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我在西周当国君 > 217.铅中毒了解一下?
 
  “王上此计甚妙,臣深感佩服!”

  在子更问完话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之后,沃操再次行礼道:

  “还请王上命人多打造几个铁器火锅,臣将来返回中原的时候好将它们一一‘进献’给各国国君。”

  “打造铁器火锅?予一人为何要命人打造铁器火锅?”

  商离反问一句道。

  “呃……”

  听到这话,沃操不由一愣:

  “您这边不打造,难道等臣回中原之后再打造吗?可问题是臣也不懂铁器的锻造技术啊。还是说,王上是准备将铁器的锻造技术传授给臣?这不妥,铁器关系到我国的生死存亡,臣绝对不能将其带到中原去,否则这必将加大我国将来北伐的难度。”

  身为新近投靠之人,沃操心中还是非常有逼数的,深知商离绝对不可能将铁器这种关系到宜国战略安全的技术轻易传给自己。因此在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提出要这种技术,而是主动地推辞了一番,以表达自己的“忠君体国”之心。

  “哈哈哈哈……”

  闻言,商离不由大笑了几声,而后才说道:

  “爱卿何太痴也,予一人何曾说过火锅只能用铁器打造?”

  “可是您之前不是说用铁器打造的火锅……”

  沃操本能地回应了几句,回应着回应着,他突然恍然大悟道:

  “对呀!您之前说的是用铁器打造的火锅无毒!可是如今咱们的目标本就是毒杀吕尚,既然如此,那么咱们自然就没有必要再用铁器去给中原诸姬打造火锅了!只是话又说回来,这用铁器打造的火锅无毒是个什么意思?莫非用青铜器打造的火锅还有毒不成?”

  “确实是这样没错。”

  眼见沃操的脑筋竟然转得这么快,商离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解释道:

  “青铜器不同于铁器,由于中原诸姬的青铜器冶炼技术不过关,因此他们用青铜器铸造出来的鼎中都是含有大量的杂质的。而这些杂质中,就有一种有毒物质,名字叫做‘铅’。”

  “铅?”

  听到这话,沃操不由心中一动,当即一揖到底道:

  “还请王上赐教。”

  不怪乎沃操如此反应,实在是如今商离说的话和他的关系过于密切了。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他或许还不会关心铅的事,但问题是他是贵族。身为贵族,从小到大沃操都是用青铜鼎煮饭吃的,仔细算了,他已经吃了好几十年的“青铜饭”了。如今猛然听到商离说青铜器有毒,他的心中又如何能够不着急?如此反应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铅是一种有毒物质,而且毒性极大。只要一点点,就能对人体造成极大的损害。”

  商离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说道:

  “在中了这种毒之后,人不仅心脏、骨骼、肠胃以及肝肾会出现病损,最重要的是连带着脑子都会出现巨大的问题,除了经常性的狂躁之外,大脑的思考能力也会出现障碍,进而让人做出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铅中毒是确实存在的,这一点后世的考古学家已经证实过了。

  在后世出土的夏商周三代古墓中,几乎所有墓主人的骨骼中都含有大量的铅元素,可见当时青铜器中铅元素含量之高。

  因此,商离如今说的话倒也不算是危言耸听。

  “什么,竟然如此可怕!?”

  另一边,在听到商离的话之后,沃操也是不由吓了一跳:

  “先商之时我商人贵族都是用的青铜器制作鼎爵,并且用此来吃饭饮酒……这,这岂不是意味着我先商贵族全都中了这所谓的铅毒?”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确实是这样没错。”

  这时候,一旁的子更感慨道:

  “我先商共历17世31王,但是这些先王之中却少有能够保持一世英明的。绝大多数先王在年老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昏聩糊涂了起来,以至于国家陷入乱政之中,国力遭到了极大的损耗。若非如此,偏居西陲的小邦周又如何能够取我殷商而代之呢?”

  小邦周是周人的自称,是一种谦称。但是如今被子更说出来,却有一种贬低的意味在里面。

  同样的,殷商其实也是周人对商朝的美称,是“又美又大的商朝”的意思,与周人自称的小邦周相对应。正常情况下商朝人是不自称殷商的,至少后世出土的甲骨文中商朝人从不自称为“殷”。如今子更称商朝为殷商,其实是和周人学的,有一种“追谥”的意味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话,沃操忍不住喃喃道:

  “难怪我先商历代先王在年老之时会变得那般昏聩,原来是这铅毒在作祟……”

  而后,沃操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抬头对着商离问道:

  “既如此,那么敢问王上,此毒可解否?”

  不怪乎沃操问出这种问题,实在是身为吃了一辈子青铜饭的人,他深知自己体内的铅毒也绝对不会少。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

  “自然是有的。”

  商离点了点头道:

  “只要多喝牛奶,多吃海带,枣子等东西,就能逐渐地将体内的铅毒排解出去。当然,这个过程极其缓慢,爱卿又吃了几十年的青铜饭,因此可能到死都无法将其排干净。不过吃总归是比不吃要好的,只要爱卿从今天开始停止使用青铜器,改用陶器吃饭,再辅以牛奶等物质排毒,那么想来等爱卿年老之后,应当不会像先商历代先王那般变得昏聩才是。”

  “这便好。”

  听到这话,沃操也是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对无法完全排毒感到有些不甘,但是这也已经是目前为止最好的结果的。否则要是真的像先商历代先王那般在年老之后变得性情古怪喜怒无常,并且做出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那真的是要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如今这个结果虽然不算完美,但是也至少可以让他接受。

  因此在听完这话之后,沃操也是直接朝着商离跪了下去,行了一个稽首礼,算是感谢商离的救命之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