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19
 
第十九章 都和她接触过+师徒画风不一样

甘呈带着两个徒弟和顾明珠、穆某道长到达出事地点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一些修士比较靠近,而那些无关的普通人则自觉地为他们让开了位置,一路走来尽是带着惶恐的低声议论。

“好惨啊,听说是被魔物用爪子生生剖开了肚子,吃干了脏肠吸干了脑髓才死的!掐着拳头眼睛瞪圆,血流了整整一屋!“

“真的?天啊,昨天那么多人!”

“你净听他瞎说,没听隐宗传出来的消息吗?魔域离我们还那么远,那魔物怎么就过来了?我觉得吧,有可能是外边悬光森林的妖兽跑进来了。“

“城外都有结界,妖兽哪进的来?”

“说不定是有人带进来的呢?”

“吵吵什么,那东西还没找到呢,小心它今晚去你家吃了你,再说了,它要是真的强,怎么就挑普通人下手?这里那么多道长仙子,还收拾不了它?”

“……”

压低的议论声逃不过她们的耳朵,甘呈抿抿唇,犹豫着要不要把两个徒弟带进去,要是真那么血腥,万一吓到他们就不好了,可是又不放心他们自己在外面……她顿了脚步,说道:“你们进去吧,我们就不去了。”

顾明珠讶异地看她一眼,注意到两个小人,颇为苦恼的咧嘴:“你这样不行啊,他们又不能一直避开,以后也是要见的。”

甘呈斜睨:“我说行就行。”

穆某道长依旧是一身灰袍,他目光沉静地看着她们,露出第一个温和的笑容:“护着也好。”

“好好好,那我们先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附近的人不少,甘呈索性带着两个徒弟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她站在纤细的树枝上,抱臂观察着那边的动静,子君和重卿则被她搁在两条相近的树杈上。

正用神识观察着,身边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小的着粉色衣衫的身影,在她腰部高度的的树枝上坐下,随意地晃着腿,腰间的春秋笔随着他的动作晃荡,桃花眼弯弯翘起,声音自然含笑,“你们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来?”

“去喝酒了,离得太远没注意到,”甘呈无语地看着五岁稚童模样的齐默扬,“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号的齐默扬看似苦恼地皱皱眉头,“因为路由想和我一起回顾一下小时候呗。”

甘呈死鱼眼道:“难道不是因为你强行定了她身将她带走,她才把你变小的?”

齐默扬笑眯眯地点头:“是呀,而且她还拿姻缘丝带绑了我一晚上呢。”

甘呈:……

“里面情况怎么样?”

齐默扬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怎么感兴趣:“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流言,说是魔物作祟,我俩看了看,手法干净利落一击致命,没有灵力残余的痕迹,明显是修士或者炼体的普通人做的。”

“死者是谁?”

“一个是天台酒楼的小二,一个是守城门的护卫,还有一个是一户人家的小公子,生得还挺好看,就这么死了,可惜,可惜。不过现在已经把事情交给白月城城主了,不复杂。”

“嗯。”甘呈抿抿唇,暗叹自己真是多想了,除了重卿之外的魔族正式出现在蓝田域应该是在重卿十五岁的时候,虽然不排除他们潜伏在蓝田域的可能,但是如果现在就出现,意味着很多事情都会提前,那她掌握的有限的信息就没什么用了。

两人简单说了几句,路由和顾明珠、穆某道长从不同的方向走了过来,顾明珠抬头的时候一愣:“你又从哪儿弄来一个小姑娘?”

原本对着路由使劲挥手的齐默扬瞬间黑脸,啪地往他脸上扔了一把树叶:“你才是小姑娘!”

“啊哈哈……”顾明珠尴尬地笑了两声,“小公子小公子。”

他低着头嘟囔道:“穿粉色衣服的不都是小姑娘么……”

齐默扬气得要跳下来打人,无奈他灵力被封了大半,之前到甘呈这里还是路由把他扔过来的,跳下去倒是没问题,要是打不过就很麻烦了,他又不能让别人知道,隐宗点星峰峰主齐默扬尊者因为被认成女子欺负小修士,还没欺负过!

于是顾明珠终于闭嘴了,甘呈飘下来搭上路由的肩头,“感觉如何?”

路由点头:“还好。”

两个红衣女子靠在一起,轻声低语,一个慵懒一个娇美,风扬起她们的裙摆,纠缠又分开,看起来有种莫名的和谐。

于是有人不开心了。

重卿眨巴两下眼,身体前倾,目光专注声音嫩嫩:“师父!”

诶?

甘呈下意识扭头,就看见自家小徒弟乖乖巧巧地朝她伸出了双手,然后往前一倾跳下来,一下子就抱了个满怀。

小重卿揽着她的脖颈十分满足,赖着不下来。

元子君坐在树杈上,看着日常黏师父的小师弟,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正准备用自己炼气期的修为慢慢爬下来,就看见一身灰袍的穆某道长向他伸出了双手,目光温柔。他愣了一下,随即弯了弯唇,投进了穆某道长宽阔可靠的怀里。

树上最后一个小团子齐默扬眼睛一亮,有模有样地伸出双手,声音甜软地喊:“路由~”

路由点点头,然后飞起一脚命中满面笑容飞身而下的小号齐默扬,小小的粉团子保持着甜美笑容咻——地飞了出去。

旋转的大红裙摆落下,露出路由十分冷淡的表情。

众人:……

甘呈认真地叮嘱子君和重卿:“以后追求喜欢的人可千万不要学他。”

两个徒弟“嗯嗯”地点头。

……

虽说这起杀人案件看起来不甚复杂,但碍于甘呈直觉中的隐隐不安,她还是决定亲自去各个现场看看。

“子君和重卿先待在茶楼好不好?”

知道师父有正事,两个徒弟配合地点了点头。

要了一间房间又以灵石加持了单向结界,甘呈这才放心地离开。

对甘呈的行为,几人虽有些不解,但也不去问什么,倒是顾明珠突然有了事情中途离去,临走的时候还挥着手说他一定会回来的。

终于恢复了正常身高的齐默扬下意识地要甩扇,空扇了两下才想起自己的丹霞扇早就被路由拿走了,于是顺势背过手:“你从哪儿认识这么活泼的人啊?”

“你是不是对活泼有什么误解?”甘呈斜他一眼,在他瞬间怨念的眼神中拉起路由的手,“走,我们先去看看。”

穆某道长微微抿唇,迈步跟上,留下原地十分不甘心的桃花一朵。

结果刚看完第一个现场,甘呈便是心一沉,那个年轻人,正是昨天招呼他们的小二,他神采飞扬地介绍美酒、拿着晶石笑得开心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如今却成了地上身首分离惨不忍睹的尸体。

穆某道长叹了口气,留了下来和天泰酒楼的老板一起处理小二的后事,“他那人一向心软,恕我不能继续和你们一起了。”

甘呈点头,转身去了第二个现场,一样的手法一样的死状,守城护卫看起来并不眼熟,不过也有可能是她不曾在意。

第三个是一户人家的小公子,她看到那张清秀苍白的沾着血迹的脸,抿紧了唇。

这是那个向她搭红丝带最后羞愤跑走的男子。

她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若是有来生,愿你们不必遭受这无妄之灾。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他们受害的时间相隔不超过一刻钟。”看她脸色不好,路由也意识到什么,习惯性的不以为意早已淡去。

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点,唯一的一点……

没来由地,甘呈心中一紧:“回茶楼!”

是都接触过她。

……

与此同时。

茶楼里,楼下的说书先生正语气神秘地讲着深夜魔物害人的种种,重卿在楼上的房间里气的牙痒痒团团转。

呸!去你的魔物!我魔域除了魔族就是各种妖兽,哪来的魔物!愚蠢的蓝田人!

什么身高八尺青面獠牙胸口长毛吃人不眨眼,我高等魔族个个高大英俊强大无比,以强为尊,哪里是这些普通人可以臆想的!

气死了气死了,要不是不想被师父发现,他真想下去一巴掌拍飞那个说书老头!

重卿在空地上转了两圈,气得一屁股坐在软塌上,震得一边坐着的元子君书都掉了。

元子君捡起话本放在桌上,好奇地问他:“小卿你怎么了?”

重卿幽幽地看过去:“底下人说话太吵。”

元子君拍拍他的肩膀,“忍一忍啦,要不我给你念话本?”

“不要。”

元子君正要继续说什么,门外传来小二的叩门声,“客官您的酒!”

他立马跑过去开门,这房间被师父设了结界,别人进不来的。接过银色的酒壶,他仰头问道:“这是什么酒?”

小二笑道:“果酒,不烈。”

元子君点点头,踮起脚把酒壶放上桌子,重卿好奇地问:“酒?”

“嗯嗯,是师父之前要的果酒。”

“果酒不烈又不好喝,”重卿撇嘴,他以前在魔域喝过的酒可好喝了,心里这么想,他却十分迅速地跳下软榻跑了过去,凑过去嗅了嗅,“好香。”难道两个域的酒不一样?

元子君也凑过去闻了闻,好奇问道:“你喝过果酒吗?以前阿娘……她也不让我喝酒的。”

感受到他的一瞬低落,重卿一手撑在桌面上一手探过去摸摸他的发顶:“我没喝过,师兄要不要尝尝?”

“……不好吧。”

重卿有理有据地分析:“师父和师叔她们帮忙去查害人的人了,暂时应该不会回来,我们就尝一口,师父不会发现的。”

元子君犹豫了下,眨巴眨巴眼睛。

重卿看着他,也眨巴眨巴眼睛。

两人的视线慢慢移到纹饰精美的酒壶上。

……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在师父着急忙慌地要回去看徒弟的时候,两个徒弟正计划着偷酒喝。

啊,一想到师父发现的画面就好兴奋!

打屁股!

以及甘呈的到哪哪儿死,碰谁谁亡体质是后天的!至于暗处的那个人嘛……

暂时躲着吧_(:з」∠)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