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42
 
第四十二章

直到昏昏沉沉地醒来, 甘呈也没反应过来自己那软萌的徒弟怎么就变成面前的妖异青年了。

半个魔元?分裂出来不会有问题吗?

挣扎着睁开眼,她以手肘撑着身体努力侧起身,微眯着眼,借着相对微弱的光线细细打量周围的动静。

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光线幽暗, 她所在的是一个避风的相对干燥的地方, 身下胡乱地堆着干草堆, 往外一个拐角是出口, 往里则是黑黝黝一片看不清楚, 偶尔传来水滴落在石头上被砸碎的噼嚓声音,那是洞顶不知凝聚了多久的水汽,顺着凸起处滴落下来,在这一片空寂里发出最热闹的响声。

一片安静,仿佛之前惨烈的战斗从未发生过,那黑影也从未出现。

哒哒哒。

洞口传来窸窣的轻微的声音, 甘呈绷紧身体, 紧紧盯着洞口慢慢过来的细长影子。

被拉长的纤长四肢交替摆动, 长而薄的茸耳一颤一颤,小巧的鹿角映在地上如同两个小小的枝杈, 似乎是故意放轻了脚步, 蹄子落在地上颇有些蹑手蹑脚的意味。

她松口气地笑,任自己失了力气枕着胳膊软绵绵地趴伏在干草堆上,空着的手朝那白色小鹿勾了勾。

小白鹿似是很惊喜,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即使在微暗的光线里依旧闪闪发光, 它轻鸣一声,朝她欢快地跑了过来,俯下脑袋就要去拱拱她。

你可算是醒啦~

甘呈探手想摸摸它雪白的柔软的皮毛,却在下一刻落了空,一声惊恐的叫声传来,面前的小白鹿已经不见了踪影。

眼前蓦地暗了下来,她浑身一僵,半举着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指尖在凝滞的空气里蜷了蜷,刚想不动声色地收回来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她被那冰冷温度激了一下,手指反射性地收紧,却被那只手握得更紧。

“放开……”她没有丝毫底气地说道。

那人不做任何回应,只是拉着她的手将她半抱了起来,十分速度地另一只手里的东西铺在了地上,又把她动作轻缓地放了回去。

甘呈僵着身体,指尖触到身下柔软的动物皮毛不自觉蹭了蹭。

原来是去弄这个了啊……

她正猜着被处理干净的毛毯是什么妖兽的皮毛,颈侧却突地传来冰凉的触感,和裹着他手的温度一模一样,突如其来的感觉让她一瞬颤栗缩了脖子,手忙脚乱地要拂去那触感,却忘记手上还带着另一个人的手,不小心把那只手也带去了温暖的颈窝,大片的冰冷触感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甩开那只手的动作未遂,耳边却突地传来熟悉的男声,“别动!”

冰凉的触感缓缓往锁骨处移动,“成何体统。”

他的声音虽是仍有少年时的清朗润和,低低说话的时候却多了青年的磁性和优雅,尾音总是若有似无地轻飘飘的逸过耳畔,即便是命令的语气带了一份别扭,也有种别样的韵味。

甘呈被这声音煞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要触到胸前了。



猛地推开那只手,她十分不优雅地单手护胸,一手撑在身后身子后仰,紧张的舌头都抽搐了。

“你你你干什么!”

重卿黑着脸……啊不对,他现在只有那双手是凝实的,其他部位还真是黑雾翻腾,那双被衬托得几乎白得发光的手再次靠了上来,三下两下把她要散开的衣衫拉起来在胸前飞快地打了个结,这才住手,语气淡淡。

“成何体统。”

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撕裂了不少,露出了部分肩膀和双臂的甘呈:……

她黑着脸在打成死结的宽大青衫里努力翻腾,“把我解开!”

“不。”

小崽子给我等着!

甘呈身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开始愈合,内里伤上加伤的一团糟情况却不允许她有这么大的动作,她一边喘气一边摸索自己的墨色剑,无力的手脚却死活挣脱不开束缚。

于是被包成粽子的甘呈气得吐了血。

一边安静看她折腾的重卿一下子慌了,大手一张提起墨色剑便把最外层打成死结的破烂青衫给削成碎片,露出里面只着白色中衣伏身咳嗽的师父大人,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

他慌忙地轻拍着她弓起的背,“你莫气,我只是……”

“……冷。”甘呈无力地喘着,终是忍不住说出了口,这么大块接触面积她在吐血而死之前就会被冻死的!

重卿一愣,眼里露出懊恼之色,不过片刻全身上下便暖和起来,他调整着自己的温度,小心地将吐完血的甘呈翻了个面让她枕在自己胳膊上,以手指轻轻擦拭掉她唇角猩红的血迹,“可以吗?”

点点头,浑身暖意融融的甘呈舒了口气,微闭眼靠坐着等着慢慢恢复力气,唇上的磨蹭触感却让她蓦地从舒适的温度中回过神来。

她微微侧脸躲过他的手指,咬牙撑起身离开他的人肉靠垫,一番动作之后喘了口气,声音虚弱地问他,“你是如何来的?”

隐在黑雾里的重卿手僵了僵,随后悄然垂落,重新变成黑色的雾气,他以完整的黑雾面貌出现在她面前。

“哨笛,我一直都在。”

“从什么时候?”

“重卿把东西交给你之后。”

甘呈回忆了一下,却始终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个哨笛,倒是九鼎峰弟子李明西送过两个徒弟一人一个,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又问,“为何不出来?”

他的语气很憋闷,“我出现需要一定的灵力辅助,之前我一直在你的储物法器里,没有你的允许根本出不来,还是之后你的血滴在哨笛上我才有机会现身。”

“……你不曾与我说过。”

“他都没交代清楚就走了!害我迟迟不能出来。”

黑雾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懑,让甘呈有点纠结,“你不是重卿吗?”

“是。”

“他不也是重卿吗?”

“是。”

“那你们两个不一样吗?”

“不一样!”

“……好吧。”

黑雾似乎对她把两个人混在一起很不满,“我是半个魔元所化,他不过就比我多了个灵力的修炼系统而已。”

“那若是……你们日后相见呢?不是会融合到一起吗?”

“魔元分割超过一定时间就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到时候说不定就剩我一个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不会去杀了我自己!到了融合的时候再说啊!”

甘呈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要是重卿也变成跟顾明珠一样的有毛病她可就没地儿哭了。

“你发现顾明珠了吗?”

黑影摇摇头,“没有,这个智者墓很怪异,处处都有不同的独立空间的入口,估计是掉落到其他的次空间去了。”

她松了一口气,伸手摸摸依靠在她腿边安静卧下的小白鹿,手指无意识地在纯白的皮毛上划下稍纵即逝的痕迹,犹豫了一会儿,失了血色的唇紧抿,眼睑微合,从重卿的角度只能看见那扑闪的脆弱的长睫。

似是下定了决心,她再次抿了抿唇,微抬头看他。

“他……现在如何?”

黑影盘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微微扭头,“还好。”

“……那便好。”她顿了一下,“既然你不喜我将你们混在一起,我便换个称呼,明卿如何?”

黑影却不满,“这是给其他人叫的。”

“你的想法?”

“你叫他小卿,就叫我卿郎好了。”

“……”甘呈眨眨眼,“大卿,就这么定了。”

我的徒弟好像有毛病但是现在并不能打而且也打不过等我好了再收拾他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黑影特意化出一张脸让她看自己俊美妖异的面无表情的脸。

“难听。”

甘呈瞥了一眼,“难听你就多听点。”

……

大卿为魔元所化,以魔力打不开甘呈的储物袋,还是甘呈恢复了一会儿,这才忍着疼痛拿出了所有能用的丹药,挑挑拣拣地吃了几颗,勉强将五脏六腑的错位破损感给压了下去。

浑身上下只着了一套白色中衣中裙,她侧蜷在柔软的妖兽皮毛上昏昏沉沉,凌乱的黑发随意地散落在干草堆之上,小白鹿窝在她怀里身子微微起伏,一人一兽皆是纯白几乎要融为一体,让大卿好不羡慕嫉妒。

甘呈闭着眼将自己往小白鹿身上埋了埋,感受着直勾勾的视线微微摆了摆手,“你不是能命令妖兽吗?去外面看看有没有顾明珠和厉长川他们的踪迹。”

大卿坐在一边目光幽幽地盯着小白鹿。

“它的皮毛不暖和。”

闭眼假睡的小白鹿心跳加速,梗着脖子不动,四蹄都僵硬了。

甘呈又将它往怀里揽了揽,声音闷闷,“快去。”

大卿十分不甘愿地转身。

“注意安全。”

“嗯!”

欢快地飘走了。

山洞里再次恢复静寂,甘呈轻抚着还没缓过劲的小白鹿,缓缓睁开了眼睛,棕黑色的眸子里满是无奈。

大卿还真不愧是魔元化身,一点点小心思都懒得藏。

不是没想过跟他摊牌,只是……万一只是占有欲作祟呢?若是一不小心让他有了不该有的心思,那才麻烦,况且如今重卿魔族的性格占主导,会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如今单是想想出事魔化的那天,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惧便如影随形地跟上来直直地蔓延到每一丝头发的发尾。

她不怕重卿。

她怕失去控制。

作者有话要说:大卿:叫我卿郎。

甘呈【面无表情】:我劝你去打个顾明珠冷静一下。

大卿:那我也不叫你师父了。

甘呈【面无表情】:好啊。

大卿:……阴谋失败。

以及甘呈也不是什么都不清楚,之前只是没反应过来,但是看来重卿给师父父留下了不少阴影……

革命尚未成功,徒弟仍需努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