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嘉佑嬉事 > 第二百零六章 攻城(2)
 
  信天翁配合昊剑宫剑卫进攻时,齐骊身边,心剑宗外门长老武鹤云弹了弹手指,轻描淡写的说道:“伯候放心,区区一座邬州城,昊剑宫的孩子们,手到擒来。”

  当城头上,士卒们扛起了重型床弩,将一头头信天翁从高空击落时,武鹤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一些,但是他依旧信心满满:“看样子,这小子……叫卢仚?嗯,他治军,倒是有点手段,不过……”

  武鹤云微笑摇头:“凡人手段而已,不过如此!”

  他们面前,邬州城东门上空,一头头信天翁不断被击杀,一个个剑卫哀嚎着从空中坠落,人在半空就被射成了筛子。

  武鹤云的脸变得阴森了许多。

  他双手不断开合,一丝丝森冷的剑意笼罩四周,齐骊等人同时打了个寒战。

  武鹤云冷声道:“这小狗,伯候可以考虑,如何将他千刀万剐了。呵,看啊,只要孩儿们在城中落地,以昊剑宫弟子的实力,区区……”

  一句话没能说完,一道红影在高空往来穿梭,数百信天翁烧得和火把一样,一头从高空坠落。

  齐骊低下头,不敢再看武鹤云。

  武鹤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下了坐骑,一步一步的朝着邬州城东门走去。

  邬州城上空,一头头信天翁不断燃起大火,不断从高空坠落。欢快的鸟鸣声,还有地面上‘哈哈’的尖锐嘶吼声遥相呼应。

  终于,那条红影展翅高飞,放纵百来头惊魂未定的信天翁从高空降落,狼狈的逃到了距离地面不到百丈的高空,然后开始缓慢的盘旋下降。

  信天翁的翼展十几丈,它们体积过于庞大,邬州城内,适合它们降落的地方不多。

  就在它们选择降落地点的时候,各处高楼上,恐怖的机括声响起,一道道床弩弩矢呼啸着破空袭来,重重的打在了一头头信天翁身上,轻松贯穿了它们的身体。

  如此可好,也不用挑选降落地点了。

  信天翁们喷着血,一头从低空坠落,一个个昊剑宫的剑卫们怒骂着,忙不迭的施展身法从坠落的信天翁背上凌空跃起。

  有人没掌握好跃起的高度,他们在离地数十丈的高度跳起来,一个个摔在地上,砸得半死不活,更有人折断了双腿和腰杆。

  还有人跃起的时候,信天翁已经距离地面没有多高,他们刚刚跃起,身体就随着坠落的势头拍在了地上,同样摔得骨断筋裂,连哼哼都没能哼哼出来。

  也有人在恰到好处的高度跃起,轻盈落地,很是潇洒漂亮的拔出长剑,迅速和师兄弟们站成了一排,威风凛凛的看向了四面八方。

  在他们看来,哪怕平安落地的师兄弟们只有不到千人,但是基本上都是拓脉境的好手。

  近千的拓脉境‘大高手’,在城市中,足以轻松击杀数万普通士卒……

  应该是不会错的!

  那些最多培元境,甚至培元境都没入门的普通人,怎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一道银光飞驰而来,伴随着可怕的‘喵喵’嚎叫声,兔狲挥动着尖锐的爪子,从这些‘幸运儿’的身边飞驰而过。

  尖锐的爪子所过之处,长剑折断,骨肉断裂。

  短短呼吸间,上百剑卫被兔狲撕成了碎片,鲜血喷得满地都是,而剩下的那些剑卫,还没能发现究竟是谁突袭了他们。

  “敌人,敌人……哪里?哪里?”

  所有剑卫都在歇斯底里的嚎叫着,紧接着,地面就隐隐颤抖起来。

  一队队重骑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长戈重戟带着森森寒光,随着可怕的冲锋力道狠狠扎向了这些自视甚高的剑卫。

  剑卫们兴奋,狂笑,大吼着催动元罡,一柄柄青锋寒光四射,剑芒喷出能有数尺远。

  紧接着,他们茫然而绝望的看着那些重骑兵手中的长戈重戟,那些戈头、戟头上,同样有一道道数尺长的寒芒喷出。

  拓脉境,这些重骑兵,赫然也都是修出了元罡的拓脉境高手!

  问题是……

  拓脉境的高手,在军中都应该是将校一级,数量不会很多,可是他们眼前的这些拓脉境的重骑兵,一眼望去,何止万数?

  “被坑了!”几个剑卫头子脑海中,闪过了最后一道念头。

  情报有误,大胤国朝的实力,绝非外人所说的那样……昊剑宫,被坑了。他们这些大胆突袭邬州城的昊剑宫剑卫,全都主动跳进了一个天坑!

  空中,只有零星几头信天翁侥幸逃回了高空。

  它们悲鸣着,在高空中缓缓地盘旋。

  但是它们的幸运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道红影飞过,这几头信天翁也燃成了火球,哀嚎着从空中笔直的坠落。

  有一头翼展二十几丈的大家伙,极其幸运的一头撞在了东城门的城门楼子上,一声巨响,和城墙炼成一体的城门楼子丝毫无损,这头大家伙直接摔了个粉碎,血浆肉末炸出了上百丈远,喷得城墙上的守军满身都是,无数将士都在纷纷咒骂。

  卢仚身上道道锐气四射,逼得血雾不能近身。

  他双手抱胸,跳上了城墙垛儿,冷笑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武鹤云。

  “这位老先生,你要动手?可要想明白了,你若是动手了,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卢仚话里有话。

  武鹤云呆了呆,猛地抬起头来,骇然看向了卢仚。

  “你……我那两位师弟何在?”

  武鹤云突然惊醒,卢仚一定也是宗门弟子,就和他一样,是宗门派出来,在大胤争夺气运的棋子。

  但是……哪个该死的宗门,居然在大胤朝堂上,埋伏得这么深?

  一名得到天子宠信的‘公’!

  用力摇摇头,武鹤云将一些杂乱的念头甩了出去。

  现在的问题是,卢仚既然是宗门弟子,那么,前些日子,带着几个剑卫弟子在外游历的两名外门执事,和他武鹤云交好数十年的同门师弟,他们去哪里了?

  按照他们的行程,他们很可能就在邬州城附近。

  人呢?

  武鹤云猛地化为一道人形光影,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直奔城头,他厉声高呼:“人呢?”

  卢仚身边,青柚三女一直在看热闹。

  昊剑宫的剑卫们驾驭着体积如此庞大的信天翁袭城,这等场景寻常人生平难得一见,更不要说初出茅庐的三个小丫头了。

  包括青柚,都看得红唇微张,双手紧握拳头,掌心满是汗水。

  青柠、青檬更是不断的蹦跳着,给那些操控床弩的士卒加油鼓劲,鼓励他们多干掉几头大鸟下来。

  两女更是嘴角有涎水渗出。

  这些信天翁……这么大的鸡大腿……若是拿来烤,拿来炒……嗯,油炸是不行的,毕竟整个邬州城,都找不出几丈大的大油锅嘛。

  除了鸡大腿,还有这么大的鸡翅膀!

  哎,哎!

  直到漫天信天翁都被打得干干净净,三女的注意力才回到了城墙外的武鹤云等人身上。

  见到武鹤云突然身化光芒奔袭墙头,青柚三女齐声呵斥:“哪里来的糟老头子?下去!”

  ‘哧溜’一声,三条青色蛟龙般的剑光腾空而起,一个飞旋,当头斩向了化光而来的武鹤云。

  武鹤云吓了一大跳,活见鬼了,邬州城里怎么会有剑修?

  而且看这剑光纯正威严,剑意灵动玄妙,分明是以神御剑的名门正宗,不是那些捡了些碎鳞片爪的传承,侥幸入门的野路子。

  他冲得太快,三女出剑也太快。

  甚至可以说,三女出剑近乎偷袭,她们都是飞出了剑光,这才齐声呵斥。

  声音还没传来,剑光已经当头落下。

  武鹤云怒叱一声:“年轻人,不讲武德……”

  他身上剑芒大盛,来不及出剑的他,只能将自身法力催动,化为护体剑芒喷出三尺,森森剑芒绕着身体急旋,和三道剑虹撞在了一起。

  ‘呛琅琅’一阵脆响,一道道散乱的剑气朝着四周乱打,打得下方护城河炸开了一道道高有数十丈的浪头。

  武鹤云闷哼连连,被三个小丫头联手,硬生生逼得在空中狼狈倒退。

  短短几个呼吸间,他就被逼退了两里多地,极其狼狈的,差点是平拍着摔在了地上。

  三道剑虹不依不饶,依旧朝着他斩了下来。

  武鹤云已经得了喘息之机,他一声大喝,张开嘴,一道极其明亮的金色长虹喷薄而出,长有二十几丈的金色剑光宛如一条恶龙,张牙舞爪的朝着三条青色剑虹迎了上去。

  四条剑光凌空一搅。

  就好像四条凶残的大蟒相互绞杀成了一团,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城头上,三女的脸色同时一变,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骤然一暗,嘴角也有血水渗了出来。

  剑修分以神御剑、以血御剑、以气御剑三种。

  以神御剑最为高明,但是神魂与剑光相合,一旦受创,受到的伤害也最重。

  三女的修为比武鹤云差了一截,三女联手,也只是勉强挡住了武鹤云。

  但是剑光接触,那就是神魂之力硬碰硬的近身交战。

  修为上的差距,直接让三女受到了不轻的伤害。

  “老贼凶狠得很,卢兄当心!”

  青柚轻喝,右手食指中指成剑诀,就要点向自己的眉心,催动秘法和武鹤云分一个高下。

  卢仚一巴掌拍在了青柚的手掌上:“干嘛拼命呢?”

  太古熊妖炼制的强弓从北溟戒中蹦了出来,卢仚随手从身边亲卫携带的箭壶里,掏出了三支用重合金铸成的特制破甲箭。

  ‘嘭嘭嘭’三声巨响。

  卢仚拉开强弓,三支特制箭矢化为肉眼不可见的光影,瞬间落在了武鹤云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