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当一个普通人被系统选中后 > 归来已无还处
 
十万年后

凡下二十二重天,天昏地暗,暗流涌动,生灵涂炭,盛名远播的昊天仙帝,面临着他此生最后的选择,要么撕裂虚空逃离,要么以身殉道,拯救此间逐渐崩塌的天道,魔灵从虚空裂缝源源不断地侵入此间,普通凡人,动植物在消亡,修为高些的也是渐渐支持不住。

“身怀业障,难得此子,修道此境界”一身白衣似雪,流云围绕的青少年,眉宇间的贵气摄魂,周身隐隐道韵引人入幻。

丝毫不被影响的黑袍少年,丹凤眼若有若无地盯着玄天镜,叹了一口气,说道“历经十万年的轮回,他这次不会做错了”

再错•••我怕是等不起了。

既然是我带来,便得带走•••

游云舒缓飘过,碧落子心湖荡起了一片涟漪,猛地转头望向林默,黑玄长袍,却显得温柔若水,仙途坦荡,神格凝定,板上定钉的未来水神,为何从这一刻开始,感觉儿时玩伴有异呢。

心底隐隐的不安一瞬即过,碧落子随即推演开来,却一无所获,内心难得躁动一番,匆匆说道“道演开启了,吾先行一趟。”

“嗯,快去吧,帝君下法旨捉你来了”

林默不动身形,只淡淡地嘱咐道,一同往常一般,漫不经心,饱含一丝笑意。

待碧落子远去后,依旧傲然挺立于巨大的玄天镜前,一动不动,低声喃呢道,

“不亏是未来天帝呢,差点就被推演出来了”

感应一声叹息,林默向前行礼作楫,心怀感德,语气严肃认真地说道,“谢您庇护,若有幸归来,定不负所托”

语毕。

林默黑衣渗血,化尽毕生修为,还先天根骨于道,只分化一道意念回神府,随着玄天镜里的昊天,化身天地,内里小世界运道强劲,补虚空裂缝,融入灵魂的五灵珠现世,随及融入二十二重天的五行,归一。

已现身于道演的碧落子,心神一坠,随即怒吼,“不!”

迅速出手护住二十二重天那个以身殉道的昊天仙帝,然而出乎意料地是,连他亲自出手也无力回天,望向天穹,指道而行,心底凝念法旨,却法落旨消,无力回天。

水神突感亲子骤然离世,神魄震动,数十先天神影,裂空而至玄天镜前,却只抓到玄袍边角,回溯时光,只眼见林默身消道陨。

众神,皆出手挽救,却无一成功。

水神用神力推演感应却只一个结果,依旧不愿相信的他,滴血寻子,演化,却任旧是同一结果,他亲手喂养的少年郎,突发的身消道陨,神魂散化。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吾儿天赐,神骨承身,神格凝定,道韵圆满,怎会如此?!”

神界仙庭荡涤着悲怆的水灵,下界数十重天,首次,同时飘零细雨,无正魔之别,众生感发忧危。

水神神魂震荡,道韵湍急,玉帝也与之无法,带其至道祖殿,殿内缥缈浩瀚,空无一物,只一朵祥云,飘至水神眼前,幻化成两竖一弯的笑脸,一抹意念涌现心间。

“爹爹,道之道,在道之,缘之,勿念”

言闭后,水神愈加悲痛至极。

放空的心神,突现一道明悟,而后,水神癫狂一笑,两行清泪止不住滑落,华发寸寸成雪,立于缥缈浩瀚的祖殿,大声质问着虚空。

“明道以来,吾!愿念数百亿万年,既赐于儿,缘何收回,”

“缘之道,道之缘,情之何处?”

大殿回荡着水涌浪涛的悲鸣,玉帝亦铭感于天道之威,往虚空一拜,拉着水神离开了。

缥缈浩瀚的大殿,过了许久才传来一声叹息,这声叹息冲出天门,往下界坠去,于二十二重天的悲悯汇合,形成一道无形锁链,束缚了碧落子的龙凰之气,此间承受不了他的神魂一怒,玉帝的降罪法旨,将之发落入轮回历练。

还是那个熟悉的科技感的空间内

这次的主次却是位置颠倒,林默盘坐于半空,无形的音波洗刷着这个空旷的房间,修炼了十万多年的魂魄凝实,浑厚的功德加身,远远望去,宛如一朵盛开的佛莲,金光外放,内里纯白。

而系统,近十万年的记忆碎片已经足够把它撑爆,若没有林默的魂力相护,它早就崩散了。

在一个时间不流逝,空间之力薄弱的虚空裂缝,林默停留于此漂泊,静护系统正常归来,关于它的代码早在数次轮回已被改编,现在的系统不只是单纯的一串编码,而是可以算是一个灵魂了。

“系统?”

“林默•••林默•••我想你了•••”系统哑声道,声音里透着委屈,散发着迷茫,与无尽的忧愁。

林默扶手而立,空荡的高科技房间内,呈线条型缓缓形成一张古色古风的茶几,茶几上继续有线条状线,汇聚成一个茶杯,茶杯里淡绿的水面,飘着两片茶叶,缓缓旋转,林默坐下后,身上本来短浅的浅白衣服,缓缓变成了湛蓝色系古风长袍,气质由先前的神圣温和,瞬间内敛高冷起来。

林默慢慢地喝了一口茶,看着系统慢慢变成一个丰神俊美的青年,面若冠玉,明明周身透着冰冷野性的气质,眼睛却散发着迷茫,没有聚焦。

林默盘坐于蒲团上,朝系统点点头,轻声道,“雏鸟情节,不必挂怀,王天罡?许天临?••••••还是昊天仙帝?你与天有缘,用过的名字,几乎都带天字”

系统怔了一下,然后惨笑道,“我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入了轮回,好像••••••一场梦一样”

林默看着以往面无表情的系统,情绪化的脸庞,轻呵一声,“会喜怒哀乐的你,比毫无感情,执行命令的机器,可爱一点。”

一直被林默嫌弃的系统,猝不及防地被表扬了一下,心里盛满了欢喜,原来这就是被林默表扬喜欢的感觉,暖暖的,有点酸,好满足,原来是这种感受,双手无措地往后摆了摆。

林默淡淡地摇了摇头,惊讶道,“这个所谓空间,可是在我的脑魄里,你心里的想法要不要收敛收敛,与你冰冷野性的外在气质不符。”

“额••••••”

冠玉的脸庞,瞬间爬上尴尬神色,耳根子隐隐泛红,窘迫地说道,“我•••那个•••咳咳,嗯?!我记得我最后身消道陨,魂飞魄散,可怎么会回到这里?”

“因为你不属于那里,你的道,始于你诞生的地方,我的道亦然”林默简要地说,看着又现迷茫眼色的系统,又补充道,“十万年,你现在的灵魂承载不了,所以我封印了你大部分记忆,我们之间的因果,终得了结。”

系统问道,“如何了结?”

林默苦笑道,“我亦不知,只是悟明,往后总会明了,我们得回到我们来处寻找答案。”

丰神俊美的系统挺立于茶几三步之遥,人性化的面部表情,渐渐冷硬起来,瞳孔逐渐空洞起来,仿佛一个真人机器般。

林默一口饮尽手里的茶水,看着另一杯散发着热气的茶水,深深叹了一口气,“后会有期”

停留在此虚无的空间,林默稳定好系统的灵后,他要踏上自己的路途了,如何回去?

来处来,去处去,如何来,便如何去。

那个糖果梦境,果然是个小朋友呢,童真如你,如你所愿吧。

黄明跃小朋友在一个清晨,收到父母的生日礼物,礼物堆里多了一个巧克力,他一眼看中,并且收了起来,心里暗想,妈妈好厉害,昨晚梦了好多糖果,今天就收到了呢,嘿嘿。

林默低声祝福道,“愿你,喜乐安康”

空灵的声音,仿佛穿越千万年的时空,幽幽送至那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身边,大音无形,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那个曾经让林默避之如恶的小黄村起源于一个专业写手,他的文笔俱佳,为赚稿费写下了那篇毫无逻辑的小黄文,生活里却是个洁身自好,一心一意的人。

内心的愿望是暴富???

掐指一算,此人命中并无暴富机缘,天道酬勤,送你一个故事吧,能否把握就看自身的缘法了。

金手指种田小世界,却是起源于一个团队,并非一人之力,众生愿力真是一个奇迹。

回溯过往的小世界碎片,那个末世碎片,天才宝妈碎片,了却了因果,最终回到了本来的那个世界,林默却没了可以回去的位置。

魂体跟随着在农村种地的父母,晃荡了近一周的时间,看着他们麻木地打理着果林,悲伤的心绪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林默母亲张氏头发间斑杂着白发,望着地里挥锄头除草的老伴儿,握紧了拳头,大声质问道,“他爹,我们就这一个儿子,他不该是走得这么早的命,是不是你们林家那边干了什么?啊!?我可怜的儿子啊,这么乖的孩子啊”

扬起的锄头,顿了顿,已经是一头白发的老人,一言不发,沉默以对,林家的长辈,多是从事阴阳先生的道家人,五弊三缺是常态,而林父是唯一一个老老实实种地为生的林家人,且从小不敢对儿子过于亲近,林家人也有意远离林父这一脉,毕竟他们内心里也是想林家得留个血脉,所以大家都有默契的离得远远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