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所谓伊人之凝脂血莲 > 第六章 大病初愈
 
  “娘,您别哭了,我不想看到您流眼泪。“莫如花的心突然一紧,差点被她给弄哭了。

  她出生后被弃之荒野,自幼受尽养母嫌弃,更不知母爱为何物。现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弄的浑身是伤。突然遇到这么一个心疼自己的长辈,她只觉心中燃起了一束的温暖光。顿感做叶雨霏也挺好,有人疼有人爱。

  “霏儿啊!“夫人看了看那些待命的婢女对她们道:“你们都退下。“

  见婢女们纷纷退下,夫人接着对莫如花说,“霏儿,现在没有旁人了,快娘给你说句实话。娘知道你爱慕云霆公子不是一日两日了,娘也明里暗里没少帮你,什么都依着你,娘知道你跳楼计划失败了,是为了掩盖尴尬才装失忆的对不对?“夫人一脸期许的看着她。

  “啊?“雨霏是一脸懵啊,敢情跳楼竟是夫人之情的。那得多纵容自己的孩子?“

  是真失忆了。“雨霏沉默片刻说。

  “怎么可能?你是骗娘的,对不对?“夫人不敢置信的说。

  “我没有骗您,是真的。“雨霏握握夫人的手以示安慰。

  “怎么可能,那,那你的伤真的那么重?“夫人掀开雨霏身上的锦被,泪水喷涌而出,“是我害了你?我的孩子,这些天你是怎么熬的?“

  夫人趴在雨霏身上,越哭越狠,几欲晕厥。雨霏劝苦劝良久,夫人才止住那狂哭,眼泪还是伴随着哽咽缓缓流着。

  “娘,没事,都过去了,您别为女儿太伤神,我是咎由自取。现在我想明白了,什么云停雨停的,女儿通通都不要。女儿以后就陪在您身边好好孝顺您。“霏儿帮夫人擦擦眼泪劝慰道。

  “嗯,我们再不去喜欢那不识抬举的人。以后我的女儿喜欢谁,只要一句话娘都给你办到。“夫人帮女儿缕缕散乱的青丝一本正经地说。

  第二日一大早孟昱提着一包草药来看雨霏,说是太医院新研制出的治伤奇药。

  雨霏准备收下药就打发他离开,可孟昱执意要亲自去煎药。

  两个时辰后,孟昱一本正经的端着药走了进来。雨霏瞧着他那一脸的灰,头上还沾了些杂草倒是乐了起来。孟昱见她开心,竟也不自觉的笑了。

  喝完药,雨霏困意袭来,便沉沉的睡着了。睡了两天两夜醒来后身体竟痊愈了。

  听婢女春竹说孟昱不眠不休的在床前照顾了一天一夜,雨霏一时不知是感动还是无奈。

  原来无论她躲在哪个时空,他都是要对她好的。

  这天暖心阁出奇的热闹,先是听闻雨霏痊愈的万宁公主偷偷从宫中跑来后被邢妃派来的宫女给逮了回去。又是太子派人送来了两只会说话的鹦鹉,叽叽喳喳的吵的雨霏头都大了,于是二话没说打开鹦鹉的脚链,开窗放了它们自由。

  待暖心阁终于清净了,雨霏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前。只见管家婆婆带着二十几个丫头,向暖心阁走来。刚进院子,就有个婢女一脚踏进了花圃里。

  “你竟踩了郡主从民间寻来的草药上!“管家婆婆又惊又怒。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雨霏细细瞧着跪在地上的婢女,脸贴着地面,看不清样子。

  “来人!将她带下去!“管家婆婆一脸厌弃。

  “婆婆,奴婢知错了,求您饶了奴婢吧!”

  踩花的婢女被两个婢女连扯带拉着眼看就要出了院门。

  “且慢!“

  雨霏抬眸,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着一身米色衣裙,妆容虽内敛却能从她的眉眼里看出是精心描绘过的,如瀑的青丝仅用一只玉簪束着。

  “濡歆小姐,恐怕不妥。“管家婆婆略一施礼,声音里有些担忧。

  “婆婆,劳烦您等濡歆一会儿,濡歆就去向姐姐求情。“濡歆向管家婆婆回了一礼。

  “濡歆小姐,还是不要去了。“

  “婆婆,拜托了。“

  管家婆婆看着濡歆,这个生在相府,却名不正言不顺的小姐,她总是竭尽全力的对身边的每个人好,像极了她已故的母亲。

  “什么事这么热闹?“已走到院中的雨霏伸了个懒腰。

  “见过郡主!“一院人见到雨霏都纷纷跪倒在地。

  “都起来吧!“雨霏轻声道。

  “姐姐,您身体可是大好了?“濡歆起身关切道。

  “姐姐?你是?“雨霏打量着濡歆。

  “是小妹濡歆呀,姐姐,您真不记得濡歆了吗?“

  “哦?嗯。是妹妹呀!快快请进吧!“

  “姐姐,小妹有一事相求。“

  “说吧!“

  “这小婢女不小心踩了姐姐心爱的解毒草,求姐姐饶了她。“

  “解毒草?”雨霏俯身看着被婢女踩的草,椭圆的叶像极了玻璃海棠的叶子,虽然已经被婢女踩的七零八碎了,却还能从它开出的淡淡绿花里闻到一股凉凉的香。

  “只开在深谷崖缝间的解毒草,可是郡主花千金觅得的呀!小小姐定是忘了。“管家婆婆扯扯濡歆的衣袖想要劝她不要惹事。

  “无碍,一株草而已,它既是解毒之草定是为救人而生,又岂能因它而伤人呢。”

  在濡歆和婢女一番不容拒绝的千恩万谢后,婆婆施礼,奉夫人之命来让雨霏挑选新入府已被调教好的婢女。

  雨霏不喜欢人斥候,本就觉得暖心阁婢女太多,便只选了那个差点受罚的婢女,便牵着濡歆去暖心阁里聊天。

  突然来了个温婉的妹妹,雨霏心下自是欢喜。

  谁知在暖心阁刚坐定,濡歆就啪嗒啪嗒的哭了起来。

  “怎么哭了?“雨霏见状还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姐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濡歆泪眼婆娑。

  “是啊!”

  濡歆哽咽着。

  “哎呀!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雨霏最见不得人哭,着实有些抓毛。

  “姐姐之前在天地赌坊,将妹妹的玉佩给输了,约好今日去赢回来的。“濡歆越哭越急。

  “玉佩?“雨霏走到梳妆台前,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里玉佩,珍珠,手镯…应有尽有。“随便挑吧,若是都喜欢,都拿去吧。“

  “姐姐竟如此富有,为何还要拿走小妹唯一的玉佩。那可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啊!“濡歆面色变得苍白。

  她自是无言以对,既然自己现在是那个混账的叶雨霏,也只能替她道歉:“对不起啊!”

  “姐姐说什么?“濡歆目光微怔。

  “对不起…”

  “啊?是妹妹说错了!“濡歆意识到自己的放肆,急忙跪在了地上。

  “是我做的不对,快些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