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关于美人的行为守则 > 第一章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啊
 
  那天,是丁蕾的26岁生日。外面下着鹅毛大雪,路上的行人不见踪影。明明还有一个礼拜,各个商场却早早挂起了圣诞节的饰品,贴起来各种各样的窗花。

  江枫带着一大堆人在家里候着她,却迟迟不见消息,有朋友开玩笑说是不是她已经知道所以故意晾着她们。

  眼看就要十点了,丁蕾却一点消息没有,江枫急了,掏出手机给丁蕾打了一大堆电话。

  “你们先开始玩吧,这么长时间了。”于欣悦打着圆场,她拉着江枫的手悄声说:“怎么回事啊,平时八点都应该回来了啊。”

  大概十一点的时候,江枫的手机突然响了。

  “叮铃铃——”

  江枫掏出手机,“喂?”

  “您好,请问您是丁蕾小姐的紧急联系人吗?她现在出了车祸,请马上到人民医院来好吗?”江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瞧见江枫的脸色不对,于欣悦便问,“怎么了啊?”

  江枫对她说:“丁蕾出了车祸,生日派对办不了了。”上一秒还沉浸在派对气氛中的众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沉默,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纷纷开始询问丁蕾的身体状况,江枫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江枫:“你们先回去吧,我去医院看看情况,要是真的情况不太好,我就打电话通知大家。现在不能瞎担心。”

  于欣悦拿起外套:“一会儿我回来收拾吧。你们先回去吧。真是对不起。”

  ————————————————————————

  “嘶——”好痛啊,感觉肚子一肚子水,呛到喉咙里吸不上气。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想要说话却只有一肚子水往外喷。

  旁边女人叫喊的声音吵得我本来就疼的脑袋更痛了。

  “小姐在这!快来人啊!”那人喊得很大声,震得我脑袋更晕了。

  我用力睁开眼睛,却只能看见几个灰蒙蒙的人影走过来走过去。还没来得及看清,我就又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睁眼不用那么费力。但是这场景怎么都和21世纪联系不到一起。这松香软榻,啧啧·,看起来就不是我能付起钱,我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可以定得起这种房了啊?还是说江枫那个臭小子背着自己偷偷订了???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就算江枫和我好的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一样。也不会给我花这么多冤枉钱的。于欣悦自己最近都穷的揭不开锅了,肯定也不是她。

  环顾四周,虽然我不怎么认识这些东西,可一看就知道不是我这种大学生可以承受的起的。自己身上的衣物也不是自己回家路上穿的啊?我新买的包包也不见了!我的五千块大洋!等等,回家。我靠,我不是出车祸了吗???我懵了。这比江枫第一次往我们合租地方带男人回家一样懵。不同的是前者是自己家白菜被拱,后者是,是什么我还没想到,以后想起来再说吧。

  “咔嚓——”门被推开了,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妇人看见我,泪如雨下,冲到床边抱住我,喊道:“我的蕾蕾终于醒来了啊!”不到一会,一堆人进到屋内。

  而我还在纠结什么时候多了妈,这些人都谁啊的时候,一旁的男人开了口,声音颤抖:“蕾蕾,这几天来,你阿娘日日夜夜守在床边盼着你起来,终于盼到你醒了啊!”旁边众人叽叽喳喳的说这个抱着我的女人如何如何怎样怎样。不过啊,这两口子样貌就是放在现代也算是顶顶好看,想必目前的我长得也是顶顶好看。

  我想伸手抓头发,却发现使不上劲,胳膊抬不起来。想要发出声音却感到嗓子干涸。只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啊——水——”一旁的丫鬟打扮模样的女子拿来水,她看起来十二三岁,模样可以说是非常可爱。她扶着我起了身,喝下茶,嗓子感到好了些,可以发出声,问道:“嘶——那个,我不认识你们,这是什么剧情扮演吗?”那声音简直不像一个大小姐发出来的,像一头野兽在嚎叫。简单的说就是狗叫鸡叫差不多。

  只见刚才还在祝福那妇人的众人突然就静了下来,失了言语,那妇人趴在我身上哭的更大声了,发疯一样的摇着我:“蕾蕾,你怎么醒了就不认识娘了啊,你醒了怎么就不认娘了呢,蕾蕾啊。”我只能被她摇着,现在是个傻逼都看出来情况不对劲。旁边的人赶忙拉开她,离她最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桌边拿了个板凳让夫人坐下来,帮她顺气。

  那个刚扶我喝完水的丫鬟赶忙放下杯子问到:“小姐,那你还记得双翠吗?我是双翠啊!”

  被那群人盯得心里发麻,我摇摇头。

  刚才讲话的男人一把抓住一个中年男人,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蕾蕾没有事了吗?”

  那个老男人抓住那男人的手,颤巍巍说:“老爷饶命啊,小人也没见过这种事情啊,只是听江湖传言,这种症状可能是失忆。但只听说头撞了会失忆,没想到这溺水也能失忆啊!老爷!”等等,溺水?不过确实,最开始的感觉我还记得很清,就算是现在想想都觉得发怵。这身体主人是因为溺水才会被我魂穿吗?真魂穿啊?我还没享受够我的现代人生呢。各种小说的魂穿前主的设定涌入脑海,源源不断。其中前主因为各种原因被搞死,其中首当其冲的死因就是溺水,想的我头皮发麻。听起来这妹妹指不定得罪了什么人呢。

  那妇人听闻,哭的更伤心了,我只好抱住她拍拍她的背。我对着她笑了笑,“阿娘,你放心,我会努力想起来的。”

  “林楠,你放心,不论如何我都会帮蕾蕾恢复的。”那男人放开了那个中年男人转身抱住了趴在我身上哭的女人。

  “没事,只要蕾蕾醒来了就好了。”被男子抱住的女人还在低声啜泣,声音里满是哀悼幽怨。

  “阿娘,不如您今天先去歇息吧,一时半会儿可能我还想不起来。也许过段时间我就会想起来吧。”我看着那个崩溃的女人,心里难受极了。我想抬起手拍她的背,却怎么使不上劲。虽然我在21世纪无父无母没对象,可是此情此景我也难受,毕竟是我平白无故占了别人女儿的身体。

  那妇人看着我,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只是脸上的泪水流的更凶了。

  看起来模样三十多岁的女人看不下去,说道:“夫人,不如今天先去歇息,这一时半会的急不来。”

  “好吧,既然蕾蕾都这么说了,那我先去歇息。双翠,你留下照顾蕾蕾。你两人从小长大,蕾蕾爱吃什么做什么,就带她去吧。”那妇人扶着一旁的女婢站了起来,脸上的泪痕一道一道,说起话来声音沙哑,“其他人也都退下吧,等宽儿回来再说。”

  于是,除了双翠以外的人都又退了出去。

  仔细一看,连自己的身体也变小了。“双翠,能不能,帮我拿下镜子啊。”双翠搬起镜子,放在板凳上。比起来吐槽镜子大小,更想摸摸我现在的小脸,突然明白什么叫美貌能杀人于无形,虽然刚才那两口子的样貌给了我自信心,但现在冲击力更大了。还真是顶顶好看啊就。

  “双翠,你可以讲府上的事情给我听吗?”我看着双翠,眼底的疑惑越来越多。毕竟,这身体的状态完全不像是仅仅只是溺水这么简单的情况了。

  双翠从桌端了一只碗,说道:“小姐不急,且听奴婢慢慢道来。”她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东西,“小姐,这是银耳粥,您小时候可爱喝了。”她舀起一勺,放到我的嘴边。我点点头,确实,我小时候可喜欢喝了,但自打高二时候父母出车祸,就不怎么喝过了,一是看见伤心,二来是因为再怎么样也没有妈妈煮的好喝。说起来这人物喜好还能重复吗?“刚才抱着您哭的是大夫人,府里的主母也是您的母亲。旁边站的男人是您的父亲。”我有这么年轻的爹妈该开心吗?“三天前,小姐您溺水,吓坏我了。大夫人一直说要是小姐出事她也就不活了。”说着她开始哭了起来。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理清了目前人物关系。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孩子,我和目前的“亲哥哥”叫做丁宽都是大房所出,二姨娘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妹妹叫丁容,三姨娘一儿一女,分别叫丁紫和丁阅。府里的管家叫做侯延寿,大家都叫他老侯。而我阿娘身边的年轻女号叫百翠,本是我身边的丫鬟,后来因为阿娘将自己的贴身丫鬟合欢点做阿爹的小妾,也就是二姨娘,便把她领奏当了自己的贴身婢女。二姨娘也就是刚才帮着阿娘顺气的妇女,在府中的风评很好,不骄不躁也不会打骂下人。但三姨娘就不一样了,仗着这几年自己的娘家弟弟逐渐在官场上做大和老爷的喜爱,就开始疯狂作妖了。当然,这都是双翠口中的版本。大哥有个未婚妻叫许玲香,是尚书许玉发的嫡女,是京都数一数二的大家闺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同时也是我的闺中密友。剩下几个孩子中,可能就我魂穿的妹妹是病秧子了吧。但因为是嫡女的关系,他们并不敢怠慢。

  不知道突然双翠讲到我溺水的就开始哭,我赶忙打断她回忆人生:“好啦,我不是都醒来了吗?”双翠拉着我的手,哭哭啼啼的喊道:“要是我不去给二小姐搬花,小姐就不会落水了吧,呜呜。”中间居然还有这一道呢,这种事情在深宅大院也只能说是听听,毕竟这二小姐和这小姑娘也算是同父异母亲姐妹了。就算是真的有这种事情,也不能闹到明面上。仔细想想,我还不知道这是穿越到几几年了,当然现在是没有这个概念的。“双翠啊,你知道今年是哪一年吗?”虽然不排除是一段根本没有的历史,但是还是问问比较保险。

  “重松五年。”双翠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当今圣上,也就是宣恩皇,虽然没有前几任那么文韬武略,但现在也算得上一番太平盛世。下月初五就是皇上的诞辰了呢,老爷还打算带大少爷去拜见圣上呢。”

  哈哈哈,我要哭了,历史有这段?历史架空?这种低概率事件都被碰到了哈?我想骂人却不知道怎么骂了。这么顶的吗?搞不好来个什么霸道王爷什么傲娇皇上的?

  “是吗,那是我几岁的生辰啊?”实际其实也挺美的,穿越一下回光返照十几岁,颜值也有了质的飞跃叹了口气,,那我也值了啊。

  “下下月初四,便是小姐十三岁生日了。本来给小姐定了一门亲事,对象是三王爷,但因为小姐溺水,晕过去了好几天,王爷府天天派人来看,就是不见三王爷,”双翠把镜子搬回了原处,转过脸来略微生气的撅起了嘴,“现在小姐醒了,三王爷也不见过来瞧瞧,哪有这样当未婚夫婿的啊!道理也是该小姐和三王爷结婚吧。就算是城里面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也不至于连自己未婚妻病倒都不来瞧瞧吧。”啊?????我穿越还多穿了个对象。老天爷要结束我这26+13岁的母胎solo生活吗?

  双翠一边整理屋子一边说:“不过,百雀之前说,二小姐喜欢三王爷,不过我倒是没看出来。”

  “还有这种事情啊,想必二小姐长得非常好看吧?”我用手扶着头,不知道怎么办。按目前看来也有可能整一出什么王爷喜欢妹妹啦,什么妹妹喜欢王爷啦之类的剧情,难不成我穿越成了恶毒女配?

  “如果真的长得有小姐好看,那我肯定就信了。”双翠看着我,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两套衣服,“小姐要穿这件红色的还是这件青色的啊?”

  “都可以。”我摆了摆手。

  要素过多。

  双翠替我换上衣服了,身体也差不多可以动了。

  站在地上头还是很晕,刚溺水完事还昏了三天,吃也就吃了小半碗银耳粥而已。正经人早就没了。站了不到十秒,我又摔到床上了。

  双翠一边数落我一边扶我上床:“小姐,你这么大的人了,昏迷那么久怎么可以随随便便下地走路呢?”

  头实在是太晕了,我又睡过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