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假面骑士之无限进化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暴走开始
 
龙我这边有意无意地拖时间给火野映司科普的时候,作为Greeed基地的废弃酒吧里,Uva则一个人喝着闷酒。

“噗通!”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Uva转头便看到了虚弱地扑倒在地的水娘Mezool。

“是Kazari偷袭了你吧?”看到Mezool的惨状,Uva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声,“身体状况怎么样,还能变回原样吗?”

“勉强保住了一枚核心硬币……”Mezool勉强坐起身来,喘着气半靠到了身边的墙壁上,“但是连维持人类的模样都很费力了,更别说是变回去了。”

“没办法像Ankh那样吗?”Uva继续追问道,看似关心,实则应该更像是在打探信息,“那样应该会轻松一点吧?”

“我没法像他那样只复活一部分,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Mezool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概是因为有着自己以外的核心硬币吧?”确认Mezool已经基本没有了战力,Uva当即面色阴冷地笑了起来。

他其实是受到了Kazari收集核心硬币的刺激,也准备夺取一些硬币,想办法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促进自身的进化了。

“自己以外的硬币?”Mezool这才注意到了Uva的表情,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感觉,一边质问一边不动声色地将右手挪到了背后,“Uva,你想干嘛?”

“呵呵,我能拿走你的核心硬币吗?”Uva说着就变回了怪人状态,快步向着Mezool冲了过去。

“嘭!”Mezool藏在背后的手掌猛地扔出了一个费力凝聚出来的水球,砸了Uva一脸的同时果断使出吃奶的劲站了起来,扶着墙壁往外面跑去。

“可恶,果然不管是Kazari还是Uva都不能相信。”Mezool心中暗恼,“我应该直接去找财团X的龙我的,至少他对我们Greeed的核心硬币完全不感兴趣……”

想到这里,Mezool连忙朝着龙我的方向赶了过去,当然,后面还跟着一个穷追不舍的Uva。

······

“好了,关于Greeed的事情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是赶紧下去吧,Ankh估计都等急了。”背对着火野映司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楼下的龙我总算发现了水娘那正在被追杀的身影,当即结束话题把火野映司给赶了出去。

他需要火野映司这个工具人帮他把Mezool先给惊走才行,不能让水娘找他求救,不然要是现在救了水娘,那他不是达不成之前定好的约定了吗?

“可怜的水娘,为了让你彻底脱离苦海,只好先请你去死一次了~”看着不远处街道上正竭力往财团X赶来的Mezool,龙我一脸“悲天悯人”地自语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Greeed的根源吗……”莫名其妙被赶出来的火野映司正思考着龙我的话语,结果刚走出财团X大厦的大门,立马就看到了一群正在袭击一个小萝莉的赝品Yummy。

“喂,你们在干嘛!”火野映司连忙冲了上去,奋力撞开被Uva制造出来的赝品Yummy,把险象环生的Mezool给救了下来。

“小妹妹,你快点离开这!”火野映司没见过Mezool的人类姿态,但Mezool认识他啊!

所以为了避免火野映司注意到自己,到时候直接给自己补一刀,她只好无奈地放弃了近在咫尺的财团X大厦,越过大门继续往前面跑了过去。

而火野映司在和等得不耐烦到附近溜达了一圈的Ankh汇合后,很快就变身解决了这些实力一般,只能对付对付普通人的赝品Yummy。

“Ankh,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收集硬币呢?”没有多在意这些赝品Yummy,退出变身后的火野映司直接疑惑地看向了Ankh。

他问的自然不是集齐九枚自身核心硬币完全复活的事情,而是Ankh想要收集其他Greeed的硬币的原因。

“……行了,回去吃根冰棍然后睡觉吧!”Ankh看着火野映司,难得笑了一下后便径直离开了这里。

“喂!”火野映司无奈,你笑你马呢?我在问正事好吧!

实际上,火野映司自然不知道,Ankh的这句话里已经给出了答案了。

吃东西、睡觉,这都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而Ankh的最终目标,正是变成一个真正的生命!

他们Greeed不仅没有真正的感情,而是连正常的感觉都没有——他们吃东西感觉不到味道,看东西也看不到颜色,在他们眼中,整个世界都是灰白色的!

直到Ankh附身在泉信吾身上之后,借着他的身体才有了各种各样的感觉,所以才不满足于原本的完全复活,而是有了更宏大的目标。

而他之所以异常喜欢吃冰棍,就是因为他在附身之后吃的第一样东西就是冰棍,第一次感受到的那种冰凉的感觉给了他无比深刻的印象。

就在所有人各回各家的时候,身上既没带钱也没带什么联系工具的后藤慎太郎在被火野映司带回市里然后放下了车之后,则是在他锲而不舍的长途跋涉之下,愣是靠着自己的双腿一路赶到了真木博士所在的生物研究所。

“真木博士,你的事发了!”后藤慎太郎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义正言辞地看着正在护理人偶的真木博士,“你绑架监禁泉比奈的行为已经完全构成了犯罪,请你跟我去一趟警局吧!”

“不好意思,那是Greeed做的,跟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真木博士面不改色地甩锅道。

“警备工作可是由我负责的,没有你的协助,别人是不可能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做到这种事的!”后藤慎太郎冷哼一声。

“请你拿出证据来,不然小心我告你诽谤。”真木博士:律师函警告.jpg,“另外,没了我的话,硬币系统该怎么办?”

“而且我已经完成了硬币系统的最新装置,有了这个,便能获得与OOO匹敌的力量哦~”真木博士打开了办公桌上的一个手提箱,露出了里面一条扭蛋机状的腰带。

“只要你能和我好好相处的话,说不定我就会把他交给你使用哟~”真木博士赤果果地诱惑道。

“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作战装备来奉承你这种人!”后藤慎太郎坚定地从腰带上挪开了自己的目光。

当然,最主要的是,没有龙我社长的批准,你交给我有个屁用,不还是用不了?!

虽然严词拒绝了真木博士的PY交易,但是后藤慎太郎也的确没有他犯罪的证据,最后就只好不甘地离开了研究所。

······

日升月落,混乱的一天总算过去了,但是可还没到能够放松的时候,毕竟昨天说是圣诞,但更准确地说其实应该是圣诞的前奏——平安夜,今天,才是真正的圣诞节——会死人的那种。

Gamel昨天从真木博士的研究所出来后就踏上了小蝌蚪找妈妈的路途,结果却到处都找不到人,这也是正常的,毕竟Mezool一直在被Uva追杀之中,不停移动的两人碰不到一起也很正常。

而Gamel今天找着找着,突然就又产生了想要吃东西的欲望,结果阴差阳错之下就打进了“敌人”内部,傻愣愣地跑进了Cous Coussier里面。

在和火野映司又上演了一次“无缘对面不相识”的戏份之后,Gamel就这么免费混吃混喝蹭了个饱。

而吃饱了的他立马就又想起了要寻找Mezool的事情,急躁之下体内的力量暴走,散发出来的余波瞬间就把Cous Coussier里的人都冲了个人仰马翻。

这才反应过来的火野映司还以为他是什么Yummy的宿主,连忙跟上了跑出去的Gamel,想要收个饭钱——你白嫖了我们那么多东西,从你身上打点硬币下来应该不过分吧?

“站住!”后面跟出来的Ankh看到火野映司傻了吧唧地就想上去抱住Gamel,连忙开口叫住了他,“那家伙可不是Yummy的宿主,他是Gamel,你可别上去送人头!”

“唉?”火野映司吓了一跳,连忙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Kazari那家伙,看来是把Gamel当做硬币的容器了。”Ankh打量了一番力量外露,浑身电光的Gamel,“他体内好像有不少核心硬币啊!”

“额啊啊啊——”正说着,跑到了一座公园里的Gamel已经控制不住地变成了怪人的状态,一股股强烈的气息顿时从他全身散发出来,跟在后方的火野映司两人瞬间被袭来的劲风给震退了好几步。

“切,原来就这个地步吗?”Ankh十分失望地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呢,这不是已经很强了吗!”火野映司不解道。

“也就那样吧!”Ankh不屑一笑,“只要集齐九枚核心硬币,我们每个人都能达到这种地步,看来Gamel是还没集齐自己的硬币啊!”

“这么说,要是没有完全复活的话,就算成了容器,威力也就那么点啊!”Ankh若有所思道。

“Mezool!”与此同时,刚好路过附近的Mezool一下子就被Gamel散发出去的力量中夹杂着的属于自己的气息给吸引了过来,成功找到了自己“妈妈”的Gamel见到她,连忙高兴地迎了上去。

“Gamel,你那里有我的核心硬币吧!”Mezool也盯住了外表已经变回完全体的Gamel,“快,把我的硬币都交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