芳诊完脉后才微笑着说:

  “公主也好了许多,刚才还在问林姑娘可有醒过来。”

  林庭芳有些不好意思,怯怯地看着梅若彤不敢接话。

  梅若彤知道林庭芳的心思,便安慰她说:

  “你不要怕,娘娘并没有生你的气,一早还派人过来问你的情况。”

  韩煜也点头,微笑着对林庭芳说:

  “林姑娘不必担忧,你和公主的身体都没有大碍,烧退了歇息几天便没事了。”

  林庭芳这才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唇,伏在梅若彤怀里说:

  “表姐,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我以后再也不淘气了。”

  见林庭芳自始至终都把问题揽在自己身上,梅若彤倒也放心了些,起码这样能给梁皇后留个好印象。

  果然,当窦嬷嬷下午过来探望林庭芳的时候,听她一直说是自己的错,要去向梁皇后请罪的时候,窦嬷嬷眼里的笑意便更深了几分。

  晚饭前梅若彤去给梁皇后请安,便发现梁皇后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

  梁皇后招手让梅若彤坐了,然后就问起林庭芳被救的事情。

  梅若彤不敢隐瞒,便把事情原原本本地给梁皇后说了一遍。

  梁皇后默了默,然后缓声说:

  “虽说行宫里没京城那么人多嘴杂,可到底还是个姑娘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慎重些也在情理之中。

  等明天把那个人带来给本宫看看,你放心,一切自有本宫替你们做主。”

  有了梁皇后这句话,梅若彤的心便放下了一半,谢过她之后又去看望了李斓曦,然后便带着青竹又往寒月殿走去。

  虽然这段时间梅若彤一直和梁文君住在一起,可现在林庭芳出了事情,她自然是要先住回寒月殿照顾林庭芳。

  韩煜就等在临章殿外,和梅若彤一起边走边低声说:

  “我看那人绝不是个普通的猎户,他不肯开口,直接带去皇后娘娘那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梅若彤便扭脸去看青竹,青竹也抿了抿嘴唇说:

  “姑娘,那个人肯定是会功夫的,但是没动手我也不知道深浅,行宫里高手多的是,这个倒是不用担心,就怕他的身份不简单。”

  说到这里,青竹忽然有些后悔,低声说:

  “姑娘,早知道我不把他带回来就好了。”

  梅若彤便笑了一下,牵了青竹的手说:

  “虽说事出意外,可毕竟牵扯到了公主,便没有含混过去的道理,你把他带回来是对的,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只能皇后娘娘来做主。”

  青竹和韩煜便都点头不再说什么,其实心里是早都清楚的,如今京城里的形势是德妃一派占尽了先机,还真不能保证他们就不敢把手伸到这里来。

  让梁皇后完全放心,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饭后梅若彤便去了临章殿,韩煜已经领着那个猎户侯在外面了。

  梅若彤看向那个猎户,见他规规矩矩地站着,眼神也只看着地面,便对韩煜点了下头,和青竹一起领着那个猎户往正殿走去。

  梁皇后坐在上首,神色平静淡然,身旁只有邹嬷嬷和侍卫首领樊纲在。

  梅若彤行过礼后坐下,青竹跟着站在她身后。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猎户的身上,看到他十分标准地朝梁皇后行了大礼,早就见识过的梅若彤和青竹倒是没什么,窦嬷嬷和樊纲却同时都有些惊讶,樊纲甚至一下子就握紧了手里的剑鞘。

  梁皇后盯着垂头跪在地上的猎户看了一阵,忽然说道:

  “把头抬起来给本宫看看。”

  梅若彤拿着帕子的手轻轻抖了一下,这是不合规矩的,可梁皇后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猎户显然也是楞了一下,却又把头低得更低了,只回答说:

  “草民乃是山野粗人,不敢冒犯皇后娘娘。”

  梁皇后淡淡地笑了一下,樊纲已经跨前一步冷声说:

  “你好大的胆子,没听到娘娘的话吗?”

  那猎户不回答,只跪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垂了下去。

  樊纲哼了一声,上前几步一把就抓掉了那猎户的斗笠扔在地上,然后抓住头发强迫他抬起了头。

  梁皇后神情平静地看了几眼那个猎户,摆手示意樊纲放开他,然后问道:

  “纪啸天是你什么人?纪家老太太海氏你可认识?”

  梁皇后话音刚落,站在猎户身旁的樊纲就变了脸色。梅若彤和青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对视了一眼后都向梁皇后看去。

  重新俯身在地的那个猎户却忽然发出了压抑的哭声,没过一会儿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铁塔一样的汉子樊纲也红了眼圈,梅若彤和青竹惊得忙都站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梁皇后拿帕子沾了沾眼角,对梅若彤说:

  “你先回去歇着,今天的事情不要跟别人透露。”

  梅若彤和青竹忙都应了,行了礼都就赶紧退了出去。

  韩煜还等在外面,见梅若彤出来后对他摇头,而且不见那猎户跟着,心里便知道有意外,于是也不多问,直接送了梅若彤回含月殿。

  林庭芳并不知道自己被救的过程,问梅若彤的时候,梅若彤也只说是侍卫们在河边找到的她。

  林庭芳也没起疑心,下午的时候觉得身上松快些了还说想去探望李斓曦。

  林庭芳的手臂和腿上都有轻微的擦伤,梅若彤便劝她先歇着,不急着这会儿去找李斓曦,免得李斓曦看到了心里难过。

  林庭芳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便老老实实地半躺在床上和小小、青竹说话。

  梅若彤心里有事情,翻了几页书看不进去,就下楼到了正厅里。

  青竹很快也跟着下了楼,问梅若彤为什么不告诉林庭芳真相。

  梅若彤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楼上,待和青竹一起走进了自己的卧房后才低声说:

  “先等着吧,等皇后娘娘那边有个说法了再说。”

  青竹其实也知道事情怕是会很麻烦的,原来想的是这个猎户明显不是个想趁机攀附的人,只要给梁皇后一个交待后,最多也就是拿银子感谢他一番就行,行宫这边自然是没人敢出去胡乱说的。

  可现在,事情怕是要麻烦的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