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30
 
通体笼着一层朦胧宝光的飞舟宝器在云雾之间平稳穿梭。

“师父, 仲北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我给他拿了没穿过的弟子服先穿着,等到了长瀚城再添一套备用。”

“不错,那条八阶大蟒呢?”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收起来了。”

“别让它死了,暂时让你们拿来练手还是不错的。”

“是, ”元子君颔首, 目光悄悄地往一边站在阴影里的小师弟瞄了一眼, 微挑眉给甘呈使眼色——师弟怎么了?

甘呈也无奈地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重卿, 眼神示意——我怎么知道。

“弟子告退。”——那我出去了, 师父你看看他。

甘呈点头,“去吧。”

元子君目不斜视地出了房间,确认师父没事他还得到隔壁照顾受伤的韩仲北,房间门被缓缓合上,这一方空间里便只剩甘呈和重卿两个人。

不知怎么的,气氛有些诡异。

甘呈轻咳一声, “小卿今天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重卿幽幽地从阴影处飘过来, 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郁, “师父可还记得当初我咬了你一口?”

……他不提甘呈差点要忘了这一茬,她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又惊又怒的心情呢。

甘呈出神地想着, 后颈处却突然传来手指冰凉的触摸, 她浑身一激灵,翻手抓住那只作乱的手,可惜的是匆忙之中竟然只堪堪握住温凉的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

方才的悠远和恍惚瞬间褪去,面瘫脸立即上线。

——稍微有点情绪波动就面瘫什么的她也控制不了啊!

她努力绷着脸, 拽着他的手将不知何时飘到她背后的重卿拉到身前。

她的力道不轻不重,包裹住半截手指的温热感让重卿一时失神,就这么没有丝毫反抗地被她拉过去,脚步一踉跄便向着她的方向倾倒过去,他眸光微闪,顺势单手贴着她腰侧撑在了软塌之上。

甘呈被这变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便往后倾身想要躲开,可惜被她握着的手指突然反客为主抓住她的手牵制住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徒弟脚步不稳面露惊讶地跌倒,转瞬便松了口气。

还好他反应快单手撑住,要不然就要摔倒在软塌上了。

面对着离自己极近的少年面庞,甘呈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微热着脸用空着的手推了推重卿的肩膀,“快起来……成何体统。”

她声音极轻,却被离得如此近的重卿听了个清清楚楚,他轻笑一声,棕黑的眸子渐渐由内而外泛出紫色,不过几息的功夫便恢复成了魔族的透紫色瞳仁,紧紧地盯着面露窘迫的甘呈,“我不过是帮师父想起当时那滴精血而已,那师父看了韩仲北,又成何体统?”

“那只是个意外,他行动不便不小心落入水中,衣衫又恰好破落,”细腻白皙的皮肤上泛起隐秘的粉色,她面无表情,错开视线语气镇定,“不过还是个孩子罢了。”

“若是在普通人家,十四岁便可以定亲成婚了,师父如何把一个十六岁的男子看做一个孩子?”重卿细细打量着师父难得的模样,清冷自如尽褪,青衣铺散墨发凌落,偏过的脖颈白皙纤细离他极近,若是一口咬下去便可以和她结下最牢不可破的血契,看起来真是诱人极了。

甘呈皱眉,这才意识到自己将十八成人这些默认的东西也不自觉套用在这里了,心中暗暗敲打,要不是他这次提起,估计得好久才会发现,不过……

眸中的紫色星芒在几不可见地加深,重卿暗中观察着她的神情,在她即将反应过来之前起身,左手扶肩右手用力将她拉了起来,他恋恋不舍地松手,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握紧,而后安静垂眸立在她身前。

手上还残余着他的温度,甘呈不自在地将手掩在袖子里蹭来蹭去,直到把那异样全蹭掉了才松开了皱紧的眉头,她狐疑地看一眼面前乖巧立着的小徒弟,抿了抿唇。

刚刚不知怎么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太奇怪了。

这感觉让她有些心绪不宁,眼睛一眯直接抬手拍上了重卿的额头。

嗯……额头,这个时候甘呈才发现这熊孩子竟然已经比她高了!

为了不出现滑下大半袖子的尴尬事情只能拍额头,且忍着。

于是她满含怨气地又啪啪拍了两下,忍住叉腰的欲·望,“为师做事哪里轮得到你来说教!十六岁怎么了?我还不是看过你光屁股的模样!”

重卿顶着被排红的额头,幽幽地看她因抬手衣袖滑落露出的光洁纤细的小臂:“师父是师父,想看便看。”

“谁要看你,再说当初我不是把你收做徒弟了吗。”

“师父看了小孩子就收做徒弟,要是看了不是小孩子的呢?”他语速加快再问。

“看了就看了,大不了我娶了他!”

重卿眯眼笑:“师父说的。”

“……”甘呈从快问快答回过神来,感觉自己愤懑得有些不太正常,她怎么和徒弟讨论起嫁娶之事了?她挥挥手,“就是我说的,行了,我们估计要到了,你先出去看看吧。”

重卿点点头,走动间衣袖飘起,无意露出手中莹莹发光的留影石。

……

甘呈当时初到蓝田域,到达的第一个地点便是长瀚城,那时她不过是个刚入修真的菜鸟,刚学会了袖里乾坤,连墨色剑也不会使,一路收了不少东西,还顺手从长瀚城的城墙上扣下来一块云铜矿板砖,战战兢兢地入城摸索着元家的方位,然后……

甘呈不自觉放缓脚步,停在一家酒楼之前,心情复杂地看着二楼的一个窗口。

然后从那里掉下一个黑衣少年,摔在地上一个反弹就跳起来,叉腰骂了那修士狗血淋头,然后眼疾手快地拉着她逃跑,又被她拿着板砖威胁了一通,这才不情不愿地带着她进了元家,可惜……

“师父可是要住这里?”

回过神来,甘呈抿起唇摇摇头,“不了,到前面再说吧。”说罢迈步往前。

重卿跟在她身后,想起她似忆故人的怅惘神情,目光晦暗。

几人到达的时间不太巧,正是傍晚,元子君安排了各人的房间,几人便各去做自己的事。

深夜,甘呈换上便于行动的黑色劲装,在几人房间外悄无声息地布了结界,又在自己房间外单独设了结界,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重卿房间,这才闪身离开客栈。

乌云蔽月星子黯淡,暗沉的夜色里,一道黑影如轻烟般飘向当年繁华如今一片废墟的元府,甘呈黑巾蒙面,如一尾游鱼般潜进了几乎被水草占满的池塘,循着记忆里的通道游进了那间曾经禁锢了重卿五年的暗室。

……然后她踩到了滑溜溜软绵绵的东西。

甘呈头皮一麻,还未来得及反应,脚下那东西便细声尖叫一声,嗖地一下躲到了暗室最那边,缩在墙角水底瑟瑟发抖。

它怕,甘呈反倒不怕了,这货还挺老实,难道在这里呆了九年?竟然还记得她的气息。

但即便是那水生妖兽怂了,甘呈也绝对不会去逗逗它什么的,无视躲在一边的妖兽,她在暗室里转了好几圈,碍于自己只靠太阳的方向感,她还是皱着眉叫来了它,“你知道这附近那里有和这里一样的暗室吗?尤其是没被发现过的。”

来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不少被翻动的痕迹,明显好找的暗室显然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隐蔽的她又不能大张旗鼓地拿神识去搜寻,说不定会触动什么禁制,还是问问这个黑软软比较方便。

见她没有像以前那样拿白色的火焰来烧它,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的黑软软试探着展开自己,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的裤脚,见她身上没有杀气,这才高兴地在水里原地转了两圈,然后晃晃悠悠地朝着一个方向飘过去。

跟在后面的甘呈面无表情:回去这一身衣服一定要扔了。

跟了一路,甘呈这才真正见识到黑软软的独特之处,它似乎没有骨骼,所有的空隙它都能轻轻松松地钻进去,反倒是一大只的甘呈不得不粗鲁地劈开墙壁以跟上它的速度。

一路倾斜着向下,水痕已经消失不见,黑软软终于在一个和之前无数个暗室差不多一样的房间停下,黑乎乎的一片悬浮在空中,像是浮萍一般漂浮不定,它在空中转了半圈,似乎是将头转到甘呈那边,叽叽地叫了两声。

“好了好了知道你会飞也会游泳还会钻洞,”甘呈打量着这个房间的同时,随手把之前切掉的大蟒尾巴扔给它,任凭它欢快地叽了一声卷着肉去一边享用了。

一道灵力灌注进萤石,暗沉的空间瞬间被点亮,甘呈的眼前一下子亮堂起来,那边吃得正欢快的黑软软惊吓地叽了一声,速度飞快地带着自己的肉跑到外面的阴暗处,她无视它开始打量整间暗室。

不过几平米的暗室极为隐蔽,一张颜色深沉的石床静静地躺在一头,它的对面是一张石桌和两个石凳,甘呈盯着看了两眼,猛地抬掌无声击碎了厚重的石桌,一本泛黄的小册子伴随着碎石落下。

甘呈心中一跳,抓过那册子翻了两眼,手指无意识地捏皱了极为脆弱的纸张。

是当年元家以修士炼药的邪术,还关乎子君的母亲……这种东西不能留!

绝对不能给子君留下这样一个隐患,她已经决定放弃这个伏笔,那么这个东西也必须消失!

眸中凌厉暗光一闪,白色的火焰从她的指尖悄无声息地蔓延至小册子之上,将那些罪恶的、血腥的东西统统化为灰烬。

看来她来这一趟是值得的,要是明日被子君发现这里,不敢想象……

正准备完全摧毁这间暗室,头顶的墙壁却突然发生一阵剧烈的震动,甘呈长剑出鞘一把挑起鼓鼓囊囊行动艰难的黑软软,以极快的速度出了莲池。

立在藏书楼之上的黑衣人猛地回头,双手一震,无数凌厉的寒光飞射过来,甘呈挥袖避开,极速追上远去的黑衣人。

她眸光锐利唇瓣紧抿,那双眼睛……和十二那么像。

“停下!”

甘呈一个闪现长剑斜划,黑衣人躲避不及被挑下面巾,踉跄后退几步站定。

她眼里瞬间染上失望,“怎么是你。”

那人小麦肤色马尾高挑,抱臂斜斜看她,“你还想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把师父推倒在软榻上了,四舍五入一下可以考虑小小魔叫什么名字了!

以及这个人应该很好猜吧,反正不是十二哥,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