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10
 
白衣墨剑,鸦发青带,穿越山林的细风拂过她清冷的眉眼,几丝碎发微微飘起,和卷翘浓密的长睫流连缠绵,她轻抬眼,目光毫无波动地扫过面前整整齐齐躬身行礼的白衣弟子,传至众人耳边的声音像是碎裂在冰川之上的美玉,清冽干净带着微寒的气息。

“都起来吧。方明远?”

站在前列的俊雅青年抱拳:“师叔。”

甘呈负手而立声音淡然:“你们认错人了。“

方明远抿唇:“师叔的神识和灵力和宗门内的留存完全一致,我绝不会认错。“

甘呈:……肯定是那个谁给她私加的设定,隐宗那么多头头都是峰主、尊者的称呼,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五师叔!

她朝他淡淡地点头,转了视线,“咳,元子页。”

抱臂站在方明远身侧的元子页冷飕飕地看她一眼,看得她心一跳,这才跟着她的示意走向一边。

甘呈以灵力传音:“怎么回事?”

元子页的修为不够,只能再次冷飕飕地飞过来一个眼神——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

甘呈:……委屈,她真不知道。

“你们怎么到一起了?”

元子页扫了一眼身后气度不凡的众隐宗弟子,“和你们分开之后我遭遇了一只三阶虎熊,是他们救了我。”刚开始他激动能和隐宗的明字辈弟子接触,可惜这激动在他们频频向他打听甘呈的消息之后就消磨的差不多了,更是在刚才躬身行礼的瞬间崩溃——甘呈竟然是隐宗高层。

那他之前和她关于宗门名字的争辩岂不是班门弄斧惹人笑话?隐瞒自己的身份还假装废柴,想想就让他这个真废柴生气。

正在脑内暴打甘呈一万遍,他身上却突然扑上一个软软的身体,元子君仰头担心地看他:“十二哥。”

面上的冷漠心中的暴躁瞬间抛到脑后,他不是很习惯地拍拍他,“我没事。”

他看向甘呈,微微颔首:“多谢你照顾他。”

甘呈笑眯眯:“不必,保护徒儿不是应该的么。”

“哦,”他顿了一下,声音瞬间拔高又顾虑到现在的情形硬生生压低,清亮的少年音被憋得有点扭曲,“徒儿?!”

甘呈肯定地点头,元子君也肯定地点头。

传音,“等会儿跟你解释。”

她一手揽一个,将两个小个头的徒弟介绍给面前的众人,“这是我的两个徒弟,大徒弟元子君,小徒弟重卿。”

两个小的十分默契地绽开甜甜的笑容:“师兄师姐好~”

对面一群安安静静的弟子瞬间沸腾了,原本努力绷着的沉着稳重消失得无影无踪,见甘呈笑眯眯的模样知道她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看起来还挺好相处,一个个探头招手跟两个小人打招呼。

“两位师弟好啊~“

“师弟好!好可爱的小师弟!”

“……”

方明远微笑脸心累地看着一群师弟师妹们,说好的要给第一次见面的五师叔一个好印象呢?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但是说起来也不能怪他们,隐宗收徒有很严格的年龄和资质限制,在逐渐淡出之后更是收徒寥寥,内门弟子的数量已经好些年不曾增长了,因此大家在宗门里最常见到的不是同龄人就是恶趣味装嫩的修士,再或者像沈明竹那样各种黑各种挑衅自己兄长的熊孩子,猛然间一下子看见两个软嫩乖巧长得精致好看的小孩子还真把·持不住。

甘呈就这么把两个嫩嫩的徒弟送到了一群眼冒绿光的师兄师姐手中,然后和方明远一起设了个隔音结界。

“是谁让你们来找我的?”

“回师叔……”话刚一出口就被甘呈打断。

她看着不解的方明远,无力地说道:“不必拘谨,你和你长川师尊平时就这么说话的?”

方明远:“不是……”师尊喊他名字的时候就意味着要揍他了……不过看起来五师叔也是随性之人,应该和几位峰主一样都不怎么注重繁文缛节,不愧是化神期大能,倒是他多想了。

眼见着他的态度转变,恢复了平常谈笑风生的模样,甘呈在心里满意地点头,不愧是破岳峰的二师兄,浑身的气度和双商都是路人甲不能比的,最重要的是,方明远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忠于师门的人。

“内门弟子在入门的第一时间就会被带去四方台认识您的神识和灵力印记,因此在您使用灵力的时候我才能认出来,在外历练时寻找您是所有内门弟子的共识。”

“也就是说你们这一代弟子没人见过我对吗?那几位峰主呢?”

方明远犹豫了一下,“是的。几位尊者不清楚,但师尊和点星峰齐默扬师叔没见过。”

……不觉得可疑吗???

但甘呈还不至于去拆自己的台,她有点好奇,“你们如何找到我的?”

“是李明西师弟先在长瀚城内察觉到的,但是当时人多杂乱不确定,便将消息告知了师尊与齐师叔,后来按着齐师叔的推算来了这个秘境,“他顿了一下,想问问为什么只有元婴以下修士可进入的秘境会让她一个化神期大能进来,思索了一下还是闭嘴了。

他看了眼那边闹成一团的弟子们,指了指那个戴着银色镂空发冠、白衣领口袖口绣着暗金色纹饰的圆脸少年,他手里拎着两个小巧的哨笛,眼睛笑得眯起来,方明远介绍道:“明西是九鼎峰的弟子,专注炼器神识敏·感,这才能及时注意到。”

甘呈点点头,结合自己设定的隐宗和方明远说的内容飞速完善着认知。

在沿用原本设定的基础上,大致的格局没有变,隐宗以一台五峰最大架构,外围拥簇无数山峰,依旧是修真界两大巨头之一,和另一巨头缥缈剑宗交好,唯一的变故就是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五师叔,至于几位峰主身上有没有添加私设就说不准了。

方明远又问道:“师叔是否要一起回宗?”

甘呈点头:“自然。”

“我这就去给师尊传讯。”

方明远收了结界离开,甘呈默默看向在一边平静注视着被众弟子环绕着的大徒弟的元子页,感受到她的视线,元子页怔了一下,随即迈开脚步跟上了她的步子。

穿过这一片林子是一个小湖泊,风静水轻,细长的叶子从环绕小半圈的青竹上飘落,在水边荡漾起波纹,而从这里,已经看不到那群弟子们的身影,他们自然也不会来窥探他们的谈话。

“说实话我还真的不太信你的身份,我虽然眼力差了点,但也不到能把大能当成入门修士的程度。”元子页抱臂偏头仔细打量。

甘呈抬手挥了挥,像是要把他的视线截断,绷了好一会儿的云淡风轻脸随着唇角的缓缓勾起烟消云散,她以这几天里最自然的状态笑着看他,“你还真没走眼,我确实是刚入门没多久,”她话锋一转,“不过也确实是隐宗那个五师叔罢了,这个咱俩还是同时知道的。”

元子页突然眯起眼睛凑过来在她身上嗅了嗅:“你不会是夺舍的魔修吧?”

“你才是魔修。”甘呈飞给他一个白眼,这人是狗吗?还闻来闻去的,“这个我没法解释,不过我对你们从来都没恶意。”

元子页冷哼:“可不是,连子君都被你拐成了徒弟。”

甘呈理直气壮:“我俩有前世今生的师徒缘!”

“那那个重卿呢?你从哪儿拐回来这么乖一孩子?”

“都说了是前世今生的师徒缘!”

“得了吧你跟谁都有缘!”

“那可不是!”

“……”元子页特别想骂人,“你这样死皮赖脸的怎么教的了子君!”

“又不是我教他!”

“你收了他当徒弟竟然不教?他那么好的天赋!”

甘呈死鱼眼:“人生导师懂不懂!我作为大方向指导,给他找的专科师父绝对靠谱!”

“谁?!”

“厉长川!”

“……”元子页沉默了一会儿,“也挺好。”

甘呈:……

毕竟是单人仗剑杀上剑宗硬生生打出来的名声啊。

元子页的心情变得很愉悦,实际上元家灭了之后,他在这里除了元子君外已经没有了别的牵挂。他是母亡父忘的废柴少爷,对元家没有感情很正常,可是元子君不是,他备受宠爱一朝失去所有可谓是极大的打击,而且他年纪小天赋极好,万一被歹人利用就毁掉了,这是他作为十二哥不想看到的。

可是他护不住他。

虽然是出乎意料,但他其实对这样的结果颇为满意,甚至还在过去的几天里期盼过。甘呈是隐宗高层,子君跟着她不用担心资源和生命威胁,更为重要的是,甘呈那样简单直率知世故而不世故的性子绝对不会允许子君走上一条复仇的沉重的路。

他很放心。

唇角抿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元子页转身离去,“说话算话。”

“那是当然。”

……

可是甘呈在原来的地方却没有看见之前回来的元子页。

而与此同时,在一个无法挣脱的黑暗禁锢中,一只手粗暴地扼上了少年纤细的脖颈。

喀。

没有生息的身体滑落,倒下时带来的空气流动掀起了黑色斗篷的一角,兜帽里的暗紫色眼睛微微一怔,随即惬意地眯起。

【滴——检测到可吸收能量】

【能量吸收】

【吸收完毕,系统完全激活】

【系统72竭诚为您服务】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点!

来不及了!

明天说!

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