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惹天命 > 第十章 澜英姐姐
 
  好一个飒爽英姿!无忧对着面前这个身形颀长的少女心中暗暗赞叹。

  少女气场两米八,连如此骄纵蛮横的霁霄公主也看上去忌惮不少。

  听着霁霄公主叫他澜英姐姐,无忧便也知道了面前这位英气少女的身份。

  旗骊王虽公主众多,但面前这位澜英公主跟其他的公主是断不可被轻易拿来相比较的。

  澜英公主的亲生母亲从未封妃位,因为她的母亲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元甲军首领——怀萍将军。

  怀萍将军与旗骊王自小青梅竹马,因是先皇故人遗孀,从小便在宫中长大。

  听闻怀萍将军小小年纪便饱读诗书,人又热心的喜好四处打抱不平。当年还是允王的圣上在这皇宫中受人冷眼,也只有怀萍将军愿意与他往来。

  先皇派允王去执行神秘任务,怀萍将军居然二话不说的就跟去了,此等女中豪杰在这宝象国内,百余年都无人能与之匹敌。

  后来由她亲自建立的元甲军更是陪着当今圣上度过了那几年最阴暗的时光。怀萍将军孤身带着五千元甲军只身在敌军军营杀出一条血路,拼死救出了被俘的旗骊王。

  旁人无不赞叹这世上竟有如此明艳灿烂的一对鸳鸯。

  只可惜在旗骊王还未登上皇位之前,怀萍将军就因病先旗骊王一步离开了人世,只给他留下了年幼的澜英公主。

  因此,在这宫里,澜英公主的地位绝不亚于任何的嫔妃和公主。

  无忧从小便听榕妃娘娘说过这位澜英公主的事迹:她不好女工刺绣,反而随了她母亲,天生一副练武的好身段。澜英公主八岁那年,就获圣上恩准入军营习武。

  12岁学成归来之后,便一直服侍在旗骊王身旁,年纪虽小,但大小军国政务皆可过问。

  如若不是生得女儿身,澜英公主恐怕早已是太子之位,身居东宫了。

  无忧眨着布灵布灵的的星星眼看着眼前这位传奇人物,只见澜英公主身形颀长,肤色因为常年习武的原因,并不像后宫娘娘般白皙透亮,而是十分健康的肤色,鼻梁挺直,面如冠玉,棕褐色的眼睛,犹如一汪深色的湖水。

  秀气的眉毛轻轻的挑起,透出一种特别的灵气。面容轮廓如刀般班线条分明,瀑布般的长发垂了半边,上半部分只用一枚云纹白玉簪高高挽起。

  身着一席素锦宫衣,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腰间用一条淡蓝色嵌白玉腰带挽住,浑身透着英气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

  霁霄公主依旧哭哭啼啼个不停,澜英公主厉色道:“住嘴!分明是你夺人所爱在先,蛮横无理在后。”

  “我……”霁霄顿时被噎住了,转过头去,眼泪汪汪的向婉贵妃求助。

  婉贵妃皱了皱眉,起身款款而来,对澜英公主盈盈一笑,道:“澜英公主,霁霄年纪还小,看到喜欢的物件自然是霸道了些,澜英公主莫要与她计较才好。”

  嘁,霸道了些?今日要不是澜英姐姐出来主持公道,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澜英公主对着婉贵妃轻轻颔首行礼,可语气却依旧严厉,道:“霁霄妹妹年纪也不小了,如此这般不懂礼数,婉贵妃以后还请多多管教。”澜英公主气场两米八,平常被宠惯了的婉贵妃,此刻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

  婉贵妃知道澜英不吃她那一套,于是听罢过身将哭哭啼啼的霁霄公主拉了回来,腰身微微下弯,低头颔首道:“澜英公主说的是,霁霄不懂事,以后我定严加管教。”

  说罢就拉着霁霄公主回到案桌上乖乖坐下了,临走前眼神不友好的在无忧脸上游走了一圈。无忧自动屏蔽了她的眼神,反而是身后的榕妃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

  澜英公主看着面前闪着星星眼的一人一鸟,顿时气软了不少,正了正身对着无忧说道:“收好你的鸟,莫要再生事。”

  无忧立刻站的笔直,依旧冒着星星眼回答道:“谨遵澜英姐姐教诲!”

  澜英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不知礼数的丫头,顿时额头冒上三道黑线。

  殿内众人渐渐落座,文武百官诸国使臣也在内监公公的引导下落座完毕,静待圣上的到来。

  “圣上驾到——”随着一声长调的传声,旗骊王才缓缓到来。

  无忧伸长了脖子往殿中望去,三年未见了,不知道皇帝有没有啥变化。

  旗骊王今日华服加身,身着玄色绣九爪金龙腾飞蟒袍,外套一身祥云纹四海升平襟衣,脚踏一双金色滚边龙虎纹靴,玉冠高束,垂下的玉帘挡不住旗骊王如大理石雕塑般英俊的脸,剑眉星目,深棕色的眼睛似一潭深不见底的幽湖,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旗骊王身后紧紧跟着的就是三年前从启祥公公手里把无忧抓回来的滕潇,依旧阴沉着脸,好像谁欠他似的,年纪轻轻的整天板着脸,也不知道滕潇是不是笑肌被人给挑了。

  旗骊王缓缓走上龙座,龙袍一挥,尽显君王之气。旗骊王环顾承权殿下所坐,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滕潇在座基旁站定,随时保护圣驾,眼神只在嫔妃公主的落座区快速扫了一遍便迅速的又转为平常的模样。

  旗骊王坐定,繁琐的贺寿仪式便开始了,文武百官先行贺寿。

  大臣们挨个献礼贺寿,说着那些听着喜气洋洋实则毫无营养的贺寿词。约莫过了两炷香时间,大臣们的环节完毕,内宫娘娘们要准备着带上公主们贺寿了。

  榕妃娘娘带着无忧准备着,她们的位置比较靠后,等的时间也长。

  好不容易等前面的嫔妃们都礼节完毕了,无忧乖巧的跟着榕妃缓缓移步到殿中,两人躬身行礼。

  榕妃娘娘朗声贺寿:“臣妾携无忧恭贺圣上万寿无疆,圣体康泰,国运昌盛,愿举世清平。”

  “无忧?”旗骊王见到榕妃带着这个小孩子,思绪闪回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不想竟已过去三年时光了。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旗骊王冷声道。

  榕妃娘娘和无忧起身,无忧也听话的抬起头来看着龙座上的旗骊王。

  无忧现在只觉得肚子空空,想早点结束了仪式后去吃好吃的,双眼无神呆呆的望着旗骊王。

  旗骊王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光,随即便消失不见,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了。榕妃娘娘献完贺礼便带着无忧回到了案桌上。

  内宫娘娘不多时便贺寿完毕了,诸国使臣开始进献。

  各周边邦国的贺礼格外的与众不同,新奇的很,看的无忧眼花缭乱。比如前一个图萨国进献的玲珑七心球就非常的有趣。

  “列孟国使臣贺寿!”公公开始传召下一个邦国的使臣了。

  列孟国是个位于宝象国西北偏隅的小国,早早的便臣服于我国。

  虽说国小力弱,但列孟国以盛产美女闻名,许多有点家底的生意人都爱去列孟国求娶贤妻。

  列孟国使臣闻声,大步走到殿中,先是按例说了贺寿的话,然后高声道:“宝象国国运昌盛,想必圣上肯定是见惯了奇珍异宝。时值初春时节,万物渐盛,今日我列孟国给圣上带来的是我国最珍贵的蝴蝶姑娘进献的迎春舞!”

  列孟国使臣神色颇为得意,众人听闻不禁好奇了起来。

  列孟国使臣接着道:“我列孟国的蝴蝶姑娘并非凡俗女子,每当我列孟国时值初春时节,都会请蝴蝶姑娘们献舞一支祈祷来年风调雨顺,是大吉之舞。今日特千里送舞,祈愿旗骊王健康长寿,宝象国江河昌盛。”

  话音落,殿外便款款飘进来数位清雅脱俗的女子,她们身形相似,如玉般的脸颊,如星辰般清亮的眼睛,身着统一的淡青色上衣配嫩粉色纱裙,下半边脸用淡紫色纱巾遮住,颇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看着着实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蝴蝶姑娘们伴着乐声开始翩翩起舞,纤细的身段俊俏的容貌让在座都凝神欣赏着。

  蝴蝶姑娘们的舞步很奇特,跟宝象国的舞蹈非常不一样。领舞的那位眉心有花钿的蝴蝶姑娘头上始终顶着一个六角花瓣形白玉雕剔漆香盒,那香盒掌握般大小,被牢牢的顶在领舞姑娘的头顶。

  乐音过半,只见领舞的姑娘缓缓将头顶的白玉香盒取下,青葱玉指伸进香盒内,抓取一把里面的香粉,眉眼一抬,突然飞身往旗骊王的方向冲去!

  那身影快如闪电,在座俱惊!

  刺客手中的香粉在她手中开始冒着白烟,那姑娘虽吃痛,却不管不顾,只奋力的朝旗骊王飞去。

  “是白磷!”澜英公主眼疾手快,在蝴蝶姑娘冲出去的一瞬间立即飞身上前阻止。

  不对!不是白磷!无忧看那姑娘手里紧紧攥着白色粉末,若是白磷,稍运内功便该燃烧起来,此刻在她手中早已成了一团火球!而现在这粉末却只是燃起白烟,还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味。

  看着那姑娘痛苦不堪的模样,无忧脑中迅速闪过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澜英冲在前面一把抓住了刺客的上衣,但无奈对方速度太快根本无法拦截,只扯下了一节衣角!滕潇早已闪身到了旗骊王前面,冷眼拔剑准备迎敌。

  突然听得一声稚嫩的声音从大殿偏僻一角传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着:

  “滕潇!!你砍她右手!!那是蚀骨粉!!你不要碰到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