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偷蟠桃的小妖 > 第一章 妖界惨败
 
  前言

  混沌时期过后,衍生出了大大小小的各界势力。彼此之间相互制约,却也相互依存。

  人界帝王不满人族屈居于陆地,偏安一隅。于是,帝王玩弄权谋,是以挑起各界纷争。刹那间,血流成河。这场战争持续了上千年。

  天道震怒,削弱了人族的力量,缩短其寿命。死后入鬼界冥府。并在其每个人的心里都埋下了阴暗的种子。这些种子,会使人变得自私狭隘,逐名追利。最后不得善终。良善之人,却不受其影响,和美一生。

  万界的混战结束后,各界休养生息,奈何人丁凋零,只得合并。最终形成了神、魔、仙、妖、鬼、人六界。

  五千年之后,各界繁荣昌盛。

  第一章

  妖族乱了,伏尸百万,血流成河。诺大的妖帝宫殿冷冷清清,繁华不在,精美的装饰碎了一地。侍女们卷着细软匆匆出逃,丝毫不顾及被藏在地宫中妖后和小公主。

  “母后…”小公主的手紧紧撰着妖后的衣袂。妖界小公主君洛菡身着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乌黑的长发盘成发髻,插上了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露在外面的皮肤光洁细腻,饱满的唇微微抿起,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琥珀色的瞳孔灿若星辰,此时却盈满了泪水。

  “菡儿,别怕。妖界自创立以来,屹立千万年不倒,自然不会轻易亡了。你父王和哥哥也会平安归来。”妖后白芷的容貌千年未变,仍艳丽无双,酒红色的长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顺洁的黑发挽成妇人髻。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即使狼狈,却也满身风华。她心中又何尝不担忧战场上的夫君和儿子。奈何夫君临走前嘱托,护女儿周全。

  此时仙妖边界,妖帝君烨身披铠甲,却已伤痕累累,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他已是强弩之末,双手撑着剑不住的颤抖,妖界,难道要覆灭了吗…

  “父王,父王——”妖帝再也撑不住倒下了,君凛瞬间停下了手中厮杀的剑,朝着他父王方向奔来,将妖帝护在怀中。仅剩的五千妖族将士紧紧围住妖王和太子,“撤”君凛一声令下,带着将士向妖后的藏身处撤退。

  和妖界的窘迫不同,云端之上的将士则士气高昂,他们虽然损伤惨重,却不及妖界的元气大伤。仙界带兵的将军是为天帝次子——昌胤,昌胤真身睚眦,性嗜杀。他的身形修长,五官立体,棱角分明,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顾盼神飞。绕是再好看的眼眸也藏不住他眼底的戏谑和嗜杀。

  “报——”一名士兵穿过其他将士来到昌胤身旁,站定,鞠了一躬,说道“属下参见二殿下,传陛下口谕,二皇子昌胤即刻回九霄云殿议事。”昌胤心底微微不快,却因天帝旨意不得不暂时停战。

  “传本殿下命令,暂时停战”随即,捏了一个决,飞身向九霄云殿而去。

  妖帝君烨是被抬回去的,浑身是伤,昏迷不醒。君凛虽无大碍,却也体力不支而昏倒。吓得小公主君洛菡连忙将他安置在床上,为他掖好被子。妖后则运起了法术为妖帝疗伤。持续了一个时辰,确定妖帝无大碍后,在地宫周围设了个结界。嘱咐小公主照顾好父兄,她自己则飞身去了九重天。

  昌胤到达九霄云殿后,却发现天帝第八子轩白也在。传闻天帝第八子轩白温文尔雅,一袭白衣衬他的气质愈发清冷,乌黑的头发用一根青色的发簪挽起,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清秀的面容侧身则显出完美的侧脸,一双修长洁净的双手垂在身侧。正所谓,郎艳独绝风骨扬,玉质清华气自生。

  轩白的真身乃是负屃。

  首位上的男人就是如今的天帝帝玄。他面容冷峻,身着金丝绣成的龙袍,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威严。天帝身旁的女子,长相艳丽,明黄色的衣料上,金线做绣,衣摆处点缀着粒粒珍珠,袖口与肘间的百花团也在绣是缀上了彩石。头上插着一只金质掐丝蝴蝶簪子,另配以银质镶宝石的珠花,两颗耳珠上吊着一对小巧的珍珠坠子。体态丰腴。她的举止却将她的优雅高贵,还有那份气势展露无遗。

  “二哥”轩白向昌胤问候了声,昌胤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我儿此次领兵辛苦了,如今妖界大败,怕是近百年都无再战的实力了。”帝玄笑着,眼角有细细的皱纹,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父君,我们为何不乘胜追击,直接将妖族一举歼灭?”昌胤向高坐在首位上的天帝帝玄颔首,问道。

  “父君,儿臣觉得不可赶尽杀绝。”轩白微微皱着眉头,言语间也表达了对昌胤的话语不赞同。

  “哦?为何?你且说说看”天帝显然是来了兴致。

  “我们贸然向妖界进攻,本就理亏。且不说两界之战会使生灵涂炭,也会打破六界相互制约的平衡。更有甚者,趁我们天界与妖界交战时伺机攻打天界或是妄图瓜分妖界。妖界虽偏安一隅,但灵植灵果数不胜数。何不趁此机会,与妖界议和。让他们每百年进贡一次。父君,您意下如何”轩白负手而立,所论述之事似与他无关。

  “轩儿所言不无道理。胤儿意下何?”天帝略微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但还是问了昌胤。天后则是在一旁眯了下眸子。没有表态。

  “父君,儿臣觉得八弟所言差异。”昌胤上前一步,与轩白对视。勾起的嘴角显得他整个人邪魅十足却又透露着危险。他又接着道,“前段时间,翊圣真君府内,将多个仙侍残忍杀害,脖子上颈脉生生被咬断,吸干了鲜血,伤口处萦绕着妖气。难道这不足以证明我们天界混入了妖界奸细,他们妄图在天界肆意妄为吗?”

  “二哥,你如何确定,这不是歹人陷害妖界意图两届的纷争?”轩白淡淡地瞥了一眼昌胤。

  “你这是强词夺理!”昌胤的眸子变得猩红,拳头攥的紧紧地,双肩微微抖动,隐忍着怒气。

  “难道二哥觉得,单单从伤口处的妖气就可以向妖族兴师问罪了吗?父君,儿臣觉得此事还有待调查,请父君收回成命,停止攻打妖界。”轩白仍坚信此事有人挑拨两届关系。

  “陛下,臣妾觉得轩儿似乎很是相信仙侍并非妖界之人所杀。那不如待轩儿调查清楚后再决定是否攻打妖界可好?”久久未发声的天后夙薇突然道。

  帝玄深深地望了一眼夙薇。随即,露出了笑容“你们母神提出的方法甚好。轩白,本座命你即日起彻查此案。如若妖界是清白的,本座自会还他们一个公道。昌胤,本座命你即日起领兵守在仙界与妖界边界处,若无命令,不得擅自攻打。此事今日就此作罢,你们都回去罢。”帝玄一甩宽大的袖袍,在赶人了。

  “天后这是何意?”此时云霄殿内只剩天帝夫妇二人。帝玄的声音透着不满。

  “陛下对我此举有所不满?”夙薇不似先前的端庄,而是半倚在高座之上,将自己白皙的双手抬起,反复欣赏自己的丹蔻,漫不经心道。

  帝玄身子一僵,却瞬间恢复如常,讪笑着“怎会。本座这不是…”

  “报——”帝玄的话被突如其来的一声给打断。

  “何事”帝玄的面上微微浮现怒气,随手理了下衣襟,正色道。天后也恢复了以往端庄的形象。

  士兵赶忙半跪在地上,丝毫不敢正视帝玄那带着愠怒的脸庞。低头回答:“有一女子在殿外,自称是九尾狐族的白芷,求见陛下。”

  听到这个名字,帝玄的心微微一颤,刹那间,怒气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真诚的笑容,连忙说道:“快,快请。”

  夙薇的面上毫无波澜,藏在袖袍中的手却紧紧撰着,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之中。她挤出了一个笑容,对着帝玄缓缓道,“陛下,臣妾有些乏了,就先回去休息了。”她站起向帝玄微微一欠身。

  “哦,好。既然天后不舒服就回去罢。”帝玄沉浸在喜悦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夙薇的异常。后者咬了咬牙,转头向紫澜宫走去。在心里恨恨地想,白芷,又是你。既然嫁了妖帝,现在却来招惹我的夫君。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看来,你还是没长记性。夙薇勾唇,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当年的事,你可还记得?三百年了,但愿你别像从前一般蠢笨,呵…

  “妖界之后,白芷。冒昧叨扰天帝。有一事相求。”白芷仍旧一身红衣,腰间系着一根丝带,腰身纤细,仿佛盈盈一握变可折断。脸上荡漾着笑容,端庄却不失妩媚。

  “你怎么会来,什么求不求的,只要你说我便答应。”天帝忙从高位上走下来,想去握那纤纤玉手。却被白芷灵巧的避开了。

  白芷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陛下,您可记得,三百年前,您曾许诺我一个条件。无论何事,您都会答应。如今,白芷便来讨要了。”

  天帝收回被白芷避开的双手,负手而立。

  “你可想好了?条件用了便不再有如此机会了。”帝玄好似猜到了白芷为何而来,却又隐晦的暗示,她可以换其他条件,心中有些期待。如果他肯离开那人,闭口不提那只该死的老凤凰,该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