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自导自演爱一场韩菱乔书宇 > 第27章 一定要走吗?
 
韩菱拿出里面文件细细查看起来,竟发现里面是南盛集团这些年的账本。通常公司都有两本账,而这本韩菱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真的。

她当下欣喜的将账本放进包里,想到用最快的时间把账本调查清楚,让乔书宇遭受应有的惩罚,到时候即使乔书宇发现账本不见,也是于事无补。

“夫人,你这就要走了吗?”秘书迎上从里面出来的韩菱。

“有点事,谢谢你的招待。”韩菱无意跟人寒暄,随口敷衍了两句,便着急拿着账本离开现场。

秘书一路目送着韩菱进了电梯,才回到自己岗位。就跟迎面走来的乔书宇跟助理撞了个正着,她恭敬道:“乔总。”

“拿走了吗?”乔书宇凝视着电梯方向,声音平静的问,就像是在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秘书愣了下,还是照实回答:“已经拿走了,摁了三遍密码才摁对。”

三遍吗?

乔书宇忧伤的重复了一遍秘书的话,看来韩菱对他还真是失望至今。直到最后一遍,才想起自己可能会用她生日做密码。

“事情别声张出去。”乔书宇只吩咐了秘书这么一句,便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办公室。

跟在后面一直没说话的助理,憋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问:“咱们公司这么多年都是依法经营,从未有过什么偷税漏税挪用公款的事情,乔总你故意做假账偷税漏税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借此给夫人一个教训吗?”

“你越来越没规矩了。”乔书宇冷冷看了助理一眼。

“乔总,你不是很清楚夫人的目地,为什么还要让夫人抓住这种把柄,不怕到时候夫人真把事情闹大,对公司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吗?”跟乔书宇这么多年,助理对乔书宇一直是打心底敬佩。

虽然乔书宇对韩菱的事情有愧,但这样的自杀行为的方式未免太过疯狂,公司很可能受到严重打击。

“出去。”

乔书宇冷声命令,助理就算有再多的话也无法多说,只能愤然离去。

偌大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望着落地窗外的高楼大厦,他苦笑着叹口气。谁说那只是为了让韩菱报复,他只是还抱有一丝希望,韩菱最后还是无法对他下这种死手。

不愿相信,昔日爱自己如命的女人,已经不再爱自己的事实。

与此同时,拿到账目的韩菱,第一时间将账本交到了肖展宏手里,要求他必须尽快查处这账目里的问题。

等晚上回到别墅时,韩菱已经在开始给自己收拾行李。

门被打开,乔书宇硕长高大的身姿站在了门口,灯光映在那张俊美非凡的脸上,衬得他更加充满成熟男人的魅惑。

看到这样的男人,韩菱愣愣多看了两秒,发觉自己的失态,她马上又故作随意的整理起了衣服。

看出韩菱那刻意的逃避,乔书宇眼神黯淡了几分,便云淡风轻的走过来问:“听说今天去了公司?”

“嗯。”

“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公司给我送饭了?”乔书宇刻意提及这个敏感话题,注意到韩菱微不可查的表情变化时,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家里保姆说你今晚不回来,我明天从这里搬出去,所以就亲自送饭过去,对这段时间你照顾我表示道谢。”

即使早猜到韩菱会是这种说话,但亲耳听到,乔书宇的心还是一下子起伏不定。猛然抓住了韩菱整理衣物的手,“这里是大哥买给我们的新房,你是我妻子,住在这里天经地义,我照顾你更是无可厚非。”

“过去的事情我无法像你一样随着时间流逝便会忘记,如果你真对我有所亏欠,那么明天咱们民政局见。”韩菱拿开乔书宇的手,将行李箱放好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一定要离婚吗?”乔书宇强忍着心痛的滋味,可哽咽发硬的喉咙,已经完全表达出了他此刻的情绪变化。

“如果不离婚,我跟肖展宏无法合法的在一起,就当是你的成全。”韩菱平静的从嘴里说出这些,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肖展宏,没人知道,此时的乔书宇有多嫉妒那个男人。

一直压抑的痛苦,在听到肖展宏名字时忍不住低吼:“为什么要跟他在一块,咱们重新在一起就不行吗!”发觉自己的失控,他恳求的蹲在韩菱面前,紧握住她手道:“我知道失去小东你很难过,但咱们还年轻,孩子还会有很多的,只要你愿意生多少个都可以。”

“别再做梦了,我不会跟你继续待在一起,更不会跟你生孩子。”说起小东,韩菱原本的理智也有些失控,直接撂下了狠话。

对待这么一个深深伤害过自己的男人,她又是轻易原谅,自己怎么对得住死去的小东,还有当初为自己枉死的大哥。

“是吗?”乔书宇红着双眼凝视韩菱,眸底那种森冷的寒意看得人毛骨悚然,就好像被野兽盯上。

韩菱本能的想要逃开,却被乔书宇忽然从后面抱住,强行压在了床上。

“不会让你走的,至少现在不会。”乔书宇紧紧扣住她双手,深邃的鹰眸死死盯着她。

这一夜,整栋别墅都环绕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第二天早上,韩菱完全都下不来床,更别说离开这栋别墅的话。

连吃饭洗澡都是保姆小心照顾,堪比那次出车祸。气得韩菱咬牙切齿,谁能想到乔书宇竟然用这么无耻下流的办法不让她离开。

第二夜,第三夜,连着一个礼拜几乎夜夜把她折腾的要死要活。她真不知道乔书宇是不是八辈子没碰过女人,完全化身成了凶猛的野兽,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

每次洗澡看着自己全身的吻痕,连她脸都红得快要滴出血,更别说每天照顾自己的保姆了。

“展宏。”当手机响起时,韩菱一路扶着墙躲进浴室接电话。这一个礼拜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电话成天没信号,打不出去也接不进来,今天倒是忽然接通了。只是最近别墅周围还有几个保镖轮流看管,她也没法出去。

“查到了,那些账目确实存在大量的偷税偷税问题,高达十个亿。”

“这么多。”韩菱难掩惊讶。

“你之前说回来,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我这两天有在你别墅附近转悠,发现有几个陌生男人围在你家。告诉我,乔书宇对你做了些什么?我现在就报警抓他!”

肖展宏的气愤韩菱自然明白,但这种事也不好麻烦警察,她不自然的清了两下嗓子,“警察来也没用,都是一些夫妻的事情。”

“什么?”肖展宏愣住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气得当即爆吼:“这个禽兽竟然这么对你!”

“没事,我会找机会出去的。你拿上东西等我消息,我觉得咱们应该还有再做一个打算。”说到后面那个计划,韩菱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卧室,确定不会有人进来后,才压低声音跟肖展宏商量。

话刚说完,听到外面突然响起的开门声,她果断挂断电话,透过门缝果然看到乔书宇走了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