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当一个普通人被系统选中后 > 依旧修仙的林默
 
林默游走此间数百年,因自身身份重大,沾染此间凡下三十三界的因果,怕引发惊变,于是一直游离于各缘法外,极少外交,也从不插手此间生灵的命理,因果循环,自有天定,私下凡尘已是违背天和,不过一直以来严于律己的林默,天道似乎并无惩罚,反而偶有功德加身。

导致功德加身的碧落子:???!!!

“落,随吾而行”

空灵缥缈的声音如风飘落于深山青年的耳边,碧落子看了看自己的手里快要烤好的山鸡,袖手一收,连带燃着凡火的小块地皮一起带走了。

驾云而行的宝船上,林默的眸光里跳跃着凡火,看着烤着山鸡的备选玉帝,扶额而坐,突然骨节分明的手指,晃动了一下。

碧落子瘪嘴,小声对板着脸的林默说,“默,蚂蚁而已,我们要去哪里?不是说去九华天池看看吗”

“此行,去观一人渡劫”林默低头看着手掌上的蚂蚁,而后收入了灵宠袋里。

“谁啊?谁啊?渡劫居然能引起你的关注?”碧落子兴奋地问道,想起什么,又接着说,“此人能修至天庭吗?凡下三十三界修行上去,又得你关注,定是仙才神杰”

林默的丹凤眼瞟了一眼兴奋中的好基友,很无奈道,“慎言!你好歹是天庭太子,未来的帝君,言出定行,行之有道,假如此人中途德行凋落,你却言之仙才神杰,口误造出的劫难,最无可避,因果伤本。”

“言之有理!慎言慎言!”碧落子郑重地点点头,随之把烤好的鸡翅膀递给林默。

林默顺手接下,从容地吃起来,烤得越来越好吃了。

驾着宝船,开着此间能承受的最快的速度,历经一天一夜才到达目的地。

劫云下的修仙者已经渡劫成功,升仙梯已降下,但不知为何除了升仙梯沿下的一块地方阳光灿烂,四周的碧空,却黑云滚滚,似在怒喊,地面刮起了沙尘风暴,像是在挽留一般。

如此诡异的场景,让林默心生警惕,碧落子皱眉不语。

“道友,请留步!”

林默高声一喊,并没有让正飞升的人停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

见此情景,碧落子随手摄起甲板上的枯叶,要往那升仙梯尽头的天门一斩,被林默摇头制止了。

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天道降下的雷劫他渡过去了,这是他该得升天机会,你我不能随意插手”

碧落子心中悲悯,他能感觉到此人带走了什么,带走了此间最重要的东西,天地在哀恸,一滴清泪从他大大的眼睛里滴落,低语道,“此方天地怎么办?本就脆弱,会坍塌的吧,怎会孕育如此歹毒之子”

林默扬手收起了碧落子的清泪,安慰道,“世间万物,终有轮回,此人飞升至上界,终是会被业力所报,落,你•••”看着面容悲恸的碧落子,帝君之子,终是天道所选,看来试炼的人是他啊,想到什么又接着说,“你看这是什么?”

手心摊开,那滴清泪,晶莹剔透,静静躺在白皙的手掌里。

碧落子悲恸的面容换成了惊疑,随之惊喜,情感变换太快,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这!这!默,你就是个奇迹!”

林默的嘴角微微上扬,碧落子的试炼开始了,他愿意当背后的影子,随后,此间突现一个天才林天石,随从林陌闯荡,二人逢乱必出,实力强悍,万年魔龙被降服,妖皇避世,人皇昌盛,灵气动荡,日渐稀薄,百年间,风云涤荡。

幽静的山谷内

“默,木灵珠安置好了,五行终于归位了,”那个言传百年的天才林天石,也就是碧落子,爽朗一笑,随后又想起什么,继续说道“那个王天罡居然让我们奔波百年,等我路过上界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他”

“不用特意去对待他,盗走此间的五行灵珠,业障缠身,万灵讨伐,加之你对之不喜,气数早尽,业果在报”林默一身黑衣劲装,持剑而立,周身冷凌气场,让人一看便杀伐果断的打手,这是百年震动中冷血无情的随从林陌。

白衣青年碧落子折了一节柳枝,飞升至半空,手握柳条,往地面的山谷一抽,天然阵法油然而生,黑衣劲装站至山巅,虚空一握,一声龙吟冲天而起,手中出现了一条龙头鞭子,手柄的龙眼活灵活现,宛如真龙,往虚空一抽,龙身持续变长变大,仿佛要把天地一鞭而裂。

某万年魔龙:???你们还是人吗?这种天然阵法就算了,空中这祥瑞怎么回事,这两人不是人吧,怎么能量这强悍,空间都抽碎了,居然没事?

“搞定!日后,你可得用心甄别,别什么德行都舍不得劈”碧落子看林默把天灵珠一鞭子就抽化入此间,天道补齐圆满了,不由得对着上天念叨。

林默看了看手中收服成鞭的魔龙,随意甩手,魔龙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身魔气与正气相交缠,震惊的双眼,也破坏不了龙型本身的威武不凡。

“您•••您怎么把我放了?”仔细感应了一下,真的什么禁制都没留下,魔龙有点懵逼?咋回事?我堂堂魔龙居然被人族放了?为啥我还不高兴?

林默挑眉,斜眼撇了这逗比魔龙一眼,放松地心情有些雀跃,对他说道,“怎么?你还当长鞭当上瘾了?”

“没有啊,可是,我可是魔龙?曾经的龙王,现在是魔龙”有些转不过弯来的魔龙,不理解,不好好利用堂堂魔龙?也不杀我?难道是在考验我?

碧落子落至林默身边,看都不看巨大的龙身一眼,说道“龙王咋了?魔龙就得高看你一眼?你不走?想继续缠着他?你想得真美!”说完还翻了个白眼。

林默淡笑道,“我们该回去了,你虽是魔龙,但是你却心怀正气,魔气、灵气、死气、人气等,终是汇聚成万物之因,天地以万物为刍狗,你勿要自卑,心中有道,任何生灵都不会迷失,若你犯业障,自有因果轮回”

“你别渡他,我们走,这玩意儿就是个傻的,”碧落子拉着林默随祥瑞之光远去。

那万丈光芒的天地间,飘起微微细雨,整个世间,异象丛生,美轮美奂,金身魔龙浑身包裹着紫黑之气,愣在了这异象中,心中洒下的种子,破土而出。

路过凡下三十二界的时候,看着苦苦挣扎的王天罡,林默恍惚间明白他在经历什么,他不在停留,拉着非要整治人的碧落子,回到了天宫。

未到天门,就远远看到几十公里外一神颜墨发,身着暗紫锦袍,绣万里江河图的神君,转瞬便至。

“宝宝都一千九百九十九岁了,明年两千岁,爹爹给你办个生日宴吧”大手边说边放到林默饱满的额头上,然后一个高大俊逸的青年,慢慢变小,稚嫩的少年再到婴儿肥的宝宝样。

没错,婴儿肥的宝宝样,才是林默目前本来的样子,被变回原样的林默,被水神双手举起,抱在怀里,脸颊蹭了蹭近千年未见的宝贝。

“爹爹?我都快两千岁,不是宝宝了”童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林默十分无奈,为啥本体还是个小宝宝啊,活了快两千岁了啊。

水神俊朗温和脸庞表现地喜爱,几乎要溢出来,亲了亲粉嫩的小脸,说道,“对啊,才两千岁,爹爹的小宝宝,近千年没见到了,有没有想爹爹啊”

林默内心呵呵了,我只是下凡而已,下界哪里没水,您都偷窥我近千年了,当我不知道?

“当然想爹爹了”林默认真说完后,抱住了水神了脖子,此生漫长的岁月,只您一个亲人,哪能不想呢,唉。

“神君大人,落子也要抱抱!吾也想您了”不远处的碧落子自行恢复成本身了,是一个比林默高一点点的孩童模样。

水神爽朗一笑,谈笑道“小落子也许久不见呢,来来,抱抱”

碧落子笑得大眼咪成线,投入了水神的怀中,也用双手抱住了水神的脖子,两个小朋友的脑袋就在水神背后偷笑着,碧落子活泼的鬼脸,让林默忍俊不禁。

水神心满意足地抱着两个小童进了天门,回府的路上,一道巍峨的身影,立于仙池边上,看到抱着两孩童玩耍的水神,笑意吟吟的脸,示意了一下水神。

水神当即会意放下了碧落子,向他往仙池那边一挑眉,碧落子转头看见父君,背手而拿打神鞭,严肃地望向自己。

碧落子小嘴一瘪,小声喃呢道,“父君,吾错了”随即掉头就跑,边走边喊道“父君,儿臣长久未见母后,思念得紧,儿臣这就去探望,儿臣告退”

看着撒丫子就开跑的小太子,水神哈哈大笑起来,林默的眼里也笑意满满,就算下凡试炼千年,碧落子还是不清楚自己亲爹是真打他还是在逗玩他。

感到那小子跑得够远后,玉帝也哈哈大笑起来,跨步走向水神,笑着说道,“落子还是老样子啊,白长万岁,还没有你家小默沉稳啊”

望着伸手来抱的玉帝,白衣便装,其实挺和蔼的,不同于老爹水神的温和俊美,是一种硬朗的帅气,成熟温暖大叔型美男,一点也不恐怖,碧落子却怕得紧,只要犯了事儿,认错就跑,每次都像要用打神鞭抽他,但,还真每一次打过。

抱过比自己孩子还小的林默,玉帝心花怒放,这孩子稳,一点不怕我,经常严肃着小脸可爱极了,边逗着林默,边问着这次他们下凡的经历心得,一路漫步走向水神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