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13
 
李常被同住的弟子从屋里挖出来一路拉去知乐峰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的。

“干什么啊,我昨天到后山修炼到半夜才回来,不是说了不要喊我么,”李常丧着脸哀嚎。

“快闭嘴吧你,这回可是所有的外门弟子大集合,迟到了有你好看的。”同伴没好气地敲他脑袋。

李常瞬间清醒:“什么时候的通知?”

“就今天早上,你睡得跟猪一样死都喊不起来,要不是你耽误那一会儿,我们早就到了!”

“哎哎,”李常赔笑,狗腿地给他捏肩,“好哥哥快跟我说说是什么事?”

“不知道,到了再说。“同行的弟子话音一顿,激动地指向前方,“快看,那位是不是明桦大师兄!竟然连内门的师兄们都来了。”

知乐峰是隐宗弟子集体接受教导的地方,平日里除非有内门弟子或者几位峰主偶然的讲座,基本上只有固定的外门弟子在,今天却满满当当地聚了不少人,大厅前列一批白衣纹绣气度不凡的内门弟子看起来极为显眼,领头的便是这一辈弟子首席,沈明桦。

“那个就是沈明桦吧?”甘呈透过一层薄薄的纱幔看着底下井然有序的弟子们,扫过前列身姿挺拔俊逸的青年的时候微微一顿,颇为好奇地打量着他。

嗯,以后将会是元子君可靠的师兄呢。

”师父在看谁?“,坐在她怀里的重卿突然发问,并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正好和沈明桦忽然抬起的眼神对上,他眨眨眼,毫不在意地收回视线往师父身上靠了靠,惬意地眯起眼睛。

甘呈拍拍他的后背,对他和坐在一边蒲团上的元子君说道:“是你们一位很厉害的师兄,一会儿你们可以去认识一下。”

“不。”

“好。”

……截然不同的答案。

甘呈刚想说什么,元子君突然轻声提醒她:“师父,外面好了。”

她抬头,果然看到底下的弟子们已经安静整齐地坐好,似乎是因为不清楚这次集合的原因,气氛十分严肃。

拍了拍怀里的小肩膀,重卿不情不愿的滑下去,坐到了元子君身边的蒲团之上,甘呈抬手轻拂,面前的纱幔缓缓向两侧分开。

纱幔打开的瞬间,平淡而浩大的神识威压从其后青衣人的身上涌出,不带一份的震慑和威胁,却让在场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震,这种级别的威压,他们只在几位峰主的身上见过。

她眉目若画神情淡淡,两支剔透的流玉步摇稍作点缀,坠珠随着懒懒偏头的动作微微晃动,勾连了几丝散落的墨发,青衣罗裙外胧一层淡色薄纱,似是上好的银霜丝织就的法衣,飘逸如仙,她随意地扫了他们一眼,嫣红的唇忽地弯起。

“本座乃甘呈道人,你们若是愿意称我一声五师叔也可,“清冽干净的声音被远远地送到每个弟子的耳边,”本座在外云游多年,偶然发现了一点好玩的东西,想来诸位师侄应该也挺感兴趣,便把你们喊来一起说道说道,如果有什么疑问……“

“先忍着。”

底下的弟子们神色各异,甘呈不动声色地扫在眼里,随手指了一个弟子:“首先请这位师侄来说一下关于我方世界的认识吧。”

被点名的沈明竹明显愣了一下,这才开口回答:“我四方万象为天下第一大宗,雄踞东方,与缥缈剑宗及其他剑修门派东西相望,北方以多门派组成的北境联盟为主,中部悬光森林和南方则多为世俗城池和散修。“这是隐宗外门弟子就可以在天渊阁查阅到的,可以说是入门弟子就知道的。

隐宗、剑宗、北境、南方。随着他的回答,甘呈用金色的灵力在空中缓缓勾画了四个椭圆,垂直悬立于她和众弟子之间。

“这是陆地,而在陆地之外,是许多大能也触碰不到边界的汪洋大海,”,她手指微微合拢,四个椭圆之间便更为紧密起来,手指一转画了一个大圈将其圈了起来,“这是我们所在的世界。”

甘呈手指轻弹,那一个圆缓缓由直立变为水平的平面,平面之上又多了一个金色的灵力圈,“这是无数修士想要飞升的世界。”她抬眼看向一众弟子,发现不少弟子的眼中已经有了遮不住的向往。

于是她勾唇一笑,挥手打散了上面的那个灵力圈,顺手将水平的圆圈拨回了垂直方向,“反正一时半会也上不去,还是先看着我们的吧。“

随着她手指猛然合拢,那个包含着四个圆的圈圈倏地缩小,众弟子的心脏也像是瞬间被那只白皙纤细的手紧紧抓住,一股凉意从心头泛出,有些甚至暗暗吞了吞口水。

甘呈也不卖关子,直接在那个圆圈的附近以白色的灵力开始画圆,一个又一个,甚至几乎将原本的那个金色圆圈淹没。看着她的动作,有些弟子已经开始皱起了眉头。

“但实际上,我方世界小的很,“

此言一出,底下哗然一片,只是碍于她的身份不好直接说出口,甘呈也不理,继续说道,“这每一个圆圈便是一个’域‘,我方世界名为,蓝田域。”

“蓝田域”三个字一瞬出现又消失。

留下一个白色圆圈,甘呈挥袖抹去其他的白圈,将剩下的一个白圈一个金圈放大,她以蓝色灵力在两个圈之外又加了一圈,”大千世界有万千域,以蓝田域为例,每个域中有自己独立的生存修炼系统而且没有尽头,域的边界即为域界,至今未有人碰触过。“

“但如果你够强大而两个域够接近或者域界够薄弱,你就可以在两个域中间划出一条道来,”两个圆圈之间衍生出一道蓝色灵力,对接,“名为域界通道。”

“离得远就算了,”

她随手抹去那条蓝色通道,一条虚线从白圈中延伸出来进入金圈,落点变成一个白色的点,“大能只能一个人来,力量削弱,称做投影。”

“等两个域靠得极近的时候……你们猜,两个灵力球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底下的弟子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离蓝田域最近的域还得有一段时间呢,”甘呈笑,“很有趣吧?这个东西叫做‘域界漂流学说’,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随时问。”

“不过本座的两个徒弟还小,一路劳顿也累着了,本座先带他们休息,你们等不及向几位尊者请教也是可以的。”

清脆的鹤鸣从空中传来,甘呈起身,带着自己的一黑一白两个小徒弟飞身上了绛羽鹤的羽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了。

留下原地千万脸懵逼的师侄们。

自这一刻,这位神秘的青衣五师叔和她两个小徒弟成为了隐宗无人不识的人物。

……

绛羽鹤实际上大体是白色的,只因头顶火红色的长翎而得名,因此坐在上面其实是很有仙气的。

甘呈仙气飘飘地坐下,然后被扑了满怀。

重卿动作快,迅速占领了最佳位置,元子君只能瘪瘪嘴靠坐在她身边。

两个徒弟看不到的位置,甘呈苦恼地拽头发,差点把路由给她精心弄好的头发给弄散了,她小心翼翼地把步摇扶正,接着刚才的苦恼继续。

距他们到隐宗已经过去了七天,而她则在第一天的时候进了四方台的内部获取神识,庞大的信息量让她足足消化了几乎六天的时间,出来后又紧急跟几位大佬商量关于“域”的事情,等她终于有空去溪卫峰看自己的两个徒弟的时候,差点心疼死。

她出来的时候是晚上,偌大的屋子里极为敞亮,两个小人一人一把冰凉的椅子坐着,桌子上的点心和水果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明明屋顶的萤石十分明亮,崭新的弟子服也极为干净整洁,两个小人却看起来灰扑扑的。

特别没精神。

想起昨晚两个徒弟看到自己时候发亮的眼睛,甘呈心里发堵,她这个师父……不合格。

她轻轻环住两个小人。

绛羽鹤弯着细长的脖颈蹭了蹭她,展翅飞走了,甘呈一手抱一手牵地把两个徒弟带回了屋。

她关上门,走向极为舒适宽大的软塌,一边道歉,“师父知道错啦,以后一定不会不跟你们说的,不过这么几天你们怎么不去找其他师兄师姐玩儿呢?”

小重卿坚定地吐出一个字:“不。”

元子君也坚定地点点头,“师父不在一点也不想出去。”

甘呈笑着把两个徒弟抱到比较高的软榻上,然后坐在中间一边一个左拥右抱,“那要是以后出去历练呢?”

小重卿:“不。”

元子君这下不点头了,他犹豫了一下:“师父不一起吗?“

甘呈:“……可能吧。”

她这么说的时候,元子君手脚并用十分迅速地爬到了她的腿上坐好,他笑眯眯歪头:“那就以后再说。”

在甘呈看不到的角度,他朝着失手的重卿小师弟吐了吐舌头。

重卿幽幽地看他一眼,控诉他作为大师兄的狡诈。

甘呈没看见两个徒弟的互动,她打了个哈欠:“好累啊,我要去睡个觉,你们呢?”

两徒弟同时仰头:“我也要!”

半个时辰后,大床上安静地躺着师徒三人,甘呈睡在中间,原本平躺的睡姿变成了侧着身子,怀里的这边是睡得香甜的元子君。

薄被微微鼓动,从她背后钻出来一个面无表情头发凌乱的重卿,一双透紫色的眼睛极为美丽冰冷,他低头,紧紧地盯着师父安详好看的侧颜,好一会儿才张口,语速缓慢:“魔域……”

尾音拉得很长,听起来像是喃喃的梦呓,他轻轻抬起手,将手中一团核桃大的灰色气团逼近了毫无防备的师父,却突然间手一抖,那团气体也随之而散。

重卿抬起头,黑色的瞳仁里带着一点朦胧睡意,像是汪着雾气蒸腾的灵泉,他探头,看见窝在师父怀里的大师兄,委屈地瘪了瘪嘴。

然后小心翼翼、连推带搡地把他踹下了床。

作者有话要说:灰扑扑的小重卿:师父!QAQ

灰扑扑的元子君:师父!QAQ

甘呈【大惊失色】:已经伤心到褪色了么!???

今晚刮大风!下暴雨!打雷!停电!但是我还是更新了!【挺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