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世界待我很温柔 > 第四十五章 此雨非彼雨
 
  风花雪月,山水云雨,都是自然界的物象。它们在与人们发生联系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产生某些特异的效应。

  有因色香而受宠,有因形异而被爱,也有时因清光而得怜……

  雨则颇为特殊,它天生多变,有时与云同行,有时与风携手,或为丝丝小雨,或为磅礴大雨,变幻莫测。

  雨作为描写对象进入文学领域,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打开唐宋诗词,到处听得到雨声,看得到雨景。

  雨中多愁,因而雨中多诗。唐宋咏雨之作,更多的是从绘画的角度去观赏雨的美感。

  那些诗词作者往往选取一组镜头,营造出一种意境,创造出如画的效果,凸显自己的个性色彩。

  往事如烟,人生苦短。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当诗人伤春、悲秋、离愁、别恨、寂寞、无奈之时,雨飘然而下,成了最契合文人失意与愁苦的自然物象,具有了特定的感情内涵。

  这样的例子在唐诗宋词中屡见不鲜。苏轼《浣溪沙》中有:“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温庭筠《更漏子》中有:“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他们不约而同地都用雨来衬托自己的寂寞孤独之感。

  我最喜欢的咏雨之作当属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全词抒写风雨花落的怅怨,但写法上却颇为独特。那么多春天盛开的名花都匆匆的凋谢了,是因为凄风苦雨的摧残、蹂躏,这自然使人联想到人世间的许多风雨花残之事。

  全词表现了作者对一些美好的事物遭到风雨暴力摧残而零落的哀痛心情。而那朝雨晚风既是自然物象,又是政治上的风雨,这样的描绘确乎有非同一般的感人力量。

  春雨绵绵,秋雨霏霏。

  当落红无数,春去匆匆,悲风怒号,黄叶飘落,日暮途穷,夜深人静之际,雨像懂得人的情思,点点滴滴的洒落,也一声声的撞击着人的心扉,诗人百感交集,泪水与哀愁同出,读来令人断肠。

  然而同样是雨在不同的诗词中却展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苏轼《浣溪沙》中有:“软草平沙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

  一场透雨过后,原野青青,景色格外清新可爱,走马于芳草地上,自是一尘不染,只觉满眼青翠,内心喜悦可以想见。

  而在众多喜雨诗中流传最广的要数杜甫的《春夜喜雨》了:“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好雨知人意,在大地急需雨时,雨来了,它好在适时。在人们正酣睡的夜晚,雨无声的,细细的下,柔情地融入大地,化作生命的光泽与亮色,它好在润物无声。

  雨既是春雨,又是好雨,它知人意,体人心,故令人喜。题目中那个喜字在诗中虽没有露出来,但“喜”意从诗中迸出。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如秦观《好事近》中的“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翁卷的《乡村四月》中写道:“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等。

  这些诗词均写的清新可爱,给人以舒爽清澈的快感。我们从中可以读出生命的光泽和人生的希望。

  唐宋著名的咏雨之作还有很多,如孟浩然的“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是晨鸟啼春中的闲梦偶忆,着意抒写的是那份悠然自得的心境;

  王安石的“江北秋阴一半开,晚云含雨却低徊”,在写雨中寄予深邃的意境;

  苏轼的“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则显示了超群的捕捉意象的本领。

  “雨”这个意象所包含的丰富的人生意蕴对我们极富启发性。

  雨中有欢欣,雨中有哀怨,雨中有雅趣,雨中有禅思。

  雨为诗人的生命留下了广阔的抒情空间,从而使我对它的每一次体验都获得了新鲜的巨大的震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