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hink小说网 > 偷蟠桃的小妖 > 第三章 妖帝苏醒
 
  白芷匆匆飞身回了妖界,此时妖界之中。浓浓的硝烟还未散去,尸体杂乱的堆在一起,鲜血还不断地从伤口处逸出…四周的草木也染上了鲜红,原本盛开的花朵不知何时已经枯萎。满目疮痍。

  白芷心中悲戚。徒步走向妖族王宫。宫殿之外,士兵彼时正清理战场。妖族大将军君越疾步到白芷面前,问安行礼。

  “大将军不必多礼,君上可有醒来?”白芷微微皱眉。

  “回妖后,君上未曾醒来。”君越弯腰答道。“公主同太子殿下在清安殿修养,而君上则在启华殿,身边有妖医伺候着,士兵也守在殿外,请妖后放心。”

  “将军辛苦了。仙界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妖界发起战乱,多亏我妖族士兵誓死抗争。如今战火平息,我族需将养生息。那些战死的士兵,都好生安葬吧。而仙界攻打之事,君上必定会为我族讨个公道。还需将军多多安抚受伤的士兵。”白芷有条不紊地安排好后续事宜。心中的烦闷却挥之不去。

  “是,末将领命。”君越躬身行礼后便退下了。

  昌胤回到自己的宫殿之内,将案桌上的东西扫落,眉宇间隐隐萦绕着戾气。四周的侍女紧忙跪下,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殿下切勿动气”一个身影瞬间出现在昌胤面前,来人半跪在地面上。此人便是昌胤身边得力的谋士,无涯。他身着墨绿色的长衫,腰间系着带有黑曜石的腰带,头发被高高束起,五官硬朗,目光中闪现着精明。

  “今日九霄云殿内的事情,属下已经听说了。既然天后选择插手此事,殿下何不坐山观虎斗…”无涯站直身体,附耳过去。

  “哦?”昌胤挑眉,“只是,本殿下那八弟向来自恃清高,他怎么会突然为妖界开脱?”

  “殿下,这权利谁人不想拥有。”无涯微微弯腰,嘴角牵起一抹笑。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

  “七哥,你这蟠桃树,要结果了吧。”轩白负手而立,好似与这满园春色融为一体。似画中人。

  “你想做甚,这蟠桃园是你哥哥我亲手所种,我宝贝得紧。休要打它的主意。”瑾瑜满眼警惕地望着轩白,就近抱着一棵蟠桃树便不松手了。

  轩白嘴角抽搐了两下,他已经没眼看了。“七哥,若我没记错,你亲手种的就活了这一棵。其他的都是由于你浇水过度而淹死的。”

  “咳咳,我就是浇水的时候打了个盹……谁知道那白胡子老儿的仙树这么脆弱。”瑾瑜撇撇嘴。

  瞧瞧,这责任推脱的真快。跟人家太上老君的种子有什么关系。轩白如是想,面上却不显半分。

  “阿啾”此时兜率宫内,太上老君正手持蒲扇给三四人高的炉子扇风。“最近天冷了,需得多添些衣裳了。”老者头发花白,却梳理的一丝不苟,面容和蔼,眼中却闪着狡黠。活脱脱一个老顽童。

  妖界宫殿之中

  清安殿内,君凛悠悠转醒。伏在君凛床头的小憩的君洛菡猛地惊醒,双手紧紧地撰写君凛的衣角,连忙松开询问兄长的状况。

  “哥哥,你终于醒了。”小公主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欢喜。

  “放心吧,菡儿,哥哥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君凛揉了揉君洛菡的小脑袋。随后伸手帮她将脸上的发丝整理到耳后。“父王母后呢?”君凛俊美的五官拧在一起,满是担忧。

  “父王还在昏迷中,定是劳累过度所致。哥哥不要太过担心,注意身体。母后…菡儿也不知母后的行踪。许是处理公务去了。”小公主一改往日的俏皮,变得沉稳了许多。

  君凛定定地看着自己往日活泼可爱的妹妹,他们终是不能一直护着她。总该学会长大。各界总说人心险恶。这所谓的仙,魔,人,妖,鬼又有何区别。心中存恶与各界分隔无关。

  “凛儿,你醒了。”君凛正出神,却被一生呼唤打断。白芷正匆匆向着君凛走来。她紧绷的神经终于能悄悄松懈了。“母后”小公主向妖后怀中扑去。泪水打湿了白芷的衣衫。她到底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仙妖两界的战争怕是给了她不小得冲击。加之父兄昏迷,这孩子心里也不好过。

  白芷并未言语,只是轻柔的拍拍她的后背。“凛儿,你可有大碍?”白芷询问着脸色还较为苍白的儿子。“母后费心了,儿子无碍了,将养两天便能痊愈了。只是父王…还未曾转醒。”君洛菡渐渐的止住了哭泣,经历此次无妄之灾,她断不可向从前一样胡闹,惹父王母后生气了。原来,实力强劲方能守护家人,守护妖界。

  “你说什么?”天后夙薇拍案而起,拾起案桌上的一个茶杯就向跪在地上的侍女砸了过去。跪在地上的侍女额头上瞬间涌出了鲜血,以头抢地,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天后娘娘。”

  夙薇跌坐在华丽的宝座上,喃喃道“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那个女人回来…”

  “哈哈哈”夙薇癫狂大笑,双手丹蔻紧紧嵌入皮肉之中,面上随之取代的是狠戾。“她的女儿要来啊…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艳丽的脸上勾起一抹残忍的笑“白芷,我夙薇与你势不两立。”

  “启禀妖后,君上已经苏醒了。”一个士兵匆匆来报。母子三人立即前往妖帝所在的启华殿。殿内,妖帝乏累的靠在床头,他早已褪下一身铠甲,只剩黑色的单衣,眉宇间与君凛有八分相似,那双眼睛,充满了威严。见到母子三人,只剩下笑意。

  “父王”君洛菡扑进君烨的怀抱“您吓死菡儿了。”

  “哎呦,父王这身子骨,让你一扑,都快散架了。”君烨慈爱的看着他的小公主。

  “父王,您又说笑了。父王健壮硬朗了,与孱弱什么的都挂不上边的。”君洛菡眼里盈满了泪水,她的父王,怎会虚弱呢。“好了,菡儿,快些起来,父王刚醒来,身体有些虚弱是自然的,不要大惊小怪。”君凛扯了扯君洛菡,示意她站好。

  “阿芷,妖界现在如何了,战死的士兵可曾安葬?”

  白芷坐在了床边,温柔细心的替君烨掖好被子,“你身体还虚着,就别过度劳神了。这些事情我已经替你处理好了。你就好生将养着吧。”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君烨将白芷头上微微歪了的白玉簪子正好。还顺便牵了下手。君凛连忙将手挡在君洛菡眼前,耳尖一红,忙道:“父王母后,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孩儿告退。”说罢,连忙拉着君洛菡逃开了。

  “哥哥,我们为何要离开?”君洛菡疑惑地望着君凛。

  “父王母后有很多悄悄话要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能偷听。”君凛耳尖上淡淡的红晕还未散去。

  “那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听啊。”

  “惯会胡说八道。”君凛重重地敲了一下君洛菡的额头。小公主痛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哥哥这是做甚,你无故欺负我。”

  “我…”他见到那双蕴着水雾的眼睛酒慌了,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解释。“明明就比我提前出生了半个时辰,还总是喜欢故作深沉”君洛菡不满的抱怨着。却也深知,她的哥哥的责任有多重大。他肩负着妖界未来的希望。

  从小,君凛便学习军事策论,四书五经。更是要修习法术。甚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明明是双生子,她窝在母后怀里撒娇。哥哥却跟随父王在雾林里斩杀凶恶,的妖兽。

  各界均知妖界小公主将满三百岁生辰,却不记得妖界的太子殿下也与小公主同岁。许是他太过沉稳,从未展现出孩子心性吧。久而久之,众人都以为,妖界太子,年龄已过千岁了罢。

  “母神何故动如此大的肝火。”来人身穿黑色华服,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姿态优雅,容色睥睨。陌楚,天后嫡子,真身嘲风。

  他斜眼望了下跪在地上,额头鲜血已经结痂了的侍女。

  “你先去处理下伤口吧。”

  “多谢三殿下,多谢天后娘娘,奴婢告退”那侍女小心翼翼地退出了紫澜宫,生怕再惹天后不高兴。

  “陌楚,你怎地回来了。”天后见到来人,立即起身走到他身旁。

  “母神,你再生气,也不该如此拿一个侍女撒气,若是父帝知晓了,定要说您凶恶。”陌楚蹙眉。

  “我的儿,你可知晓,你父帝要将那个女人的孩子接到仙界,还要让那个女人回来。我怎能甘心。”夙薇默默垂泪,心中满是凄苦。

  “母神莫要难过,父帝心中自是有您的,您平时不要表现的太过强势,便可。”

  “我儿不是去了冥府?怎会突然归来。”天后心中不免疑问,他这个儿子,无心权谋,喜好游历山川。他不争,她这个做母神的,就替他争一争。

  “还不是为了仙妖两界的战争。”陌楚颔首,眼中藏了不知名的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