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所谓伊人之凝脂血莲 > 第五十九章 东宫之中(二)
 
  “鼠目寸光的东西!邢妃出言不逊,妄议朝政,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皇后怒道。

  “你敢!”邢妃对皇后横眉瞪眼道。

  皇后不动声色,几个身强体壮的宫女却直奔邢妃而来,看这阵势,邢妃噗通跪倒在地,“姐姐,妹妹知错了,求姐姐放过妹妹吧!姐姐五十大板打下去妹妹的身子板可就废了呀!”

  皇后娘娘闻言一摆手,宫女都停了下来。

  “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东宫你不得踏入半步,雨霏贵为太子妃,更怀有龙嗣,不是你想欺侮就能欺侮的。”皇后娘娘一字一句摄人心魂。

  “是,妹妹遵命!妹妹告退!”邢妃起身拉着倾容就走。

  “站住!”皇后一声令下邢妃倾容顿时呆若木鸡。

  “倾容是吧?你父亲官做到今天这个位置,本宫看他是太忙了,都无空管教于你了!本宫看你也老大不小了,终日在东宫晃荡,传出去成何体统。我看废皇子孟溭到是个不错的人选,虽然被废却终究是皇上的血脉,与你也很是般配,今日你就嫁过去吧!”

  “皇后娘娘,我父亲可是朝中重臣,你怎能让我嫁给废皇子?我不嫁!我不嫁!”倾容哭诉着。

  “来人,去为倾容姑娘梳洗打扮,送去孟溭的城外居。”皇后唤来几个宫女将倾容连拉带扯弄走了。

  “姐姐,您这样做不妥吧?”邢妃小心翼翼道。

  “邢倾容辱骂太子妃,对龙嗣不敬,本宫没有问她的罪还亲自为她赐婚,又有何不妥?”皇后掷地有声道。

  邢妃未再言语,只是苦着脸走了出去。

  “霏儿万不要将她们放在心上,快去歇着吧,有了身孕要格外注意。我去看看昱儿,这段时间他辛苦了。”皇后起身去了书房。

  却不想邢妃竟已在那书房里,皇后驻足细听,原来她正与孟昱哭诉着自己的委屈呢。

  皇后犹豫了一下,走进了书房。

  “母后!”孟昱看到皇后来,忙起身。

  “我来看看你,邢妃也在啊!”皇后蹙眉道。

  “我压根就没走,你羞辱我就算了,竟还将倾容送给了那废物。”邢妃呜呜哭了起来。

  “母后,她们毕竟是我的母妃,表妹,您就不能担待一点?”孟昱拍拍邢妃,竟有些怨怪皇后。

  “昱儿你是在怨本宫吗?”皇后鼻子一酸。

  “母后,您还是好自为之吧!”孟昱广袖一挥,背过身去。

  “好,我会好自为之,你们母子深情,我就不打扰了。“皇后转身,步态不稳,差点跌倒,幸好被侍女扶住。

  她为他耗费了十五年的心血,将他抚养为可以总理一国朝政的太子,难道,她只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吗?是吧!他为了邢妃责怪她,他们毕竟是母子。而她呢?她突然有些心酸,一滴泪划过脸颊,她急忙拂去。

  也没什么吧,十五年算什么呢?昱儿给她带来过很多欢乐,让她体会过做母亲的幸福。也是个之恩图报的好孩子,邢妃说的没错,叶家已然失势。

  皇上被一心复仇的叶濡歆迷的神魂颠倒,濡歆抢了她的皇后之位。她本不该再出现在春宴之上,不知为何,皇上传旨让她再多做一天的皇后。她以为皇上是念及旧情,不曾想,是濡歆设计的阴谋,皇上纵容濡歆设计了雨霏。

  是她枉在深宫多年,低估了濡歆,一开始她就不该允她进宫,真是一招走错满盘皆输。她不知她在宫外就已与皇上有了私情,还有了孩子。她只当她还是个孩子,却不曾想,她的入宫却成了她和叶家的灾难。

  她不仅要毁灭叶家,更要毁了雨霏,并要让皇上封她在宫外所生的儿子为太子。

  她一再设计雨霏与孟昱,前不久雨霏入狱,据线人来报,皇上其实已按照她的意思拟了旨意要处死叶雨霏。

  濡歆以为一切都会顺着她的所思所想发展。

  却不知,孟昱竟抓住了她的软肋。

  孟昱力挽狂澜,救了雨霏,救了叶家,也保住了她的皇后之位。

  她没有养错孩子,他完全可以不顾及叶家,不顾及她们的,他却选择在深宫中与她们站在一起,选择在叶家危难时拉叶家一把。

  她真的爱昱儿啊!也很感激他,他是她的孩子。

  皇后看像天边的朝霞,朝霞再美终会因为太阳的升起而消逝吧,他们母子的情分也会因为昱儿的成长而褪去吧。

  他已不欠她什么,也不欠叶家什么。

  她走出了东宫,她的归宿该在哪里?她曾是天漠最美丽的女人,是长公主的女儿,她的兄弟是当朝宰相。

  在深宫之外,她曾有过深爱的人,只是为了家族利用她只能守着这里,守着一个不曾碰过自己的男人身边。

  只是如今,一切都变了,她在这里似乎已没有意义。

  一晃几日过去了,雨霏看着皇后病恹恹的样子,心里着急。

  从她来到这里,皇后就对她疼爱有加,她终于从皇后的贴身宫女那里得知了皇后的病因。她才察觉,皇后病了,竟不见孟昱来探望。

  东宫中已是深秋的景象,秋天,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秋天的夜晚更是凉凉如水。夜已经深了,雨霏推开书房的门,太子正在批阅奏章。他双眉紧锁比上次更沧桑了,才二十二岁,头上竟长出了一缕白发。

  “天凉了,要多注意身体啊。”雨霏轻声说。

  “霏儿来了。”孟昱闻言,猛地抬头看到雨霏穿着单薄的衣衫立在那里,便拿起一件披风披在雨霏肩上,“夜晚天冷,出门要多加点衣服。”

  “嗯。我来看看你,你有时间吗?我顺便有些话想对你说。”雨霏立在那儿像一颗长着愁节的梅树,本该明媚动人,却染上了忧伤。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孟昱的心突然一紧,他不喜欢她是这样的,她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

  “不知道我说出来会不会打扰到你。”雨霏欲言又止。

  “说吧,没关系的。”孟昱温柔的说。

  “那日不是邢妃娘娘说的那样,都是因我而起。我若不给倾容拌嘴,邢妃娘娘就不会将茶水吐在我的脸上,让我跪下等倾容掌嘴。”雨霏说着眼圈一红,扶住了一把玫瑰椅。

  “竟是这样!”孟昱蹙眉。

  “都是因雨霏而起,若不是雨霏,皇后娘娘就不会因为护我而与邢妃娘娘起了争执。”雨霏说着竟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乖,不哭了,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太忙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孟昱急忙掏出锦帕帮雨霏擦眼泪。

  “我没事,你们都护着我。”雨霏的眼泪流的更汹涌了,一瞬间她有些模糊,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触。几乎每一次她不开心,赫有名都会说,“对不起,我这段时间太忙了。

  “霏儿,不要哭了好不好?”孟昱小心的安慰着。

  “昱哥哥,皇后娘娘她,不对,是母后她病了。”雨霏擦擦眼泪。

  “嗯,我是知道的,我已派太医去看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孟昱被雨霏哭的有些手足无措,他感觉比他自己哭还要难受。

  “不会好了,母后是心病。”雨霏刚刚哭的有些厉害,她感觉一阵阵眩晕。

  “会好的,会好的,霏儿,你怎么了。”看着脸色惨白喘的厉害雨霏,孟昱急道:“传太医!快传太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