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当一个普通人被系统选中后 > 修仙的林默
 
系统:咦?我怎么会有感觉?为什么感觉这么舒服?我为什么会舒服?

在林默与系统都无法感知的外围,阴暗的空间,无数光点汇聚成河,一双无形大手,往河里一捞,林默被放在巨大的手掌里,边上有人惊奇暗语道,“咦,集气运于身,又功德护体的灵魂,怎么会进三生河里游荡”

又一缥缈女声传来,“或许是为荡涤因果业障”

素手掐指一算,手掌主人朗声道,“非也!此灵,本该因果厚重,却无业障,遇之,缘也,看其后效。”

语毕,巨大的无形手掌,随意一抛,一方天地的凌霄阁,老君殿,有感天地,随后数万年不外出走动的太上道君,到祖殿一游。

十二年后,水神诞下一子,三界同贺,众仙来朝,天降祥瑞异象环绕,数月未散。

话说林默,他张开眼,红彤彤,光灿灿,不自觉动了动,结果翻了个跟头,然后林默发现自己的肚脐眼上,有跟带子,思维一转,以自身为中心,他清楚了解周围数十里的景象。

从一开始的惊奇,到后来的习惯到自然,这应该是哪本神话小说吧,系统这次居然不给解说剧情。

林默随遇而安的这么出生了,嗯,当神仙了,神仙长得怪好看,额!还挺奇形怪状的。

修行这生活方式还挺好的,安静地一个人打坐,不,该说一个仙,避世人首选。

几十年后,依旧是婴儿状态的林默,化水而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睡,不对,修行起来。

一个高大人型肌肉块的男仙?为什么不确定?因为纵然见多识广的林默也分不清楚这些神仙的性别,这一大坨,也可能是个娇妹子的声音。

然而,林默猜错了,大块头口中的童音软声软气地传来,还带了几分委屈“水神的宝宝为什么不跟宝宝们一起玩?”

“父君有言,水神之子,甚•••甚什么,我神力不够,说不了”另一个正儿八经地男童,学着大人口气糯糯道,说到最后,发现说不出口,有些急了。“反正就是,他,太懒了,一天到晚都在睡觉”

“那不是懒!人家才出生几十年而已,只能吃吃睡睡,再过个千八百年就能跟我们玩了”一个身穿云绣长裙的小仙子,看着像五六岁的孩子身高,牵着一个步履阑珊的精致男童,一点一点往院子里移动,像做贼一般,估计是偷跑进来的。

林默难得被雷得没进入修行状态,看着后面跟的那一高大人型肌肉勾着腰,像座小山,捂脸缓慢移动。

???林默难得迷了,这三的迷惑行为?就这!?干啥呢!

林默躲的这院子是水灵阁,在他看来这就是众多水精灵的游乐园,躲这里水灵精气浓厚,不容易被仙娥找到,哪知道会碰到三迷惑行为,一看就偷跑进来的,估计是身有重宝,才破了迷阵。

他一点也不想跟三迷惑们有交集,飘身去水灵阁深处,接着睡,不,是修行。

然而天宫却开始乱了,最开始是瑶池仙宫,仙娥们来去匆匆,开始找小主子,结果没找到,而后时间一长就惊动了帝君,玉帝得子来之不易,平时就极为宠爱,天地之主推演行踪,却发现被天机遮挡,说明小太子在的地方得天道庇护,或是被大能抹去行踪,后者就有点危险了。

天宫开始派大批天兵天将进行寻找,然天宫之大,且神府仙庭林立,神识扫过去,能遮挡仙窥神识的地方太多了,有的地方的大佬还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进去的,一时之间还真不好找。

水神从天机殿出来,有感氛围有异,随意抬手一推演,就知道发现了什么,主动给帝君发去会帮忙寻找的信息,还安慰了一番,告知他推算小太子不会有危险,毕竟他也刚得一子,很明白玉帝的心情,他的小林默也是很喜欢藏起来,虽然没出过府,但确实每次都很不好找,让他的推演道行都高深了不少。

因领天机神谕,水神遵顺天令,往下三千界巡布一番,此去经年,待他归来,小林默该是会天言了吧,定要在此之前刚回来,听到第一句父神。

没错,水神乃此天地间第一滴水,天养而成神灵,因此没有性别之分,孕育林默乃是天道有感水神的祈愿,赐子而生,因此水神即是爹又是妈,以致对林默宠得没边,毫无底线。

而就在水神待去的三千凡界之一,一个少年出生于帝王之家,年满周岁被测出五灵根,凡俗的帝后,半喜半忧,喜的是嫡子有灵根,只要踏上修行之路,于世人,就此脱离凡俗,踏入仙途,仙凡之别,如天斩,无法跨越;忧的是,五灵根,金木水火土,身居五行,灵根资质末端,修行难度极大。

小少年聪颖绝伦,从小跟随帝王,耳濡目染帝王之术,制衡朝臣,牵制外敌,恩威并施,年满十岁,见证父王的疆野版图一步一步扩张,称霸凤凰大陆,终于引起了修行门派的注意力,百年一度的仙途大典落于王国的落仙都城。

而身为太子的小少年,在皇家瓜葛颇深的金丹真人的引进下,得以进入一个三流修仙门派,别小看这三流门派,聪颖的太子与门人用了举国之力,才得以进入,只因他灵根低下。

但小少年心性沉稳,进入仙门后,刻苦修行,又加之谋算惊人,竟是一点不落于人后,机遇财宝牢牢抓住,不管谋算何物,屡屡得手,数百年后,已是门派中的中流砥柱,且有隐隐与之为首的之态,九百年后的又一仙途大典,已是一堂之主的他又回到了他的国度。

落仙城的仙落酒楼

“默,你这次躲得太远了!”一青袍少年,背手而立,一脸稚气的脸上,严肃中带着纠结,看着慢条斯理品尝美食的青年。

青年淡淡地看了一眼,丹凤眼不染凡尘,明澈净心,修长的指尖向青袍少年一点,少年以普通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生长,迅速成长,最后长成一成年青俊才停下手来,无奈地说道,“躲得再远,不也能被你找到!你这回又动用了哪样天道至宝?”

成年青俊,微微一愣,有些心虚地嘀咕道,“反正是回去会被父君重重责罚的先天至宝,谁让你不带我一起”

哪怕再小声,对于青年来说,都是能听清楚的,于是更加无奈了。

明知故犯,你还理直气壮?!这玩意儿真是下任玉帝吗?太不靠谱了吧,几万岁了还这么幼稚!生长周期也太长了!

他不知道快近千岁的自己在别人眼里也还只是个宝宝而已。

然而他,林默,虽然现在是水神之子,天道赐生,本是一个普通人,思维跟仙神众人,天差地别,躲清静的林默,次次都被这小屁孩儿搅了安生之地。

林默冷着脸,硬声道,“本殿这次是有要事,才来此间,小殿下既然来了,就约束好自己,莫要破了此界平衡”

外形已是俊逸青年的小殿下,扭捏着严肃道,“哼!反正你别想甩掉我,若你再要一睡百年于逍遥殿内,吾•••”

“别吾了,过来尝尝这叫化鸡”林默摆手打断了变扭小孩儿的小心眼儿,太上赐宝逍遥殿,封逍遥殿殿主,对林默来说真的就是一座殿,得到后,当床来用,睡里面除了水神,谁也打扰不了他,只要水神本体外出,他就进去,有次众神论道,一晃而过百年,林默就在殿内清修百年,对于仙神来说并算什么,但是林默诞生不久,沉道过久会易迷失,按理说是不能持续修行这么长时间的,偏偏林默道心够稳,才没有出事。

举止优雅地吃完叫化鸡后,碧落子终于放开了心态,放下小伙伴丢下自己跑掉的闷气,朗声道,“默殿,你来此间何事?”

林默闭目于塌上,盘腿而坐,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掐算,并不准备理会备选玉帝,小屁孩儿太会惹事了。

他不会告诉他人,他在找系统,从上次修行突破后,他明白自己缓缓摸到天道的韵道,推算出原本寄生于灵魂的系统,居然蒙蔽了天道,得以独立投身,怪不得系统向林默解说剧情。

“凡尘历练”

字字温和,却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

碧落子噗嗤一笑,小声嘀咕着:“天道赐魂,水神育身,居然还这么努力修行,唉,本殿下的脸往哪里搁•••”

林默至凡下三十三界,身上的修为,神体皆被天道压制,一时之间无法推演未来之势,因果之初,自然找不到想寻觅的东西,只得作罢。

这可高兴了碧落子,林默明显无所事事,并无目的,他便拉着林默一起在这凡尘游历,玩得不亦乐乎。

于是此界的凤凰大陆、龙游之境、群山之路、北冥大泽等等地方,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数百年光阴如白驹过隙,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隐于深山大泽的林默,心中一晃而过的明悟,目光不由朝东南方一探。

数十万里外的一座道场,劫云涌动,地面重重阵法暗流,渡劫之人,气运冲天,天材地宝光晕环绕,此人有何特别之处?

!!!系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