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56
 
龙卷一般的空间波动静止后, 甘呈面对的是一大片荒漠,暗沉飞沙,乱石戈壁,炽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暴露在外的皮肤几乎是瞬间便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让她本能地皱着眉给自己捏了个清凉咒。

没有用。

皮肤上的痛感依旧存在, 但既然没办法祛除, 也只能先放着了, 她看着这里像是一处幻境, 想来也应该不会有太大伤害。

荒漠广袤无垠,身处其中给人带来极度的恐慌和不安全感,之前感受到的负面情绪还有残余,甘呈不适地皱眉,飞身而起,在看到一处类似驿边小城的地方时朝那边赶去。她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强行打破又担心引起顾明珠警觉, 还是先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中关键。

这驿边小城处在荒漠边缘, 甘呈御风而行,在空旷的城门处停下的时候, 城墙上突然一阵骚动, 几个身穿普通轻甲的魔族执长·枪从塔楼处奔出,直直地朝着她的方向而来。

甘呈一惊,本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却在下一刻发现那魔兵面无表情地越过她, 将一队突然出现的一队人和一辆和黑箱子没差的车团团围了起来,正惊愕那人马什么时候出现的,其中一个魔兵开口,“大人要的可送来了?”

车前的魔族谄媚地笑着,“都是好货,一定让大人满意。”

几个魔兵对视一眼,上前接管了原本人马的位置,拉车的三阶飞马形妖兽打了个响鼻,在魔兵黑色的皮鞭下站起身来,朝城门的方向行进。

甘呈看着原来的那批人极为习惯地带着得到的纳戒离去,一时困惑,索性直接跟上沉重的辘辘响的车子,她立在车顶蹲身摸了摸车壁,触手冰凉坚硬,应该是一整块黑岗岩,而且已经被炼制成了一个禁锢的法器。

里面禁锢着什么?甘呈的疑惑并未持续多久,飞马型妖兽的行进速度很快,绕过长街径直去了一处宅邸的后院,而后,魔兵微微动作,车子的一面豁然落下,露出里面的情景。

瞳孔蓦然紧缩,甘呈看着打开的车子手指颤抖。两米高的黑暗空间被分为上下两层,每一层又被分为左右两列,里面……里面都是小孩子……他们的脖颈和四肢上都被与车体相连的黑色绳索缚住,一个挨一个恐惧而痛苦地蜷缩在狭□□仄的空间中,胸膛微弱艰难地起伏,偶尔从口中逸出虚弱无力的哀吟,一些魔族小孩的魔角颜色黯淡,尖锐的尖端被打破,一些大概是妖兽或者混血妖魔,还不能自由控制化形的幼崽露出妖兽特征,原本应该毛茸茸的可爱耳朵如今无力地低垂着,尾巴在身后可怜地蜷成一团。他们被困在这黑箱子里好几日,忽地一见日光,眼睛就被刺得生疼,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一时间又是几声低低的呜咽,却又在其中的一声轻咳后很快停止。

那些小孩被随意地解开绳索粗暴地拎了下去,甘呈下意识地出手要斩掉那魔兵的手,却在落空后惊醒,她唯一愣怔,将救不了他们的难过和愤怒收起,跟着魔兵往某个方向走去。

那些虚弱的小孩被拖在后面踉踉跄跄地跟随着,她有心救助,却始终无法触碰到真实的他们,只能悄悄伸出手去,虚虚地摸了摸身边那个男孩的发顶,心中酸涩。

这里是哪里?这些孩子是什么“货物”?

甘呈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并在看到不远处的浴池时愈发强烈。那些孩子懵懵懂懂地被赶了进去,她听着那些魔兵们的小声议论,想去对那个以孩子宴请宾客作乐的大人下黑手。

但是她无法触碰这个世界的人,那怎么把这些孩子逃脱呢?仗着别人看不见自己,她靠在柱子一边,看着那些被赶进水里的孩子发呆,一时间之前那些情绪再次泛起,仇恨、自责、愧疚、悲哀、不甘……愈来愈多,最后混在一起,已经分不太清到底是谁的情绪了。

头痛,好痛啊。

被突如其来的疼痛袭了个措手不及,甘呈按着脑袋清醒一会儿,迈开步子走到那群孩子边上,连续几个法术使了出去,又在每个人的面前晃了一圈,还是没发现有人能看见自己的,她颓丧了一会儿,决定等等看后面的发展。

“你们都过来。”小小的,细细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甘呈顺着声音看去,发现正是自己之前接触过的小男孩,他在一根柱子下团成一团,从黏成几绺的额发间露出大大的暗紫色眼眸,亮亮的带着奇异的光彩,像是小心翼翼探出触角的蜗牛,警惕而谨慎地召唤者同样弱小的同伴。

其他小孩有的毫不犹豫地走过来,有的犹豫磨蹭了还被他催了催,甘呈听着这声音,想起之前止住孩子们呜咽的也是这个声音,看来他的威信还挺高。

接下来,甘呈靠在柱子的侧面听小男孩语调清楚逻辑清晰地安抚了其他人的情绪,并将所有人的天赋技能和魔种力量做了分配,紧急安排逃跑的事宜,其他的小孩紧张忐忑地听他说话,只有甘呈注意到他将小团小团的暗灰色气团送到了那些格外害怕的孩子身上,而后他们便安静下来,只是眼神有些茫然。

魔种力量?是遗忘吗?

她静静地看着一群虚弱的孩子趁守卫不备逃了出去,然后在一刻钟内就被发现,全部捉回,他们被带到了角斗场,场上坐的是城主和尊贵的宾客,四周人头攒动,似乎对这种场面期待已久。

带头逃脱的小男孩目光绝望而茫然地看着场上在妖兽嘴下死命挣扎的妖魔幼崽,唇瓣颤抖,喃喃,“对……对不起……”他只是想救他们啊。

甘呈看着那与以后七分相似的稚嫩的脸,动了动嘴唇,她知道,这还不是结束。

角斗场里的血腥仍在持续,被送去的小孩被喂下刺激性药物,而后丧失理智拼命厮杀,最后无一存活,而角斗内场被挑选出来的姿态标致当做礼物的小孩则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暗紫色眼眸里蓄满了泪水,小男孩如困兽般呜咽着,几乎快要喘不过来气昏厥过去,他死命踢蹬着前来挑人的魔卫,用利爪抓挠,用尖牙撕咬,到最后头发散乱满脸泪水,喉咙里的痛苦呼噜仿佛连肺都要爆炸了。

“对不起,”嘶哑着嗓子开口,滚烫的泪珠从甘呈的眼眶滑落,无处可逃的绝望几乎让人窒息,她感受着此时小男孩心中的绝望和不甘,紧紧攥住衣襟,眼中满是痛楚,“对不起……顾明珠,对不起。”

在“顾明珠”三个字出口的瞬间,那死命挣扎的小男孩忽地顿了一下,哭得一塌糊涂的眼眸猛地睁大看向她的方向,却被魔卫抓住机会完全控制住带走,再不回头。

甘呈快走几步想要跟着,却被猛地阻挡了一下,她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那片黑暗之中。胸中的情绪还在翻腾,甘呈给自己念了段清心诀,喘了口气,愣愣地看着指尖上从脸颊拂下的冰凉湿润。

那是……心魔境。

她和小时候的顾明珠共情了。

之前的青年声音再次响起,“我不是达谶,我是顾明珠。”

“我不是达谶,我是……”

“顾明珠。”甘呈第一次应声,她看着眼前的翻腾的黑暗,“我知道你不是魔域大长老达谶,你是顾明珠,一直都是。”

“我是……顾明珠……”青年声音喃喃。

“是。”

那声音却忽地急促起来,“我不是达谶我是顾明珠!我不是达谶我是顾明珠!我不是达谶我是顾明珠!”他的声音愈发急促紧迫,一道道声音逐渐交错重叠在一起,钻进脑子里一片混乱,到最后,再次重叠成一句。

“我是达谶,我是达谶……顾明珠……”

甘呈着急,“你就是顾明珠!”

随着这一声吼,甘呈再次眼前一花,回神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刚开始的书房里了,一枚白色的珠子掉落在她脚边,她心中有事,匆匆收起就出了达谶的宫殿,封幽诃接到她的传音,急忙赶过来接应。

“尊者,没事吧?”

甘呈摇头,带着他往洞府的方向赶,两人安静了一会儿,她忽然问,“你知道萨特城吗?”

她这个问题来得突然,封幽诃仔细想了想才肯定回答,“萨特城原本是西边大荒漠的小城,七百多年前被屠城,现在已经被吞并了。”

甘呈哑然,她回想了下那块暗红色的牌匾,原来顾明珠在七百多年前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吗?

“回去之后把萨特城的资料给我。”

“是。”

王宫千里之外的血色熔池中,闭关疗伤中的男子眼角悄然落下一滴血泪,湿润的痕迹却在到达颧骨之前被蒸发干净,顾明珠睁开眼睛,空洞茫然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冷酷,却因为眼尾悄悄的泛红而软了一些,他又眨了两下眼,手指摩挲着陪伴了自己许多时间的漆色长·枪,倏地垂下眼睫。

“告诉达奚独,加快祭坛的建造。”

“以及,蓝田域可以开始了。”

又是长久的静默,他长叹一口气,望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轻声,“可是,只有在你眼里,我才是顾明珠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顾明珠专场,小伙伴们大概已经忘记他是谁了ORZ 给大家捋捋

顾明珠另一个身份是魔域大长老达谶,当年算计重卿的父亲,把重卿封印流放到蓝田域,然后甘呈出现把重卿带走,当时曾经隐藏身份接近甘呈一行人,九年后在解决元家事情的时候和甘呈重见(这货眼睛跟十二哥很像),后来被重卿设计身份暴露,同时察觉到自己似乎对甘呈动心了,于是他!决定杀了她!(……),遂,开启智者墓副本。

重点是,世界意志透露,顾明珠来自外面的世界,要灭世,还有个系统(……),本文反派担当√

这一章想写他关于自己身份的纠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感到羞愧),这也是他关于“顾明珠”这个身份的执着。

然后吧……

………………

原本应该有二更的,但是跟麻麻聊了会,谈到我关于社交上的缺陷,哭得稀里哗啦手脚蜷缩。

来自社恐人士的矫情【抽泣】

然后就没有二更了

抱歉【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