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穿书)和反派小徒弟在一起啦甘呈重卿 > ☆、066 【大结局4】
 
两域气运被抽取殆尽, 所有人的修为都开始大幅度下跌,且下跌的速度越来越快,对修士来说,这样快速的修为倒跌是让人绝望的噩梦,他们心中惶惶, 放弃了手中的厮杀, 茫然无措地看着红光聚集的遥远地点。

红光越来越盛, 天空如同破碎的铜镜一块块破碎剥落, 又像是煮熟的鸡蛋, 坚硬的外壳被毫不留情地敲碎打破,露出柔软脆弱的内在,两域所有生命和物,都处在一夕灭亡的生死关头。

有谁能救?有谁够资格救两域?

可是,连那些老祖宗、大能们也是一样的无力,该怎么办?年轻的弟子愤怒而无力, 却也有人暗暗红了眼圈。

空间的破碎之力在他们的家恣意肆虐, 赵明柯带着一队隐宗弟子御剑疾行, 在他们的身后,一道空间裂缝正缓缓睁开恐怖的眼睛, 扭曲之力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要想活下去,他们必须竭尽全力跑出去,可是……为首的赵明柯紧咬着下唇,能跑到哪里去?他们已经改了三次路线了, 若不是出发搜塔之时带了充足的丹药,他们根本撑不到现在,而现在,唯一的补灵丹已经被吞了下去……

一个弟子灵力枯竭从飞剑上掉了下去,他一声也不吭,若不是同行的人一声呼喊,前面的人根本注意不到,见同门们慢下了速度准备回来,那弟子喘着气拼命喊:“你们快走!别管我!”他死了没关系,怎么能拖累他们呢。

赵明柯修为最高,她命令师弟带着剩下的同门继续逃,逃到掌门那里去,自己却飞快地折回,一把捞起那弟子吃力地继续飞行,她额头上满是湿汗,喘着气训斥,“胡说什么!快走!”

被救起来的弟子知道求死不可能,更不想拖累了赵明柯,也只能在灵力枯竭的情况下压榨着自己的潜力,拼命御起灵剑,“明柯师姐……如果我们能……小心!”

他一声惊呼,翻身将赵明柯压了下去,两人自飞剑坠落紧急避过了突然崩裂在面前的空间,却也失去了继续奔逃的力气,两人互相扶着,看着急速蔓延过来的空间裂缝苦笑。

那容貌清雅的弟子满心愧疚,“都是我连累了你。”

到了这个时候,赵明柯自知没有机会了,心情倒也平和下来,她扬起一抹笑,“终于不用再逃了,与天争命的感觉真是不好受……你也不要担心,总归逃得过这次还有下一次,希望他们能安全就好。”

虽是这么说,两人依旧抓紧了一切可利用时间布置着明知无用的防御阵法和法器,赵明柯见他依旧是紧抿着唇的模样,叹了口气,“别怕,很快的。”快到都不会感到死亡的痛苦。

他看着她沉默地点点头,张了张唇像是有什么为难的话要说出来,为难到即便是到了生死关头也难以启齿,“明柯,我……我爱慕你!”

赵明柯神情惊讶,他像是被鼓足了勇气继续大声说道:“以前我懦弱胆小不敢告诉你,可是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了!赵明柯,我爱慕你!从最开始就……”他一边说着,伸手将她牢牢地抱进怀里。

赵明柯先是怔了一下,而后苦笑,“你真是个笨蛋。”都这个时候了……不过,能在死之前听到也不错。

两人屏息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赵明柯已经听到了最后一道防御被搅碎的声音,心脏禁不住地加速跳动,她忍不住闭上了眼,却始终没等到死亡的呼啸,耳边一片安静。

怎么了?难道已经在无声无息中死掉了吗?

抱着她的男弟子突然惊喜地呼喊,“你快看!明柯!”

赵明柯握紧了拳头睁开眼,她本以为自己会看到某个突然出现的大能,却在睁眼的瞬间被映了满目的金色光芒,如同初冬金色细雪,从遥远的天际纷纷扬扬轻轻柔柔地落下来,天地之间满是这样美丽灿烂的金色光辉,淹没了吞噬生命的天空裂缝,安抚了暴动闪烁的气运红光,也救了无数如他们一般无力逃生的人。

她的灵力在缓缓恢复,赵明柯怔然,“这是……什么?”

抱着她的年轻男子什么都没有想,他只是笑,笑得身体震动笑得眼角湿润,“我们活下来了!”

“嗯,活下来了。”赵明柯忍不住哽咽,“活下来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用下辈子,我现在以身相许可好?”他又这么问,赵明柯慢慢点了点头。

金色的光芒落在他们身上又悄然消失,天空也渐渐恢复了完整澄澈的湛蓝,两人正处于劫后余生的激动中,却突然有一道旨意在他们脑海中响起,赵明柯一愣,“明卿?”

“糟了!我们快去那边!”他不清楚,赵明柯却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再加上之前重卿以魔族身份出现之时寻找师尊的急切模样……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她这般想得还有很多,人们自生死揪扯中侥幸存活,尽皆朝着金色光芒发出的地方急速而去,但是那里,除了幸存的修士和遍地尸首狼藉,什么都没有了。

……

加冕成王,曾经是重卿幼时的梦想,此时阴错阳差达成了,他却觉得通体俱寒空空落落。

他的心里被钝刀一刀刀剜去了最柔软最温暖的一块,透出一个血肉模糊的洞,冷风从中呼啸灌入随着血液窜入四肢,又冷又寒,痛彻心扉。

他知道甘呈为什么要给他加冕,她担心他被两方责难,担心他重伤之后无力自保,担心他万念俱灰堕落成邪魔,还担心两域碰撞不可避免,需要有人主持大局。

你看,她什么都考虑到了,唯独不考虑自己,也不考虑他。

多残忍啊,救了其他人之后一走了之,把他一个人留下来。

重卿小心翼翼抱起怀中没有任何温度的身体,巨大的黑色羽翼再次显形,微微弯曲将两人包裹了起来,一道黑色飓风蓦然出现搅碎平静的空间,再次静下来之后,高台上的几人就消失不见。

刚刚加冕的魔王抱着他的师父进了王宫,整整十天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动静,十天后,日夜守在宫殿之外模样憔悴的元子君收到了一道传音和一枚玉简。

“两域之事,就交与师兄和封幽诃了。”

那声音低哑,听在耳中似乎疲惫似乎难过,元子君紧攥着拳头忍住心中难过,站立良久转身离开。

玉简里是他们需要的东西,有他们在,两域之事迟早能解决,重卿垂眸,轻触着床榻之上沉静安眠的人的面颊,透紫色的眼眸里蕴藏的感情让人心惊,他轻声唤,“师父,你看,你想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如之前所言,这个世界,不该由她一个人来保护,他亦对此没有兴趣,但是……但是,这是她希望的。

“我没有堕落,也没有去破坏你想要保护的东西,我这么乖,师父会开心吗?”

“可是为什么不回来呢?说好了我来追逐你的,你却不给我一点机会,师父耍赖。”

“鹿白说你的神魂消散于天地不可能找回来,骗子,普通的招魂术找不到你,魔族秘术肯定可以。”

像是怕她生气,重卿又慌忙解释,“不算是禁术,师父别生气,”他贪恋地蹭了蹭她的手,没有温度的冰凉触感却让他无比着迷,“师父肯定是在哪里迷路了,我给你引路好不好?除了我,师父谁也不要信。”

“这个世界,会如你所愿。”

……

域界破碎之年,两域伤亡惨重,魔头达谶意图献祭两域,道魔两道陷入困境,甘呈尊者以身为抵救万千生灵,殁,其徒魔域新任魔王重卿、道门新秀元子君力挽狂澜,以魔域和隐宗为首,强势整合两域,制定规则,两域纷乱数十年,终步入融合正轨,开启灵魔共生新纪元。

感念救世之恩,两域无数人虔诚供奉甘呈尊者,每十年,道魔高阶修士就会不约而同集中于魔域王城,集两域之力为甘呈尊者招魂,然百年已过,仍无音讯,众人皆哀叹,唯魔王重卿不为所动。两域嗟叹之余,师徒二人之深情亦成为无数人向往之楷模。

又一次招魂失败,众人陆续散去,已步入尊者之境的元子君沿着熟悉的路径到了宫殿之前,远远地看见一个青色的身影,脚步不自觉顿了一下。

师父陨落第一年,师兄弟两人开始着手处理两域之事,灵魔融合何等艰难,两人几乎耗尽心力,但重卿依旧以精血为引日日招魂,若不是加冕后实力强横,恐怕早就撑不下去。

第五年,鹿白修养完毕回归巨树境,于巨树境冒险招魂,无果,那一年重卿第一次喝醉,险些发动禁术自陨,清醒后于师父所在之处闭关。

第十年,第二次两域招魂失败。

第十三年,第三次两域招魂失败,两域之事步入正轨,重卿将万事脱手,几近销声匿迹。

第五十年,第六次两域招魂失败,重卿弃了黑袍,换上她最喜爱的青衣,带着师父于四方游历赏景,两人于镜湖再次相见。

第六十八年,第七次两域招魂失败,重卿已至大乘境,压制修为拒绝飞升,他说怕师父回来找不到他。

第一百年,两域招魂再次失败。而重卿自己,早已招魂不知数。

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皮肤苍白几乎没了血色,反而她毫无动静的身体脸色红润仿佛安睡,他本来矜傲,然百年磋磨,如今在这样的青衣映衬下,不言不语神色冷淡,与守着的那人愈发相像了。

元子君并不经常来看他,只因每次相见皆是对两人的折磨,当年师徒三人相处的记忆如走马灯般在眼前游走,随着时间流逝愈发清晰深刻,也愈发令人难过。

“你该好好照顾自己,师父看了会心疼的。”

重卿低垂着眸,自嘲地笑道:“不回来的话,怎么会看到呢?”

元子君立在他身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想劝劝他,却发现他已经在百年里足够清醒了。

足够清醒,才足够残忍。

原本意气风发少年人,现在却让人看一眼就心疼。

“谁说我……不回来的?”

那样魂牵梦萦的声音,缓慢而清泠,如同九天仙乐,突然钻进了死寂一片的心里。

师父?!

重卿猛地转身,长长的走廊那一头,一个熟悉到让人落泪的青色身影正立在那里,笑意吟吟。

“小卿乖。”

“我回来了。”

那是他听到过的,最美好的声音。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呜,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QAQ 仿佛失恋【咸鱼躺】

感谢大家一直陪我走到这里,之后还有几个甜甜的番外,然后就……真的完结了。

不管不管就当这是假的好了【转圈打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