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边缘研究社 > 第八章:硬币
 
  神秘女人慌忙躲避,可惜她体能并没有多好,不仅没能及时躲过这枚小硬币,还被那股吸力狠狠拽住。

  “破”

  又一枚硬币击打在神秘女人背部,这次不是吸力,从硬币上传来的是一股冲击,神秘女人遭到这股冲击,险些没晕厥过去,全身瘫软,跪坐在地上。

  “我无意伤人。”,山林中走出一个黑色卫衣男子,正是龙晖他们见过的那位。

  男子面容十分年轻,但有着一脸成熟的神情和沉着的双眼,再搭配上模特般的立体五官,简直不要把附近的某富二代同学甩的太远。

  “你是边缘态掌握者。”,男子看看睡在地上的两位,再看看神秘女子,“百家阁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和你有关系么?”

  男子的询问没有获得任何的回应,因为地上的神秘女子正在用惊恐,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月亮高高悬在夜空,月光正浓,男子在月色下的容貌无比清晰。

  “不想回答么?”,男子有些疑惑,但又害怕神秘女人有什么其他动作,手指里夹着硬币不敢有丝毫放松,正欲发难,山坡下有一阵跑步声传来。

  声音从某个拐弯处开始出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还伴着不小的扑腾水声。

  没让黑衣男子和神秘女人等太久,陈间从拐弯处出现,大步向着坡上跑来。

  没几秒钟,陈间身后跑出来一个有着鱼头的怪物。

  或者不应该用跑,因为那巨大的怪物正覆盖着整个坡道扑腾的蠕动向上,大量的水和粘液从它身下溢出。

  这阵仗堪比爆米花大电影了,陈间抓着球没命的跑着,在黑衣男子和神秘女人看到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这一男一女。

  陈间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大喊:“跑啊两位!”

  突发变故,神秘女人似乎找到了机会,翻身向一旁的山坡滚去,消失在了树林中。

  “这也可以?”,陈间心里大惊,那片树林可是有着不小的坡度,那女人就这么滚下去真的OK么?

  黑衣男子没有在神秘女人逃跑的事情上过多停留,因为陈间后面的东西恐怕比神秘女人更有问题。

  陈间离黑衣男子越来越近,黑衣男子突然扔了几枚硬币从他耳边飞过,传来划破空气的声音。

  小李飞刀?咦,这人身上有边缘态的波动!

  陈间还有工夫想梗,而黑衣男子已经准备战斗了。

  “散!”

  几枚硬币分毫不差的击中鱼头怪,每个硬币上都在鱼头怪身前的半空中发出一阵光芒和波动,像有几股推力和鱼头怪发生了对斥!

  然而这也仅仅让鱼头怪停滞了几秒钟时间。

  鱼头怪仰天发出一声尖叫,几枚硬币被蛮横的突破,四散飞了出去。

  “这怪物为什么追你?”,黑衣男子一脸凝重的看着陈间。

  陈间在黑衣男子边上犹豫的停下了脚步,举起手中的球,“可能是因为这个?”

  粉色的球发着淡淡的光,里头有一个迷你的小人,但仔细看能发现是一个双眼紧闭的年轻女子,就像被等比例缩小,凝固进球里一样。

  不管是这非正常的球,还是陈间身上的边缘态波动,黑衣男子都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他也不多废话,“往山上跑,我试着挡住它看看。”

  “兄弟!你确定你可以?”,陈间虽然能看出黑衣男子是个比他强的高手,但背后这鱼头怪,可真不见得好对付。

  “我叫柏司理,走!”

  “???”

  十分钟过后。

  陈间已经爬在后山的山间楼梯上,他花了吃奶的力气,跑过东区半山腰的住宅群,进入后山。

  那鱼头怪的声音在几分钟前已经听不到,可能是太远,又可能是被干掉了,或者那位叫柏司理的老兄已经被干掉了。

  陈间翻过最后一道阶梯,坐在山顶的一个小凳子上,这都是给清晨爬山的老人家设置的。

  陈间气喘吁吁,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鱼头怪的对手,那惊人的危险程度,可能那位帅哥才真有办法,再说他开口就让自己跑,素未谋面总不至于替自己赴死,何况他还有不少有趣的硬币。

  陈间想起那些硬币就觉得奇特,这是什么能力?

  他边想边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饶是他身体素质好,也经不起一晚的折腾,何况他生命体征只剩39%。

  不对,剩37%了,刚才的亡命之旅又耗掉了2%。

  我去不是吧,陈间翻查了下系统说明,发现一条:

  【生命体征越低,身体的消耗对生命体征的影响越明显】

  这要是30%以下,怕不是走点路都能掉血。

  陈间吐槽完,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关键时刻咱还有一次回春,不慌,话说回来,支线任务完成了,给了三天不痛不痒,不过这球...

  陈间拿起球,叶芸静在里头一动不动,所谓适格者的梦就是这个?球里是她本人还是她的梦呢?

  暂时无解,陈间小心收好粉色的球,准备先继续这个副本,主任务2是探查后山山顶的庙,这不就在眼前么。

  他看向林子外,那是山顶最高处的悬崖边,一座不小的庙宇耸立在上,大门紧闭,顶着月色散发幽幽的光芒。

  “这庙...我记得以前都是开放的,虽然庙里没僧人,也没什么物件,只有些旧桌椅,但老人家们爬完山都会在庙里泡会茶。”

  陈间思索开来,想起前一阵子听小区里的人说过,山上的庙最近一直封闭,据说是被本土一个叫立丹会的机构给包了。

  总之,既然和任务挂钩,肯定和边缘态脱不开关系。

  陈间重整旗鼓向那座庙出发,想到那位对抗鱼头怪的仁兄,“小柏同学,一定给力啊!”

  ......

  艾伟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趴在一片林子里。

  “本少爷怎么在这?”,艾伟撑起身子,头痛不已,转头一看,身旁没任何人。

  “对了,女神呢?”,艾伟想起那抹幽香,举头四顾,哪还有浅灰色连衣裙的踪影?

  他即悲怆又振奋,“女神...我一定找到你!”

  爬起身子,艾伟爬上山坡,发现他晕倒的林子就在刚才下车地点的附近,黄如萱呢,车呢?

  踉跄的走过一个拐弯,艾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自己的跑车,或者说是一摊废铁也不为过。

  整辆车像是被极重的物体碾压而过,目前看来的状态就像车顶有一个吊车,将上万吨的集装箱扔了下来,车子上还被覆盖了湿漉漉的液体,噌亮噌亮的。

  “啊!!!!我老爸刚给我买的迈凯伦!!!”,艾伟才刚爬起来没多久,又在车前跪了下来,连番的遭遇终于击垮这位富少脆弱的心,他大哭了起来。

  没隔多远,沥青路另一边的林子里也传来哭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不是黄如萱还是谁。

  “艾伟,你不得好死!追老娘的人在我屁股后面都排成一条街了,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偷腥,冷落我,还把我迷晕完踢进林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